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六十八. 父子和敌人

九百六十八. 父子和敌人

    意大利出现了颠覆性的变化,一个新的大独裁者正在出现

    而此时的美国,却出现了一片繁荣昌盛。战争在某种程度上刺激到了美国国内经济。尤其是在证券市场和房地产市场,已经达到了让人疯狂的地步。

    王维屹再次来到纽约这个世界金融中心的时候,他发现所有的美国人都陷入到了一种狂热之中。

    往往崩溃正是从无限的狂热开始,在历史上不止一次的发生过这样的情况。

    现在,他决定来亲手促成可怕事情的发生了。

    他的敌人是美国,同样,更加是自己的儿子威廉......

    在摩根大厦里,王维屹再一次的见到了“纽约同盟”的那些盟友:盖茨、劳伦斯和艾略特。

    对于亚力克森男爵的到来,几个人都表示出了自己的欢迎,他们喜欢这个男爵,或者更加准确的说,他们喜欢这个男爵做的所有事情。

    “您在俄罗斯和意大利做的太漂亮了......”盖茨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俄罗斯人真的以为自己即将发现油田,在您到来之前我已经得到了来自俄国国内的情报,葛里高利调集了大量的资金和人力,准备进行油田的开发,我还得到了一些消息,据说葛里高利即便在乌克兰亲自指挥战争,但他却几乎每天都要打几个电话到莫斯科,询问油田进展,我想他很快就会感到痛苦的......啊,至于在意大利,您做的只能够用出色来形容......维托里奥.墨索里尼不是一个好的领导者,无论对于美国还是德国来说都是如此。他的继任者贝特鲁尔先生,我想他才最符合您的利益吧。”

    “是符合我们所有人的利益......”王维屹微笑着说道:“可以确定的是,在他的统治下,我们能够得到我们想要的一切。先生们,巨大的利益正在向我们招手·我们要做的只是等待德国胜利的捷报而已。”

    他很清楚一件事情,随着战争的进行,以及各国局势的动荡,“纽约同盟”每一个人的利益都已经被最紧密的牵连在了一起·也只有这样的同盟,在巨大利益的牵动下才不会出现背叛者。

    一个最坚固而不可动摇的同盟......

    他把目光落到了艾略特的身上:“葛里高利在美国的投资全部弄清楚了吗?”

    “是的,男爵先生,已经全部弄清楚了。”艾略特点了点头:“让人惊讶的是,和您提供的情报完全一样,葛里高利将自己90%的财富都投资到了美国,证券市场和房地产市场到处都有他的投资。我相信一旦大崩溃来临·他就算想死也都没有那么轻松。”

    “在我当年来到美国的时候,他只是一个贫困潦倒,甚至被迫出卖女人的破败贵族。”王维屹冷冷的笑了一声:“之前呢?他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俄国贵族。他总是把一切都归咎于命运·这样的人一旦重新开始富裕,他会认为这本来就是他应得的,他得到了上帝的眷顾,所以他的贪婪程度也超过了任何一个人......然后他必将死在自己的贪婪上......”

    “您对人性了解的非常清楚,男爵先生。”劳伦斯耸了耸肩:“谁会去管葛里高利的死活呢?您要的是德国的复兴和复仇,而我们要的是在俄国的利益,至于葛里高利,那只是一颗无足轻重的棋子而已。”

    一个在俄罗斯掌握着几乎所有权利的大公爵,此时在这些财富拥有者面前只是一枚棋子。

    当年的“黄蜂”和“我们一群”·现在的“纽约同盟”,他们的本来性质从来没有改变过,他们操持着国家的政权·选择出符合他们利益的领导者,然后利用他们为自己创造出更大的财富......

    国家的政权,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是控制在这些人手中的..

    即便美国也不例外。一个总统想要成功当选·他必须要依靠大财阀的支持。而那些大财阀们,他们当然不是无条件这样做的,他们必须要从中得到巨大利润的回报。

    所谓的民主,无非是做给别人看看的而已......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无非是美国在“民主”这两个字上做的比别的国家略略好一些。但是,真正的民主,难道真的有哪个国家实现过吗?

    威廉就是其中一个。当初·他依靠维特根斯坦家族的财富成功的当选美国总统,而现在·他走出了自己复仇的第一位,他和维特根斯坦产生了截然不同的理念,曾经的盟友也便分道扬镳,这必然不可避免的引起了双方的对决......

