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六十五. 对于政敌们的铲除

九百六十五. 对于政敌们的铲除

    “二次革命”的诱惑,对于曼努西亚和他的同伴来说是有很大诱惑的。

    他们认为自己一手创造出的胜利果实被彻底的剥夺了,认为自己遭到了无耻的背叛。如果说这样的矛盾本来还不如何激化的话,那么随着“莫约尔先生”的出现已经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

    做为“都灵大起义”的始作俑者,曼努西亚在罗马市民——尤其在那些工人心目中还是具有很大的威望的。

    他开始悄悄的进行了串联,他无法忍受大独裁者维托里奥.墨索里尼不能得到应有的审判,更加无法容忍他能够离开意大利逍遥自在的过完他的下半生。他必须要阻止这样事情的发生。

    而所有的意大利工人和普通市民将是他最大的依靠。

    一场新的革命正在悄悄的进行着......

    而在这个时候,前意大利统治者维托里奥.墨索里尼也正在做着离开罗马,离开意大利的准备。

    他得到了来自“都灵派”,也就是推翻自己起源者们的支持。

    卡塔多纳并不是同情墨索里尼,墨索里尼的死活和他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他只是出于对自己的考虑而已。

    从意大利目前的局势来看,临时总统贝特鲁尔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占据着很大的上风,而维托里奥的存在——有其是他离开罗马后,将能够通过各种方式给贝特鲁尔造成巨大的麻烦,从而破坏贝特鲁尔的选举之梦。

    所以他们必须不惜代价的帮助维托里奥.墨索里尼离开这座城市。

    而让人奇怪的是,在他们紧锣密鼓准备的时候,贝特鲁尔好像完全被蒙蔽在了鼓里......

    计划进行的似乎非常顺利,卡塔多纳、乔治奥这些昔日“都灵共和国”的领袖们,全都被牵扯到了其中,都在为着维托里奥的离开而做着秘密的勾连......

    1966年4月6日,两辆黑色的轿车悄悄的离开了维托里奥.墨索里尼的住处,急速的驶离罗马。

    然而在轿车开到一半的时候,意外的情况却忽然出现了:

    无数的意大利人忽然出现在了街头,前进的道路完全被堵死了。

    两辆轿车不得不停止了前进......

    前面一辆轿车上的警卫慌张的跳了下来,他们举起了手里的武器......

    可是他们发现他们面对的是一群手无寸铁的平民,他们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这些堵拦住道路的意大利人没有宣泄,没有激动的情绪,只是默默的看着这几个持枪的警卫。

    沉默有的时候是最让人害怕的......

    人群分开了,接着,意大利工人领袖卡塔多纳、纳多夫和贝亚希纽克一步步的走了出来。

    “放下你们的武器。”卡塔多纳用平静的声音说道:“不要把你们的武器对准自己的同胞。”

    警卫们变得更加惊慌起来......可是他们无论如何没有勇气扣动手里的扳机......

    “放下你们的武器!”卡塔多纳再一次重复了自己的话:“我们为了意大利的自由和公平而来,我们为了意大利的未来而来。如果真的要开枪的话请把子弹射到我的身上,全部!”

    说完,他朝前走了一步......警卫后退了一步......而那些意大利人也跟随者卡塔多纳朝前走了一步......

    没有警察出现,一个警察也都没有出现......

    “我们负责保卫后面轿车里人的安全......”一个警卫艰难地说道:“请你们不要阻挡我们......”

    “我们知道后面的轿车里坐着的是谁。”卡塔多纳根本没有退让的意思:“维托里奥.墨索里尼,那个让意大利陷入苦难的罪魁祸首。他想要跑到国外去,继续破坏我们的国家,而我们绝不会允许这样事情的发生。刽子手必须得到应有的惩罚。现在你可以做出抉择了,警卫先生,要么让开道路,要么成为和维托里奥一样的凶手......”

    警卫怔怔的看着对方,然后叹息了生扔掉了手里的武器......他身旁的同伴们互相看了一眼,接着做出了和他一样的动作......

    他们可以杀的了多少人?他们可不想被愤怒的人群撕裂成碎片......

    “革命万岁!”一声嘹亮的呼声响了起来。

    “革命万岁!”所有的意大利人都爆发出了山呼海啸的欢呼!

    纳多夫带着几十个人包围住了轿车,轿车的门紧锁着他们用力晃动着轿车。不一会,轿车的司机便打开车门选择了投降。

    不可一世的维托里奥.墨索里尼和他的妻子以及两个孩子被从轿车里拖了出来。这个昔日曾经掌握着巨大权力的大独裁者,此时狼狈不堪

    完全失去了昔日的风采。

    他正想开口哀求,但这些“革命者”们却根本没有给予他任何开口的机会。他和他的家人被掀翻到了地上,然后无数双愤怒的拳头和脚落到了他们的身上。!声声的惨呼在这里响起,一声声巨大的欢呼也同样在这!里响起......

