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七十九. 奥尔布乔克

九百七十九. 奥尔布乔克

    乌克兰之战结束了,以一种非常奇特的方式结束了

    别尔斯托卡大公爵跑了,毫无悬念的跑了,他将自己的部队全部扔在了可怕的战场上。也许,在他的心里从来都没有过部下这个概念吧。

    整个俄军已经崩溃,第15集团军的俄国官兵感受到了被抛弃的耻辱,他们根本没有心思再继续战斗下去了。

    于是,投降便成为了战场上俄国人的主旋律。

    对于乌克兰的胜利,王维屹是并不如何在乎的,这本来就是在他意料中的胜利。现在,他唯一关心的是战局进一步的发展。

    “男爵阁下,刚刚接到前方消息。”卡伦布很快出现在了王维屹的面前,他指着地图上说道:“勃兰登堡突击队和斯威特突击队,以及保加利亚第12军已经向奥尔布乔克展开突击,如果奥尔布乔克落到我们手里,库尔斯克将直接面临我们的打击!”

    “库尔斯克,库尔斯克。”王维屹喃喃念了一遍这个名字:“我们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于库尔斯克展开过一次惊天的坦克大会战,发起点在哈尔科夫。”

    “是的,哈尔科夫反击战正是您亲自领导的。”卡伦布恭恭敬敬地说道。

    “那就让我们再开始一次吧。”王维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让乌克兰第1师立刻行动,全速向奥尔布乔克靠拢。”

    这,将是德军再一次进入莫斯科的开始......

    奥尔布乔克,1966年4月29日。

    奥尔布乔克的巷战已经开始,俄国人丝毫也都没有放弃的打算。

    这点还是让德军的指挥官比较头疼的事情。

    尤其是勃兰登堡突击队的新任指挥官埃尔登上校。

    海森堡上校的伤势还没有痊愈,现在,指挥这支精锐部队以及斯威特突击队的任务就落到了埃尔登上校的身上。

    他们突击的实在太快了,以至于进入奥尔布乔克之后,那些保加利亚人居然还没有跟进。结果,他们反而陷入到了俄国人的包围之中

    被迫进入到了巷战。

    他们,必须得坚持到那些保加利亚人到来为止......

    巷战,是一个让任何军队都头疼无比的事情了大概。这其中就包括埃尔登上校和斯威特突击队的指挥官斯威特中校这一些德国的军官们。

    巷战,最大的特点有两个。第一是敌我短兵相接、贴身肉搏,残酷性大。

    由于战斗几乎都是以步兵轻火力突击为主,又都在视距内进行,地形复杂莫测,因此在巷战中,重武器没有用武之地。城市中建筑物密集,高楼林立就算是坦克和装甲车等也由于自身结构的限制,无法将炮管抬到足够的高度,因此也就无法对高处目标进行有效射击。狭窄的街道还使坦克等大型战车无法掉头从而使其侧面及尾部极易遭受攻击。在巷战中,部队的机动性受到严重制约;视野局限,使得观察、射击、协同非常不便,很多情况下部队战斗队形被割裂,只好分散成各个单元独立作战。

    第二,敌我彼此混杂、犬牙交错,危险性强。

    由于没有一条清晰的战线,敌我混杂、敌与平民混杂,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互相胶着状态而进攻一方在明处,抵御一方躲在暗处,则更增加了巷战这种军事行动所具有的难度和风险。高大的建筑物和构筑在地下的掩体正是藏匿狙击手的好地方“在别人向你射击前,你根本不知道敌人是谁”,子弹来自何处。出其不意的伏击与防不胜防的狙击常常使进攻者胆颤心惊,陷入惊惶不安的恐惧魔影中而不能自拔。

    想着想着,斯威特感觉头脑越来越清晰,他问向了埃尔登,“上校阁下,能不能把地图拿来,我想仔细地看看地图。”

    埃尔登将奥尔布乔克地区的地图铺开展现在几人面前手指着地图对他们讲解:“你看,我们现在就在这里俄国人的封锁线已经延伸到这了,如果再没有动作的话,俄国人很快就能将我们围死。奥尔布乔克的郊区是俄国人的后勤基地,这里是俄国人勘察最严密的地段,还有这里也是如此,我们的麻烦很大......”

    斯威特对着地图沉思许久,脑中渐渐形成了一条思路,这个时候,他又寻找到了自信:“阁下,我们现在的优势就是敌明我暗,对方也无法对我们使用重武器。我们想要突围的话,最好是分散俄国人的注意力,他们的封锁线太长了,这肯定有漏洞。

    只要我们将这封锁线打破的话,就能够冲进去。”

    埃尔登点点头,示意斯威特继续说下去。

    “你看,这里,是俄国人还没有布防的地区,我们隐藏的很好,他们没有想到其实我们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俄国人肯定以为这里是我们的总部所在。你看这个布防,看样子是把我们包围了,但实际的目的却是更容易的包围住这里,我们现在看似被包围不过是个巧合罢了,恐怕他们连我们总部的大概位置都分析错了。”!

