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七十七. 士兵沃伦卡茨基

九百七十七. 士兵沃伦卡茨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乌克兰国内的大清洗正在进行着,而在正面战场上的攻势一刻没有停止。

    此时的沃伦卡茨基将军已经成为了一名再普通不过的士兵。他对自己的遭遇并不抱怨,他唯一在乎的只是是否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

    啊,当然,胜利看起来是如此的虚无,根本没有任何的希望。可是身为一个军人,即便死,也应该死在战场上。

    敌人的进攻正在一波波的到来,整个阵地都被硝烟和火光所弥漫。而在空气中更是弥漫着难闻的气味。

    周围的那些俄国士兵们,懒洋洋的四散躺着,敌人的一次进攻刚刚被打退。沃伦卡茨基所在的这个连已经只剩下了三分之一的士兵。

    从这些幸存者脸上的表情来看,他们似乎并不在乎战争的胜负,甚至不太在乎自己的死活。

    在战场上,每一个人都已经麻木了。

    何必去想那些多的事情呢?就算把明天描绘的再美好又有什么用呢?到了后来,无非只有两种选择:

    投降或者战死。

    就让所有的人都麻木的渡过每一天吧......

    “嘿,我们得检查一下武器弹药。”即便到了这个时候,沃伦卡茨基还是在那竭力鼓舞着士气:“很快,敌人新的进攻就要到来了!”

    “得了吧,拉夫尔。”一个上士无精打采的叫着沃伦卡茨基在这里的化名:“何必要检查呢?我们就这么些残破的武器和不多的弹药,反正一会敌人重新开始进攻,我们都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能够活下来。”

    一股巨大的悲哀在沃伦卡茨基的心中升起......士气已经跌落到谷底了......

    “嘿,嘿,敌人上来了,准备战斗!”一个临时指挥这个脸的少尉大声的叫了起来。连长在上午的时候已经被打死了。

    沃伦卡茨基很快冲到了自己的机枪钱,在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还是比较幸运的,起码自己还可以继续和士兵们一起战斗。

    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所有的人都只知道他叫“拉夫尔”·是上级刚刚派来的一个新的机枪手。

    当然,也有一些人觉得疑惑,上级怎么派来了一个这么老的机枪手?

    德国人的坦克出现了,俄军的阵地上根本没有任何反坦克的武器。那个少尉还是决定按照之前的老办法·抽签来决定由谁去干掉敌人的坦克。

    一个叫比基和马尔尼的士兵倒霉的抽到了签,从他们颤抖的身子中能够看到他们的内心是如何的害怕。

    两个炸药包被塞到了他们的手里......然后少尉大声叫了起来:“拉夫尔,拉夫尔,机枪掩护!”

    沃伦卡茨基的心在流血,他咬着牙握住了机枪,一长串机枪子弹倾泻而出。接着,比基和马尔尼如同被赶鸭子一般赶了出去。

    他们小心翼翼的向着敌人坦克接近·当枪声稍稍减弱一些,他们迅速的站了起来。可是,他们才一起身·马尔尼的身子就被打成了马蜂窝。

    比基被吓到了,大概这个时候他的精神一下变得错乱起来。他居然面对敌人的子弹不躲不避,反而大叫了声,疯狂的向着坦克冲去。

    沃伦卡茨基是亲眼看着比基被敌人的子弹打到,然后倒在血泊中的......接着,他又看到了更加可怕的事情......德国人的坦克,就这样从他的身上碾压了过去......

    沃伦卡茨基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悲哀的呼唤,他疯狂的扣动着机枪的扳机,仿佛要把所有的愤怒和悲哀全部从机枪里发射出去!

    可是机枪的子弹“砰砰”的打在了坦克的车身上·却根本无法对其造成任何的伤害。如果现在能够有一门反坦克炮,或者任何的反坦克武器,那一切就都会不一样了。

    可惜他们除了机枪冲锋枪·什么也都没有。

    啊,也不是什么也都没有,起码·他们还有自己的命。

    沃伦卡茨基现在能够最真切的看到俄军是为什么会一败涂地的了,他们的武器和德国人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德国人可以肆无忌惮的屠杀着俄国人,而俄国人却无法给予他们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这样的战斗除了被动挨打,他们还能够做什么呢?

    沃伦卡茨基的心在滴血,此时机枪成为了他唯一的伴侣,他和所有的俄国士兵一样都无法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去......

    到了那个时候·才是他真正的解脱!

    敌人的进攻终于又被打退了,但是这个时候在阵地上·一整个连的俄国人已经仅仅只剩下了11个人。

    11个人,在不久前这还是一个完整的连啊!

    而且更加可怕的是,德国人根本没有使上全力,他们似乎并不想付出什么代价就夺取敌人的阵地。

    这才是真正的战斗,沃伦卡茨基如此想到。用最小的代价去取得最大的胜利......德国人完全有本钱,也有能力做到这些,但是俄国人呢?

