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八十四. 勇气

九百八十四. 勇气

    奥尔布乔克,1966年4月。

    距离B据点不远处,斯威特和特罗曼带着人埋伏着。刚刚已经又有一支部队从B据点里出去了,斯威特认为时机到了,想一想,德格罗正在另一战场以生命为代价给自己争取最大的时间,自己可一定要把握好,不能让他们的努力白费。

    “我们上吧,我看现在据点里就没多少人了。我们二十个人应该可以了。”特罗曼焦急地说道。

    “好吧。让拉多克先带十个人接近,看看情况。我们随后出动。”

    “明白。”拉多克刚想跑过来询问一下什么时候进攻,正好听到斯威特说出这话,立刻答应。

    “唔。”斯威特还没反应过来,拉多克已经跑下去执行命令了。斯威特回过神来,摸着手中的武器,心中忍不住有一些紧张,真实的枪械,真实的战场,还真的有一股不大适应的感觉。而特罗曼那小子就好象为战争而生的,看他兴奋的样子,迫不及待地就想冲上战场。看来他更适合当个将军啊,而自己就应该适合在后方策划,主持大局。

    “嘭。”一声枪响划破了宁静的天空,斯威特诧异地听着第二声,第三声枪响。战斗居然这么快就打响了。

    原来拉多克带人寻找到一处相对比较隐蔽的小路靠近据点,没想到正好有一个俄国士兵在这里方便。双方见到都楞了,本来克拉可不想动枪的,他怕惊动了据点里的俄国人,但没想到眼前的俄国士兵已经迅速地拔出枪,拉多克无奈,只好开枪射杀了敌人。既然已经暴露了,那么也没有隐藏的必要了。拉多克索性带队突击。

    战场上瞬息万变,斯威特完全没有想到遇到这种情况,就在他还在思考要怎么办的时候。特罗曼已经冲出去了。

    “所有人听我命令,攻下眼前的据点,让俄国人滚回去。大家冲啊。”特罗曼振臂一挥,对着远处开了一枪,他也不管打着打不着,先把气势弄上去,反正已经暴露了,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全体突击,这样还有可能,如果让俄国人摆好防守姿态可真的就不妙了,所以不能再耽误一分一秒了。

    “冲啊,俄国人就在前面。”看到特罗曼的带头,斯威特立刻也想明白了,看来自己真是成了惊弓之鸟,任何时候任何状况都想谋定而后动,但战场上,有时候一分钟就足以决定胜利与否,还好特罗曼反应比较快。

    在两人的鼓动下,十个人冲出了废墟,渐渐向拉多克的方向汇集。

    俄国人惊了,据点里本来就安排了三十个人留守,大部队都出去参与围剿旁边据点的德军了,谁能想到这里也还出现了德国人的影子,这简直就是噩梦。

    被动的俄国人四散逃逸着,所有人的心思都放到了逃跑上。

    俄国人的指挥官夏舒特正是留守此据点的指挥官,他可没有勇气反击,自听到第一声枪响之后,他就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停止工作了。德国人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出现在这里,上帝啊,他希望这一切都是幻觉,德国人不都被围住了吗?怎么可能逃出来。直到有一颗子弹呼啸着打中自己身旁的下属,看着手下哀号着倒地,他才意识到这不是幻觉。远远地,好象还有一不帮德国人也往这里冲过来,听听那呼喊声就够了,该怎么办呢?跑!夏舒特没有一点犹豫,直接发布了这一命令。自己率先飞窜而出。

    他一边跑一边想着,自己这一方三十个人就算反击了又能做点什么呢?面前的德军如此凶悍,这不怪自己吧。再说,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要赶快向上级报告这次事件,德国人的大部队都前来攻打了,那么这三十号人当然防不住了,罪应该不在自己身上吧。那么,德军到底有多少人呢?应该有一百人了。恩,不对,能把如此伟大的法兰西士兵逼退的,怎么说也需要一千人。恩,到了上级面前,就这么说。

    主将都离开了,剩下的人还不都随同着往据点外面跑,谁想把自己的命留在这里。

    不到五分钟,等斯威特和克拉可汇合之后,据点里面已经没有一个俄国人了,除了地下的几具尸体。原本还抱着最坏打算的斯威特没有想到如此容易地就占领了据点,竟然不费一兵一卒,这样的结果对斯威特来说非常不对劲,这让谨慎的他不得不怀疑这是不是一个圈套。

    太容易了,越是对自己有利那么越有可能是个阴谋,秉承这一法则的斯威特立刻派拉多克去打探情报,内心没由来的一股惊慌让他十分想离开这个地方。

    “放松点。别太紧张了。”特罗曼拍着斯威特的肩膀。

    “我总觉得不大对劲,是不是有点太容易了?容易的过分了。”斯威特依然皱着眉头。

    “我觉得还算正常,俄国人其实并没有那么厉害,看他们逃跑的慌乱不像是装的,而且他们人也不多,逃跑很正常。”