    埃尔登反问道:“你怎么那么肯定?”

    斯威特很快的回答道:“我是从这几日的冲突中想到的,每次遇到冲突的时候,他们大部队搜索的方向是这里,就是这片还没有扫荡过的地方,而小部队则是四散开来,所以才能让我们轻松地撤离,这就说明他们的重点一开始就判断错了,他们以为我们的总部就在这片未知的区域,这也难怪,人总是对不知道的事疑虑最多,他们没有想到上校阁下你又将总部的位置,搬到了他们曾经大力搜查过的区域。”

    “恩,说的有道理。你,继续。”埃尔登带着欣赏的目光看着斯威特。

    “既然上校阁下你也说了关于巷战的事情,那么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让他们真的认为我们的总部就在这里,所以我们需要演场戏来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怎么做呢?”埃尔登刚问出来。

    一边始终在认真听着的SS二级突击中队的中队长特罗曼突然大笑着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们分出一小部分,再刻意制造一场冲突,然后逃跑的时候刻意让他们发现,然后就逃往这里。这样他们就真的确信我们逃跑的路径就是总部的所在了。最好再让几个士兵装扮成平民的样子也刻意让他们发现,还是逃向这里,这样就更有可信度了。适当的时候,再狠狠地反击一下,他们必然会调动大部队前来围剿,这样的话,封锁线就越过我们的总部包围了一片什么都没有的区域。”

    两人的默契程度可真不是吹的,他们有时候确实有些心灵感应,仿佛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斯威特点点头:“没错就这个意思。”

    埃尔登的思路也被两人说动了:“恩,这计划有相当大的可行性,然后我命令手下的士兵和平民躲地下室的躲地下室,蹲角落的蹲角落,趴墙堆的趴墙堆,总之就隐蔽在四周,他们对这肯定也不会有太大的搜索力度,然后躲过俄国人的封锁,这样我们就有机会反击了。”

    正说着埃尔登的神色一暗:“不过,去引诱的队伍危险性太大了,很可能会被俄国人消灭掉。”

    特罗曼立刻站出来:“上校阁下如果你相信我们,就将任务交给我们吧。我们一定会成功完成的,而且计划本来就是我们提出来的

    我们更了解计划,更能有效果地执行。”

    事情到了这一步,斯威特也不能推卸责任:“上校阁下,我们有信心完成。部队还需要你的指挥,我们不怕这种程度的危险。交给我们吧。俄国人最爱的不就是帮虚张声势吗?”

    埃尔登重重点点头:“好,就交给你们了。一阵我带你们去挑人。”

    说完就要领两人出去。

    斯威特连忙上前挡住,“阁下计划还没有完呢?”

    “还有?”不光是埃尔登诧异了,特罗曼也没有料到。

    “是的我想问一下,上校阁下,你想不想给俄国人来次狠的,虽然照现在的计划我们很有可能成功地脱身,但是对俄国人并没有什么损伤。”

    “你还想怎么办?”埃尔登保证,他今天收到的惊喜太多了,现在,他可是爱死了斯威特这张嘴了。

    斯威特走到地图前,指着俄国人在奥尔布乔克郊区的后勤基地说道:“阁下,你看,这是他们的后勤基地,当我们成功地将俄国人的注意力引到了这片什么都没有的区域,这正是阁下你行动的好机会。我们争取把动静闹的大一些,那么俄国人派到这里的部队也会更多,这样,从我们总部到他们后勤基地这一条线路上将没有多少兵力,俄国人也绝对想不到我们还能出现在他们的后勤基地,我想一个兵力空虚的基地还是很容易打下来的吧。我们完全有可能再来一次突袭,上校阁下你带着大部队将他们的后勤基该炸的炸,该烧的烧。那个时候,俄国人的脸色一定很好看。您觉的呢?”

    特罗曼听完之后又补充了几句:“不错,这样一来。他们的封锁线就荡然无存了,他们也知道自己包围的不过是小诱饵罢了,接到后勤基地被袭击的消息后,他们肯定要回去救援的。我们要做的就是一击便退,不过多的停留,占了便宜立刻再进入到市区,这样就算他们回来想要搜都没有办法搜了。而我们就趁他们混乱的时候,再给他们来一记狠的。”

    埃尔登越听越精神,激动的他一下子对着特罗曼来了个熊抱,然后又对着斯威特也来了一次。

    “不得不说,这计划相当有可行性,而且还能狠狠地教训下俄国人。我要感谢你们,如果没有你们,就没有这计划,真的感谢你们。我为德意志出现了你们两个人才而骄傲。真的,你们是英雄,你们理应受到尊敬。这计划就叫做‘奥尔布乔克春天,吧。”有些激动次的埃尔登表情严肃地对着两人敬了个礼。

