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七十一. 空中支援

九百七十一. 空中支援

    嚯,熟悉的声响!!

    俄国人的主要火力诺奇尔想不止是那两挺肆虐的马克沁,它们的火力足以让那些掷弹兵们放弃反击的念头。不过它们算是暴露的,如果诺奇尔不下令开炮敲掉它们,他想那些掷弹兵们会诅咒自己的“098”到死,虽然诺奇尔不知道他们怎么评价自己身后的那帮坐镇观战的家伙们的!

    炮弹装填完毕,第一个目标,第一挺机枪。炮弹呼啸而出,精准而利落,高高的土墙拔地而起。操作机枪的俄国兵连同他们的机枪一同粉身碎骨。诺奇尔已在心底为自己的“098”车组出色的射击而喝彩,那些掷弹兵们中的许多人看到那挺将他们压得抬不起头的机枪被报销,欢呼雀跃的。而他们远不满足只收掉一挺俄国人的重火力,火炮就绪,随意射击!目标以校正。之前的场景将重现!

    整个“098”开始剧烈的晃动,他们的车组成员险些都从各自的位置翻倒。

    怎么回事?

    他们是幸运的,俄国人的那门反坦克依旧没有打中他们,虽然炮弹的落点异常接近!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倒车!如果说他们的“098”被击毁,而他们全部阵亡的话,责任在诺奇尔!

    诺奇尔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和自己不相挂钩的俄国人的重机枪上,而非足以要他们性命的那门反坦克炮,诺奇尔想,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和条件来同那门已经调整好了炮口的俄国人的反坦克对射!

    而现在,就连倒车都成了奢想。诺奇尔找到了那门反坦克的位置!他甚至已经看到了它那黑洞洞的炮口是冲向自己,它几乎只需要那么轻易的一炮!

    他们倒车的速度不可能比它所射出的炮弹的速度要快!

    诺奇尔没有说话没有下令,只是呆呆的等待那一刻的到来,博迪拉抬起头,望着诺奇尔:“怎么......快倒车!”

    诺奇尔摇着头盘......

    他们侧后的那些坦克,依旧没有要支援他们的意图。

    那门反坦克的炮口在缓缓下调,就连诺奇尔都能看得出,它的这一炮射空的几率极小!“摧毁者3”型坦克的体积可着实不算难以命中!它已经射空了很多炮·诺奇尔在想,或许就算是运气也该眷顾到它了,眷顾它能够在下一秒将自己的坦克炸的稀巴烂。

    咚!咻......诺奇尔闭上了眼睛!只是不想直视死亡!

    轰!轰轰轰!

    怎么?连环爆炸?震耳欲聋,不·整个大地像是在颤动!博迪拉和拉梅尔他们都各自抓紧了他们能够握紧的扶手。诺奇尔惊愕,自己并没有死!可剧烈的爆炸在此刻发生!诺奇尔从潜望镜里向正前方向望去!他看到那门反坦克的位置此刻被浓烟和剧烈爆炸的火光所覆盖!接着,诺奇尔的听觉变得敏锐!诺奇尔听到了发动机的轰鸣!不过这不像是坦克的引擎声!很熟悉!这声音......对!看来老朋友来了!

    所有的德国士兵都在欢呼!他们望着天空!一架又一架俯冲投弹的德国战机卡让他们兴奋不已,那些精准无误的重磅炸弹几乎将有俄国人的土地整个犁了个遍,威力巨大的炸弹将土层整个翻起。俯冲轰炸机能够精准的投弹。他们是德军这些陆军最最喜爱的空中战鹰!因为他们的是为德军而存在!

    俄国人并不打算放弃本来已经唾手可得的胜利!他们还在冲击!而那些,在诺奇尔看来,是在自杀!

    天空之上·一架已经调转了机头的战鹰缓缓下垂,直到它机翼上的两挺机枪的枪口是冲向了那些密密麻麻朝德军涌来的俄国兵时......哒哒哒哒......

