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六十六. 坦克、重机枪

九百六十六. 坦克、重机枪

    乌克兰,1966年3月。

    德军的先头装甲部队已经进入了乌克兰境内,现在,需要他们的是迅速稳定住乌克兰的局势,帮助科尔科罗克将军和他的乌克兰军打败俄军的进攻。

    这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任务,毕竟,进入乌克兰的德军力量还是太少了一些。

    做为全军的先导部分,“洛维泽坦克群”冲在了最前面,他们将承担起和乌克兰军以及少量德国步兵共同作战的任务。

    诺奇尔见证了他一生中并不是最激烈,但绝对是最让人难以忘怀的战斗。他的这一生也许都无法忘记在乌克兰的这一段经历的。

    当战斗爆发的一瞬间,诺奇尔从没有见到过这种景象,在他的印象里,战斗的场景还只停留在一边倒的形势中。那种毫无悬念的战斗,几乎不用付出很大的代价!德军就能击溃乃至消灭敌人!

    而现在,让诺奇尔呆住的是,几乎是在一瞬间,德军就损失了几乎难以计量多的士兵!他们或是被不知从何方向射来的精准枪弹洞穿身体,或是被威力巨大的爆炸撕裂四肢与**。

    不过那些掷弹兵们却没有发生任何的崩溃迹象,尽管他们已经在第一时间里损失了够多的战友!

    他们训练有素!是的,他们是德国陆军的高素质官兵!

    作战队形很快摆开,至少有一个步兵班的掷弹兵把他们所驾驶的战车当成了救命稻草。那些足以要了他们性命的密集弹雨猛烈的撞击着车体。诺奇尔关上了头顶的炮塔顶盖!他不想成为被针对的目标,尽管车内的空间已经很狭窄了。可是他也要保命!

    坦克里的同伴们都在不停的忙碌着。博迪拉在帮助施密特合力将一发50mm炮弹装入炮膛,外面的昏天黑地。就算用后脑勺想也知道是发生了些什么。

    博迪拉抬起双手握紧夹在耳朵上的耳麦,接收着坦克指挥官克劳斯下达的指令。

    而拉梅尔则用尽力气的摇着炮塔。诺奇尔在仔细的观察!至少他们要看到目标发现目标瞄准目标之后,才能开火!诺奇尔低下头,发现那挺mg62并列机关枪是无人光顾的。

    诺奇尔大声喊了起来:“施密特!去看管那挺机关枪!”

    诺奇尔知道战车的主要火力,不止一门50mm主炮。单单是那样的话,这战车就无法有效的应对敌方步兵的威胁!施密特没有执行诺奇尔的命令,但是炮手汉斯却在操作那挺火力强悍的机枪。在诺奇尔看来,他们谁去都一样!只要保证他们的“098”号坦克能够发挥出最大的火力就好!

    可是。目标在哪?到处都混乱不堪!一些士兵往右侧的荒废农田处狂奔,而更多的则是匍匐半蹲在地上,昂头举枪射击!举枪?诺奇尔从潜望镜里发现,许多掷弹兵正用手里的步枪射击着左侧的高坡方向。在上面?

    炮塔旋转,诺奇尔也终于找到了他的目标。这也是诺奇尔从来到乌克兰开始的初战!

    俄国人的火力很猛,虽然没有什么重型武器,可是他们居高临下。只是用一些冲锋枪和手榴弹就足以杀伤那些扎堆且毫无遮掩的国防军士兵。

    急促的打桩声,大口径的重机枪弹几乎将那些只能依靠军服来保护**的掷弹兵撕成碎肉。

    一挺重机枪在十点方向,以每秒上十发的射速屠戮着那些毫无躲闪之力的掷弹兵。一排扇形扫射,一米多高的土柱遍布公路各处。时不时的有中弹倒地的士兵。他们太暴露了!

