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七十八. 达尔克伦夫的抉择

九百七十八. 达尔克伦夫的抉择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沃伦卡茨基将军死了,死的毫无价值。一个俄罗斯的将却被迫被当成一个普通士兵使用,最终,在战场上没有丝毫尊严的丢失了自己的生命。

    这是沃伦卡茨基的悲剧,同时也俄罗斯军人的悲剧。

    可是无论怎样,德国人和乌克兰人是绝对不会去关心这一切的,在他们的心里,需要的只有一样东西:

    胜利!

    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而此时,胜利女神已经就在前方向他们微笑。

    “一个将军,一个真正的将军,而且在战场上表现的非常出色,可是,却这样死了。”王维屹在得知了沃伦卡茨基死因的真相后,他不由得长长叹息了声:“你问我惋惜吗?我很惋惜,虽然他是我的敌人,可是,他却不应该这样死去。”

    “是啊,这个人我已经和他打过交道,一个非常有才华的指挥官......”科尔科罗克也叹息了声:“如果葛里高利能够把前线的指挥权真正的交给他,也许我们还会遇到很大困难的。”

    说到这,他忽然提出了另外一个建议:“男爵阁下,我建议我们可以对俄国第11集团军司令官达尔克伦夫上将进行劝降。”

    “劝降?”王维屹皱了一下眉头:“有把握吗?”

    “把握不是很大,但是沃伦卡茨基之死却给了我们不错的机会。”科尔科罗克很快回答道:“达尔克伦夫是个意志坚定的俄国军官,在正常的情况下,他是不会投降的,但是现在情况起到了一些变化,他的第11集团军在我们的轮番冲击下损失惨重,他无法得到补给。而且,他和沃伦卡茨基是非常好的朋友,也许沃伦卡茨基之死会带给他强烈刺激的......”

    王维屹沉吟了下:“派谁去比较好?”

    “海耶拉夫少将。”科尔科罗克毫不迟疑的提出了这个人的名字:“他才投降,我所知道的是·在之前海耶拉夫一直都是达尔克伦夫的部下,在某些重大问题上,达尔克伦夫也愿意和海耶拉夫协商,也许海耶拉夫能够起到一些让人惊讶的作用......”

    王维屹点了点头。

    或许成功的希望并不大·但无论如何都值得去尝试一下......还是那句他曾经无数次提起的话:

    战争,在许多时候并不仅仅只是战斗而已......

    沃伦卡茨基的阵亡,第一时间就传到了达尔克伦夫的耳朵里,做为第11集团军的司令官,尤其是做为沃伦卡茨基的好友,达尔克伦夫内心的悲伤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

    这是一个悲剧,更是一个笑柄。你可以因为一个指挥官的失败而枪决他·但却绝不能因此而羞辱他。

    他无法想通别尔斯托卡大公爵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他想激起全军的怒气吗?

    “司令官阁下,海耶拉夫求见。”他的参谋长米多夫打断了悲伤中的达尔克伦夫的思路。

    “海耶拉夫?他不是投降了吗?”达尔克伦夫皱了一下眉头。

    “是的,他已经投降了·我想这次大概是来对我们进行劝降的吧......”米多夫小心谨慎地说道。

    达尔克伦夫冷冷的笑了一下:“一个投降的指挥官,他永远无法配得上称为真正的军人。我应该逮捕他,可是他到底曾经是我的部下,让他立刻离开这里!”

    “司令官阁下,我建议您还是见一见。”达尔克伦夫大着胆子说道:“战局已经非常恶劣了,给我们留下一条退路总是好的。”

    达尔克伦夫完全明白自己参谋长的意思,谁都害怕失败,谁都害怕死亡。

    多一个朋友,也许总能多一条出路的。

    他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

    海耶拉夫已经有许多时候没有见到过达尔克伦夫将军了·当再次见面的时候,他没有任何掩饰地说道:“您老了,将军。”

    “而你变得年轻了·海耶拉夫。”达尔克伦夫的语气里充满了讥讽:“是德国人那里的伙食更好吗?”

    海耶拉夫完全听的懂对方的意思:“将军,德国人那里的伙食其实和我们的一样,甚至更加糟糕一些·德国可不是一个善于烹饪的民族。

    不过有一点他们做的非常棒,他们尊重我,哪怕我是一个投降的军官......”

    “你难道不觉得无耻吗?”达尔克伦夫恼怒的打断了对方的话:“你是一个俄罗斯的军官,但你却无耻的投降了敌人,然后还要帮助他们说话?什么事尊重?一个投降的叛徒难道能够得到真正的尊重吗?”

    “是的,我觉得我得到了真正的尊重。”海耶拉夫笑了笑:“如果我还留在这里,也许我现在也成为了一名机枪手。”

    达尔克伦夫几乎愤怒的跳了起来·但随即,他又把到口的指责咽了回去......