    斯威特的忧虑还是没有消除,直到拉多克前来复命才好了一些。逃跑的俄国人往A据点去了,附近并没有什么可疑的迹象。

    “好吧。我们需要快速打扫战场,拉多克,你带人将身上的手榴弹往据点里面扔,随便你怎么炸。给你五分钟,务必要让这里弄成一个经历过大战的样子。你明白了吧,一定要逼真一些。这可关系到俄国人会不会将注意力放在这里的保障,我们可一定要让他们相信德军的主力就在这里,这样才能给大部队创造机会。”

    “明白。”对于斯威特,拉多克已经习惯了把他当成自己的直属长官。

    就在拉多克准备离去的时候,斯威特猛地抓住他的胳膊,“不管怎么样,5分钟必须结束,不管完成与否,要是发现敌人就立刻撤离。知道了吗?”

    感受到斯威特的关切之意,拉多克心中暖暖的,时刻都有人在为自己担心,这样的感觉不错,看来有这样的人当自己的上司也不算坏么。

    拉多克点点头离开了,特罗曼轻松地掏出两根烟来,递给了斯威特一支。

    “扑通,扑通。”斯威特的左胸飞快地震动着,他来回走动着,入眼所见没有一处不让自己担心的。恩?刚刚废墟那的石头好象动了一下,可疑。恩?还有那里,我记得刚刚没有那个箱子啊,可疑。还有还有那里,也实在可疑。

    “朋友,你有点慌了。虽然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毕竟我们是第一次参与战斗,可你现在的状态并不大好。谨慎是必须的,但要是一直谨慎可就是畏惧了。”

    “你刚刚说什么?”斯威特还在四处张望着,右手颤抖地将烟送到嘴边,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

    “啊,你是我们的头儿,你的一言一行直接影响到手底下的人。你太慌张了。我从刚才就发现你的表情一直不对,这样下去可不行。”

    “怎么了?”斯威特好象还是没有听清楚,凝重的眉头从开始到现在就不曾舒缓过。

    特罗曼径直走到斯威特面前,一把将他四处乱看的头给拧过来,他们四目对视:“冷静,镇定。”

    “恩,冷静,镇定。”斯威特重复着,但紧接着又问道:“拉多克人呢?还没回来吗?我们是不是要马上撤离这里?”

    特罗曼低下头叹出一口气,拉多克才刚离开,怎么可能回来。“嘿S,这是战争,每一秒都有可能送掉性命的,你清醒一点。”

    斯威特粗暴地推开特罗曼:“我很清醒,我要为手底下人的安全负责,这个地方太可疑了,包括这莫名其妙的胜利,我们现在要马上离开。你快点把拉多克叫回来,也别管是不是到五分钟了。”

    “你不要人吓人了,你这个样子会让我们都陷入恐慌中去的。俄国人的逃跑很正常,二战的时候俄国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难对付,我们不能慌乱。”

    “你胡说什么,这怎么能叫正常呢?这里面绝对有鬼,说不定我们现在就被俄国人给包围住了,特罗曼,我们快点撤退。”

    正说着,突然“轰轰轰”的一声,据点里面一团火光冲天而起。被火焰点燃的帐篷在空中飞舞着。一片接着一片火光喧嚣着,原来是拉多克在一个营帐里发现了一箱子俄军的手雷,还有地雷。为了弄起更大的轰动,拉多克直接就引暴了如此大批量的炸药。

    “特罗曼,你看,是不是俄国人打过来了。该死,他们怎么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

    特罗曼摇摇头,那动静应该拉多克弄出来的。命令还是他下的,现在却能说出这种话来。“啊,对不起了。”特罗曼走过去,左手抓住斯威特的胳膊。

    “恩?”斯威特回过头来,赫然发现特罗曼对着自己的脖子猛地一记手刀,紧接着,他的身子就软软地倒下了,没有了反应......

    A据点里,近三千俄国士兵簇拥在这里。他们刚刚打扫完战场,战斗的惨烈确实不一般,二十多个德国士兵给俄国人留下了难忘的记忆。有这样一个疑问一直萦绕在他们心头,仅仅二十多个德国人就能凶悍到这地步,入侵德国到底是对是错呢?

    可还没有容他们过多地研究这个问题,远远地,一声连着一声微弱的爆炸声传过来。那是什么方向?声音的出处好象就是俄军设立在旁边的一个据点,难道说,那里发生了战斗?是德国人?