    中弹却没有死亡的掷弹兵痛苦的嘶喊着,求救着。而那些医护兵尽到了他们的责任,他们必须救治伤兵!可是俄国人却根本没有遵守所谓的国际法。出现在诺奇尔视野中的几名医护兵,诺奇尔看着他们被俄国人的步枪打穿了身体。

    如今,他们也成了需要被救治的伤兵,其中有些讥讽的意味

    诺奇尔找到了“098”的目标!那挺要人命的重机枪必须停止喧闹。

    几个班的掷弹兵从多个方向上企图攻上高坡占领高地,可是那挺重机枪的火力让他们根本无法继续前进。甚至必须要后撤才能减少伤亡。在丢下了几具被打成了筛子的尸体后,其余存活的士兵翻滚着返回到了公路起点。更多的人则寻求庇护。显然“098”号坦克也成了他们的首选!不过!一发威力巨大的迫击炮炮弹就落在距离“098”号坦克不到两米远的地方。诺奇尔在车中甚至都听到了外部的那阵惨叫!

    炮口上调,他们必须做点什么了!持续的伤亡已经让本秩序井然的整支部队便的混乱不堪。

    汉斯在用那挺mg62并列机关枪疯狂的射击,由于射界狭小,诺奇尔很难说服自己相信他射杀了足够多的俄国人。实际上那连火力压制都算不上!俄国人没打算发动冲锋!他们只是让地形发挥着优势。德军的伤亡已经难以控制!

    “十点方向!高爆榴弹!准备!”诺奇尔利用潜望镜,在确定炮弹发射出去不太可能会被浪费掉时

    “开火!”诺奇尔感觉到了车身的晃动!施密特将滚烫的炮壳退出了炮膛,随后顺着炮塔侧面的缝隙丢了出去。没用的东西只会更占据德军本就拥挤的空间。

    结果令诺奇尔失望!

    炮弹爆炸产生的巨大气浪将操作那挺重机枪机枪的三名俄国兵中的两个从掩体后掀到了掩体外。而他们很快就被那些瞄准击发的国防军掷弹兵发射的密集弹雨打到血肉横飞。而那挺重机枪还在不停的怒吼。

    公路上已经四横八叉的摆放着几十具掷弹兵的尸体。其中至少一半都是那挺重机枪的杰作!

    诺奇尔完全的愤怒了:“装填!”

    他完全没必要考虑这么多的,施密特早将炮弹装填完毕。诺奇尔正欲命令他再次开火。却被博迪拉打断。

    博迪拉冷静的观察了一下战场的局势:“炮口上调5度在开火!”

    诺奇尔很诧异,上调5度?做什么?那样炮弹就无法成功落入俄国人的掩体中!那么能有什么效果?诺奇尔并没反驳博迪拉给的建议。拉梅尔照博迪拉说的去做。上调了炮口!而诺奇尔的任务,仅仅是下个命令而已。

    第二发炮弹呼啸而出!炮口处的轻烟还未散去。随着一百米远高坡处腾起的数米土柱,诺奇尔从潜望镜中清楚的看到了那挺已经零件四散的重机枪

    它终于安静了!

    没有了持续性火力的压制,装备了火焰喷射器的先遣兵分队攻上了高坡,烈焰,冲锋枪!手榴弹!接下来基本就再没有德军装甲部队的任务。

    由于遭遇了伏击且损失惨重,整支队伍必须就地休整。

    在那条死亡公路上,德军损失了五十多人!他们甚至还没有遇到真正意义上的俄国主力!这可不是什么好的消息。

    诺奇尔和他的同伴们驾驭着“098”拐下了公路。他们不在认为公路是安全的。

    那些疲惫不堪的掷弹兵们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抽着烟,聊着天,有些人在用双手捂着脸痛哭,而更多的人则是在利用这难得的空闲时间小憩。

    诺奇尔抽出一颗烟,叼在嘴边,伸出手在身上摸索着。奇怪!打火机呢?翻弄了差不多有一分钟,心中也不免变得急躁。打火机凭空出现,点燃诺奇尔嘴前的香烟。这让他感到心里畅快。

