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六十七. 战场——乌克兰!

九百六十七. 战场——乌克兰!

    慵迪拉给的建议真是不错!诺奇尔那满腔怒气也全部消散

    浸泡在冰凉清爽的河水之中,再多的不愉快也化作虚无。想不到营地附近还有这么一块风水宝地。

    诺奇尔用力挥摆四肢,让身体在水中平行潜游。战争开始前,诺奇尔曾是德军学校成绩一流的游泳队员。他曾经梦想着成为一名游泳健将。而战争改变了他的命运。

    是的,其实人无法真正主宰自己的命运,看看诺奇尔,这句话就没什么值得质疑的了。

    博迪拉只有一条蓝色裤衩为他遮羞,虽然诺奇尔不知道他的裤衩为何是那奇异的蓝色,不过他跳水的姿势是最能让诺奇尔捧腹的,就像是谁在背后给了他一脚一样。整个人没有平衡感的整个盖进水中!

    早早在水里静候的拉梅尔和施密特等待着还没有浮出水面的博迪拉。他们两个想阴博迪拉!这一点诺奇尔看得出!

    诺奇尔使用踩水特技,保持着身体平稳的漂浮而不下沉,等待着那场好戏。

    然而博迪拉并不像诺奇尔想的那样是个旱鸭子,他早已在水中潜游了很远,几乎在诺奇尔身边冒出!也着实吓的他头皮发麻,他还以为是水鬼!

    从岸边到这儿足足有十几米的距离!他游的不错!博迪拉用手拂了一把他那湿漉漉的脸孔。而后扯着嗓子对着还傻乎乎的守在岸边的拉梅尔和施密特大喊:“喂!输的总是旱鸭子!哈哈哈......”

    拉梅尔和施密特转过头,满脸的惊奇!可他们不敢追来,两个看似五大三粗的爷们不会游泳!如博迪拉所说,他们是名符其实的旱鸭子。

    岸上,有十名国防军士兵组成的巡逻队慢慢悠悠的从林子深处走出,领头的还牵着一只体型巨大的狼狗。

    巡逻队!不过他们在这游泳实在是没碍着他们什么事!如果他们非要找茬!可以说他们衣不蔽体,伤风败俗!拉梅尔和施密特这两个不正经对着巡逻队响亮的吹着流氓哨!把他们当姑娘耍?诺奇尔和博迪拉对视了一番,这好像是个不太明智的选择!

    那帮巡逻队的脾气,就像是一天二十四小时吃红尖椒一般。

    巡逻队的士兵们没什么反应或许把拉梅尔和施密特当成了傻帽,可他们带来的那条狼狗却挣脱了绳索,一头钻入水中!弄的整个巡逻队险些也跟着跳进河里!

    他们在河里一直泡到太阳落山!天色渐暗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这块宝地。上岸后诺奇尔和博迪拉发现,他们的脚趾和手指都被水浸泡的掉了一层老皮!泡的实在太久了!

    晚餐很丰盛!他们竟吃得到烤肉!真的是很难得!上级破例的让他们军饮酒诺奇尔和诺奇尔的车组自然不醉不归了!结果拉梅尔和施密特喝的不省人事,最后还得诺奇尔博迪拉以及汉斯使出吃奶力气将他们拖回睡觉的地儿。

    夜渐深,诺奇尔根本无法入眠,独自溜达到外面,最后诺奇尔找到一块靠近宿舍营房的圆石,坐到了上面。博迪拉在诺奇尔从营房出来时还是没有睡的,他也跟着出来。这诺奇尔想到了他一直都喜欢和自己一起聊着一些不入路的话题,他们其实并没有共同语言,如果不是他总主动诺奇尔想他们甚至不会成为朋友。诺奇尔知道他会怎么认为,至少自己是这么想。或许因为自己是个很难相处的人,他们可以这么认为也这么定义,诺奇尔不在乎,因为自己不需要什么朋友。充其量算是个共同战斗的同僚。

    诺奇尔在思考着,他们这次会聊些什么。

    博迪拉没有来到诺奇尔身旁坐在圆石上,他难道喜欢站着?他总是站着:“最近倒是蛮清闲的!呵呵呵......”

