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六十九. 诅咒

九百六十九. 诅咒

    纽约乃至整个美国的狂热,是很难以让人理解的。!

    看着这一切的王维屹,知道自己离成功又靠近了一步。

    事情的起源来自于艾略特,但是整个事件的最终策划人却还是王维屹。他喜欢看到,甚至乐意于享受这样的情景。

    他又一次的光顾了纽约证券交易所和边上的房屋契约交易所,他看到了所有人的疯狂,而且也可以确信已经没有人能够让这样的疯狂停止了。

    任何人都不可以,其中也包括了王维屹......

    既然疯狂,就让他疯狂到底吧。

    从证券交易所出来的时候,他还意外的遇到了两个“熟人”,当舞女的谢丽莎和她的女儿爱丽丝。

    看起来谢丽莎的日子比过去要好过多了,从出租车上下来的她,穿着崭新的衣服,手里还拿着一个精致的手提包。而爱丽丝的脸上也浮现着幸福的光彩。

    “莫约尔先生,没有想到又遇到您了。”见到了“莫约尔先生”,谢丽莎显得有些惊喜:“这段时候您都到哪里去了?”

    “啊,我去欧洲旅游了。”王维屹微笑着道:“很荣幸再次见到您。还有你,爱丽丝。”

    “莫约尔先生,你好。”可爱的爱丽丝说道。

    “啊,请您在这里等我一会好吗?”谢丽莎说完把自己的女儿交给了王维屹,自己急匆匆地的跑进了房屋契约交易所。

    王维屹苦笑了下,虽然自己请她喝过咖啡,但她对自己一无了解,居然放心把女儿交给自己这样一个“陌生人”。

    “爱丽丝,你和妈妈现在过的好吗?”王维屹顺口问道。

    “啊,我们过的很好。”爱丽丝的话里带着对母亲的骄傲:“我们重新租了一个大房子,比原来的大好多,妈妈赚到了大钱,她说将来还会赚更多的钱。”

    王维屹摇了摇有是啊,每个人似乎都在赚大钱,但是,他们很快就会发现最可怕的事情就要开始了......

    等了有半个小时,谢丽莎从里面走了出来:“啊,真是抱歉,莫约尔先生,今天的交易比过去任何一天都要活跃,让您照看了那么多时候爱丽丝,真是不好意思。”

    “没有关系我和爱丽丝在一起很开心......”王维屹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很为谢丽莎感到可惜。

    越是接近崩溃,越是疯狂。谢丽莎和那些人永远都不会考虑到这点

    谢丽莎却兴致勃勃地说道:“上次您请我和爱丽丝吃了饭今天轮到我了。

    莫约尔先生,我可以请您一起喝咖啡吗?”

    在咖啡馆里,王维屹大致弄清楚了谢丽莎目前的状况。

    从理论上来说,谢丽莎的确是在房屋契约上赚到了不少的钱,但却都没有能够折现。她用那些房屋契约,为自己争取到了更多的贷款,除了重新租了一个大些的屋子,给自己和女儿添置了一些衣服,剩下的贷款再次义无反顾的投到了房屋契约市场。

    这其实根本就是看的见却摸不着的空中楼阁而已......

    “最近房屋契约市场真实太好做了。”谢丽莎根本没有想到“莫约尔先生”在那想些什么:“我想再过半年我就可以带着赚来的钱,给我和爱丽丝买上一幢漂亮的大房子了。当然,我想我或者还有机会为她找到一个真心喜欢她的父亲。”

    她看着“莫约尔先生”的时候眼中含情脉脉似乎已经忘记了当初和“莫约尔先生”之间的一点小小的不愉快。

    王维屹只当没有看到一般:“爱丽丝,你喜欢住大房子吗?”

    “当然,莫约尔先生我喜欢住大房子。”爱丽丝高兴的回答道:“妈妈说,我们会过上幸福生活的。”

    王维屹的心里叹息了声:“谢丽莎,如果你真的想让你的女儿过上幸福生活,我个人建议您赶紧抛售手里的全部契约,尽快脱离这个市场。否则的话您会后悔的。”

    谢丽莎却根本也不相信对方的话:“您疯了吗,莫约尔先生,您让我在这个时候离开这个市场?啊不,我绝不会这么做的。莫约尔先生您是一个好人,在我和爱丽丝困难的时候帮助了我们,但您不懂这个市场,一点也都不懂。”

    王维屹除了苦笑还能说什么呢?一个疯狂的市场,让即便是谢丽莎这样的人也变得疯狂起来了......

    “我知道您是个很有钱的人。”谢丽莎接着说道:“但很快会有许多人比您更加有钱的......也许我也能成为其中一员......莫约尔先生,为什么不把您的钱也拿出来呢?我可以教您怎么做......”

    “啊,我想不必了。”王维屹淡淡地道:“谢丽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请你不要放弃,毕竟,你还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困难总会渡过去的......”