    “与其抽烟,不如吃点罐头喝点清水来得实在!”博迪拉举起水壶自己猛灌几口,而后让给诺奇尔,诺奇尔并没有接。因为他并不口渴,也没有感到有一丝的饥饿。

    诺奇尔开口低声说道:“也许,你是对的!”他靠在“098”号坦克的侧面履带处,凹凸不平的车轮硌的后背生生发疼。而博迪拉则站起,靠在车体上。他朝四周环视。诺奇尔看得出。他并不是在看那些士兵。而是,在寻找着什么。

    博迪拉好像没有听清楚:“你刚才说的什么意思对什么?”诺奇尔抬起头。一双疑惑的眼神盯着他,是真的不懂?还是装不懂?

    诺奇尔不得不老实地说道:“第一次和俄国人交手总是让人感到头疼的!”

    博迪拉恍然大悟:“嗯,你习惯就好了嘛!俄国人疯子一样的,我们遇到的那些都还算得温柔!”

    诺奇尔喜欢他的幽默感!可这种时候诺奇尔却笑不出。

    诺奇尔叹息了声:“尔有预感!或许我们的这场战争不会在像之前那样顺利了!”

    博迪拉朝诺奇尔耸耸肩:“也许吧我们做好自己的,就无需管其它那么多。”

    诺奇尔回想之前的战斗。博迪拉给的那个提议真的很关键。他的作战理念和诺奇尔完全不同,诺奇尔比较中规中矩,而不会有什么脱离作战法则的大胆试想。而他不同!他则更倾向于重点!刚才那场战斗的重点,便在于彻底打坏那挺重机枪,而不是杀掉操作机枪的俄国兵!

    博迪拉指了一下对面:“看看那辆豹9式!啧啧啧如果那是我们的就好了”

    诺奇尔寻找着他所说的那辆坦克,哦,克劳斯的“豹9式”。刚才没见到他有什么战绩。只是象征性的开了几炮,貌似还不如自己这辆“摧毁者3”型的战绩来得有分量。至少他们敲掉了烦人的重机枪。

    德军没有足够的时间来休整,虽然他们疲惫不堪,上面的命令来得坚定而又明确!他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加入到第一突击集群。这关乎整场战役的胜败!

    所以无论是那些依靠双脚来徒步行军的步兵,还是德军这些驾驭着重型战车的装甲兵,都不可能在这块暂时安宁的地域有足够的时间休整。怨气。没人会没有怨气,可是却都学会憋在心里!德**人的优点不多。可是吃苦耐劳算得其中一个。

    周围的那些本是姿态各异的士兵们开始陆陆续续的起身,不少士兵则还停留在不远处的那条挨着树林和田野的小河旁,他们弓着身子,将手里的水壶按进水中。那些河水并不清澈,诺奇尔也有些为他们担忧。那些狡猾的俄国人会不会在这条河里投毒?

    诺奇尔也只是想想而已!如果自己说出了诺奇尔这个荒唐的想法,他便会很荣幸的获得一个造谣的罪名而被关禁闭是一定的。

    没错,所有人都努力的使随身携带的水壶盛满饮用水!他们不知还要有多少的路要走!

    许多士兵开始回到刚才有激烈战斗的公路上,如果德军想缩短行程。就必须回到那个他们并不想在回去的地方。

    这一次,指挥官是记疼的。从他学会了派先遣部队探路就看得出!他整整派出一个先遣排的兵力来为大部队开道。如果像之前的那场伏击战在来两回的话!那么等德军这支部队到达目的地时,所剩的战斗力也是不敢恭维。

    先遣排出发已经几分钟,德国的士兵们也该动身了!

