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八十一. 肉搏

九百八十一. 肉搏

    现在的时间非常紧迫,如果要看守,誓必要分出几人来看守,但德格罗相信马上就会有不断的救援队伍向A据点涌来。那时候如果面前这些投降的人再反水,难保自己这一方不会腹背受敌。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不纳降了,直接就地解决多方便。只不过,好像有《日内瓦公约》这东西存在。自己到底要怎么办呢?

    纳巴显然也对这个问题有些困扰,但时间过去一秒就少掉一秒,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瑟瑟发抖的俄国士兵,回想起历来俄国人对德国人的残忍,纳巴眼中寒光大涨。

    “队长,我想我们没有时间照顾这些无能的俄国人了。我可不记得俄国人对我们一向很和善。”

    德格罗回过头来看着纳巴,皱了下眉,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完德格罗抖了抖枪,示意纳巴。

    “没错,我们还有任务。队长,我们不能在这个问题浪费太多时间。”

    “哦。”德格罗阴笑着点头:“你刚说什么?我没有听到。不过我相信俄国人马上就会回来的,我现在带人要去布下防,这里交给你了。”

    刚说完,德格罗就带人离开了。

    看着德格罗离去的背影,纳巴狞笑着开始大喊道:“现在,我命令,将眼前的俄国人全体射杀,一个不留。我想上帝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召见这些俄国人了。忘了那该死的《日内瓦公约》,大家举枪。”

    “唰唰唰。”包围住俄国人的德军整齐地将枪通通举起,他们才不管有没有《日内瓦公约》这东西,一直被俄国人背叛而心存愤怒的德国士兵非常乐意地执行了这一命令,对敌人,不需要仁慈。尤其是俄国人。

    这也难怪,德法之间的仇恨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让每一个德国人都对俄国人恨之入骨。

    见到此变的俄国士兵一个个大惊失色,他们愤怒地呐喊着,可是没有一德国人能够听的懂。还有的人干脆跳起来,想要反抗,可是回答他的是毛黑洞洞的枪口。

    “嘭嘭嘭嘭。”整个世界安静了。

    德格罗在听完枪声之后又冒出来,他对着纳巴招了招手。后者一路小跑冲到他面前。

    “恩,做的好。现在我们要考虑的就是如何能争取最多的时间来拖住俄国人的脚步。我相信斯威特和特罗曼也快准备好了。”

    “恩,队长,我们刚搜查了据点还有点意外发现。据点里还有不少地雷,我们完全可以搞它一个地雷阵,等着俄国人前来享受一下。”

    德格罗一听这话也是两眼放光,“太好了,交给你了,你马上带人去把地雷埋了。我再找两个人到据点四周打探,一旦发现俄国人的身影我们就停止,能埋多少埋多少吧。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就好了。”

    “好,我明白了。那我就下去了。”

    德格罗点点头,看着纳巴匆忙的背影,德格罗掏出贴在自己胸口处的一块怀表,爱怜地摸着金属外壳......

    奥尔布乔克的天色渐渐淡下来了,斯威特和特罗曼就带着人埋伏在B据点不远处。他们喝饱了西北风,吃尽了沧桑。埋伏同样不是一件让人好受的事情,从A据点方向隐约传过来的枪声告诉他们计划已经开始执行了。而自己目前所要做的就是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法军据点的被袭,立刻传遍了一整块区域。法军都很清楚地知道,这可能是德国人的一次反扑,因为面对严密的封锁,相信他们也熬不住了,军方更加确定先前的判断,大部队源源不断地开往A据点,力求将顽抗的德国人彻底封死。

    A据点正式迎来了匆忙赶到的俄国人,这块区域的各个方面军团都逼近了据点外面,一片肃杀的气氛慢慢渗透着。

    一名傲慢的法军军官高傲地踏在沙土上,放眼望去,整个据点静悄悄的。但他确定,最近一直游荡在法军周围的士兵就在里面,可惜的是,这据点的已经被重重包围住了,没有一点能够逃出去的可能。

    他蔑视地一笑,对着旁边的卫兵说了几句话。然后就悠哉地抽起了烟。

    几分钟过后,随着一声枪响,俄国人动了。大概人数超过三百多人的一个营开始面向据点进发。

    进攻就要开始了。

    由于俄国人也不知道德军的底细,所以也属于试探性进攻。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重装待命的对象只有20人左右。

    俄国人小跑在废墟和沙堆上,周围很静,他们不清楚德国人要做什么,竟然连个人影都没有。事实就是20多人确实也没几个人影。

    战局发生变化的是一个俄国士兵踩到了纳巴埋下的地雷,“轰。”黄色的气浪冲天而起,颜色也是逐渐加深,由黄转绿,再由绿变黑。那名士兵的倒霉直接连累到离他不远的队友,大约有四个人直接被气浪掀翻,在空中表演了360度大转身后,回落到地面没有了声息。当然踩在地雷上的俄国士兵最惨,他直接就被气浪吞没,惟有没波及到的一条腿被保留下来,硬生生地砸到在爆炸范围之外的士兵,很幸运地,被腿砸到的士兵只是受了惊吓。