    谢丽莎完全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她爱怜的看着美丽可爱的爱丽丝:“是啊,困难已经渡过去了,我和爱丽丝一定会幸福的.!..”!

    王维屹再次叹息了声,却什么话也没有再说......

    “罗伯特.肯尼迪先生。”

    在纽约州参议员的家里,王维屹见到了肯尼迪家族重要的人物之一:罗伯特.肯尼迪。

    如果没有王维屹这个“漫步者”的话,他已经成为了美国的司法部长,而他的兄弟也已经成为了美国总统。可惜的是,这一切的真相,除了王维屹这个“漫步者”外已经没有人能够知道了......

    在艾略特的介绍里,“莫约尔先生”是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他能够代表摩根家族、洛克菲勒家族和维特根斯坦家族的全部。

    这一点让罗伯特.肯尼迪非常吃惊。

    那是美国乃至全世界最重要的三个家族,他从来都不知道这三个家族居然还拥有一个共同的代言人。

    能够代表这三个家族的,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大人物?

    “欢迎您的到来,莫约尔先生。”尽管诧异,但罗伯特还是没有失去自己的风度:“之前我和艾略特先生曾经聊过,而且非常愉快,他多次的和我提到过您今天有幸能够见到,是我和我的家族的荣幸。”

    “见到您我也非常荣幸,肯尼迪参议员。”王维屹彬彬有礼地说道:“希望这能够成为我们彼此之间愉快的回忆。”

    当彼此坐定后,罗伯特开口说道:“既然您能够代表三个家族那么我想您一定对经济方面有着非常独特的看法,我相信您一定知道美国的现状了吧?您对这是怎么看待的?”

    “太疯狂了,而且是不正常的疯狂......”王维屹丝毫也都没有隐瞒:“继续这样下去的话,美国的经济将会遭到新的重挫。”

    他知道这些事情无法隐瞒过肯尼迪这样的家族,任何一次疯狂的市场,最后的获利者绝对不会是那些普通人,只有这些大家族大财阀集团。

    果然罗伯特接口说道:“是啊,可怕的市场,这和任何一次经济危机的前奏都是相同的证券市场会在一夜之间崩溃,无数的人会上演一幕幕的惨剧,而我们的政府呢?却对此没有任何办法解决......”

    说到这,他朝王维屹看了看:“那么,在这样的动荡中,摩根、洛克菲勒和维特根斯坦都在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

    “商人总是要想方设法从中得到一些什么的。”王维屹不动声色地道:“既然政府都束手无策,那么我们更加没有办法解决。我们能够做的,只是把自己的损失降到最低。”

    “或者从中获取大量的利益......”罗伯特意味深长的笑了:“没有关系,不想赚钱的人是不会成功的莫约尔先生,我很欣赏您的坦诚,那么今天您的到来能够给我们带来一些什么吗?”

    “我能够为你带来的,是为肯尼迪家族赢得一个更加强大的盟友。”王维屹冷静的回答道:“新的选举就快要开始了,我知道你的兄弟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无比渴望的能够成为民主党的候选人。但是战争却阻止了他你们不得不承认的是,在战争爆发的背景下,威廉先生将再一次的成为美国总统......”

    罗伯特的眼角跳动了下......

    王维屹还是用那样平静的语气说道:“你们想要制止这样场面的出现,可仅仅凭借你们的力量是无法作到的。那么,你们需要我们。是吗,参议员先生?”

    罗伯特沉默了下:“据我所知,威廉.维特根斯坦总统正是维特根斯坦家族的一员他在竞选的时候得到了你们全力的帮助,为什么我要相信你们会倒戈一击呢?”

    “因为彼此的利益......”王维屹不暇思索地道:“是的我们资助了威廉的竞选,但他却让我们失望了。

    大概你也知道,威廉新的竞选资助者并不是我们,而是几个庞大的犹太人财团。我们需要挽回。现在,你对我们的建议是怎么看待的?”

    罗伯特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沉默了很大一会,才缓缓说道:“那么,你们需要的回报又是什么呢?”

    这次的谈话是一次秘密的谈判,代表着“纽约同盟”的王维屹,和代表着肯尼迪家族的罗伯特达成了一项秘密协议。

    具体的协议内容,却没有外人可以得知了......但这却对未来的世界局势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影响......

    政治无非如此,从来都没有永远的盟友,有的只是永远的利益而已......

    “希望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在将近三个小时的谈判结束后,罗伯特心情舒畅:“我有了一个新的朋友,肯尼迪家族也有了一个新的朋友,啊,你大概知道我们的家族里始终都有一个梦想吧。”

    王维屹当然知道。

    肯尼迪家族有一个长久怀有的梦想:总统之梦,这个家族中一定要有人成为美国的总统。约瑟夫.肯尼迪有一次在教堂里祈祷时暗暗发誓:“我已登了财富的最高峰,我要让儿子登上权力的最高峰。”!