    “北非和中东地区,德军的反击也已经开始。”王维屹正了一下神色:“先生们,一切都在按照我们之前的设想进行着,而在这样的时刻,我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你们的帮助。”

    “我们将确保德国能够取得胜利......”盖茨接口说道:“在全世界,我们所有能够动用的力量,!通过我们的代理人动用起来,大量的战争物资和战争情报正在源源不断的交到曼施坦因元帅和莫德尔元帅的手中。而我们也同样利用自己在北非和中东的影响力,竭力的说服一些国家脱离美国的摆布加入到德国的行列中。比如美国在中东地区坚定的盟友沙特阿拉伯......男爵先生,很快沙特阿拉伯的局势就会发生根本改变的......”

    王维屹满意的点了点头。

    以摩根家族、洛克菲勒家族、维特根斯坦家族为代表的这些大财团,无法根本改变美国的决策,但却可以在别的国家发挥出让人难以想象的影响力。他们可以轻易的改变一个国家的国策,甚至在某个国家发动一场政变。

    他们的财富来的可不是那么干净的......王维屹充分相信他们的能力。

    战争,并不仅仅只有正面的战场。一旦爆发战争,在国家的每个角落里都将会产生你死我活的较量。

    关键,在于谁能够把握住稍瞬即逝的机会。

    “随着第二次柏林攻防战的结束,美国国内也开始出现了大量不同的声音......”劳伦斯这时说道:“我在国会里的朋友告诉我,已经开始有议员提议重新对战争进行审核·总统先生的继续扩大战争的提议遇到了很强大的阻碍,这在之前可是没有过的。即便最坚定的战争支持者,也开始怀疑威斯特摩兰是否有能力继续领导盟军,他们认为应该选择出新的代替者。男爵先生·在这样的局面下我想德国可以有从容的喘息时间了......”

    “我要的不是喘息,而是胜利。”王维屹平静地说道:“当我需要的一切出现的时候,就是德国大反击的开始。先生们,你们还有什么更好的提议给我吗?”

    “当然有,男爵先生。”艾略特脸上露出了一些笑容:“我在几天前和民主党纽约州参议员罗伯特.肯尼迪共进了晚餐。啊,就是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的弟弟。他之前可是威廉总统在民主党的竞争对手,不过最终威廉击败了约翰·成功的成为了民主党唯一总统参选人。约翰和他的弟弟罗伯特都是坚定的战争反对者,他们对威廉总统做的很有意见,在民主党内也多次爆发了尖锐的对峙。而刚才劳伦斯先生所说的有议员提出对战争进行重新审核的提案·正是肯尼迪兄弟发起的......”

    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那个本应该成为美国总统的人?

    王维屹觉得世事难以琢磨,自己让威廉成功的按照自己设定的道路登上了美国总统的位置,肯尼迪失去了原本属于他的宝座,这未免让人沮丧。可是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肯尼迪也没有按照另一段历史进程遭到刺杀。

    从这一点伤来说,自己究竟是害了肯尼迪,还是挽救了肯尼迪的生命?

    艾略特的话很快打断了王维屹的思路:“在晚餐中,罗伯特再一次对美国当年国策进行了异常尖锐的批评,他甚至不排除会对总统进行弹劾·当然,这要做起来可不太容易。可谁知道呢?起码在肯尼迪家族的身后有波士顿财团的资助,谁都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王维屹点了点头·现在的威廉有了一些四面楚歌的味道,就连民主党内部也产生了严重的对立。

    是时候再在上面加上一把火了......

    “我需要和罗伯特.肯尼迪进行一次会晤。”王维屹沉吟了一下说道:“帮我安排一下,艾略特。”

    “好的·男爵先生,我立刻就会去安排的......”

    “先生们,请允许我再次表达我个人的谢意。”王维屹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而现在,我需要的是你们更加坚定的的支援,战争,已经到了决定性的时刻。”

    “男爵先生,如果有可能的话·您会对美国本土发动进攻吗?”盖茨忽然问道。

    王维屹并没有吃惊,其实在德国国内也有许多人问过自己这样的问题。

    如果德国成功的摆脱了如今的处境·并且重新崛起强大,德国会对美国展开疯狂报复吗?

    “是的,这个问题我也同样想问。”劳伦斯此时也说道:“我们绝对不是什么爱国者,但我们也不是叛国者,我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战,但是如果战争蔓延到美国本土,我想我们会确定自己立场的。”

    “我不是战争狂人......”王维屹从容的回答道:“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我厌恶战争。我做的一切无非只是让我的国家获得自由而已,而我,也绝不愿意我们成为敌人。”

    他的回答有些模棱两可,但却已经足以让盖茨和劳伦斯满意了......