    诺奇尔几乎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俄国人被大口径子弹撕碎身体与四肢,战机进行了一波完美的扫射·而后抬起机头,消失于云霄。而这不算完,俄国人的队形大乱,第二架战机接踵而至,屁股一沉,一枚炸弹准确无误的落入俄军人群之中。

    一声通天巨响加灼眼火光,一团烈火拔地而起,漫天的土块与俄国人的断肢残臂。他们已经彻底失去了赢得这场战斗胜利的机会!他们的伤亡,就连诺奇尔都不忍心再去估算。

    德国战机来回盘旋·俯冲扫射,投弹,然后拉升·这样来来回回两三次,在德军的正前,便只有漫山遍野的俄军士兵的尸体。多的难以想象·他们甚至连后撤的机会也失去了,因为天空属于德国空军!而那些空中健儿们,鸟瞰这里的每一个角落。

    诺奇尔呆住了,眼神迷离。不止是诺奇尔,博迪拉和拉梅尔他们同样如此,他们看着这场毫无悬念的屠杀!俄国军队几乎在顷刻间便由稳胜变为了完败。

    博迪拉看着诺奇尔,想说什么又没有说!而诺奇尔·惊喜的是,德军车组·以及他的“098”均在这场战斗之中幸存!他们还没有死!

    俄国人在撤退!他们已经冲的够远了!他们的反攻再次变为了彻彻底底的溃败。

    在他们的“098”后方的天空上,一架德国战机冲!双翼的机枪猛烈开火!雨点般的子弹倾斜在俄国撤退的路线上,土柱排成两条长线溅起,无数的俄国人被枪弹撕烂了胸口与头颅,笨重的栽倒便再也无法爬起。

    现在,是属于德军的时刻!

    诺奇尔发现诺奇尔对德国空军的信赖与喜爱愈发变深,那些呼啸死神总是能在德军装甲部队最为危机的时刻提供最为可贵的支援。

    重磅炸弹一颗接一颗的落到那些仓皇撤退的俄国士兵的头上,他们根本无力闪躲,只能拿他们的全部去扛这猛烈的轰炸。

    如果说俄国人仅仅是撤退了的话,那么德军还不具备稳胜的因素与条件,因为德军的损失不比俄国人少,诺奇尔在想,如果这些战机在来的晚一些,自己的“098”车组,以及整个攻击团会不会真的被俄国人像包饺子馅一样的包个严实·然后吃个干净。

    德军陆地上的援兵竟然此时抵达!一个步兵营!

    德军具备了继续进攻的能力,而俄国人早已全面溃退!他们撤退时丢下的尸体几乎是德军进攻部队的总数!

    在“098”的身后,那些坐看好戏够久的装甲精英们终于有所行动,克劳斯的“豹式”坦克以及其它两辆“爆裂者”坦克也开始向前攻击前进!

    娘的!真会挑时候啊!

    他们的“098”是装甲支援战车!不过·诺奇尔下达了攻击前进的命令!至少!诺奇尔不想在为克劳斯擦屁股!他的屁股,让他自己看好吧!

    “拉梅尔!开动坦克!我们开始攻击!”

    除了博迪拉之外的其它三人均用惊奇的眼神盯着诺奇尔。

    拉梅尔好心提醒了下:“这好像不是我们的任务!我们是负责掩护......”

    诺奇尔重重的将拳头砸在了一旁的设备上,尽管他的手指传来一阵阵的剧痛:“掩护?掩护个屁!看看是谁掩护谁?”

    拉梅尔没在质疑,他拉动了操纵杆,“098”的车身剧烈的晃动着,履带360高速旋转!对,他们是要乘胜追击!他们在不去顾及那该死的克劳斯的死活!

    克劳斯的“豹式”和那两辆“爆裂者”在“098”的侧后·还在不断开进!博迪拉的无线电接收到了克劳斯传来的一阵阵怒骂:“098,该死的!回到我的后面去!谁为我们掩护?