    “地雷!”原本还处于乐观的法军军官脸色有些凝重了。

    正在前进的法军这才意识到,原来这据点并不是空无一人。但军人的职责告诉他们,现在还不能后退。于是其余的人接着向前开进。

    一步,再一步,德格罗看着法军终于快要进入到步枪射程里了。他感受到四周士兵略有紧张的心情,眼下的形势已经告诉他,他已经被包围了,就象那阵他们围困的俘虏一样,只有两个选择:要不被动至死,要不反抗至死。

    又是一个地雷被引暴,德格罗远远地看着前进中的法军,他感觉心脏正在抽动,此刻,他没有惧怕,只有遗憾,恨不能多杀点俄国人。叹口气,他小心地掏出挂在脖子上的怀表,轻轻打开,怀表的一面贴着一张照片,那是自己最心爱的妻子,回想着他和妻子在一起的快乐时光,是多么美妙,可惜,是眼前的俄国人将这一切全部夺走了。爱怜地摸着妻子的照片,他猛地一吻,仿佛要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然后,蹲下来在地上挖了一小坑,将怀表放好,最好埋上土,让人看不出来痕迹。

    纳巴静静地看着德格罗的动作,他明白德格罗早就抱了必死之心。刚刚的行为就是说明即使自己战死也不能将最心爱的东西让俄国人拿到,而是选择留在自己祖国的土地上。

    “好了,兄弟们。现在的情况如大家所看到的,我们没有任何生存的可能了。但我想问问大家后不后悔?”德格罗很直白地就说了出来,一点也没有照顾到是否会影响士气。

    “这一点,我早就清楚地知道了。要不然,我何必选择前来执行任务呢?”纳巴感同身受。

    “队长,我已经很满足了。想想当时我是怎么对着向我求饶的俄国人开枪就爽。他那种表情,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值了。”下面一个士兵自豪地说道。

    “没错,懦弱的俄国人在我们伟大的德意志军队面前不堪一击,我们二十多个人就能攻占不下百人的据点,这就是证明。”另外一个士兵补充着。

    “队长,你不用说了。其实我们现在的每一个人都明白眼下的情况,可我们不怕死。纵然我们战死,德意志仍将存在!”

    “说得对,纵然我们战死,德意志仍将存在!”这句话立刻得到了大部分人的共鸣。

    德格罗豪气地一挥右手:“恩,纵然我们战死,德意志仍将存在!那么现在,就让我们为德意志献上最后的忠诚,让我们的血撒在祖国的大地上。”

    “好。”德军轰然应诺。

    据点附近的法军慢慢逼近,而据点里的德军士气不降反升。这世界真的有奇迹吗?或许有吧。

    士气并没有给困守在据点里的德军带来翻盘的希望,双方实力对比太明显了,前次袭击据点是因为俄国人没有防备。现在俄国人有备而来,而且人数众多,这让顽抗的德军就像大海上的一叶泛舟,随时都有被打翻的可能。

    双方都已经进入到射程范围之内了,而他们对话的工具就是枪械,你来我往。

    “嘭嘭嘭。”战场上的尘土飞扬。

    虽然地雷带给俄国人不小的震慑,但是这并不足以弥补德军的劣势。而法军军官再看到对方的反抗并没有象刚刚的地雷阵那样震撼的时候,敏锐的嗅觉让他感觉到据点里根本就没有多少德国人,所以他果断地又派出了一个营加强攻势,试探性进攻立刻转化为正式进攻。德格罗身上的压力猛得增大。

    眼前无数的敌人从各个方向压制而来,德格罗却毫无办法。只有时不时倒霉的俄军士兵踩到地雷才能让他的眉头舒展一下。

    “纳巴。”德格罗大喊一声。

    “到。”眼前的壮汉和上次德格罗叫他一样,依然满脸带着灰尘,依然精神,依然威猛。

    “好样的。是个男人。”德格罗由衷地赞叹了一句。

    回答他的则是对面一个冒进俄军士兵的倒地,德格罗看了眼调节枪械的纳巴也不再言语,专心于战场。

    在得到长官的命令后,俄军也明白眼前的敌人不过区区数人,但就这数人让己方如此狼狈不堪。躲战壕的躲战壕,龟缩的继续龟缩,竟然还有人干脆故意拖着不冲,最离谱的就是有几个人想当逃兵。这不是给高贵的俄罗斯脸上抹黑吗。没看到后面又来了一个营吗?说是前来帮忙的,可看看刚上来的人眼神,那分明是瞧不起,想想,也就一个排的人竟然把一个营的人给打怕了,这都叫什么事,太丢脸了。怒气,俄国人的怒气逐渐升温。

    最先进入战场的那个营终于无法忍受了,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俄军放弃了防守,一个个不要命地冲向了据点。发誓要将万恶的德国人送进地狱。

    德格罗冷静地看着面前越来越多的俄国人冲出来:“士兵们,为德意志尽忠的时候到了,让我们用热血来摧毁俄国人的信心,德意志高于一切。”

    “德意志高于一切。”

    “德意志高于一切。”