    你无法怒骂对方的嘲笑·因为,这完全是俄国人自己做出来

    也许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一个俄国的将军被当′一个机枪手死去的耻辱,会给各个国家当成茶余饭后妁话来说

    “将军,我知道您内心的痛苦远远超过了我们,您和沃伦卡茨基将军是多年的好友了。”海耶拉夫收住了笑容:“我不必掩饰我这次来的目的,是的,我受到了德意志元帅恩斯特.勃莱姆男爵的委托,前来对您进行劝降。”

    “不,你回去吧,告诉恩斯特,我不会投降的,今天不会,永远也都不会,我宁可子弹打穿我的胸膛,也绝不愿意当一个叛徒!”达尔克伦夫没有任何犹豫地说道:“真正的军人,永不接受这样的羞辱!”

    海耶拉夫没有任何的回避:“您真的认为投降有损您的军官威严吗?还是认为您会成为俄罗斯的耻辱呢?你什么都做不了。我们的国家变成什么样子了?也许您比我更加清楚。那个虚伪无能的大公爵统治着我们的国家,让我们蒙受着一次次的失败。您看看他信任的那些人吧。当我们在前线浴血奋战的时候,大公爵和那些国家的蛀虫们,却在一次次的蛀空我们的国家......您的士兵们有多少时候没有领到他们应得的工资了?您的部下有多少次向您发过怨言?士兵们在饿着肚子打仗,莫斯科的那些蛀虫们却在过着奢华的生活。您认为这是平等的吗?您认为这是士兵们活该吗?还是要等待所有人都起来反对您·战场倒戈的时候,您才会觉得后悔?”

    达尔克伦夫沉默了。

    起码海耶拉夫这一点说的没有错,在拖延军人工资于任何一个大国都变成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之后,俄国却依然如此。

    士兵们同样也是人·他们同样也需要那份工资来养活自己的家人,尤其是在战争的情况下,这份工资根本是他们用鲜血换来的。

    非但如此,就连阵亡士兵的阵亡抚恤金也被严重拖欠着。那些死去的士兵,为了他们的国家奋战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可是他们的家人,却连最起码的生存尊严都无法得到保证......

    在前线·像达尔克伦夫或者像沃伦卡茨基这样的指挥官们,在想尽办法的稳定着士兵们的情绪,可是他们可以拖延多久呢?

    早晚有一天这尖锐的矛盾会彻底爆发的。

    “司令官阁下·海耶拉夫说的没有错。”这时候参谋长米多夫开口说道:“在前天的时候,前线部队已经开始索要他们应得的工资,否则他们将拒绝再继续战斗。我下令逮捕了几个为首的闹事分子,但是我无法保证事态不会扩大。不光如此,在各个部队都陆续发生了这样让人忧虑的情况。司令官阁下,现在可是在战争最紧张的时刻......”

    达尔克伦夫抿了一下嘴......他并不是不知道这些事情,只是他完全不清楚应该如何去面对......

    “有人向恩斯特元帅提出了建议。”海耶拉夫仔细的捕捉着对方面部的表情:“他们认为应当对您的部下进行收买,携带大量的现金,督促他们进行起义·您认为在这样的局面下,有多少您的部下会和您一样坚贞不渝呢?您想象过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您身边的部队忽然背叛了您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吗?”

    达尔克伦夫再度沉默了......他完全可以肯定这样的事情只要德国人愿意去做就一定会发生的......

    “但恩斯特元帅却拒绝了这一建议·他坚持要我先来和您进行洽谈。”海耶拉夫特别加重了“洽谈”这两个字,而没有使用“劝降”,这能够让达尔克伦夫更加容易接受一些:“这才是真正的尊重·是吗?因为恩斯特元帅赞扬您的坚定和牺牲精神,他不愿意在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去迎接部下的背叛。恩斯特元帅还让我带给了您一些话......”

    他朝将军看了看:“恩斯特元帅让我转告您,真正的背叛由俄罗斯先开始,俄罗斯需要的不是葛里高利这样的人,而是一个强有力,能够真正为国家未来考虑的政府。他并不要您向德军或者乌克兰人投降,他只是要您能够为这个国家负责。您可以继续指挥您的军队·在战争结束之后,加入到新的政府·完全对俄罗斯复兴的改建。请不要再让无辜的人民流血了,决定权在您的手中,达尔克伦夫将军。”

    达尔克伦夫眼皮跳动了几下:“这真的是恩斯特元帅说的吗?”

    “是的,一个字也不差。”海耶拉夫非常肯定地回答道:“决定权在您的手中,将军!”

    达尔克伦夫把目光投到了自己的参谋长身上,米多夫轻声说道:“司令官阁下,我无权要求您该怎么做,但是有一点我是赞成的,俄国继续由葛里高利来统治,我们的国家会崩溃的。您爱惜您的名声,但国家的前途比任何都要重要......投降,也许会让您成为一个伟大的复兴者的......”