    诺奇尔心里暗骂,白痴!掩护?看看现在的俄国人·他们还有什么能力反攻!掩护谁?用炮弹打空气吗?

    博迪拉摘下了耳麦,然后朝诺奇尔耸耸肩,他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098”继续前进!他们全速开进的速度正好要比那些俄国人逃跑的速度要快那么一点!所以他们总有值得攻击的目标!

    汉斯疯了一样的扣动着MG62机关枪的扳机!急促而密集射出的杀伤力极强的子弹将那些落后的把屁股亮给他们的俄国人逐一射翻。他们无处可躲!更无力还击!天上是德军的俯冲战机群,地上是德军的铁甲钢流!跟进的则是数量庞大的步兵集群!俄国人除非有回天之力!他们输了!

    “098”几乎很少开炮,因为他们的炮弹有限!而汉斯没有控制好火候,就连MG62的子弹也全空了!如果是真的有巧合,那么就是在他们的“098”车体侧处,一辆摩托车飞驰而过,还好路面坎坷′它没能跑很远!“098”就地停稳,汉斯从车中跳出,叫停了那辆摩托!摩托上的两名国防军士兵诧异的看着他·干什么?现在正是追击时刻!

    汉斯叫了起来:“把你们的机枪子弹给我们一些!”

    两名国防军士兵摇着头!那名操作摩托上的那挺MG62机枪的摩托机枪手拍了拍的机枪枪托:“伙计!你们的铁家伙-不还有炮吗!机枪就用不着了吧!”

    汉斯面色难看,他找不到什么借口来所要那些子弹!

    克劳斯的“豹式”和那两辆“爆裂者”已经超到他们的“098”前面去了!

    诺奇尔发现汉斯是在浪费口舌!诺奇尔朝博迪拉使了个眼色,博迪拉便知诺奇尔意欲何为·从一旁的武器储藏箱里抽出一把冲锋枪丢给诺奇尔:“打偏些!跳弹也伤人!”

    诺奇尔重重的拉了下这把冲锋枪的枪档,发出啪嚓的声响。诺奇尔冲博迪拉和其它二人点点头,意思是放心,我自有分寸!

    诺奇尔当然有分寸!他还不想上军事法庭!

    炮塔顶盖之前是被汉斯打开的,所以诺奇尔很麻利的从顶盖出探出半个身子,手里的冲锋枪不是很重,直到诺奇尔举出它粗短的枪身时·那两名摩托兵像是意识到要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了!摩托兵的主驾驶员将脚踩在了力合上,准备要冲刺。

    啪啪啪啪......诺奇尔只是一阵短点!冲锋枪弹将摩托车前方的土层崩起阵阵沙土。

    两名摩托兵没在动作。

    诺奇尔笑了:“汉斯!拿足够用的·给他们留一些!”

    汉斯咧着嘴看着诺奇尔,而后几步跨到再无动作的名摩托兵身旁,他几乎将他们的储存弹药搜刮一空!貌似也只给留了一匣。汉斯将那些搜刮来的机枪弹拿回到车舱中,却发现诺奇尔和博迪拉正用异样的眼光扫描他的全身。他倒诧异的反问他们:“是不是......拿的......少了些?”

    他们已经落后,甚至许多步兵都超在了他们前面,虽然“098”能够很快便在反超他们不过有些东西阻碍了“098”的行进速度——俄国士兵那茫茫多的尸体

    他们没有绕行,虽然他们感觉到了车体的颠簸,可是他们只能选择那样做,如果他们选择不去碾压这些尸体那德军至少要走比现在远三倍的行程。况且,克劳斯和那两辆“爆裂者”已经从这些尸体上碾过!

    那些本是完好的死尸如今早已成了血浆糊,他们更不用担心什么。

    已经面目全非溃烂不堪的俄国士兵的尸体被粗暴的卷进坦克履带之中,随着急速转动的履带,从钢铁车轮与履带结合处流出大股红得发黑的腥臭的血浆与烂肉。

    幸好他们是在车舱里,不用一睹这惨绝人寰的场景!诺奇尔想它会成为自己下半辈子的噩梦!

