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六十二. 大公爵的安排

九百六十二. 大公爵的安排

    奥尔布乔克在激战,双方都在围绕着这个地方进行着生和死的搏杀。

    而在这个时候,王维屹却再一次的出现在了莫斯科。随着乌克兰问题的解决,以及德军向奥尔布乔克地区的推进,俄国的问题到了最终解决的时候了。

    别尔斯托克大公爵跑了,他放弃了乌克兰,也更加不会去理会什么奥尔布乔克了。在他眼里,战争成了最可怕的事情,自己的生命那才是第一位的。

    仿佛,只有莫斯科才能带给他安全的感觉。

    政府严格控制了乌克兰失败的消息,他们不想让人民知道哪怕一丁点的内幕。只有愚弄好人民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俄国几乎所有的官方报纸、电视台和电台,都在宣扬着英勇的俄罗斯军队,在伟大而睿智的别尔斯托卡大公爵的指挥下,正在不断的取得着胜利。

    葛里高利正是在这样的粉饰太平下悄悄的溜回了莫斯科。

    他同时召见了自己所信任的财政大臣安德里亚斯、安德亚克侯爵米洛舍维奇,鲁赫利亚女侯爵娜塔莉亚,佩列亚斯侯爵赫梅利茨基,喀尔第什女侯爵罗娜诺娃,米格罗斯基,当然,还有自己的儿子伊利亚和莫斯科卫戍司令杜约申科。

    现在,这些人已经成为了他的全部希望......

    这些高层人物当然知道在乌克兰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一些人是惊惶不安的,可是另一些人却暗自窃喜。

    毕竟,属于他们的机会终于出现在了眼前......

    “德国人和那些叛乱者们是绝对不会放弃那么好的机会的......”葛里高利好像还没有从乌克兰的失败中回过神来:“在我进入莫斯科之前,我已经得到了情报,那些该死的家伙,正在对奥尔布乔克发动攻击,当他们的大部分到达之前,奥尔布乔克很难继续守住,库尔斯克也行将遭到攻击,然后,就是莫斯科了。”

    现在,这些俄国人的官员们已经感觉到问题的严重了。

    可是他们谁也没有说话,只是听着葛里高利说了下去:“我们的3个集团军遭到了可怕的失败,必须要组建新的军团。财政大臣先生,你能够调拨出多少的资金?”

    安德里亚斯怔了一下:“大公爵阁下,我们的国库已经枯竭了......”

    “钱呢?那么多的钱呢?”葛里高利顿时大为不满,语气里满是责备:“那些美国人支援的军费呢?都用到哪里去了?”

    安德里亚斯哭笑不得。大公爵居然问那些钱都到哪里去了?难道他自己都不清楚那些钱中的绝大部分都被他自己私吞了吗?

    可是,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把这些话说出来的。

    “大公爵阁下,战争让我们入不敷出。”安德里亚斯只能如此含糊其辞地说道:“尤其是在乌克兰叛乱之后,我们又支出了一大笔军费,所以,现在我们的财政变得非常紧张起来,确实没有办法再组建新的军团了。”

    “增加税收,想尽一切办法!”葛里高利脸上不悦的表情愈发明显起来:“先生们,这是生死存亡的时刻,一旦莫斯科落到那些人的手里,我们全部的人都将死无葬身之地!我们会被那些德国人绞死的!先生们,今天的困难是暂时的,当我们平安度过,你们每一个人都对于我的贡献,我保证都绝对不会忘记。”

    “税收已经非常沉重了......”安德里亚斯小心翼翼地说道:“如果继续增加的话将会引起那些人的极度不满......”

    “不要去管那些卑贱家伙的想法!”葛里高利打断了自己财政大臣的话,接着把目光落到了杜约申科的身上:“我的司令官阁下,如果暴民们进行反抗,你有把握立刻平息他们吗?”

    杜约申科恭恭敬敬地回答道:“愿意为您效劳,大公爵阁下!”

    大公爵觉得非常满意,这时杜约申科那张肥胖的脸也让他看起来没有那么的可恶了。越在这个时候越是能考验一个人的忠心。

    对待那些暴民,唯一的办法就是毫不留情的进行镇压而已......

    马屁精!安德里亚斯却在心里大骂。俄罗斯的政局已经困难到了这等地步,盲目的镇压,只会更加激起人民的不满,最后必将不可收拾。

    难道大公爵和杜约申科都不知道这一点吗?

    可是,自己这个财政大臣还能够说什么呢?

    葛里高利根本没有去管别人是怎么想的,在他看来,有了钱就有了军队,有了军队就有了保护莫斯科的资本。

    至于人民的不满,根本就不在他的考虑之内......