    傲慢的俄军军官一下子从帐篷里面跑出来,他也听见了声音的出处。回想起距离现在不足十分钟路程的另外一个据点,他心中不免疑惑。竟然能有如此大的爆炸连这里也听到了,难道说那里真的发生了大规模战斗?要不然这里的德国人怎么会这么少?难道说那里才是德军的主攻方向?留在这里的人只是为了吸引我们火力?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的军官大喊道:“卫兵。”

    “到。”旁边冲出一个人。

    “下达最新命令,全军现在往东西方向开进,德国人弄好不正在袭击我们的据点。”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有一小队的人匆忙地穿梭于废墟之间。这小队正是斯威特和特罗曼这伙人,他们看着逐渐变成一个黑点的B据点,心里稍安。在拉多克的暴力摧毁下,据点里基本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剩下来。而昏迷中斯威特正由拉多克背负着前进,道路一颠一簸,他们往东南方向撤退,越来越远离鲁尔了,俄国人的触手看似也要消失了。

    斯威特终于恢复了知觉,他睁开眼睛,感受着身体一高一低地想前运动着,低头一看,发现是拉多克正背着他行走,饶是拉多克这样的壮汉,斯威特也感觉到拉多克此时气喘吁吁了。揉揉脑袋,他回想起是特罗曼将自己打晕了,看来队伍已经是在撤退的路上了。

    “放我下来,拉多克。”平静下来的斯威特已经在心里反思了昏迷前的行为,虽然他自己不愿意承认,但事实告诉他,自己确实是一个军事菜鸟,在面对诸多压力面前,他实在太高估自己了,最起码,从现在来看,队伍是安全的,也就证明了特罗曼是正确的。自己目前确实不适合踏入战场,连一向以冷静的头脑而自居的自己也还是无法经受得住血与火的考验。

    “长官,还是让我背着吧。你都因为操劳过度晕过去了,需要休息。”拉多克没有放手的意思。

    “哦。哦。没什么,我现在好多了。你放我下来吧,我又不是个娘们,再说,俄国人的屁股等会儿还等我去踹呢,我总不能辜负他们吧。”斯威特一听这话,就明白特罗曼为了照顾自己的面子,才说自己是因为劳累而晕。

    “行了,拉多克,你放下来吧。”发现斯威特已经醒了的特罗曼走上来附和着。

    拉多克只好放下斯威特,刚想说点什么,又看到特罗曼示意他离开的眼神,只得闷在心里,加快脚步追上前面的队伍。

    “恩。”斯威特应了一声,便没有了声音。

    “这个。”特罗曼想说点什么,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

    沉默......

    “实在不好意思,我不得以。”良久,特罗曼终于憋出来一句话。

    “这不怪你,我明白的。那个时候我确实失态了,你做的对。你要是带枪的话可以直接给我来一下。”斯威特涩涩地笑着,有些落寞地看着夕阳。

    “其实......。”特罗曼正准备说点什么就让斯威特给打断了。

    “这也许就叫做天赋吧,每个人要走的道路都不一样,千人千面,我有的你没有,你有的我又没有,或许真的有神,神让每一个人都有各一方面的特长,也让每一个人都有这样那样的缺陷。熊有力量,狼有敏捷,狐狸有头脑。或许我长得很像狐狸而不是熊。”

    特罗曼低下头,继续听着斯威特的感慨。

    “其实我真的很怕死,在战场上我看着死去者的面孔和散乱的肢体,我尽量克制着不让自己去想,但还是由不得我,越是不让想,就越想到自己被炸飞,然后身体的一部分被撕裂出去的景象。你可能不知道,这些天我没有一个晚上能安然睡着的。在没有经历过真实的战斗前,我还抱着幻想,就象这次我出动请求去执行任务,当时我确实也很有热情,可能还有一部分来于我这具身体的本能。但实际上,是我太低估了理论和实践的差别。如果时间倒退,我绝对会想出一切办法不去。我确实很怕死。”

    说着说着,斯威特坐倒在沙堆上,掏出一根烟,用力地抽着。特罗曼正想劝说几句,立刻又被斯威特一个手势给打住了。

    “我还没说完,就象我们在隔断上躲避俄国人的追击一样,那个时候你很激动,我可以担保如果你当时再激动一些,我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打晕你,但我绝对不想暴露出自己然后被俄国人杀死。再有就是那次你躲在楼上狙击俄国人,那时候我就很怕,仿佛下一刻你就会被杀死一样,事实证明了我的预感出气的准确,还有就是刚刚的失态,我也不清楚,但是有一种恐慌就随同我左右。目前来看,我确实不适合指挥别人战斗,这样只会让我把大家全都拖入泥潭。所以,特罗曼,下面如果还碰上俄国人,就交给你了。”

    “没有的事,你的能力我不了解还有谁能了解呢?只不过是第一次而已,以后就会好了。”特罗曼赶忙安慰着。

    “行了,不用安慰我了,就这么办吧。”

    “好吧那么我们下面要怎么办呢?继续给俄国人制造麻烦,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特罗曼也不想就这个问题再深究了。

    斯威特摇摇头说道:“我们现在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立刻远远的离开这里。我想那些该死的俄国人吃了几次亏总也学会防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