    王维屹对于一点还是非常清楚的,在巨大利息的勾结下,“纽约同盟”将坚不可摧,但是,这一切都是在本国安全没有收到实质性威胁的基础上的。

    一旦德国真的取得了战争胜利,并雎-向美国本土用兵的话,“纽约同盟”很快就会崩溃的

    王维屹做出了自己的承诺,可是未来的事情又有谁能够知道呢

    “男爵先生,威廉会怎样?”在回到了住处后艾略特忽然说道:“威廉背叛了您,也背叛了维特根斯坦家族,可是,他毕竟是您的儿子

    我希望他能够有更好的选择。”

    “他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王维屹眼神里闪动着一些复杂:“我想,你说的是他失败后的选择吗?我不知道,我是一个父亲,也是一个国家的领导者。其实,我真的很害怕那一天的到来,那时,该做出选择的不是威廉而是我。”

    艾略特沉默了,他能够体会出一个父亲的悲哀......

    男爵先生和夫人,曾经是如此深爱自己的儿子如此的对威廉寄托了期望,但是,威廉却让他们失望了,甚至,他给了自己的父亲狠狠的一刀。

    大概在那个时候,威廉根本没有想到父有一天会重新回来吧?可是当亚力克森男爵真正回来之后,威廉已经别无选择。

    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他是亚力克森男爵的儿子,同样也是一个美国总统。

    他必须要为自己的国家负责......

    艾略特大概是看出了男爵心中的痛苦他赶紧转换了话题:“男爵先生,威廉正在准备第三次竞选总统。”

    美国对总统连任有限制,最多两届然而遇上战争等特殊原因时可以列外。罗斯福是连任最多的,因为二战特殊原因,连任了四届。当时有一个新闻罗斯福第四次连任时,美国一记者采访罗斯福总统,问道连任四届是什么心情。罗斯福给了记者一块三明志,记者吃下后,罗斯福又给了一块,当记者吃下第二块时,罗斯福又拿出第三块此时记者已经饱了,但是总统的微笑给了记者吃下的勇气当记者终于吃完三块时,罗斯福又拿出第四块三明志,记者此时哭笑不得。罗斯福笑着说:“现在你知道我连任四届的感受了吧。”

    而艾略特的话,却也正在表达出一种意向,威廉正准备当第二个罗斯福。

    “那这么说,第二次柏林保卫战的胜利,其实对威廉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王维屹忽然笑了一下:“艾略特,我忽然设想出了一种可能,威斯特摩兰其实并不是一个好的指挥官,但是为什么威廉坚定的要把他放到那张位置上?或许他并不想那么早的让战争结束?”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实在是太可怕了......”艾略特觉得有些难以置信:“威廉是在拿一个国家的前途做为自己的政治赌注吗?”

    “谁知道呢?我根本不清楚威廉心里在想着什么。”王维屹轻轻叹息了声:“记得在中国第一次遇到威廉的时候,他充满了朝气,无所畏惧,当我知道他是我的儿子后,我为有这样的孩子而感到骄傲自豪。他是罗斯福总统身边最年轻的助手,也是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当我听到这些,我还是无比的骄傲自豪。可是我很快发现自己错了,威廉追逐的东西我们永远都不清楚......可是无论怎样,我都不会让他得逞的......”

    艾略特知道男爵话里的意思:“男爵,其实威廉是爱您的......在赫敏夫人的葬礼结束后,那天威廉破天荒的和我一起喝了酒,他喝醉了,您知道他说了一些什么吗?他说他想您和雷奥妮夫人,他不想当什么政客,只想开开心心的和你们在一起。所以我想恳求您一件事情......”

    “说吧。”王维屹淡淡地道。

    艾略特大了一下胆子:“不管未来会怎样,请您都放过他吧。我知道,任何背叛您的人,都将遭到您最严厉的惩罚,但他毕竟是您的儿子。”

    “他毕竟是我的儿子。”王维屹出神地道:“只有儿子会对父亲无情,你见过哪个父亲会对自己的儿子痛下杀手吗?艾略特,我爱我的孩子,我从来也都没有想过要害他。甚至当他在美国无法容身,我会不顾一切的想方设法营救,孩子永远都是孩子。”

    艾略特知道自己无法明白这种感受,因为他从来都没有结过婚,也从来都没有过自己的孩子。可是在男爵的话里,他能够感受到那样的感情。

    威廉呢?威廉同样也会这么做吗?会的,威廉一定会这么做的,艾略特非常清楚这一点。如果男爵真的能够放弃德国,那么威廉同样也会放弃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

    父亲和孩子间的那份联系,是任何力量也都无法切断的。父亲和孩子间的那份感情也同样是外人所无法理解的。

    只是,现在他们却还是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