    诺奇尔想他是指白天游泳的事:“嗯,比起以前是好多了!”

    博迪拉并没有像诺奇尔想的那样会笑,而是忽然变的满脸抑郁。他轻声的嘟囔着诺奇尔听的不是很清楚......可是却能肯定他所要表达的意思。

    “可惜......战争......”

    诺奇尔以为自己懂,实际上自己完全不懂他的意思:“什么?”

    他变的很奇怪!博迪拉再次露出笑:“......忽然有点想家了!”

    对,诺奇尔一直都没来得及问:“你的家乡是哪里?”

    博迪拉仲手指了指西南方向:“一个美丽的小农庄!你呢?”

    诺奇尔有些羡慕的看着他:“我是纽伦堡人!”

    博迪拉瞪大了他那双本就不小的眼睛:“大都市呢!”

    他满是羡慕的神情让诺奇尔感到了他的土鳖可他又何尝能体会到一个大都市人的苦恼!

    诺奇尔叹息道:“我没有那劲头在说服你,使你不想成为一名大都市人了!”

    博迪拉耸耸肩,表示随时候教的模样。

    诺奇尔忽然问道:“你结过婚了吧?”

    博迪拉没说话只是翻弄着衣兜,最后递给诺奇尔一张照片。诺奇尔接过来仔细看了看。一位漂亮的女孩。

    “你妻!子!

    博迪拉摇了摇头:“是我的未婚妻!”

    诺奇尔微扬嘴角!不结婚是明智的:“她真美!”

    博迪拉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脸上很有面子的说:“那么你呢?”

    他转守为攻并没有让诺奇尔感到什么不适,这算是互探家底吧:“婚姻对于我来说只是个形式,女人对我而言也只是生活的调味剂!”

    博迪拉的表情很复杂........

    诺奇尔仰躺着,望着夜空,思绪飘飞。他只是那样盯着星空,良

    和平对于军人而言......是虚度时光而已......

    清晨·朝阳还未从遥远地平线处展露半点光影,第一突击集团军的营地内却是烟尘滚滚。

    大批的步兵和坦克在集结·目标,东方!塔纳塔奇斯克地区。

    德军士气高昂满腔热血!即便是没有得到新型装甲战车而感到心情低落的诺奇尔,此时也满是战意!他们将于此役彻底打垮他们的敌

    先头部队的两个先遣营出动!他们将摸清德军正前方的所有地域·直到触碰至俄国军队的主力与真正的防线为止!

    而德军的主力!则汇聚于一间小木房之中,临时会议室。

    这间会议室并不是很大,装甲营营长麦考尔少校站在屋子的正中央,他的面前是一张方形木桌·上面铺着此地区的精确地图,他正在进行战斗部署!几乎每一位战车车长都已在场,当然也少不了那令人讨厌的克劳斯!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诺奇尔对他,满是成见!他就是个结结实实的混球!

    麦考尔少校开口说道:“我们装甲营的任务是占领133号阵地!从正面突破俄国人构建的防御工事!为后续部队打开防线缺口!”

    没错,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闪电战的理念正是如此,装甲战车以快速的机动与强大的突防能力·集中力量撕破敌人阵线!而那些步兵,全可收拾残局!

    诺奇尔扫了一眼周围的人,都是些不认识的面孔。唯有克劳斯!克劳斯轻蔑的瞥了诺奇尔一眼·而后抬起了左臂。麦考尔少校示意他可以发言。

    克劳斯挺直了自己的身子:“我只希望,我的坦克排在向前推进的时候,支援排的弟兄们能保护好我们的侧翼与后方!被俄国人抄后路的滋味不好受!”

