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七十五. 没有希望的士兵们

九百七十五. 没有希望的士兵们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别尔斯托卡大公爵葛里高利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了。!

    他可绝不愿意就这样把自己的命丢在这里,无论也不愿意。他虽然很想取得胜利,但如果这是以自己生命为代价的话,那么一切免谈。

    至于那些俄国士兵的生命?在别尔斯托卡大公爵看来,和他一点关系也都没有。

    他还继续呆在这里的唯一理由,只不过是他希望还能有奇迹出现。如果真的上帝怜悯的话也许自己能够成为英雄的。

    一支庞大的部队,拥有这样的统帅,将是他们最大的悲哀。

    俄军在乌克兰的命运,其实从这个时候开始便已经注定了

    在沃伦卡茨基指挥的第12集团军的对面,赶到战场的德军部队迅速联合乌克兰军一起发起了凶猛的进攻。

    天空上,德乌联合空军不断起飞,不断的对俄军阵地进行轰炸。

    而那些俄国人的战机,似乎已经失去了继续飞上蓝天的勇气。

    地面上,炮声一刻也都没有间断过,炮弹不断的落下,在心理上给俄国人造成了极大的震撼。

    他们还没有展开总攻,他们正在等待着一个人的到来: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元帅——他和他的主力部队。

    显然,德乌联军并没有等待多少时候,滚滚钢铁洪流的到达,便意味着大总攻就快要开始了。

    枪炮声隆隆的战场,此时透露着诡异的平静......所有的人都在最后等待着......

    “恩斯特元帅,我想我们完成准备了!”当再次见到恩斯特元帅的时候,科尔科罗克元帅的脸上闪动着兴奋的光彩:“为了乌克兰的自由,我们奋斗了许多年,当我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我就能够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气。为了我们的独立,我愿意为之奋斗到底。”

    “为什么要死呢,科尔科罗克元帅?”王维屹微笑着说道:“我们一起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一起经历了许多事情,在胜利距离我们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我想我们所有的人都应该好好的活下去。”

    德米拉斯夫将军这是第一次见到传奇的亚力克森男爵,他仔细的端量着这个人·仔细的听着他话里的每一个字,现在他可以确定的是,在男爵的带领下,一切的奇迹都有可能发生。

    没有人能够阻挡乌克兰的胜利了......

    德军的主力部队已经到达,而那些乌克兰军也正因为如此士气高涨。他们曾经听说过德乌之间的共同奋战故事,现在,这样的事情轮到他们了。

    对面的俄国人虽然强大·但在他们的眼里却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了,他们坚信,在德国人的帮助下·胜利女神一定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没有人可以阻挡住他们......

    在经过了简单的战场调整之后,对俄国主力部队第12集团军的进攻终于打响。

    此前,在不断的空中和地面炮火攻击下,第12集团军的力量已经遭到了极大的削弱,此时沃伦卡茨基将军非常清楚的知道,失败的脚步正在越走越近。

    可是,他不能容许就这样溃败。一旦溃败的话将对整个战场造成最可怕的影响......

    沃伦卡茨基集结起了自己的全部力量,在战场上摆出了决战架势,他心中依旧还有一丝幻想·期望凭借着士兵们的勇敢,能够阻挡住敌人的进攻。

    可是在这样的战场上,勇敢仅仅只能起到一些辅助性的作用而已。

    1966年4月26日·这是让俄国人难以忘怀的一天。

    在这一天,德乌联军的全面进攻开始。大量的装甲部队,在地面炮火的配合下·向俄军如潮水一般的蜂涌而去。

    大地正在颤抖,天空即将被鲜血遮蔽......

    王维屹和过去任何一次战斗一样,始终都站在了战场的最前沿。他看着勇敢的德国士兵,和那些一样勇敢的乌克兰士兵,向同样勇敢的俄国士兵发起了一浪浪的进攻。

    没有什么可以否认的,俄国士兵表现得还是相当不错的。在局面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他们并没有立刻溃散逃跑的意思。

    尤其是第12集团军·这必须要归功于沃伦卡茨基将军的努力。

    他想尽一切办法调动起了士兵们为了国家荣誉而战的勇气,他竭尽一切权利的告诉自己的士兵们·战争并没有结束,战争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

    只要有信心,所有的事情出现转变都是有可能的。

    挺在最前线的第33装甲师和第101步兵师,就在不久之前亲眼目睹了第102步兵师的崩溃,他们的指挥官杰诺夫将军和德斯塔夫将军其实非常清楚,要想获得胜利几乎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他们能够做的,就是和沃伦卡茨基将军一起并肩奋战,为俄罗斯的荣耀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息而已......