    那些极不情愿从地上爬起的掷弹兵们,戴上钢盔挎上枪,一群接一群的回到了公路。

    看着从不远处逐渐接近的博迪拉,诺奇尔便知他要干什么。在他开口喊话之前,诺奇尔已经朝他挥了挥手。他也明白的诺奇尔意思。便转过身,跑向了远处的“098”。

    诺奇尔是想抽完自己手上的这颗烟,只抽到一半如果丢掉,实在是可惜了。

    诺奇尔是最后一名钻进车舱的,四个人均瞪着各自的牛蛋般的眼睛盯着他。诺奇尔自然没那闲心顾及。他们又对自己有了什么成见。

    博迪拉叫了一声:“我刚才看了看履带,还好没有磨损的很严重!让我们达到目的地是没有什么问题!”

    拉梅尔则诧异的看着博迪拉,好像是博迪拉对大家开了冷笑话一般:“‘摧毁者3’型战车的做工,你到现在还在怀疑?”

    诺奇尔对于博迪拉的话还是比较倾向:“记住!坦克是该维修了!但是我想我们还是必须要战斗到最后一刻的。”

    拉梅尔没有在说话。不过汉斯却傻呵呵的独自发笑:“刚才我去那边,向那些个机枪手索要了些子弹。”说罢他拍了拍那挺mg62的枪身:“不愁弹药咯!”

    包括诺奇尔在内的所有人。都笑了。

    “098”的引擎开启,它挪动着笨重的身躯。晃晃悠悠的开回了公路,履带转动制造出的大量烟尘让那些没有面罩的掷弹兵们纷纷捂住口鼻!诺奇尔试想他们一定在咒骂——破坦克!

    公路上的那场伏击战恐怕是德军这段不算漫长的行军途中唯一的一次战斗。

    德军顺利的到达,现在,第一突击集团军的实力随着他们的到来得到了壮大!从而具备了进攻的能力。

    随着人员的增加,这些增援部队被整编进入到第三装甲支援排。让诺奇尔高兴的是他不必再听从克劳斯那个狗崽子的指挥。不过除此之外,没有什么理由能够再让诺奇尔感到一丝的欣慰。

    他们是这支军队的新成员,可却没有得到他们应有的,期待已久的新装备!

    一路上,诺奇尔和博迪拉以及其它三人聊的火热,德军都在胡乱猜想他们会得到一款什么样的强大战车

    结果是,上面给了德军一个德军无法反驳的理由或借口——装甲战车数量严重不足,即便是根本没有时间维修的,诺奇尔的那辆“摧毁者3”型坦克也要加入第一线的战斗

    诺奇尔的心里已经开始骂娘,他们知不知道埋没人才这句话的含义?诺奇尔和的车组人员应该驾驭强大的“豹9”式!而不是这几乎都快开不动的大家伙了!

    诺奇尔牢骚满腹,只有博迪拉他们在听诺奇尔独自在那大吼大叫:“那帮狗娘养的!为什么不一人发给我们一支枪?让我们去冲锋陷阵?”

    诺奇尔暴露无遗的愤怒让博迪拉他们了解到诺奇尔那脆弱的自尊。他们都不懂,那种发自内心的恼怒与羞耻。

    在诺奇尔的心里,容不得半点别人对自己的不公。

    博迪拉他们都没有用什么好言来劝说已经理智全无的诺奇尔,而他却因为愤怒遮蔽了双眼而变得极难理喻,对,自己是想要最好的!不甘落后!可现实却是,他们属于装甲兵序列中的吊车尾!

    拉梅尔小心翼翼地道:“没没那么糟吧?”

    诺奇尔怒视着拉梅尔,有点无奈的摇着头。诺奇尔抬起手臂,指着宿舍的窗外:“你出去看一看,去看看!那些新型战车的数量!装甲不足?娘的!也找个能让人信服的借口!”

    诺奇尔怒吼着,竟然没有发现自己一直都是在发牢骚。博迪拉咳嗽了两声,低着头看着地板。而后又抬起头望着诺奇尔:“诺我想我们应该只能服从了”诺奇尔和其它几个人不约而同的看着欲言又止的博迪拉。

    这一次,他们拥有几天的时间来进行休整,然后

    没有训练任务,没有军官会议,难得的休闲时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