    麦考尔少校点了点头,显然他赞同克劳斯提出的建议,而这些,不用他说,也是他们支援排的工作。

    麦考尔少校还在进行更加详细的作战部署。会议很快便结束!因为前方传来消息,战斗打响了......

    装甲营将倾巢而出!这一次,在不是那些小打小闹的俄国人的零星部队队了·德军将要面对的,是真正的俄国军队塔纳塔奇斯克地区守军的主力!

    散会后,诺奇尔便直奔诺奇尔的098而去。克劳斯却晃悠悠的从诺奇尔身旁经过:“支援系的兄弟·请看好我的屁股......为什么我忽然觉得那么高兴呢......”

    诺奇尔心里暗自骂道:“王八蛋!”

    诺奇尔没有理会他,如果自己和他一般见识的话,那自己难得的情绪的高涨也会化为虚无。

    博迪拉和拉梅尔他们已经守在坦克旁。如果说·战斗即将打响,而他们则擅离职守的话,枪毙的罪名将成立!

    距离很远,诺奇尔都能感受得到他们身上所散发出的真真切切的战斗欲望。德军以最快的速度,全部进入到“098”腹中!各司其职!诺奇尔将成为这辆“摧毁者3”型战车的眼睛,耳朵和鼻子!

    博迪拉仍旧是通讯员!施密特和汉斯则是炮手与装填手。拉梅尔掌控着098的方向与稳定。

    车身开始原地颤动,进而慢慢的向前·履带蹭着其上方的钢皮,发出刺耳的摩擦之声。德军的三号成功开动起来·现在,它将加入炮声隆隆的前方战场......

    在德军的前方,是装甲营的主要突击力量——六辆最新式的“爆裂者”坦克以及两辆“豹”式。

    其中一辆“豹”式的车长便是装甲兵中尉克劳斯,几十米开外,诺奇尔都能看到他那颗鸭蛋形的脑袋!滑稽死了!可是他的座驾确是那样的威武!那庞大的身躯与奇特的外形让诺奇尔的心里奇痒难耐。诺奇尔不由的抓紧了炮塔的顶盖处的边缘部分,直到十指均传来阵阵痛感。诺奇尔看到它的那辆“豹”式几乎不用绕过壕沟,面对粗壮的树木也不用刻意的改变方向与路线,巨大的“豹”式更像是一辆推土机,那些树干已经很粗壮的树木在它钢铁身躯的冲撞下逐一翻倒甚至连根拔起。在德军侧后,是几辆同僚战车,他们同属装甲支援排,德军的任务很明确,跟着那些“爆裂者”与“豹”式!时时刻刻掩护他们的侧翼与后方!

    诺奇尔隐隐约约的感觉到炮声渐近,时不时的还传来一串机枪扫射声。战斗在激烈的进行中!而德军还未抵达战场

    那种壮观的场景!数量装甲战车一字排开,齐头并进!在那些“爆裂者”和“豹”式的两翼,是茫茫多的国防军士兵·他们时而匍匐时而站立,时而半蹲时而前进。德军的装甲营已经赶上了步兵部队的速度!

    诺奇尔举起望远镜,被放大的战场。俄国人!很多很多的俄国人!几乎四面八方全都是。

    那些“爆裂者”和“豹”式停止继续向前,接着便是紧凑的一轮齐射!几百米开外·土柱炸点四起,伴随着碎石土块落地的是那些穿着土黄色军服的俄国人的残肢断臂!

    “爆裂者”和“豹”式上的并列与车顶机枪均猛烈开火!装甲营的到来让前线的局势变的一片明了!

    有了强大的坦克部队的增援!俄国人损失惨重!