    达尔克伦夫点着了一根烟,陷入到了沉思中。

    海耶拉夫并没有催促他,只是在一边耐心的等待着。

    战争于.军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希望了。大概到了明天,最迟到了后天,在德乌联军的强烈冲击下,整个战场都会崩溃的。

    得有一些选择了·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了......投降或者毁灭......

    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达尔克伦夫扔掉了他抽的第三枝烟:“海耶拉夫,请回去转告恩斯特元帅,我投降的条件如下......”

    达尔克伦夫做出了自己的最终决定......其实他很明白,自己做的决定完全都是正确的......

    这是一场毫无希望,只会让国家彻底崩溃的战争......

    1966年4月29日,俄军乌克兰战场第11集团军司令官达尔克伦夫上将·宣布率领全集团军停止战争。

    无论是达尔克伦夫,还是德国或者乌克兰一方,都没有使用到“投降”这两个字。或者说他们刻意回避了。

    德国军事统帅恩斯特.勃莱姆元帅在第一时间赞赏了达尔克伦夫为了和平而做出的努力·并且立刻调动大量部队,对俄军第11集团军侧翼进行掩护,以防止敌人的凶猛反扑。

    在当天下午,达尔克伦夫出现在了德军总指挥部,当他见到恩斯特元帅的时候,问的第一句话便是:“您能够遵守您的诺言吗,元帅?”

    “我将无条件的遵守我的诺言,将军。”王维屹的回答是如此的肯定:“我希望你和我一起建立一个全新的俄罗斯!”

    达尔克伦夫终于放下了沉重的心情......

    在他宣布停止战斗后,第11集团军出奇的没有任何的反对声音·所有的军官和士兵都平静的接受了这一命令。

    他们才是最不愿意继续战斗的一群人。

    王维屹在当天夜里拜访了第11集团军,并且当着所有俄国官兵的面宣布,德国政府将先垫付他们三个月的工资·当新的俄罗斯政府成立后,他们的欠饷问题将在第一时间得到解决。

    这是一个让俄国人欢呼的决定。

    他们是士兵,可以为了自己的祖国去流血牺牲·但他们也一样是一群普通人而已,他们同样需要用这份工资来养活自己的家人。

    “为什么要这么做,男爵?”卡伦布有些不太理解:“我们同样也需要大量的资金来支撑战争。”

    “卡伦布,我们需要他们,战争并不仅仅只是战争一方面的事情......”王维屹淡淡地说道:“我们对俄国人做的一切,将在俄军中造成很大的影响,我们的目标·可不仅仅只在一个乌克兰。我希望我们能够很快的再一次进入莫斯科,仅仅依靠我们自身的力量。”

    卡伦布被吓坏了:“难道只依靠一个男爵卫队吗?”

    这听起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王维屹微微笑道:“为什么不呢?我们可以调动的力量暂时只有男爵卫队。不过我们还有许多同盟·比如科尔科罗克的乌克兰军,比如达尔克伦夫的第11集团军。奇迹总是眷顾有准备的人。”

    卡伦布耸了耸肩,觉得还是难以相信......

    达尔克伦夫和第11集团军的倒戈,彻底惊动了葛里高利,他的愤怒根本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多纳斯基元帅很想说些什么,但他到底还是没有敢说出来。俄军中内部积累的矛盾实在是太多了,仅仅需要一根导火索就能够点燃所有的火药桶。

    而这根导火索就是沃伦卡茨基将军。

    一个军人可以战死在疆场,但你不能用这样的方式去侮辱他...

    “撤退吧,大公爵阁下。”多纳斯基元帅无奈地说道:“我们已经没有办法改变战场了,我们,失败了。”

    “不,我们还没有失败,我们还有第15集团军,还有其他的部队!”葛里高利大声咆哮起来:“我还要和敌人进行一次决战!”

    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废物,多纳斯基元帅的内心对大公爵充满了无限的鄙夷。在这样的局面下进行所谓的决战根本就是在那里找死。他实在想不通的是,一个对军事一窍不通的人,怎么敢指挥那么多的军队,进行对俄罗斯影响至关重要的战争!

    他勉强克制着内心的不快:“没有什么希望了,如果再强行进行决战,也许我们都会成为俘虏的,甚至,第15集团军也有投降的可能。”

    “我们都会成为俘虏的。”这句话一下就吓到了葛里高利先生。他可绝不愿意成为俘虏,尤其,是成为德国人的俘虏,他知道那对于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

    “那么,真的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了吗?”

    在得到了参谋长肯定的回答后,葛里高利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那么就按照你说的去做吧。”

    乌克兰的战争,到了这里也终于告一段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