    他们夫妇有9个孩子,在政治上有潜力的自然是4个男孩。这4个男孩是大儿子小约瑟夫.肯尼迪、二儿子约翰.肯尼迪、三儿子罗伯特.肯尼迪、四儿子爱德华.肯尼迪。根据他自己的经验,约瑟夫知道要让儿子有地位·必须先有钱,让他们永远不必为生活担忧。他设立了一些信托基金,提供给孩子们和妻子每人万美元。

    在父亲的心目中,四个儿子中最有资格成为总统的是大儿子小约瑟夫。但无情的战争打碎了他的如意算盘。在一次飞机驾驶中·他驾驶的飞机因故障在爆炸,他和副驾驶被炸得粉身碎骨。这是以后多灾多难的肯尼迪家族所遇到的第一个灾难。两个星期后又传来噩耗。二女儿凯瑟琳新婚不久的丈夫英国人哈廷顿勋爵在在滑雪中身亡。几年后孀居的凯瑟琳有了新的男友英国人菲茨威廉伯爵。1948年5月13日两人租用一架小飞机去法国度假,在山区遇大风双双坠机身亡。

    在长子遇难后,家中的希望更多地寄托在二儿子约翰.肯尼迪身上。按照约翰.肯尼迪后来的说法,“我的哥哥约瑟夫是一家中从政的当然人选。如果他活着,我会继续当作家。如果我死了,我弟弟会当参议员。如果他出事·我的另一个弟弟会为我们去竞选。”

    子承父业,弟承兄业,就像一幅前仆后继的从政序列图。

    可惜的是·约翰.肯尼迪的总统之梦却败给了威廉.维特根斯坦。

    王维屹更加清楚的是,这就是所谓的“肯尼迪家族”的诅咒。

    肯尼迪家族堪称美国历史上最显赫、最古老、最有影响的政治家族。除了无与伦比的声望和地位,这个家族身上还笼罩着一个世界性的谜团:肯尼迪诅咒。第二代族长是金融家约瑟夫.肯尼迪,曾任驻英大使,共育有9个儿女——4男5女。半个世纪以来,仿佛受到一种神秘的诅咒,这个发迹于新英格兰的家族命运多舛,其成员屡屡遭遇飞来横祸,不是重伤、死亡就是被各种丑闻所缠绕·几十年的时间里已经有近十位“肯尼迪”非自然性死亡。如此多的“巧合”,也成为这个家族一个难解的谜团。曾有报纸称:“肯尼迪家族的故事就是一长串讣告......身为肯尼迪家族一员,你就不要指望躺在床上静静的死去......”

    恐怕没有人能够解开这个诅咒的谜团了......

    他定了一下神:“我当然知道你们的梦想·登上美国权力的最高峰。而可以确信的是,我们将不遗余力的帮助你们完成这个梦想。一个总统的诞生,是需要各式各样力量共同努力的。”

    “我完全赞成您的意见·而且我迫不及待的希望看到那一天早日到来。”罗伯特略略带着一些兴奋说道。

    这是一次不错的会谈,王维屹再次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当从肯尼迪参议员家中离开的时候,王维屹在登上轿车的一瞬间忽然问道:“还有多少时间?”

    “一个月。”不用男爵先生具体问什么,艾略特已经开口说道:“一个月之后可怕的风暴就会开始了。

    “很好,艾略特,让我们一起迎接这一时刻的到来吧。”王维屹登上了轿车,然后不紧不慢地说道:“在美国、俄罗斯和意大利·我们将同时展开我们的行动。一个月后,俄罗斯的局势将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第一个遭到惩罚的背叛者将面临和肯尼迪家族同样的诅咒。”

    他说的是葛里高利。

    “您要去乌克兰了吗?”艾略特很快明白了男爵先生的目的地。

    “是的,我要去乌克兰了,这将是一个庞大帝国崩溃的开始,就和美国的金融市场一样。”王维屹淡淡的一笑:“德军已经在乌克兰展开了全面进攻,但是由于我们还必须要面对盟军的进攻,所以在乌克兰我们无法投入更加多的力量,那里的战斗据说不是非常顺利。”

    艾略特默默的点了点头,男爵先生几乎是一个人在支撑起整个国家。

    哪里出现危险,哪里需要男爵先生,男爵先生就会出现在哪里。

    他似乎从来都不会觉得疲劳,就如同一个不知疲倦的机器人一般。德国需要这样的人,但德国也不能完全依赖男爵先生一个人。然而,现实情况却并非如此。

    艾略特忽然觉得男爵先生是不是也遭到了诅咒,每次他总是在德国最危难、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他总是那样的忙碌,他总是奔波在充满了危险的道路上。

    只是,这样的话艾略特并没有说出来。

    男爵先生的诅咒又有什么时候能够得到解除呢?

    恐怕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