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八十. “毒蛇”

九百八十. “毒蛇”

    特罗曼这时才说道:“其实我刚刚想的计划是这样的。!我们人很少,总共就四十五人。可俄国人有多少呢?凭借我们这点人给他们塞牙缝都不够。要想能引起他们注意力,只有让他们承受了莫大的损失才有可能实现。杀他们一二百人自然不是很难,可如何能让他们引起足够的重视呢?顺着这条线一分析,我只得出了这一个结论——那就是炸毁这两个据点。”

    说完,特罗曼一掌拍下刚画出来的据点,扬起一阵尘土。

    德格罗听完回答道:“不错,你分析的很正确。只有这样做能可能完成任务。”

    “我想到的就是爆炸,这样的威慑力可比杀几个人要大的多。而且这两个据点都有大量的后勤物资,当然不缺乏炸药之类的。我们暂时称呼这两据点为A据点和B据点。我的计划就是要有一支不怕牺牲的小队,在A据点的士兵出去巡逻之后,趁着据点兵力空虚然后发起袭击,而另外一队,就埋伏在另外的B据点附近。

    A据点受到攻击,肯定附近的俄国人都会回去救援,B据点的士兵也肯定火速前往。这时候,埋伏在B据点附近的小队放过这批俄国人,等他们走远之后,再火速进攻B据点,让两处同时开花,当然,攻击A据点的小队需要为另一小队争取足够的时间。这个任务也是非常的危险。”

    特罗曼说完看到周围的同伴还在专心的听,于是继续说道:“我做这个计划的理由就是,两个据点同时进攻,俄国人肯定想不到。而且在攻占B据点之后,俄国人对我们的真实实力绝对会捉摸不清,他们非常有可能地认为能做出如此大动作的肯定是大部队。这也算的是一种心理攻势吧,从而令俄国人的大部队朝着我们计划好的方向围剿,这样的话·埃尔登上校才可能有机会。只是,这计划有些过于凶险,我自己也没有把握,很可能我们派去袭击的两个小队全都覆灭。”

    德格罗这时候,双眼楞楞地看着特罗曼。良久才说道:“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了。我同意,但是我有一个请求。”

    特罗曼追问道:“你有什么请求?”

    “我希望能由我带队去袭击A据点,你能不能答应我。”德格罗坚定地说道。

    特罗曼现在的表情有些惊讶·原本他还想再和斯威特多唱一段双簧,再引得这些热血泛滥的人自己站出来。没想到德格罗,基本上想都没想·听完之后就自告奋勇地要求去送死。原来这就是纯粹的军人,德意志的军人。让人不得不敬佩的军人。

    德格罗话刚说完,底下就有一片声音响应。

    “算我一个,奶奶的。俄国人还吃过我一颗子弹呢。”

    “这种任务除了我还有谁能完成,攻占A据点的任务有我一个。”

    “还有我,还有我。”

    听着底下的声音,特罗曼感觉到一种愧疚。这样的军人,自己刚刚还一直还在算计着。尽管这样,可还是有一大片人愿意站出来,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够了·已经够了。

    特罗曼看着德格罗挚热的眼神,眼睛湿湿的,回头看了眼斯威特·一个样。他抹了抹眼角,向德格罗庄严地敬礼。

    拥有这样军人的德意志,你就是想让它不崛起都不可能的。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肃杀的气氛,虽然奥尔布乔克已经开始冷下来了。但斯威特和特罗曼此时心头火热。旁边的士兵脸上写满了坚毅不屈·一种豪气油然而生。

    特罗曼双眼放光,他盯着远处的A据点对德格罗说:“阁下,A据点还是我来打吧。计划是我想的,而且攻击A据点非常重要,也非常危险。”

    还没等特罗曼说完,德格罗直接打断了他:“不,这种任务一定要交给我。我知道很危险,但是危险对于伟大的德意志士兵来说,这不算什么。我希望你能把任务交给我去做。德意志还需要你,实话说′我死了,没有什么。但是你们如果死了,那绝对是德意志的损失。我再一次请求你,将这个任务交给我。让我为自己的祖国尽忠吧。”

    真挚的语言让特罗曼控制不住,他冲到德格罗面前,一把抱住他,默默地哽咽着。斯威特看了眼德格罗·走上前拉开特罗曼:“兄弟,你的付出我们绝不会辜负的。我们现在一共四十五个人·你挑二十五个人,休息一会儿,然后行动。我们一起将俄国人打回老家去。”

    德格罗轻松地一笑,“我可乐意之至。”

    拉多克见此情景也想来凑一脚,“德格罗,我们什么时候走。”

    斯威特听到拉多克自告奋勇地要去接“死亡任务”,立刻劝阻道:“拉多克,你不行。这任务就交给德格罗了,我们攻打B据点还需要象你这样对地形熟悉的人。”

    特罗曼常年和斯威特配合,对方的心情都了如指掌。他一听斯威特这话就知道他的意思了。于是他也劝说道:“没错,后面我们还有任务呢,这个少不了你。”德格罗不明所以,但听两个主策划人都这么说,自己也顺着道:“拉多克下士,我以你的直接长官的身份命令你留下。”

    拉多克没想到自己这么积极还不行,只好无奈地应道:“遵命,长官。”

    德格罗这时候对着众人说道:“大家也都听到了,我们现在有个计划必须要实施。哦,对了,这计划叫什么呢?”正说着,他突然想到这计划还没名字,于是他转头问向特罗曼,而斯威特则抢先说出几个字:“毒蛇。”

    “毒蛇?很好,现在我们就是一群毒蛇!”