    战斗还未结束!俄国军队虽然损失惨重!可是他们之前的阵线却仍然存在,撤退到原阵地的俄国士兵慌忙构筑阵线这些士兵多是他们之前的预备队!几乎是换了一茬新人。

    他们已无后援,却仍不愿放弃阵地,也许他们知道他们的处境和撤退后的后果!诺奇尔想!即使不被德军的人追上杀死或俘虏他们也会被军事法庭要了性命!他们真的在执行,这道绝望而毫无科学依据可言的愚蠢命令!俄国人根本不懂的什么叫保存实力!

    没人会怀疑,俄国会在这场战争中输个透顶!

    空中支援结束!毕竟航空燃油的消耗,远要比德军这些装甲战车的柴油来的快,而且也更昂贵。

    最最主要的是,那些“呼啸死神”的肚子并不很宽敞!虽然它们一直都是强火力的空中支援利器,但他们无法挂载够多的炸弹来进行持续的轰炸。

    机群返航!它们需要重新补充!而它们已经给了德军最大而且最及时的支援!那些俄国人在这一波次狂轰滥炸之中,无论是意志还是精神,都已崩溃!

    但有一类军队是在绝望中战斗!俄国人便是如此,虽然清楚毫无取胜的希望,可却也誓死奋战!不知为何在诺奇尔的内心深处萌生出一种不同的感觉!诺奇尔似乎在敬佩着某些不存在的事物,不过那种感觉却实实在在的存在。

    他们的“098”在继续向前,他们已经赶超了那些在自己滞留时超到他们前面去的步兵!诺奇尔看到了那两辆“爆裂者”他们停在安全的距离上,不断的朝俄国人的阵地发射高爆榴弹。

    没错,步兵支援坦克没有必要冲的太靠前!而德军的装甲支援坦克如今也快要超过他们。

    克劳斯的“豹式”是处于整个攻击队列的最前方!诺奇尔看到那些对它毫无半点威胁的子弹猛烈的撞击它厚实的车体,毫无悬念的被弹飞。

    而那辆“豹式”每抖动它那巨大而健壮的身躯从炮口喷吐而出的炮弹都会从俄国人的阵地中带走一片土层与数名俄国士兵的性命!

    诺奇尔在想,俄国人面对这样的一个近乎无敌的超级坦克,要如何应对?

    俄国人给了诺奇尔答案!一枚45毫米反坦克穿甲炮弹硬生生的撞击着“豹式”的前方装甲,然后就像是弹力球撞玻璃。一阵耀眼火花迸射45炮弹被弹飞至一旁的土丘上,瞬间爆起的大量尘土也只是阻碍了那些进攻中的掷弹兵们的视线而已!

    “豹式”的前装甲只是凹进去一个很小的区域诺奇尔看着诺奇尔车组成员们的表情,除了羡慕嫉妒之外,更有一种不可思议感在其中!那真是个好坦克!

    克劳斯的“豹式”调转炮口,瞄准了那门企图击毁它却无能为力的俄国人的45毫米反坦克炮!

    他们竟然还有!诺奇尔以为之前的那一门就是他们最后的反装甲力量了!

    那门“豹式”的火控系统看来也不是一般的优良,诺奇尔从潜望镜里估算,克劳斯的“豹式”距离那门反坦克炮的距离,至少有六百米!那种距离!目标而且极不显眼,很小很小!

    克劳斯的“豹式”没能摧毁它,却将操炮的三名俄国炮手炸的四肢纷飞!

    “豹式”在向前继续开动!诺奇尔为他感觉到了不妙-!他竟心安理得的继续向前?

    博迪拉欲要呼叫克劳斯,诺奇尔知道他想要对那混球说些什么,对,那门反坦克炮要被彻底摧毁!而不是杀死他们的炮手!治标不治本,对吧?

    诺奇尔阻止了博迪拉那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