    诺奇尔的“098”根本没有用武之地!他的心里很憋屈!他很想下令加速前进,进入战区!痛宰那帮俄国佬,可是,诺奇尔清楚的自己的任务是什么。

    来了!望远镜里,诺奇尔看到俄国人至少派了一个战斗连的兵力,上百个黑乎乎的身影逐一消失于树林之中·他们意图从左翼的树林方向包抄过来,他们的目标是装甲先锋部队!俄国人并不傻!他们知道!此时威胁他们最大的是这些要人命的坦克!而不是那些节节进击的掷弹兵!如果不是坦克逐一将那些俄国人的机枪阵地敲掉!这些掷弹兵会在俄国人发了狂的火力面前成片栽倒。

    树林给了他们极佳的掩护!

    他们想包抄!轮到自己的“098”车组人员大显身手了!炮塔旋转,诺奇尔准备向树林的方向发射一枚高爆榴弹·却不想视野里出现了许多掷弹兵!

    蠢!那些掷弹兵竟主动接敌?他们涌入树林,在树林里与俄国人的包抄部队进行激烈的对射!诺奇尔无法下令射击!那样会很大几率的误伤自己人!他简直气的浑身打哆嗦!

    诺奇尔几乎眼睁睁的看着正前方的那辆“爆裂者”坦克的炮塔被巨大的气浪掀飞!那辆“爆裂者”挨了一炮,应该是被引爆了车内的弹药。不然它不会被炸成那副惨兮兮模样。

    俄国人击中且彻底击毁了那辆“爆裂者”!随着炮塔被掀飞,那辆“爆裂者”细长的炮管也已不见了踪影。破烂的车体燃起熊熊烈焰,火人也不曾有,那些可怜的装甲兵估计此时已成焦炭。

    损失了一辆主力战车并没有减缓德军进攻的步伐与速度!掷弹兵们半蹲在一些足够遮挡子弹平射的土堆和坑洼后,用手里的轻武器不间断的射击。

    他们瞅准时机便会向前突进,用尽各种办法,有时会躲闪到坦克侧后·几乎每一次进击,都要零零散散的倒下难以计算的人数。俄国军队的阻击火力比想象的要密集!

    战斗进行至一个多小时,战线拉长!攻击俄国军队正面防线的突击力量已然无法顾及如此狭长的正面·诺奇尔在怀疑的是,是不是俄国人的防御的人数比德军进攻的人数还要多?

    诺奇尔下令坦克向前开动,还在诺奇尔视野里的只有两辆“爆裂者”和克劳斯的那辆“豹”式了。

    树林方向的德军开始后撤!果然!俄国人在那个地域的力量远比德军要强大。进去时是几十人的规模·活着撤出的只有十几人,俄国人乘胜追击,各种枪械的追击射击。残存的十几名掷弹兵也接连倒下!

    诺奇尔的“098”及时赶到也只是挽救了几人的性命!俄国人的火力猛的难以想象,各种口径的枪弹四散横飞!诺奇尔在无胆量探出身子或是整颗脑袋于炮塔顶舱外。

    俄国人反而占据了整个战场的主动!

    诺奇尔终于有点明白俄国人的战术。他们在打防御反击!

    诺奇尔弯下身子,半个身体都探入了车舱之中。他们四个人均望着诺奇尔,没说话,而所要表达的意思不言而喻。接下来怎么做?

    德军已经开始从整个正面有限后撤!在持续攻击了近一个多小时后·在无力发动攻势!

    而诺奇尔也明确了自己的“098”的任务。

    俄国人不会傻到会让已经溃退的德国人顺利撤退而不死伤一人!他们指挥官此时必定已经下达了追击的命令!诺奇尔看到从树林方向,潜入到其中的那一支俄国部队的先头的几名俄国兵逐渐显出身影。

    而他们的“098”却在继续向前·诺奇尔的车组人员均认为这样做是极为不明智的决定!诺奇尔明白他们所顾忌的,看看周围那些已支离破碎的战车残骸。

    俄国人有强大的反坦克火力!

    虽然诺奇尔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俄国人有坦克参战的迹象。仅仅是正面那些追击而来的数量庞大的步兵而已。伪装!漂亮的伪装!

    拉梅尔减缓了“098”号开动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