    “恩,现在大家都清楚了。我们为了能够顺利实施‘毒蛇,计划,现在需要二十五个人,在这里,我也不挑人了。大家刚也听到了,我是要带队去袭击A据点的,危险系数很高·所以我希望有人自愿出来和我一起去完成这个任务。是勇敢的德意志士兵的,就自己站出来,我们快点分配好,然后行动。大家听明白了吧。”

    德格罗话刚说完,只听下面整齐的“唰”一声,四十一人同时向前跨出一步。没有一个人犹豫或皱眉,全部都愿意去执行所谓的死亡任务。

    本来·自“奥尔布乔克春天”计划出台之后,斯威特和特罗曼带着四十三个人就出动了。本来他们就是自愿跟着他俩而来的,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而现在·正好有机会要为大部队做贡献,当然是人人都站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斯威特和特罗曼说不出来一句话,两人都感觉心中暖暖的。

    德国,真的不是一个能够小视的国家。

    德格罗对这一现象很自豪,他接着说道:“勇士们,你们已经证明了你们的忠诚。但是,我们如果全都去了A据点,那么B据点由谁来打呢?现在,我命令·从最前面的第一个人开始,一直到第二十四个跟我走。”

    话毕,前面的二十四个人昂首挺胸来到德格罗面前·而后面剩余的人则有些懊恼。

    斯威特自然站出来鼓舞着士气:“好了,剩下的人你们看看你们什么样子,都拿出点精神来。B据点里的俄国人可等着我们去送枪子呢,想想吧·他们现在可能悠闲地打着盹,说着笑话,还抽着烟。但你们要知道一点,他们是在什么地方,是奥尔布乔克,是我们德意志胜利的开始。你们说,我们要怎么办。”

    “打到他们服帖为止的。”

    “让俄国人爬回去。”

    德格罗看着斯威特两句话立刻就让部队的士气调动起来,越发觉得这样的人才正是德意志所需要的。

    斯威特缓了缓,这才继续说道:“其实俄国人对我们一直是很惧怕的,他们一直不断地给我们找麻烦·想要削弱我们,这是为什么,因为他们害怕,是的。害怕。他们不愿意看到一个强大的德意志崛起。不要看我们的柏林正在遭受攻击那只是暂时的。俄国人逃命时哭爹喊娘的场景很快就会出现,有没有人能够挡住德意志士兵前进的脚步,我告诉你们,没有!没有!”

    台下听着的众人只感觉心里有一团火让自己整个身体都快要沸腾了。只有一个办法能够降温——多喂俄国人吃些枪子。

    拉多克兴奋地挥舞着拳头·高喊着:“任何屏障都不能阻挡德意志前进的脚步。”

    “对,任何屏障都不能阻挡德意志前进的脚步。”台下众人跟着拉多克一起喊着。他们相信这句话不久之后就会灵验的......

    德格罗和特罗曼在台上都被渐渐有些疯狂的士兵所带动了。

    等场面逐渐安静了之后·斯威特压压手,大家都不再说话了。就连拉多克这样的热血青年也是平静下来,只不过他两眼痴痴地看着斯威特,眼中尽是激动。

    “好了,既然已经分配好了。大家就先休息一下吧。然后拉多克你再带两个人去两个据点监视,有什么情况回来报告。

    “遵命。”拉多克笔直地站立,敬礼。然后拉着两个人走了。

    这时候,德格罗走过来。他向斯威特伸出手,“斯威特,你是一个出色的领导者。答应我,如果我死了,请您继续您还未完成的使命继续下去吧。”

    斯威特看着面前诚恳的汉子,他呼出一口气,紧紧地将伸来的手握住。斩钉截铁地回答了两个字:“一定。”

    特罗曼也走过来,他双手握住两人,深沉地说:“还有我,我也会的。”

    三人相视一笑。

    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而拉多克半小时前就已经回来复命了。他带来了最新消息:A据点里的士兵半小时就往西北方向巡逻去了,B据点的士兵也于5分钟之后向东南方向出发了。现在两个据点的兵力都应该空虚了。斯威特怕巡逻的士兵还没走远,又等了半小时。

