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七十. 混乱的战争

九百七十. 混乱的战争

    乌克兰。!

    拉梅尔减缓了“098”开动的速度。

    “我们还要继续向前吗?”他有所顾虑是应该,在“098”的正前,上百名溃退的掷弹兵朝着他们的方向涌来,他们中时不时有被击中后背或头部栽倒的,而显然这种时候,他们连回去帮助扶起战友的勇气也荡然无存。俄国人就在他们的后方,数量多的难以统计!

    他们的预备队?

    “098”停止了继续向前,这是诺奇尔下达的命令!如果说掩护那些步兵撤退,这种距离就刚刚好。俄国人的燃烧瓶是在拉近距离后才发挥得出威力!

    那些掷弹兵们确实还没有彻底丧失斗志,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们会头也不回的一直跑回德军来时的地方。德军的装甲支援排给了他们有效的支援,无论是实质的还是心理上的。至少他们看到有几辆坦克在同他们配合战斗,心里也更有底!

    他们依附着坦克周围的一些障碍,开始对逐渐逼近的俄国人潮进行火力阻击。冲至最前的俄国人立刻翻滚,其它的则各自寻找掩体寻求对射!

    诺奇尔佩服俄国人的勇气!在没有坦克部队的支援,也敢以步兵为主力从正面攻击有步坦协同的敌军防线!或许他们的愚蠢就在于此!如果他们老老实实的呆在他们自己的阵地掩体中,那么或许不会有那么多的俄国家庭失去他们的亲人。

    诺奇尔找到了值得他们去射击的目标!“098”开炮要有前提。由于50MM炮所发射的榴弹杀伤半径并不是很广,如果不是很密集的敌军阵型,诺奇尔不会选择去浪费炮弹。

    诺奇尔从潜望镜里发现,在正前方大概三百多米的距离上,由七八名俄国人合力搬运着一门......应该是迫击炮!他们考虑到了迫击炮的曲线火力射程,却没有将德军考虑在内!如果他们架设好那门炮,诺奇尔想依附在他们车体四周的那些掷弹兵们存活的时间将会以秒计量。

    “098”的炮口逐渐上调,只待命令!诺奇尔已下达了开火指令!具有针对性的射击。

    车身原地抖动,一发高爆榴弹划出一道弧线。诺奇尔没有时间来为同伴这漂亮的一炮喝彩。在那些被轰成了烂肉的扛着迫击炮的俄国人周围·更多的俄国人在奋勇向前。刚刚炸起的烟雾还未散去,几名没有在第一时间内死亡的俄国兵挣扎哭喊着。一些俄国人选择帮助他们受伤且无法动弹的战友。而德军的第二发炮弹几乎就打在同一个点位!数米高的土柱拔地而起,那些本想营救伤兵的俄国兵被土块掩埋,而更多的则是被巨大的震荡波伤至七窍流血。

    树林方向上的俄国人也开始从德军左翼发起猛烈的正面攻击·他们的人数得到了加强,因为那片树林是被他们所占领!更多的俄国兵顺着畅通无阻的他们的后方源源不断的支援前方的部队。而德军却没有援兵!

    诺奇尔从潜望镜中所看到的,依旧只有俄国兵!他们没有装甲部队?!勇气可嘉!诺奇尔心中暗喜却又存担忧。

    喜的是没有对方装甲的威胁,德军只需要全力屠杀那些肉身凡胎的俄国士兵。忧的是诺奇尔还真是第一次面对如此众多的敌军!他们密密麻麻几乎从多个方向上同时发起人海冲锋!也许他们等待的就是这个时刻!

    在德军攻击的精疲力竭的时候,他们投入了预备部队!没错!一定是如此!他们希望一波反击将德军彻底打垮!