    疲惫不堪的沃伦卡茨基悲哀的摇了摇头,不,自己的军队永远也都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除俄国能够有真正的改变。!

    到了夜晚时候,德国人终于暂时停止了进攻,这也能让疲惫了一天的俄国士兵得到难得的喘息时机了。

    “拉夫尔,集团军司令部的电话,达尔克伦夫将军让你立刻去一趟。”

    这个时候少尉的声音打断了沃伦卡茨基的思路,周围的那些同伴也有一些惊诧,一个小小的机枪手居然要被集团军的总司令亲自召见?

    沃伦卡茨基站起了身子,他现在多么希望敌人的狙击手能够把自己一枪给打倒啊......

    “沃伦卡茨基将军,辛苦了。”在自己的指挥部里,达尔克伦夫将军见到了自己的老朋友。

    “啊,我现在不是将军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士兵。”

    听着对方明显带着自嘲的话,达尔克伦夫惋惜地说道:“你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将军,但你却不该得罪大公爵的。”

    “不,我可并不这么认为。”沃伦卡茨基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如果一个国家缺少一个真正敢于直言的人·那么这个国家便没有任何的希望。敢于说真话的人,也许会遭遇到悲惨的命运,但我并不在乎,因为我知道自己是全身心的为了这个国家。”

    达尔克伦夫怔怔的听着·然后深深的叹息了声:“是的,将军,我为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感到骄傲自豪,我也同样为国家能够拥有你这样的军人更加的感到骄傲自豪。可是我们的国家,需要的并不是你这样人......”

    他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但是沃伦卡茨基知道自己的朋友想说什么。

    这个国家需要的是像多纳斯基元帅这样阿谀奉承的人,或者像科尔科罗克元帅这样敢于反抗的人·可惜的是,沃伦卡茨基两者都不

    于是,他最后便只能面对这样的结局......

    沃伦卡茨基放下了手里的酒杯:“司令官阁下·不要光讨论我的问题了,对于战争,你有什么好的看法吗?”

    达尔克伦夫苦笑了下:“其实我们都知道战争的最后结局,唯一不同的是你勇敢的说了出来,但是我却做不到。一场没有希望的战争,是吗?可是我们却还得在这苦苦的坚持,苦苦的守候着毫无希望的希望,一直到我们全都战死,或许全都走进战俘营为止。不用再劝说我什么了·我没有您这样的勇气,我能够做的只是服从。”

    沃伦卡茨基凄凉的笑了笑:“那么,我想我该回到我的阵地中去了。”

    “等等·沃伦卡茨基将军。”达尔克伦夫叫住了他:“你愿意留在我这里吗?正好,我这里还需要一个参谋。”

    沃伦卡茨基完全明白对方的好意,但他微笑着摇头说道:“我觉得和士兵们呆在一起更加愉快。”

    然后·他朝自己的好友最后看了一眼,义无反顾的走了出

    “拉夫尔,司令官阁下找你有什么事情?难道你认得司令官阁下吗?”阵地里,那个叫达夫的少尉异常好奇地问道。

    沃伦卡茨基耸了耸肩:“你为什么认为我认得司令官阁下呢?我只是一个机枪手而已。司令官阁下找我,只是询问一下阵地里的情况。你得知道,那些大人物们的心情可不是我们这些小人物能够猜测到的。”

    达夫这才放下心来,这样自己就可以继续指挥这名机枪手了。

    黑夜里显得有些阴冷凄凉·一点火光也都没有,否则这会让阵地里的人成为敌人狙击手的活靶子的。

    有人轻轻的唱起了俄罗斯民歌·士兵们都在那安静的听着。

    歌声在夜里是回荡,听起来时如此的凄凉。沃伦卡茨基听着听着便忽然有了落泪的感觉......

    太阳无可阻挡的照常升起,在阵地里的11个俄国士兵谁都知道这是最后的时刻了。

    不管怎么说,达夫少尉都是一个勇敢的指挥官,即便现在阵地里只剩下了最后11个人,他也已久没有逃跑的打算。

    那些敌人的坦克又冲了上来,耀武扬威的,根本不是阵地里的这些俄国士兵可以抵挡的。

    沃伦卡茨基手中的机枪拼命的在鸣叫着,一刻也都没有停息·密集的子弹疯狂的扫射下对方,虽然无法击穿那些坦克的钢甲,但却起码可以阻挡住步兵的冲锋。

    已经不用再抽签决定什么生死了,反正大家到最后都要死在这里。一个士兵抱起炸药包嚎叫一声就冲了出去。

    他倒下了,毫无悬念的倒下了,就和之前所有的人一样......

