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七十六. 清洗

九百七十六. 清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2集团军的失败,让俄军在整个乌克兰的失败已经进到了倒计时。

    俄军第11、15集团军两翼已经完全暴露在了德乌联军的炮火攻击之下,这样的局面是几乎所有的俄国军官都不愿意看到的。

    蒙受了失败耻辱的沃伦卡茨基将军并没有选择投降,也没有选择逃跑,而是勇敢的回到了别尔托斯卡大公爵葛里高利的面前。

    他愿意为了这次的失败任何任何形式的责任。

    第12集团军的失败,让原本满怀幻想的葛里高利因为气愤而整个脸都为之变形,沃伦卡茨基的出现正好让他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到了这位俄国将军的身上。

    “我愿意为此而承担一切责任......”在大公爵面前沃伦卡茨基并没有多少的畏惧:“但是现在我们的局势已经到了非常危急的时刻......”

    “这不是你应该考虑的问题!”葛里高利愤怒的打断了他的话:“如果敌人打到我的面前,我能做的将是和敌人同归于尽,而不是像你这样,投降!”

    “我并没有投降,大公爵阁下!”沃伦卡茨基平静地回答道。

    葛里高利一下便被激怒了,他厌恶任何人顶撞自己,他的声音也一下提高起来:“不,你投降了,你自己虽然没有投降,但是你的部下却无耻的投降了。你必须要为这一切负责!逃兵,你就是一个可耻的逃兵!如果我们为此不得不接受失败的苦果,我发誓,我会亲手把你送上军事法庭,亲手把你绞死在我的面前!”

    别尔斯托卡大公爵似乎已经陷入到了一种疯狂的状态,他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卸到了沃伦卡茨基将军的身上,对于这点就连他的亲信,俄军的总参谋长多纳斯基元帅也有些不太赞成。

    身为一名军人,他很清楚沃伦卡茨基将军已经做到了他能够做到的

    换任何一名将军上去蒙受的无非也是这样的结果。可是他又如何劝说大公爵呢?

    大公爵必须为这次的失败找到一个替罪羊。

    沃伦卡茨基将军还是这样笔直的站在那里,他丝毫也不畏惧大工具......不,也许以前他是畏惧的,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他的部下死了、投降了整个第12集团军都几乎完蛋了,他觉得自己有责任,也有必要为那些部下尽量争取到一些公平的待遇:

    “大公爵阁下,失败的确让人难以忍受,但失败的原因却是多方面的。德军的装备和战斗素质远远超过我们,我必须承认,和德军相比我们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之上......”

    对这些话葛里高利还是比较满意的起码在失败后面对国内舆论的时候,他可以把全部的责任都推卸到敌人的过于强大上。

    但是沃伦卡茨基下面的话却一下严重激怒到了葛里高利:

    “大公爵阁下,除了客观的原因我认为我们的指挥上也出现了严重的问题......比如,在反叛军进攻的时候,我们不应该一味的躲在战壕里进行固守......”

    葛里高利再度愤怒了,之前沃伦卡茨基已经反对过自己的作战决定,现在他再一次旧事重提,这根本是在扇自己的脸。

    “够了,你给我闭嘴!”葛里高利几乎是咆哮着打断了对方的话:“你难道是在指责我吗?一个失败的将军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阵地是你丢失的,第12集团军也毁灭在了你的手中,而你却居然要对一个尊贵的大公爵进行指责?你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了吗?你只是一个粗俗无礼的家伙而已!”

    沃伦卡茨基紧紧闭上了自己的嘴......如果大公爵如此的侮辱一个军人,那么这个国家还有什么希望呢?

    葛里高利来回走动了几步,忽然停了下来:“你沃伦卡茨基,从现在开始你被剥夺一切军衔,去11集团军我会给达尔克伦夫将军下达命令。你,将充当一名机枪手,以赎回你的罪过!”

    一边耳朵多纳斯基元帅脸上肉急速跳动了几下......

    “是的,我接受您的命令,大公爵阁下!”沃伦卡茨基坦然说道:“无论是身为将军,或者是一名普通的士兵,我都会为了军人的荣誉奋战到底!”

    说完他朝大公爵敬了一个礼,然后大步离开了这个让人失望的地方......

    “大公爵阁下我从未怀疑过您的任何决定。”多纳斯基元帅略略有些艰难地说道:“但是,对于沃伦卡茨基的失败,您可以把他送上军事法庭,甚至可以枪毙他,但是让一个将军去充当一名机枪手,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巨大的侮辱......”

    “元帅先生,这是我最后的决定!”葛里高利冷冷地说道:“他必须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没有人可以例外。我不会枪毙他的,因为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看到失败后的下场。元帅先生,如果我们不采取这样的举动,以后所有的人都会认为失败其实并没有什么!”