    他们几乎做到了!看看那些燃烧着熊熊烈火的坦克的残骸与遍地的德国兵的死尸!俄国人干的很漂亮,他们完成他们的作战构想,唯一需要逾越的障碍便是德军这些二线的装甲力量。

    残存的那两辆“爆裂者”以及克劳斯的“豹式”已经开始倒车·他们已经成功的退至德军“098”的侧后!怎么。要为他们打掩护?

    诺奇尔下令倒车!缓慢倒车!如果不这样,不出三分钟,蝗虫一般的俄国兵会把自己的“098”围的密不透风·而且拿他们的几乎人手一只的燃烧瓶拿德军练打坦克训练的。

    俄国人确定他们赢定了!德军退的溃不成军!他们冲的溃不成军!谈不上有什么攻击队形,散乱且毫无章法!

    汉斯操作着MG62并列机关枪,开始朝向正面逼近的俄军人海喷洒密集的弹丸。弹壳飞溅,亮闪闪的子弹钻入俄军的冲击人群。短时间让俄国人见到了浓重的红色。他们从开始的逐一倒下变为成片栽倒!或许是就连藐视生命的他们也觉得再也无法承受那种巨大的伤亡,他们开始停止冲锋!再次寻找各自的掩体!

    如果不是机枪发威!他们真的就险些成功了!那些掷弹兵们根本无法抵挡俄国人的人海冲击!他们的数量根本不是这些掷弹兵所能够应付的!还好,他们只有人!

    诺奇尔的精神高度集中!而且整个人也以完全进入了亢奋状态,从一开始的杀戮欲变成了现在的惶恐。这不像是在打仗!更像是屠杀!那人疯了一样迎着德军猛烈的火力冲击!在像被割麦子!成片倒地。诺奇尔下令开火的速率逐渐频繁起来,因为一发炮弹飞射而出,让一块区域内的俄国人彻底消失·但短时间内,空缺便会被填补。

    在距离德军“098”车体的不远处,几名掷弹兵架设了一挺MG2重机·这也让诺奇尔为那些只会一味冲击的俄国佬感到惋惜!如果他们依旧选择冲锋的话!

    一发冰雹般的炮弹从天而降,将两名操作轻机枪的掷弹兵掀到了半空!炮击?俄国人的火炮?炸点不是很广大,小口径炮!诺奇尔的心里划过一丝不安。如果是小口径炮·那么它并不是用来对付步兵的!

    第二枚炮弹再次光顾,将他们的“098”侧翼的一名士兵炸的翻滚。烟尘四起......

    诺奇尔从潜望镜里寻找着。他也明白了。它的目标是自己的“098”。

    博迪拉将他的耳麦从头顶摘下,从炮塔侧窗的位置向外看了一眼:“快!倒车我们要完了!”

    那两炮并不是刻意的去轰击那些掷弹兵,它打歪了!

    诺奇尔大声吼了起来:“倒车!快!离开这......”第三颗炮弹几乎是贴着他们的车身爆炸!还好它的口径不大,口径则往往同威力相挂钩。从而无法对车体造成有效的损伤,但却让诺奇尔的整个车组人员变的惶恐不安。

    “098”开始倒车!随着他们一同向后撤退的是那些本来打算扎根阻挡俄国人的掷弹兵·现在他们不打算那样做了!诺奇尔仔细的观察·最后在德军的十二点方向的一个极为隐蔽的小土丘后。一门俄国人的反坦克!诺奇尔还记得克劳斯给的忠告:

    要不干掉它!要不被干掉!

    诺奇尔选择撤出战斗,他不会拿诺奇尔的车组人员的性命来堵。从潜望镜中·虽然很远·可是诺奇尔看那了那名背着把枪的俄国军官朝下方部位猛烈的挥动着手臂,那是开炮的手势。大炮的炮口闪出一团火光与烟雾。炮弹横飞而来......

    那些俄国人的技术并不是很好,这一次他们毫无收获,只是将诺奇尔的“098”车体侧面不远的地表崩出一个直径1米的大坑。而这时“098”已经逐渐超出了那门大5炮的射程!