    “为了德意志的荣耀,我们绝对会胜利的。”斯威特很简短地说了一句,但颤抖的声音分明告诉别人他现在一样很激动。

    4月底的奥!尔布乔克还是相当的寒冷。坑坑洼洼的街道上到处都是碎石气中也混杂着一些鲜血的味道,倒塌的民居,阴沉的天气。这里似乎没有一点让人欢喜的地方。

    斯威特和特罗曼带着四十余人悄悄地穿梭于街道之中。

    “在往前走·就是俄国人据点了。”负责前线侦察的拉多克指着远处的一圈简陋的军帐对着斯威特说。

    就在一天前,埃尔登同意了斯威特的计划。让他挑人前去进行第一步作战部署。对于这种危险系数极高的任务,拉多克没有皱一丝眉头就带头响应,其余之人更是争相要将这“光荣”的使命完成,选人行动异常顺利,都是一大片一大片的人主动站出来要求的。于是四十多人的小队很快就形成了。

    “对方大概有多少人?”特罗曼询问道。

    拉多克摸摸后脑勺,尴尬地回答道:“实在抱歉·我军现在就这么些人,还一天藏头露尾的,哪来的情报。不过看情况·应该不少于OC!人。”

    斯威特沉声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看地方的据点里显然凭借我们这40多人是不可能打下来的。而且他们的据点又有不少补给,我们的装备和敌人根本不在一个档次。看来想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也不是件容易事啊。”

    拉多克看了眼斯威特,也无可奈何地说道:“那怎么办,我们就在这耗着?”

    特罗曼皱皱眉,良久才说到:“我到是有个办法,不过不太有把握。”

    斯威特一拍特罗曼的肩膀:“都什么时候了,有办法就直说。说出来我们也听听看可行不可行。又不是什么国宝还藏着。”

    “现在敌我情况又不明,这确实就跟个瞎子一样。我想我们现在只能等了·等他们出来巡逻,然后趁他们的军营兵力空虚,一部分吸引他们巡逻部队的注意力·一部分上去将这个小据点给拔下来。你们看如何?”

    刚一说完,拉多克立刻就反驳道:“这不大妥当,要知道离这个据点不足5公里还有俄国的一个据点·这帮人的封锁不是说着好听的,一部分前去攻打据点的话,不出NO分钟,另一据点就可以赶过来,到时候想跑都是个问题。再说我们又不知道这据点的实际情况,要是据点前早就埋好了地雷,而留在据点的人又比较多·那怎么办,我们总共才四十多个人而已。”

    特罗曼一脸无辜:“我说了没有把握了的·对方两据点离这么近,你让我有什么办法。等等。”

    特罗曼正说着,头脑中好象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什么东西,但又好象什么都没有想到。他闭上眼仔细回味着。

    “怎么了?”

    理出头绪的特罗曼猛地睁开双眼:“你不是说这两个据点离的很近么,那么我们来看一看。”说着,特罗曼做起了简易地图。他用手指在土里捅了个坑,然后又在不远处也捅了一个。

    “大家看,这就是面前的两个据点。它们相距不足5公里,拉多克,麻烦你帮我画一下这两个据点之间的街道和建筑物等等。我们要仔细地分析一下。”特罗曼完全融入到了战斗中。

    “哦,好,你们看,这就是两据点之间的街道了。你的意思是我们是不是攻击一个,另一个据点必然增兵,然后我们于途中再设伏。”

    “恩。不完全是,我们人实在是太少了,不足以达到我们的目的,从而能够将俄国人的注意力全都拉过来。我们必须要赌一次了。”特罗曼摸了摸下巴,淡淡地回了一句,继续思索。

    斯威特看了眼特罗曼,发现他眼睛时不时地瞟着自己方的士兵,有种想说又不说不出来的别扭,看来他心中似乎已经有计划了,于是斯威特立刻拿出他们两个一贯的作风,唱起了双簧:“特罗曼,我看我们身上的担子不轻啊。埃尔登上校的情况我们现在又不清楚,整个大部队的命运都在我们手里啊。”

    特罗曼正纳闷着,突然听到这熟悉的语调,一下子明白了,于是他装出一副悲痛的样子:“是啊,俄国人的防守的这么严密,想要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哪有那么容易,我们如果稍有不对,等待的可就是大部队的覆灭啊。”

    这时候,一个声音插入进来,“这帮该死的北极熊。”说完,发声那人一拳捣在沙堆中。

    斯威特和特罗曼同时望去,附和他们两个的那位也是一个少壮派军官,名字叫做德格罗,年轻,热血,不怕死。

    特罗曼作势头一低,然后小声地说道:“其实我刚刚想到一个办法,只是,只是,哎,算了。”斯威特听到这话,这才反应过来原来特罗曼是想招募个敢死队,难怪刚刚想说又说不出来。

    同样听到这话的德格罗连忙追问了一声:“我们是否真的能够将俄国人的注意力拉拢过来。说话不要这样含糊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