    维托里奥大概从来也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落到今天这样的局面......

    “把意大利的刽子手带来!”曼努西亚终于阻止住了愤怒宣泄的人群。

    满脸是血的维托里奥被带到了他的面前,曼努西亚冷冷的盯着他:“自己说出你全部的罪行吧,意大利的罪人!告诉我们,你是如何祸害这个国家又是谁帮助你企图离开这个国家的!”

    “是,我会告诉你们全部的......”求生的本能以及私欲让维托里奥根本不敢隐瞒什么他一五一十的把对方想要知道的全部都说了出来。

    他不在乎出卖谁,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被出卖者。他甚至希望有更加多的人能够面临和他一样的下场。

    反正那些协助自己逃离的人,也同样参与了推翻自己的“叛变”......

    “绞死他!绞死他!”当维托里奥说出了知道的全部,并在他的罪行上签署下自己的名字后,民众们无比愤怒的呼声再次响起。

    曼努西亚冷冷的听着民众们的呼声冷冷的盯着浑身颤抖的维托里奥,当呼声稍稍平静之后,他做出了自己的终极裁决:

    “绞死他!”

    无论维托里奥如何哀求,却已经无法改变这一切的发生了......

    1966年4月6日深夜前意大利终身总统维托里奥.墨索里尼企图逃离罗马,随着被事先得知的意大利人抓获。4月7日凌晨,维托里奥.墨索里尼和他的妻子以及两个孩子,被吊死在了罗马大街。

    整件事态从始到终,都没有出现过任何的警察......

    这个意大利曾经的大独裁者,走完了他的一生......

    可是事情却并没有就这样结束......

    在维托里奥临死前的口供中,意大利曾经的英雄“都灵共和国”的总统卡塔多纳和他的心腹,被维托里奥指证协助他逃离罗马,以换取对“都灵派”的支持打击临时总统贝特鲁尔。

    卡塔多纳和他的“都灵派”一下处在了风口浪尖,他们成为了众矢之的!

    意大利人愤怒的声讨着他们不久前还无比支持的起义英雄们,他们再次走上街头游行抗议,要求政府立刻彻查此事,将所有的参与者绳之以法。

    在维托里奥逃脱过程中表现得很麻木的贝特鲁尔,却一下变得反应迅速起来。

    在4月7日下午,他宣布成立了“特别调查委员会”,全权调查此事。同时他也宣布,总理卡塔多纳和政府内阁的十多人因为“身体原因”暂时不能履行职务。

    卡塔多纳和他的同伴被软禁了......

    “恭喜你,总统先生。”在总统办公室里,王维屹面带微笑:“你成功的铲除了你的政敌你让意大利重新看到了希望。”

    “不,这一切都应该归功于您,莫约尔先生。”贝特鲁尔满脸笑容地说道:“如果没有您的协助我永远也都无法做到这一切。”

    “对卡塔多纳以及他的同伙的审讯要尽快进行......”王维屹很快收起了笑容:“越快进行越好,否则美国方面有可能会进行干涉。而且我个人建议,审讯将以秘密的形式进行。等到美国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卡塔多纳以及他的同伙已经因为叛国罪而被判处了死刑。”

    贝特鲁尔有些犹豫起来:“但是秘密审判会不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总统先生,当你坐上这张位置后,麻烦便会一直伴随着你。”王维屹淡淡地道:“一个出色的领袖,要的是如何处理这些麻烦而不是害怕面对这些麻烦。”

    贝特鲁尔缓缓点了点头......是啊,要想成功必须要运用铁腕手段.....

    “我明白怎么做了莫约尔先生。”贝特鲁尔长长出了一口气:“审判将在三天内完成。啊,我指的是包括枪决。”

    “瞧,这才是一个总统应该做的。”笑容重新回到了王维屹的脸上:“不过,你还有一个麻烦,曼努西亚和那些工人领袖们。”

    贝特鲁尔很快便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是的,这件事情也一直困扰着我,他们在工人和市民中拥有很高的威望。不过您刚才说过,一个好的领袖是应该如何面对困难并且处理困难的。我想我知道该如何去做.......”