    德军的退却促成了俄国的人进击,不能说他们是记吃不记打,因为德军确实已经阵脚大乱,如果诺奇尔是那支俄国军队的指挥官·同样会下达攻击的命令!

    他们的“098”还算幸运,没有被炮弹真正意义上击中或是击毁!只是被一些小口径枪弹光顾,制造出的仅仅是一些四溅的火星。而那些毫无遮掩的掷弹兵们只能用下场悲惨来形容!

    博迪拉喘息了生:“帮帮他们!我们的战车至少不怕子弹!”

    诺奇尔不赞同博迪拉所给的提议!诺奇尔抬起手臂指着正前方:“他们的反坦克炮移动了!”

    博迪拉脸色煞白·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们别无选择,只能退却!这样等于是陷那些掷弹兵于险境。

    博迪拉叫了起来:“让我来!”

    他将耳麦摘下,推开了正往炮膛里填入一发榴弹的施密特。

    诺奇尔惊了一下:“你能做什么!回到你的位置上去!”

    但博迪拉却无视了诺奇尔的命令:“停下!停下!不要在倒车了!”

    他终于让诺奇尔有了愤怒的理由!

    他们已经暂时输了这场战斗。俄国军队乘胜追击,掷弹兵们无力组织起有效的阻击火力。俄国人的包抄态势逐渐明了。他们从左翼的树林与正面两个方向上不断的压缩阵线。

    在那些后撤的掷弹兵的身后,是潮水一般涌来的俄国士兵。而唯一还在象征性阻挡他们的只有那挺啪啪作响的MG62机枪。不过它也只射翻了为数不多的几名俄国兵。很快整个机枪小组便被横飞而来的一发炮弹炸得支离破碎。机枪枪身也彻底损毁!俄国人畅通无阻了!

    那些把后背亮给敌人的掷弹兵们只能尽全力的逃到他们认为安全的地方。俄国人的子弹追着他们,将他们身后的地表溅起阵阵土层,直到延伸至那些掷弹兵们的肉身,血雾四散,被击中的却还不忘逃命的掷弹兵们翻滚着·最后在不动弹。

    诺奇尔以为俄国人的伤亡已经远远超过自己,可以目前的形势来看,几乎要扯平!德军的士兵只顾向后撤退·没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火力输出,尤其是树林方向上的俄军,简直将暴露在公路和田野处的德国兵充当活靶子。各种型号的枪械不间断的射击。

    “098”在倒车·所以无法为溃退的德国兵们提供有效的火力掩护!说点难听的,德军已是自身难保!所能顾及到的仅仅是德军车组人员的性命而已。至少这是诺奇尔的经验让诺奇尔下达了此命令:“098”必须脱离战斗。

    在德军退却的途中,公路上与沟壑里,到处四散着被击毙的德国兵的尸体。

    诺奇尔已在心底暗自低头,道真的输了......!

    博迪拉还在回击着诺奇尔的绝望,他接替了火炮的控制权。施密特诧异的盯着将他的挤到一边的博迪拉,他做什么?开炮的话谁都做得来。

    博迪拉抬起头一双坚定而不失自信的眼神诺奇尔本打算继续阻止他荒唐的行为可诺奇尔发现,诺奇尔说不出那一类的话。

    诺奇尔移开目光,至少不让它还与博迪拉那双尖锐的眼睛互相直视:“我一定会后悔我做出的这个决定!希望你不要后悔!”

    博迪拉将那发炮弹装填完毕冲着其它人笑了笑:“寻找目标吧,车长!”车体一个颠簸!博迪拉险些没有坐稳,撞到炮身上去,他反应够迅速,伸手抓住了一旁拉梅尔的手臂。倒是疼的拉梅尔一阵吼叫。

    诺奇尔喊道:“汉斯!不要让俄国人再接近我们了!”