    沸腾的德军将热情全都注入到子弹中去了,“嘭嘭嘭。”俄国人一小排一小排地倒下,但仍有大片的人逐渐接近了据点。

    俄军的人潮如同波浪一样清扫着整个战场,倒下一个,后面的立刻补上。德军还是人太少了,面对这一切他们无能为力。

    阵地的丢失,距离的拉近。双方终于快要面对面地展开白刃战了。

    “装刺刀。”纳巴大喊一声,就跳出掩体,直直地对着迎面而来的一个敌人狠狠地刺过去,刀锋入骨,冰凉的死亡之感瞬间冻结了那个士兵全身,他不甘地倒下去。

    德格罗也跳出来,朝着已经踏进据点的俄军冲过去。但是很可惜,那一下刺空了,也是因为德格罗左手受了伤,重心不大稳定。和德格罗对搏的俄军士兵明显也比较有经验,只见他轻松地向右边躲闪,不给德格罗收刀的机会,猛地向德格罗胸膛狠劈。

    如此之近,德格罗没有机会躲闪,他感受着胸腔一阵憋闷,刺刀切进了自己脆弱的皮肤,插进了胸膛。而他身体的气力正一点点缓缓消失,看来自己是要死了。本来他想死前也要拉上面前这狞笑的俄国士兵垫背的,很遗憾的是,双手已经没有一点气力举起沉重的枪了

    劈中德格罗的俄军士兵显然是个老兵,他兴奋地又将刺刀在德格罗胸膛里连搅了两下,又是一个战绩从自己手里诞生,这是多么让人高兴的一件事。他伸出舌头舔了舔溅到脸上的鲜血,恩,说不清是甜还是咸,反正够热。可还没让他继续享受,突如其来的疼痛令他不由自主地向前迈了一步,一口鲜血不受控制地从喉头涌出,他低头一看,赫然是一把刺刀的刀尖从自己的后背透体而出。转过头,不甘地眼神飘向了从后面袭击自己的人。

    德国人,可恨啊。带着怨念,他离开了人世。

    袭击得手士兵正要俯身去架起德格罗,突然间,一颗子弹毫不留情地从他的喉腮处穿过,打碎了一颗牙齿,没入到大脑。他跪在地上,双腿一翘,倒在了刚阵亡的俄军士兵身上。远处,一杆步枪的枪孔飘着轻烟。

    “啊。”一名已经疯狂的德军士兵全身挂满了手榴弹,他呐喊着冲入到正要搏杀的俄国人群之中,在一片疯狂的笑声中拉开了引信。

    “轰。”血红的蘑菇云席卷了近十米半径的地带,爆炸过往之处,空无一人。只剩下一地的断肢和某些个器官......

    德国人疯了,这是冲到第一线俄军心里的想法。每一个德国人完全不要命地进攻,虽然他们人数很少,真的很少。

    纳巴现在杀出火来了,死在他刺刀之下的已经有三个人了,而他所付出的只是四倒不深不浅的伤口。

    “来啊,都过来吧。”纳巴冲着俄军大喊着,说话的同时,他已经又扑向了下一个猎物。

    对方看着混身是血的纳巴显然吓的不轻,慌乱中使出全力一击,可惜被纳巴竖枪一挡给隔开了。在战场中,失败所付出的代价就是生命。没有一丝怜悯,纳巴捅进了敌人的心脏。

    有杀气。

    没等纳巴拔出刺刀,他就感觉背后有一阵风向自己切过来。几乎是本能的反应,纳巴第一时间弃枪而跳。明智的决定挽救了被杀死的结局。果然,背后袭击之人懊恼地看着一击落空,又看看两手空空的纳巴,继续紧逼。

    “噗。”纳巴早就等待着对手的攻击,看着对手直楞楞地刺过来,纳巴从容地躲开,双手猛地抓住对方的枪,然后使劲一拉。果然,身强体壮的纳巴自然占据了很大的优势,枪从对方手里直接被抽出来,顺势还将他给绊倒在地,纳巴哪能放过机会,将刺刀倒立,狠狠地捅进了对方的后背。几秒之后,地上多了一具尸体。

    又干掉了一个,纳巴擦着额头上的汗水。看着渐渐蜂拥而来俄军,勇敢地迎了上去。

    可这次,上帝没有再给他表现的机会。一颗子弹带走了他的武勇。甚至都让他没有任何反应地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战争就是这样的残酷。

    俄军控制了战场,枪声也渐渐小了,终于完全消失了。

    俄军军官踏上了战斗的前线,看着壮烈的一幕幕,心中还是很震撼的。自己面对的到底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啊,这样恐怖的战斗力,简直不象是人所能做出来的。还没等他多做感想,旁边跑来一个卫兵。

    “报告长官,统计结果出来了。”

    “念。”回答的声音没有太多感情。

    “我军击毙敌军二十一人,没有俘虏。我军阵亡,我军阵亡......”说到这里,卫兵显然很犹豫。

    “继续。”依然是没有什么感情的声音。

    “是,我军阵亡八十九人,伤五十六人。失踪九人。”

    “哦,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战场上的失踪人口其实就等同于死亡人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