    多纳斯基帅的心里叹息了声,也许大公爵阁下很快就会为自己的!决后悔

    “战斗的形式不容乐观。”葛里高利根本没有理会部下的想法:“德国人和那些背叛者,已经在我们的两翼发起了进攻,您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吗?”

    多纳斯基元帅振作了一下精神:“在我们的两翼是精锐的第11和第15集团军,他们的指挥官也是勇敢并且具有智慧的。我希望在这里能够抵挡敌人一个月以上,乌克兰的局势就会迅速发生变化。同时,我们也应该命令国内立刻增派援军,以缓解目前危急的局势。

    当然,盟军的支持也是必不可少的。大公爵阁下,我建议可以立刻和盟军总司令部通电话,让他们重新对柏林发起进攻......”

    葛里高利缓缓点了点头:“很好,就按照你说的去办吧。”

    多纳斯基元帅的内心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其实这个时候撤退才是最明确的选择。可是大公爵阁下却绝对不会答应的。

    应该·他需要胜利,即便这样的胜利看起来是如此的遥远。

    甚至,根本没有办法实现所谓的胜利......

    而在此刻的正面战场,随着俄国第12集团军的崩溃·战局的主动权已经牢牢的控制在了王维屹的手中。

    俄国人已经没有办法再组织起进攻了,现在德乌联军唯一要做的,只是如何尽快的把胜利完全掌握。

    到达乌克兰的德军,受到了乌克兰当地人的欢迎,他们主动为德军送来了补给和食物,这也让德国人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在乌克兰,有亲德派·同样也有亲俄派。不过从历史渊源来看,还是亲德派的势力更大一些。尤其是在科尔科罗克元帅回到乌克兰之

    舆论的力量已经被广泛的调动起来了,科尔科罗克元帅掌握的舆论咽喉·开始不断疏导着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的恩怨,不断的灌输着乌克兰人一个思想,俄国是如何利用卑劣的手段夺取了乌克兰,并且在乌克兰多次为了国家独立的运动中,俄罗斯展开的血腥镇压。

    当然,在这场舆论战里,德国过去对于乌克兰的帮助也是不断被人所提起的......

    不光光只有如此,科尔科罗克元帅还很快控制住了那些坚定的亲俄派的代表人物。他绝不容许在战争进行到关键时刻会出现任何的意外。

    对于科尔科罗克元帅做的一切,王维屹表现得非常满意:“战争并不仅仅只有战斗·所有的事情都决定了我们能否取得胜利。亲俄派除了带给我们麻烦,无法给予我们任何的帮助。科尔科罗克元帅,我想你会成为一名非常优秀的政治家·而不仅仅只是一个军人。”

    科尔科罗克元帅的脸上露出了一些笑容:“我只是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而已......男爵阁下,说实话吧,那些亲俄分子即便被我们监视住了·他们表现的也并不老实,一些人企图煽动我们的士兵叛变,另一些人却在准备逃离这个国家。他们可不是真正的乌克兰人......”

    “那么你准备怎么做呢,元帅?”王维屹平静的问道。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乌克兰境内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亲俄分子。”科尔科罗克冷冷地道:“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以及大战结束之后,无论是布尔什维克政府还是现在的政府·都对乌克兰的独立呼声进行了残酷的镇压。他们不容许出现任何反对的声音,任何想要让乌克兰独立的呼声都会遭到最残酷的镇压。在1955年的时候′乌克兰独立运动组织遭到了可怕的屠杀。大量的领导人被逮捕,在未经审讯的情况下便遭到了秘密枪决......我想,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多,于是那些叛徒也便越来越多了......”

    说到这,他朝男爵看了一眼:“既然我们的敌人能够用镇压的方式湮灭反对的呼声,那么,我想我们同样也可以采取这样的办法。”

    王维屹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如何对待国内,是你们的事情,德国方面不会插手干预的。但是无论出现了什么样的情况,德国都永远是你们最坚定的后盾。”

    这正是科尔科罗克元帅想要的答案......他必须要让一切反对的声音消失,为未来乌克兰政权的建立奠定下良好的基

    而现在,男爵和他领导的德国政府已经明确的站在了他的这一方......

    任何一个国家,一旦进行内部的大清洗都是非常可怕的,尤其是科尔科罗克这样出身于前苏联的将领更加知道清洗的力量......