    “可怜的利利波尔斯基是怎么回事?”这时候葛里高利终于想起了利利波尔斯基之死。

    其实他虽然信任利利波尔斯基,但对于他的死并不如何在乎,这是他对于所有部下相同的态度。

    只要这个人不是死在叛党的手里,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在之前他也曾经询问过安德里亚斯,在财政大臣的嘴里,利利波尔斯基有可能是被杜约申科杀害的。

    如果换在过去,葛里高利一定会毫不留情的给予杜约申科严厉惩罚,甚至会把他扔到大牢里,但是现在战场的失败却让他不敢这些轻举妄动,毕竟,现在正是最需要人手的时候。尤其是刚才杜约申科对于自己的“忠心”,也决定让他将这件事情大事化小。

    无非就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争风吃醋而已。

    杜约申科却并不知道大公爵内心的真实想法,听到大公爵谈起了此事,他脸上的肥肉忍不住急速的颤动起来。

    赫梅利茨基知道自己出面的时候到了:“尊敬的大公爵阁下,安全大臣遭到暗杀实在让人心疼,虽然我们在现场发现了一些证据,怎么说呢?对卫戍司令阁下不利,但是经过我们慎密的调查,不排除这是栽赃的可能。从我个人的态度来看,我相信卫戍司令大人是清白的,但是,具体的结果还需要继续调查”

    杜约申科的一颗心放了下来......而安德里亚斯的面色却变了一变。这可不是之前赫梅利茨基曾经说过的话。

    “那就继续抓紧调查。”心思根本就不在这上面的葛里高利不在意地说道:“但是必须要抓住现在什么才是重点。”

    “是的,大公爵阁下,我一定会按照您吩咐的去做的。”这个时候的赫梅利茨基知道,大公爵已经逐渐的开始信任自己了。

    其实这也没有什么,不信任自己家里的人,难道还能信任那些外人吗?

    此时,葛里高利终于把心思放到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上:“米格罗斯基先生,亚美尼亚的油田工程进行的如何了?”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米格罗斯基赶紧回答道:“现在,负责帮助我们成功勘探到油田的地质专家莱曼.罗德尼先生正在具体负责工程,进度非常之快,而彼得戈夫先生应允的第一笔投资款已经到达,我们调拨去的资金和人力也全部到位,相信要不了多少时候就会有让我们满意的结果的。”

    这才是葛里高利最不放心的事情,也是他在乌克兰惨败后一心要继续和德军决战的原因之一。

    俄国可以战败,但属于自己的利益却绝对不能够失去,宁可举全国之力和德国决一死战,也无论如何都要保护住油田。

    一旦油田进行开采,那将会带来源源不断的金钱。为此葛里高利不惜采取任何手段......

    他可以牺牲俄国的利益哀求盟军直接出兵,甚至可以和德国悄悄展开何谈,只要自己的地位不受到动摇他任何事情都愿意去做......

    也许,是该给德国人一点甜头尝尝了,别尔斯托卡大公爵葛里高利心里如此想到......

    自己绝大部分的资金都投入到了美国,为了这个油田,自己不惜动用到了军费,一旦不能成功开采的话将会是最可怕的灾难。

    在大公爵交代完了他应该交代的事情后,米洛舍维奇迟疑了下:“大公爵阁下,最近有些小报刊一直在攻击射影您。”

    葛里高利的眉头一下皱了起来:“米洛舍维奇先生,你是安全副大臣,在利利波尔斯基离开我们之后,你应该承担起全部的责任。难道你不知道应该如何对付那些影射谩骂政府的报纸和记者吗?”

    “我当然知道,大公爵阁下。”米洛舍维奇的表情看起来此事非常难办:“问题是,那是记者波尔多夫担任主编的记者,他可是一根难啃的骨头,他不知道多少次被投进监狱了,而且,他还奇怪的得到了一些特殊人物的保护......有几次我准备抓捕他,但是居然被一些头面人物警告不允许碰他......甚至,就连美国驻莫斯科大使也都约见过我,说必须要保护俄罗斯的言论自由......”

    听到居然把美国大使也给牵连进来了,葛里高利的眉头紧紧的锁在了一起。

    他实在不明白一个小小的记者为什么三番五次有胆量和自己作对,更加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一个小小的记者居然会惊动到了美国大使。

    难道这个波尔多夫身后有什么庞大势力撑腰吗?