    敌人的进攻看起来时如此的强大,无数的坦克在战场上发出了可怕的咆哮,一次次旁若无人的冲击着战场。而伴随在这些装甲车边上的士兵,别发出欢快的叫声,一点点的朝着敌人阵地压迫而来。!

    俄国士兵们都在尽着自己的努力,但是那些陈旧落后的装甲力量,却根本无法向他们提供多少实质性的帮助。

    一辆辆的俄军装甲车遭到了摧毁,这些之前被当做移动堡垒的钢铁怪物,此时在先进而强大的德军装甲力量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杰诺夫和德斯塔夫将军,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不断的调遣着兵力,一次次的弥补那些行将被突破的阵地。

    这个时候的他们,感受到了一种悲哀。他们并不是什么将军,他们只是两个补锅匠而已,哪里出现漏洞,他们就必须去填补哪里。

    可是整条战线的漏洞已经越来越大,到处都在面临着被突破的危机......杰诺夫和德斯塔夫很早的便出现了力不从心的感觉......

    尤其在101步兵师方面,德乌联军很早便选定了这里做为突破口·德斯塔夫和那些俄军士兵面临的压力是难以用语言来表达的。如果不是杰诺夫在自己也相当困难的情况下依旧顽强的向德斯塔夫发起了增援,也许现在101步兵师的阵地早就已经崩溃了。

    沃伦卡茨基将军询问前线状况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打到了他们的指挥部,德斯塔夫坦诚的告诉了他目前早就面临的被动局面,然后告诉自己的上级:

    “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还能继续坚持多少时间·也许下午,也许晚上我们就会失败,但无论如何也都坚持不到明天了。”

    “这么快?”电话那头的沃伦卡茨基明显被惊到了。

    “是的,或许还会比我预料的更加快......”德斯塔夫有些无奈:“您应该亲自来看一看,我们面对的是可怕的坦克和可怕的大炮联合攻击。杰诺夫将军已经尽到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但是我们的坦克火炮与我们的敌人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多处阵地正在遭到突破·并且行将崩溃,而我对此却束手无策......司令官阁下,我想我们应该考虑到失败之后该如何做了......”

    沃伦卡茨基沉默了下来.....他预料到了失败·但却没有想到失败是如此的迅速......

    “司令官阁下,我想提出我个人的一个无耻的建议......”德斯塔夫特别强调了“无耻”这两个字:“在失去希望的情况下,我希望您能够允许我带着士兵们投降。”

    沃伦卡茨基继续沉默了许久,然后他的声音才重新响了起来:“德斯塔夫将军,我很明白您的处境,也完全能够明白您提出这个要求时候的悲哀。那么,现在我就可以给您回答。在真的无法坚持的情况下,我能够同意您的投降。士兵们不该再做无谓的牺牲了......”

    “感谢您的理解。”德斯塔夫叹息了声,随即振作了下精神:“我可以保证的是·我一定会坚持到毫无希望的那一刻!”

    电话就这么被挂断了......

    每一个人都不希望投降这一刻的到来,可是按照战场上的走向,这一刻很快就会到来的。

    从上午10点开始·德乌联军明显加强了攻势,他们的攻击如果大浪一般一波一波的涌来,一分一秒也都没有停止过。

    11点过后·俄军的局面再度变得恶劣起来。

    德军精锐的男爵卫队主力出现在了战场。

    这支之前始终都在保护着康斯坦基地的德军部队,从他们踏上战场进行第一次战斗便表现出来了他们强大的战斗力。

    他们无畏敌人阻击的炮火,无谓敌人的炮弹和子弹,他们必须要让自己清楚一件事情:在他们身后站着的是亚力克森男爵。

    无论怎样,他们都不能辜负男爵的期望......

    被俄国人寄予重望的久基诺阵地,在敌人近乎疯狂的攻击下终于在11点被突破,这一来·俄军整条防御阵线彻底的被撕开了一条大口子。

    德斯塔夫将军知道最后的时刻还是到了......

    手里所有的预备队都被他投入到了战场,这其中甚至包括他的警卫部队。德斯塔夫将军不再在乎自己的个人生命安全·他还期望着能够有一颗子弹从他的身子里穿透过去,这样,自己就不用下达那个可耻的命令了......

    杰诺夫手里最后一点能够调动的装甲部队也支援到了这里,他很明白的是,自己的命运完全和德斯塔夫将军联系在一起。如果101步兵师崩溃的话,那么,33装甲师的命运也便走到了尽头。

    这是两个非常优秀的俄国将军,他们在完全绝望的情况下依旧没有放弃的打算。

    下午1点,俄军多处阵地陆续落到了德乌联军的手里,此时的俄军已经没有力量组织反击夺回这些至关重要的阵地了。

    俄军军官的伤亡尤其惨重,在地热凶悍异常的进攻下,不断的有俄国士兵和军官倒在了敌人的子弹或者坦克的履带下。

    他们缺乏有效的炮火支援,缺乏有效的反坦克武器,这些俄国人只想在又可能的情况一个问题:!