    终于战斗就要打响了,德格罗蹲在地上,将手上的烟头重重踩灭,又做了个深呼吸。然后他对着手下人招呼道:“好了,士兵们。我们也该出发了。大家也应该收拾好了吧。”!收拾好了。”底下人摸着身上的枪械和子弹,兴奋地回答著

    德格罗满意地点点头他走到斯威特面前,“好了,斯威特,我们要出发了。别忘了你答应我的话,我会一直看着你的。”

    斯威特听着这话感觉十分别扭,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德格罗也没有在意拍了下他的肩膀,就带着人走了。

    一条小人流穿过废旧的院子,模糊的身影渐渐消失了。特罗曼远远地望着轻声地说:“一定要活着回来啊。”

    “好了,我们也该出发了。俄国人离我们并不远,让我们给他们带来一个不可磨灭的噩梦吧。要让他们清楚地知道,谁才是主宰。”斯威特站在碎石堆上大声发布命令。

    “俄国人,我们来了。”特罗曼站起来,对着斯威特重重点了下

    “杀啊,消灭俄国人。”寂静中的一声大喊。

    隐蔽的土丘中冲出一个身影,接着第二个,然后第三个......

    在一处废旧的高楼里,有两双眼睛诧异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这正是俄国人在据点不远处设立的两个暗哨。

    不过很可惜德格罗早就注意到这两个倒霉的人了。

    随着两声枪响,正式拉开了A据点的攻防战,两个俄国人的暗哨在第一时间踏入了地狱的大门。但他们临死前的报警声还是惊动了据点里的所有人。

    “队长。”离德格罗较近的两个士兵同时大喊出声一个赶忙跑到德格罗身边,将他拖入到安全地带,另一个则找了处矮墙俯下身子,敏锐址'将枪口对准刚刚出现一团火星的地方。

    而后面还在冲锋的其他人也冷静下来不再盲目地跑动了,各自隐蔽起来。反正现在双方都进入了最佳射程。

    慌乱的俄国人得以喘息,几个落单的人也找到了掩体,一个个都很紧张,偶尔有大胆一些的冒出个头向外看上几眼。

    阻击德格罗的俄国士兵正是胆大的几人之一,让他没想到的是早就有人盯上他了,就在他刚露出半个头的时候,没有任何征兆,一颗子弹化身一道白光猛地从他的右眼打穿过去,顺便还从后脑开出了个洞。

    “呃。”那人没有任何反映脑后散出一片血雾,身体晃了两下,直接倒地,握着枪的手还不忘抽动两下。

    这可把他周围的新兵给吓着了,而那些胆子比较大的也不敢再露头了。战局竟然陷入到一面倒的阶段,而俄国人也已经所剩不多了。眼看A据点就要被攻占了。

    “队长,队长。你怎么样了。还能说话吗?”德格罗身边的士兵一把将衣服撕出个布条缠到受伤的左胳膊上。

    “还死不了。”德格罗缓慢地说了几个字。然后靠在矮墙边上,大口喘着气。

    “队长你现在需要休息一下,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呢?”

    “进攻,只能进攻。相信离这里较近的俄国人一阵就会过来的。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

    “明白了。”正当那名士兵要前去转达命令的时候,远远地,对面一处废墟伸出一杆枪,枪上绑着一快布,那杆枪就这样来回挥舞着。

    那是块白色的布。

    经过一翻照料的德格罗诧异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几个俄国士兵高举着枪支,颤颤巍巍地从掩体走出来。他们一边走一边用俄语高声喊着什么,很显然,这样的举动应该是投降的意思。

    紧接着另外一处也相继走出几个俄国士兵,有样学样,他们渐渐汇成一起,缓缓地向德格罗靠近。

    这应该不是什么阴谋吧。德格罗心里暗想着,随即他命令身边的一个士兵前去检查据点,看看还有没有俄国人存在,别是个圈套。

    其实这次投降是因为据点的长官早在混战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一些有经验反抗的老兵也被击杀。而投降的大部分都是新兵,他们根本就没有战斗的经验,在亲眼目睹同伴一个个满身是血地倒在地上之后,对他们的心理构成了一个极大的震撼。

    他们不清楚对面的德国人到底有多少,只能听见一下接着一下的枪声。这就像一把巨锤一样,不停地敲击在他们的心脏,直到他们胆寒,他们恐惧,是的,恐惧,让他们没有一点的安全感,仿佛哪里都是德军,已经无路可跑了,他们不想死,只能选择了投降。

    于是,战场上就形成了这样的一幕。

    一团俄国人被缴了枪,蹲在一起。边上围着一群面目狰狞的德军。

    几分钟之后,纳巴和德格罗派去搜查的士兵先后回来复命。据点里只剩下这投降的二十多个俄国人了,此战自己这一方死亡四个,伤五个,算上德格罗。

    那么现在摆在德格罗面前的问题就是怎么处理这批投降的俄国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