    又是一个士兵倒下,阵地中的土地已经被鲜血染的通红,那一具具的尸体,横七竖八的,看着让人只觉得悲凉和无奈。

    你没有办法改变这一切,你能够做的只是和这些人一起死

    看不到希望,有的只是绝望。天堂的门被关闭了·他们能够去的,只有地狱而已。而在那里,也许还有更加可怕的事情在等待着他们。

    他们没有资本和任何事情抗争,这也包括自己的命运。

    达夫少尉用力的将一枚枚的手榴弹扔了出去·在不断响起的爆炸声中,他还在那里不停的催促着自己的士兵们勇敢些。

    “子弹,子弹,我需要子弹!”沃伦卡茨基大声叫了起来。

    达夫少尉朝边上看了看,很快拿着一箱子弹来到了沃伦卡茨基的身边,充当起了他的弹药手。

    现在,整个阵地上就剩下他们这最后两个活人了。

    “我喜欢你·达夫少尉。”沃伦卡茨基必须要抬高自己的声音才能够让对方听清楚自己在那说些什么:“啊,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如何你能够活下来·将会是一个非常棒的指挥官。”

    “我们谁也活不下来,任何一个人都是这样的!”达夫少尉也大声叫道:“拉夫尔,告诉我,你到底是谁?我总觉得你不是一个普通的士兵。”

    “是的,我不是一个普通的士兵。”到了这个时候,沃伦卡茨基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再可以隐瞒的了:“你知道第12集团军吗?我就是第12集团军的司令官沃伦卡茨基!”

    “上帝啊!”达夫少尉发出了一声惊呼:“你是沃伦卡茨基将军?”

    “是的!”

    “啊,我听说了第12集团军的事情,将军,能够在这里见到您我真是太荣幸了。”弹链在手中跳动着·达夫少尉的话语里充满了好奇:“可是,您怎么回来这里当一名机枪手呢?”

    沃伦卡茨基看着一个贸然冲上来的敌人倒在了自己的枪口下:“因为我得罪了大公爵。别尔斯托卡大公爵,你知道吗?我得罪了他·于是我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啊,那个该死的大公爵吗?”

    “怎么,你们就这么称呼他吗?”

    达夫少尉的眼中满是鄙夷:“是的·我们就这么称呼他。他是个无能的废物,反正我要死了,我不害怕再说什么了,难道大公爵还能再枪毙我一次吗?大家都在说,如果没有他的话,我们根本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他得为这一切负责。负责,懂吗·将军?”

    “啊,我当然懂了。”沃伦卡茨基一下来了兴趣:“可是该死的大公爵却想让别人当他的替罪羊。啊哈·该死的大公爵,这样的叫法真是不错,嘿,少尉,你为什么不说话?”

    他转过了头,却发现达夫少尉已经死了......他不知道子弹是什么时候击中达夫少尉的,更加不知道达夫少尉是什么时候死的,但反正少尉就这么离开了他。

    现在,整个阵地上只剩下了一个沃伦卡茨基。

    他自嘲的笑了笑,一个曾经的集团军司令官,现在却只有自己一个人了。而在对面却是依旧气势汹汹的敌人。真好啊,真的不错啊,他从来也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结果。

    整个俄罗斯也许都是一样的。

    敌人的坦克和步兵越逼越近了,沃伦卡茨基打孔了最后一发子弹。他朝边上看了看,什么武器也都没有找到。

    啊,不,他还看到了一把工兵铲,天知道原来的主人是谁。他握起了工兵铲,也不知道怎么的,他就想起了苏联时代的一首歌曲,他轻轻的哼唱起来:

    “田野里静悄悄,草儿不动树不摇,只有忧郁的歌在远处轻轻飘。听歌声多悠扬,牧羊人在歌唱,这首动人的歌在想念好姑娘......田野里静悄悄,草儿不动树不摇,只有忧郁的歌在远处轻轻飘。听歌声多悠扬,牧羊人在歌唱,这首动人的歌在想念好姑娘.....你听听这首动人的歌,在想念好姑娘......”

    他不断的哼唱着,一遍遍的哼唱着,然后,他又一步步的朝着敌人走了上去。

    几个德国士兵看着这个奇怪的俄国人,他们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他们就和对待任何一名普通的俄国人一样扣动下了扳机。

    子弹从沃伦卡茨基的身体里穿透过去,他没有感受到一丝的疼痛。啊,不疼,真的一点也都不疼,这难道不是自己在一直等待着的事情吗?用自己的鲜血保卫这片土地,用自己的生命保卫这个国家。

    总会有人死去的,总会。

    沃伦卡茨基倒在了自己的阵地上,他是这片阵地上最后一个死去的

    没有什么遗憾的,没有。

    他感觉到生命正在离开自己。

    朦胧的双眼,他似乎能够看到蓝天白云。

    多好的天气啊,这样的天气应该带着自己的家人,妻子以及孩子,冲上一杯香浓的咖啡,然后悠闲的渡过一个下午。

    可惜,这一切都永远的离开了自己。永远也都不会再出现了。留在记忆力的永远都是回忆。

    他吐出了人生中的最后一口气,然后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他是俄国第12集团军的司令官沃伦卡茨基,但是,他并不愿意别人这么称呼自己,他更愿意别人把自己称为:

    士兵沃伦卡茨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