    汉斯冲诺奇尔点了点头,而后拉了下他所操作的那挺MG62机枪的枪档:“子弹不多了!”

    诺奇尔回想到,之前他一直都在疯狂扫射!已经几乎打光了所有储存弹药:“这次要节省一点!”

    他们的“098”仍旧是最接近那些逼近的俄国军队的唯一一辆坦克。

    虽然在他们的后方有着四辆“摧毁者3”型战车以及之前的两辆“爆裂者”和克劳斯的那辆“豹式”那些“摧毁者3”型与德军同属于装甲支援排,可是他们并没有上前来助德军一臂之力,只是呆在安全的距离上时不时的喷吐出一发威胁不到任何人的炮弹。

    诺奇尔终于知道那些在俄国人四周腾起的土柱是谁制造出的了。

    博迪拉一指前方:“唯一能够威胁到我们的是那门炮!”

    诺奇尔的双眼从未从潜望镜处移开:“我在找!在哪.

    由于他们的“098”在之前退却了很大一段距离,方向感也没有之前那样明确,俄国人的那门本就炮身矮小难辩的反坦克的位置便又不知所云。

    德军在停稳车身射击的第一个目标,竟是几名端着冲锋枪的俄国兵!

    诺奇尔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下达这个令人费解的命令!只是那样下意识的命令开炮。当看到那些随着漫天散落的土块而一同翻倒的俄国兵,诺奇尔心里的那股强烈的憋屈感便不复存在。

    那些俄国人的嚣张让诺奇尔感到不爽!

    “098”在停稳车身后接连发射的几枚炮弹均有收获!由于冲击队形密集!高爆榴弹几乎将那些没有危机感的俄国人成片抹杀。这也让那些人数众多的俄国人抱定了要将面前的这辆让他们无数同胞丧命的钢铁怪物变成一堆废铁的强烈想法。然而他们能够使用的手段却异常单一与无力。

    面对机械化德军部队,这些俄国守军反击的本钱便只有那些威力可观的反坦克炮以及他们那庞大的人数!而相比而言,俄国军队虽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阵亡的人数远比进攻的德军要多得多,可是却争取到了整个战场的主动!

    汉斯没有用那挺机枪射击!诺奇尔明白他在想什么,那些俄国人不够近确实不够近!他们是在故意放慢速度?还是......诺奇尔猜不出他们的意图。只知道他们隐蔽的越来越好,诺奇尔无法在下令开炮射击那些毫无意义的目标。

    队形混乱不堪的掷弹兵们并没有一股脑的溃退,诺奇尔发现他们总能以坦克为火力点而组成一道阵线,而这道阵线的中心,便是自己的“098”号“摧毁者3”型坦克。

    难道坦克能给他们足够的安全感?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停止继续倒车的“098”挽救了足够多的掷弹兵的性命,它让那些掷弹兵们重拾战斗的信心和让那些俄国人不得不停止继续追击的进度。他们本能在这其间里杀死更多的德军掷弹兵,不过现如今,情况条件均已不允许。

    博迪拉忽然说道:“他们在等待......”

    诺奇尔低下头,看着突发奇语的博迪拉:“什么?”

    博迪拉歪着脑袋冲着俄国人的方向啜了啜鼻子:“甚至已经在瞄准我们了!”

    诺奇尔明白了他的意思:“我还没有找到反坦克炮的位置!”

    诺奇尔害怕被突如其来的炮弹击中!他只能在心中祈祷上帝能够赐予ZJ哪怕多一点点的关照。

    在他们的侧后,那些足以组成强大装甲突击力量的坦克部队仍旧没有给他们哪怕是心理上的支援,他们还是停留在他们认为安全的距离上

    克劳斯的“豹式”!

    他的“豹式”的防护装甲完全足以抵御大炮的正面轰击!

    诺奇尔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让他的坦克退到如此远如此安全的距离而弃那些还在同俄国人纠缠的掷弹兵险境而不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