    他们的大炮呢?他们的坦克呢?他们的武器装备到哪里去了?

    在战争爆发的时候,美国给予了俄国大量的军事支援·可是,为什么部队却始终没有得到加强?

    那些钱都到哪里去了?

    可是没有人能够给予这些身份卑微的士兵们以任何的回答。

    他们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他们的血肉之躯......

    经常可以看到,一些俄国士兵手里抱着炸药包,在敌人密集的打击下冲向了敌人的坦克。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被打死在了半路′一些幸运的家伙总算能够接近坦克了,可是,忽然出现的敌人又让他们企图用自己的生命换一辆坦克的梦想成为了泡影。

    德斯塔夫将军心中的那种悲哀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这算生命战斗?俄国人的战斗方式还停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

    拿士兵的生命换取坦克的做法,早就已经被淘汰了。

    可是,他能有什么办法呢?如果不是这些勇敢的士兵一直坚持到了现在,他们早就已经崩溃了。

    伤亡变得越来越大,有些连队遭到了全军覆灭。面对下面的报道·紧紧抿着双唇的德斯塔夫将军根本无能为力。

    子弹呢?为什么没有子弹打穿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不能让自己结束这痛苦的时刻?

    这是一群没有丝毫希望的军人......

    “恩斯特元帅,主要战斗将会在天黑前结束。”

    在部下的报告中王维屹微微的笑了:“失败的如此快速?从进攻发起到现在才只有过去几个小时而已。”

    科尔科罗克也没有想到战斗会进行的如此轻松:“男爵,这得感谢强大的德军协助。”

    “不·未必是这样的。”王维屹并不十分赞成这样的说法:“俄国人出现的问题是多方面的,官僚集团的腐败无能,部队装备的低劣,无论前线的指挥官和士兵有多么勇敢,他们也都没有办法改变本质里的毛病。科尔科罗克元帅,让我们来结束这一切吧。”

    让我们来结束这一切吧......

    德斯塔夫将军知道已经没有办法挽救了,面对汹涌而上的敌人,他拨通了和杰诺夫将军之间的电话:“我已经无能为力。”

    “是的,我也无能为力。”杰诺夫将军和他说出了一样的话:“到现在为止·我损失了超过一半的装甲力量,如果继续战斗下去,我和我的士兵们都会死在这里的。”

    “你害怕我们会遭到指责吗?你害怕我们在莫斯科的家人会遭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吗?”德斯塔夫将军一连提出了两个问题。

    “不·起码我们问心无愧。”杰诺夫的回答非常肯定,但却也有一些无奈:“如果真的必须有人来为这次的失败承担责任的话,我想不应该是我们。”

    听着自己好友的话·德斯塔夫将军有些无可奈何的笑了下:“是啊,不应该由我们来承担失败的责任,可是真正的罪魁祸首会遭到惩罚吗?他们也许还可以继续过着心安理得的生活。”

    “不!”杰诺夫打断了他的话:“没有人可以逃脱审判的。我们的那位大公爵是如何爬上今天这张位置的,我想我们中的许多人都非常清楚,我们虽然对他无能为力,但一定有人会让他遭到惩罚的。”

    德斯塔夫将军知道对方说的意思,他于是又笑了笑:“那么·让我们来结束吧。”

    1966年4月26日,在德乌联军发起全线进攻后·当天下午3点,俄罗斯第12集团军第33装甲师师长杰诺夫和第101步兵师师长德斯塔夫同时下令部队停止抵抗,就近向附近之敌人投降。

    这是一道非常明智的命令,这一命令也挽救了无数俄国人的生命

    任何一个军人,如果不是到了完全绝望的情况下,都不愿意选择投降的,这会让他们一生都背负上可耻的骂名。

    可是,对于士兵们来说这却是最幸运的事情......

    起码,他们可以活着回到家乡,尽管当战俘的生涯听起来不那么的名誉。

    俄国士兵们停止了射击,然后在他们的阵地上飘动起了白旗。

    战争在这个时候停止了......

    当沃伦卡茨基将军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凄惨的笑了笑,尽管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这一刻真正到来,他还是觉得难以接受。

    “将军,我们也投降吧。”

    部下提出了这样的建议,但沃伦卡茨基却摇了摇头拒绝了:“不,我将回到大公爵那里,承担失败的全部责任,别人可以投降,但我却绝对不能走这样的路。”

    “可是,以大公爵的性格您会遭到很严厉的惩罚的!”

    “我会坦然面对所有的一切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