    “我们的合作总是那么的愉快。”王维屹举了一下手里的杯子:“我帮助你完成了你想要的一切,我想,很快到了你给予我回报的时候了。”

    贝特鲁尔完全明白对方在说什么,没有人无缘无故给予自己帮助的。要完成“莫约尔先生”的命令,相当困难,而且具有很大的危险性,可是得罪了“莫约尔先生”也许更加危险。

    之前他曾经充满了疑虑,“莫约尔先生”到底有没有办法兑现他许下的诺言,但是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他却真的办到了。

    那么他既然可以推翻维托里樊索里尼的统治,他同样可以轻易的推翻自己。一旦自己法完成他交给自己的任务,那么,他所面临的结局也许比维托里奥更加悲惨。

    “我随时随地都愿意为您效劳·莫约尔先生。”现在,贝特鲁尔把宝全部押在了莫约尔先生这里:“我等待着您的召唤。”

    对于对方的态度王维屹非常满意:“我会随时给你新的指示的,总统先生,我希望你在这张位置上坐的越久越好。意大利失去了一个独裁者,他们还需要另一个独裁者。”

    贝特鲁尔的双眼放出了亮光......

    1966年4月10日,在经过最短暂的审讯后,卡塔多纳、纳多夫等十多人被临时秘密法庭不公开审讯以“叛国罪”判处死刑。

    卡塔多纳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他本来顶多自己会被判处几年监禁,然后就可以想办法出来了。

    他甚至没有任何申辩的机会。

    贝特鲁尔根本不想给予他们任何的机会......在宣判完成的当天,以卡塔多纳为首的十二人便遭到了秘密处决!

    卡塔多纳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在处决过了十二个小时后·意大利政府才向全国宣布了此事,这一下震惊到了意大利和国际社会。

    反应是完全不同的。

    意大利国内欢呼雀跃,他们不在乎什么样的形式处决那些“叛国者”的,他们只愿意看到“叛国者”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

    贝特鲁尔的声望非但没有因为此事而削弱,反而还得到了极大的加强。

    可是这却不是美国政府愿意看到的。继维托里奥之后,贝特鲁尔又铲除了一个自己的对手,而且是用秘密处决的方式,甚至没有提前知会一声美国政府。

    也许贝特鲁尔是比维托里奥更加难以控制的家伙.....

    然而,贝特鲁尔很快召见了美国驻罗马大使丹顿先生·他向大使坦言了自己蒙受了很大的压力,不得不做出这样的举动,希望能够得到美国方面的谅解。

    接着·他又重申了意大利和美国之间的盟友关系,并且表示自己将尽快组建新的军团进入德国,与盟军更加紧密各做。

    丹顿完全不知道对方的真实目的·说实话,他不信任这个意大利新的领袖。

    可是在没有得到华盛顿的进一步指示前,丹顿也没有更加好的办法......

    暂时安抚好了美国后,贝特鲁尔又决定对另一股阻挡自己获得意大利全部大权的势力下手了:

    那就是曼努西亚这些工人领袖!

    1966年4月12日,由曼努西亚担任领袖,才成立的“意大利工人进步党”召开第二次会议,对意大利未来局势进行商讨·以及确定“工人党”推举曼努西亚参加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

    这个时候的他们对于前途充满了信心......

    就在他们热烈讨论的时候,一个工人党的党员借口离开了会场·在他的脚下留下了一只黑色的公文包。

    在他离开15分钟后,会场忽然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剧烈爆炸点最近的“意大利工人进步党”领袖曼努西亚和纳多夫等七人被当场炸死,临时起身倒水的贝亚希纽克被炸成重伤。在送到医院全力抢救数小时后也离开了这个人世。

    这一可怕时间迅速震惊了整个意大利,意大利民众要求政府立刻彻查此事,尽快缉拿肇事凶手。贝特鲁尔总统第一时间发表申明,要求意大利民众保持最大冷静克制,政府将在最短的时间里破获此案。

    在这点上贝特鲁尔倒是说到做到了。爆炸案发生的第二天,一个叫托利亚的意大利人被抓获,他直言不讳的供认自己就是血案的制造者。原因也非常简单,他是维托里奥.墨索里尼的追随者,他很早便混进了工人运动的组织中,在维托里奥被绞死后,他便发誓为自己的领袖复仇。所以,他才一手制造了这一血案......

    托利亚随后被判处死刑,可是这个血案的制造者却并不担心,因为贝特鲁尔总统已经答应了他,将会为他找到一个替死鬼,然后他会被悄悄的安排到瑞士,为此他将得到一笔丰厚无比的报酬。

    可惜的是托利亚太天真了,贝特鲁尔绝对不会放过任何可能泄露这一秘密的人。在监狱里,托利亚忽然暴毙身亡。意大利政府对外的公开解释是,托利亚的同伙为他送进了毒药。而对于他同伙的追查,也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件事情最终会不了了之的。贝特鲁尔一个接着一个的铲除了自己的敌人,现在,整个意大利的局势已经逐渐的控制在了他的手里,整个的意大利!

    一个大独裁者倒下了,另一个大独裁者正在悄悄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