    之前听说他得到了大亨弗里斯托亚的保护,如何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倒有一些难办了。

    这个该死的弗里斯托亚势力非常庞大,自己还真的不敢轻易去招惹他。他身边的那些朋友可都是一些真正的权贵阶层,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甚至权势比抓紧还要打。

    这样的人往往是最可怕的......大公爵阁下觉得自己有些伤脑筋了。

    “他奇怪的被任命了为‘莫斯科先锋报’的主编。”米洛舍维奇似乎并没有发现大公爵神情的变化而继续说道:“这是一份在莫斯科相当有影响的报刊,一直都在不断的给我们带来麻烦,之前有不确定的消息说,福利斯托亚就是这份报纸的幕后老板,但是弗里斯托亚却从来没有正式承认过,我们也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

    “这个总是给带来麻烦的老家伙!”葛里高利忍不住恶狠狠的骂了一句,可是话语里却又带着一些无可奈何:“米洛舍维奇先生,我觉得你有必须和弗里斯托亚进行一次会面,试探一下他的真实态度,同时,看看他是否和这件事情有联系。还要警告他,虽然他又许多朋友在帮助着他,但是,他毕竟是在和一个政府为敌。啊,该死的先锋报都说了我一些什么?”

    米洛舍维奇犹豫着不敢说出来,葛里高利有些不太耐烦:“说吧,无论什么都和你没有什么关系。”

    “是的,大公爵阁下。”米洛舍维奇鼓起了勇气说道:“他们居然指责您侵吞国有财产,大肆在国外进行投资,而且还指责您动用了国外援助资金,来中饱自己的私囊。而且他们还在报纸上公布了一些所谓的证据......”

    “够了!”葛里高利暴怒的打断了他的话。

    可是这个时候他的心里无比的发虚......那个该死的记者是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的?如果俄国那些愚昧的贱民相信了这些话,那么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麻烦。

    “再去找那个记者谈谈。”葛里高利勉强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看看他需要什么,看看是否能够收买他。我不是害怕他,我从来都没有做过这些事情,但是我是一个仁慈的人,我不愿意对这些胡编乱造的小报记者赶尽杀绝!”

    其实所有的人都知道大公爵心虚了。他害怕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彻底的曝光,害怕自己成为俄罗斯人民的公敌。

    可是到了现在这个地步难道还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吗?如果波尔多夫真的可以收买的话,那么早就不会出现现在这些问题了。

    “下去吧,你们都先下去吧。”葛里高利烦躁地说道。

    等自己的部下全部离开后,葛里高利疲惫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饮尽,重重的放下了杯子:“伊利亚,我的孩子,你对这些事情怎么看?”

    “我觉得形势对我们来说不太好。”伊利亚在自己的父亲面前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我们树敌太多,而且,战场上的失败虽然暂时被我们隐瞒,但迟早都会被别人知道的。”

    “是啊,这也正是我最担心的问题。”葛里高利叹息了声:“我们有许多的反对者,他们都在等待着机会,任何一步出现失误,都会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的。伊利亚,该做好必备的打算了。”

    他在那里停顿了下:“你继续密切关注美国的资金走向,那里的钱是我们的全部了,不容许出现任何闪失。除了你之外谁都不允许经手。而我,就亲自镇守在这里,解决我们目前遇到的麻烦。亚美尼亚油田一旦成功开采,我们就有办法消除掉绝大部分的反对声音。这才是我们目前最应该考虑的事情......”

    伊利亚一一答应了下来,但是他却发现父亲的眉宇间写满了深深的忧虑和畏惧......

    是的,他可以确信自己没有看错,父亲的确有着很大的畏惧......

    ......

    米洛舍维奇夫妇和赫梅利茨基走出大公爵府的时候神色轻松。

    开始了,终于正式的开始了,亚力克森男爵上演的好戏正在一步步的进行着,傲慢自大贪婪的葛里高利正在走进一个巨大的坟墓里。

    可是这个愚蠢的家伙走进却还根本没有发觉。

    等到他醒悟的时候,什么都已经晚了。他会带着愤怒和绝望被深深的埋葬。

    还有什么事比这更加快乐的事情呢?葛里高利曾经带给他们的伤害,必然将一一的奉还给他。

    只有罗娜诺娃似乎有些闷闷不乐,身为她的丈夫,赫梅利茨基完全明白自己的妻子在想什么:“罗娜诺娃,我亲爱的妻子,难道你还在为那个老东西担心吗?难道你忘记了他们曾经带给过我们什么吗?他从来都没有拿我们当成过自己人,我们又何必为他感到惋惜?”

    娜塔莉亚也在一边劝说道:“我的妹妹,不要考虑这么多了,他只信任自己的儿子,是吗?他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关心过我们。金钱比他来说远比亲人更加重要。我们也有孩子要养,难道我们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被饿死吗?”

    “你们说的这些我都懂......”罗娜诺娃深深的叹息了声:“可是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们的父亲啊。”

    “请不要忘记男爵对我们的吩咐。”米洛舍维奇在一旁冷冷地说道。

    听到男爵这两个字,罗娜诺娃闭上了嘴。

    是的,无论怎样都不要去和男爵作对,她的父亲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这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开来停在了他们的面前,卡彭先生从轿车里探出了头:“彼得戈夫先生需要立刻见到你们!”

    几个人同时打了一个哆嗦,男爵到底还是重新回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