    他早就做好准备了,在亚力克森男爵默许之后,发生在乌克兰境内可怕的大清洗终于开始了。

    那些之前就被秘密监视住的亲俄派分子,很快遭到了逮捕。其中就包括乌克兰著名的社会活动家塔基米尔。

    所有的人都知道塔基米尔是一个亲俄的社会活动家,在乌克兰大起义爆发后,塔基米!尔曾经多次拜见过科尔科罗克元帅,认为不应该用这样的方式去争取乌克兰的独立,而是应该和俄国政府展开对话用谈判的方式来解决争端,避免乌克兰人民流血。

    这个人拥有不少的支持者,在塔基米尔被软禁之后,大约一百多名他的支持者自发的住到了塔基米尔住宅的周围以防止他受到伤害。

    而在此期间,塔基米尔也通过各种途径发表了自己对于乌克兰局势的看法,而这些看法绝大多数都是对乌克兰临时政府不利的言论。

    科尔科罗克元帅早就把这个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了。

    现在,到了除掉他的时候了......而4月26日的大捷正为科尔科罗克提供了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他的声望,在乌克兰已经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峰,他身边的追随着也变得越来越多起来......

    在得到了亚力克森男爵的默许之后,科尔科罗克元帅在26日当天夜里就动手了......

    乌克兰军警和大量的士兵会同着两辆坦克出现在了塔基米尔的住宅附近。高音喇叭里不断的催促着塔基米尔的支持者必须在一个小时内从这个地方离开,否则,引起的一切后果将由他们自己负责。

    “他们要动手了。”听着外面的高音喇叭塔基米尔对自己的学生洛夫尔科斯基说道:“一个小时后,也许可怕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那么请您立刻离开这里吧。”对老师有着无限敬仰的洛夫尔科斯基着急地说道:“那些军人下手是绝对不会容情的。”

    塔基米尔摇了摇头:“我不会离开的,现在的乌克兰需要一些冷静的人。查米,你是我最得意的学生,现在我恳求你去劝说那些人赶快离开这里吧,我不想让他们遭到伤害。”

    “查米”是老师对自己的昵称,洛夫尔科斯基固执地说道:“如果真的一切都无可避免,那么我愿意和您在一起。当然,外面那些您的支持者是不应该遭受一样的苦难的。”

    他走了出去但是十多分钟后,他却失望的走了进来,没有一个支持者愿意离开这里。

    他们甚至坚信那些军人是绝对不会对自己动手的。

    多么幼稚的想法啊......

    当规定的时间到来后,军警和军人们终于动手了。

    他们开始驱散那些塔基米尔的支持者,当然是用暴力的手段。

    而这些支持者们也开始和军警进行起了搏斗。如果说军警还算克制,那么,那些军人们终于失去了耐心。

    一个少校率先开枪了......接着,他的部下们也都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武器......

    听着外面不断响起的枪声,塔基米尔发出了悲哀的哀嚎。上帝啊,仁慈的上帝啊,这样可怕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

    不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流血事件!

    枪声只经过短暂的时间便停止了,外面的土地已经被鲜血染得通红

    在这一天的晚上45名塔基米尔的支持者被打死,其余的人全部遭到了逮捕。

    然后,塔基米尔住处的大门被用力踢开了。

    “沃伦夫.塔基米尔,你因为犯有叛国罪被逮捕了!”那个第一个开枪的少校冷冷地说道。

    “凶手,你这个无耻的凶手!”洛夫尔科斯基愤怒的大声叫了起来:“你将会遭到谴责,你讲成为全乌克兰的罪人......”

    可惜,他再也说不出下面的话了......少校手中的枪声响了......

    “查米!”塔基米尔一下跪倒在了地上,抱住了自己的学生,可是洛夫尔科斯基却永远的停止了呼吸......

    “凶手,凶手!”放下学生的尸体,塔基米尔巍颤颤的站了起来,他指着那个少校悲哀地说道:“你怎么可以开枪?你怎么可以对自己的同胞开枪?”

    “我接受的是最高军事管制委员会的命令。”少校的声音里不带着任何一丝的感情:“请跟我们走吧,塔基米尔,去你应该去的地方。”

    塔基米尔被带走了,在26日当天夜里,他被“乌克兰最高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的临时法庭秘密审判,并被判处犯有叛国罪,并在同一天夜里遭到处决。

    这个乌克兰人中最坚定的亲俄派遭到了杀害,而这只是乌克兰大清洗的开始而已。

    在此后,陆续的有亲俄派分子遭到逮捕、审判、处决,当然,所有的审判都是不公开的,就和当初俄罗斯政府在乌克兰土地上做的完全是一样的。

    用俄国人的手段来进行回击,科尔科罗克元帅在尽自己的一切努力稳固着自己的政权。

    乌克兰,一定能按照德国和自己的意愿进行重新的建设,一个全新的乌克兰很快会出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