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六十四. “二次革命”

九百六十四. “二次革命”

    意大利的局势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谁也没有想到大独裁者维托里奥.墨索里尼居然会在那么短的时间里下台,也更加没有想到前总理贝特鲁尔会在如此短的时间里重新走上政治舞台的最前列,执掌起了整个意大利的全力。

    对于意大利新政府的成立,美国政府表达了有限度的欢迎,并督促意大利履行对同盟国的承诺,尽快再次派遣兵力前往德国。

    贝特鲁尔总统的态度是耐人寻味的。他约见了美国驻罗马大使丹顿先生,一方面,他重申了意大利在同盟国里应尽的责任和义务;但是在另一方面,他又强调了意大利目前面临的困难。

    他告诉丹顿大使,意大利国内的反战情绪非常高涨,人民目前最急需的是尽快回复经济,稳定民生,而不是再度加重战争给意大利带来的负担。

    做为一个老资格的外交家,丹顿很清楚贝特鲁尔总统话里的意思,他也非常明白意大利国内的现状。他承认贝特鲁尔总统说的完全都是事实,但是他无法做出最后的决定。

    他告诉自己将在第一时间向美国总统做出汇报,但是在此之前,意大利方面应当尽可能的做好新的出兵准备。

    贝特鲁尔可没有多少精力去管这些了......

    卡塔多纳和他的助手们已经到达了罗马,加入了新的一届政府。做为妥协,卡塔多纳被任命为意大利临时政府总理,他的助手也得到了相应的安排。表面上看起来这两个派别暂时相安无事,甚至非常融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新的政治斗争很快就会开始的。

    许多人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贝特鲁尔屁股下坐着的那张位置......

    新的大选很快就会进行,那时候才是双方决一生死的时候。

    而在这一阶段里,如果得到更多的外来帮助显然是最重要的。

    卡塔多纳派——也就是所谓的“都灵派”的策略是向美国一方倾斜。在来到罗马后,卡塔多纳频频会见美国大使丹顿,表达了自己对于美国的忠诚,并且希望就此能够得到美国政府的全力支持为自己在未来的大选中奠定坚实的基础。

    不能说卡塔多纳的选择是错误的,但起码不是最正确

    贝特鲁尔采取了他对手完全不同的策略......他决定把自己的前途,完全的交到皮蓬杜先生和他的“全权代表”莫约尔先生的手中......

    在罗马动荡的政治风云以及让人惊讶的变化中,皮蓬杜先生那一方已经显示出来了强劲的力量,这也让贝特鲁尔极大的增强了信

    政治有的时候就好像一场赌博,就看到是否能够押对方向了.

    在自己的总统办公室里,贝特鲁尔再一次见到了“莫约尔先生”

    对于这位年轻的“全权代表”,贝特鲁尔有一种本能的畏惧和尊敬。仿佛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莫约尔先生”无法办到的......

    “恭喜你,总统先生。”王维屹打量了一下意大利总统的办公室

    然后微笑着做出了自己的祝贺。

    “谢谢,但我想我更应该的是感谢您和皮蓬杜先生。”即便已经身为总统,但贝特鲁尔还是保持了自己的谦逊:“如果没有你们的全力支持,我想我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

    这是一个可以利用的人,无论他这样谦卑的态度到底是出于什么目

    王维屹坐了下来:“总统先生,让我们开门见山吧。你已经坐在了意大利权力的巅峰,但新的挑战却一天也没有离开过你。都灵派、经济派,还有维托里奥派,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你的位置随着新的大选日子到来,你所遭受到的挑战将会越来越严峻。你准备好迎接这样的挑战了吗,我的朋友?”

    “不没有。”贝特鲁尔实事求是地说道:“除了那些平民阶层,我得到的支持非常少。即便是平民,也分成了无数的派别。要知道都灵派的那些家伙,正是因为得到了大量平民的支持才能够堂而皇之的走进罗马的......”

    “是啊,他们得到了民众的普遍支持......”王维屹点了点头,显然非常支持贝特鲁尔的看法:“所以越是这样,我们越要积极的提前展开活动。总统先生,就从那些平民阶层下手吧!”

    贝特鲁尔怔了一下,王维屹随即淡淡地道:“我们已经为你设计好了未来的道路......”

    他并没有说出自己的全部计划但贝特鲁尔也并没有追问,他知道既然“莫约尔先生”这么说了就一定有自己的把握。自己要做的,无非就是协助好“莫约尔先生”完成他的工作而已。

    “莫约尔先生”非常坦诚的告诉过自己,他不但是皮蓬杜先生的全权代表,更加是德国政府的全权代表。

    贝特鲁尔并不在乎这些,美国也好,德国也好,无论谁能够给予自己的支持,自己就会全面的倒向谁。!

    “我们将向你提供一笔500万美元的竞选资金以供你能够顺利当选总统.....”王维屹这时候说出了自己来这里的另一个目的:“但是,这笔资金并不是无偿的,我们同样需要得到丰厚的回报,我希望这是我们新的合作的开始......”

    王维屹说出了自己对贝特鲁尔的支持计划,也提出了自己的全部要求。

    这就是所谓的“办公室条约”,一份被后人毁誉参半的条约。

    支持者认为这份条约让意大利摆脱了美国的束缚,最大程度的争取到了意大利的自主权。贝特鲁尔可以被看成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意大利比较成功的一位领袖。但是在反对者看来,“办公室条约”完全彻底的出卖了意大利的主权和核心利益,根本就是一份卖国跳跃,而贝特鲁尔也成为了意大利历史上最大的罪人。

    可是不管后人怎么看,“办公室条约”将对未来的历史进程造成极其严重的影响......

    “都灵派”顺利的进入了意大利的权力中心,卡塔多纳和他的助手们,每天都在忙着如何迎接即将到来的选举·以争取获得意大利的最高权力,而在这个时候,有一群人却被完全的忽视了:

    曼努西亚和他的同伴们!

    他们才是真正的起义领袖,意大利能够发生天翻地覆的变革·绝大部分功劳应该归属于他们。

    但是在“革命”成功之后,曼努西亚仅仅被任命为了副总理这样一个虚职,甚至连总理的行程曼努西亚也根本无从得知。

    他每天要做的事情,只是走进他的办公室,处理一大堆他无法看懂的文件,然后再无聊的渡过一天时间后下班回到走进的家中。

    任何重大的决策都是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

    曼努西亚本来并不是一个热衷于权力的人,但意大利政府·尤其是卡塔多纳的做法已经严重的挫伤到了他的自尊。

    革命——是他们这些起义者冒着生命的危险取得成功的,但是当革命真正成功后,却再也没有人来过问过他们。

    那些曾经许下的诺言·现在也几乎成为了一纸空文。

    对于这一点,担任劳工部副部长的纳多夫,担任教育部副部长的贝亚希纽克再清楚不过了。

    纳多夫还好,贝亚希纽克根本就没有什么文化,却让他担任了教育部的副部长,他甚至无法看懂那些文件,于是,这也让他沦为了笑柄......

    贝亚希纽克无数次的发出抱怨,有几次几乎就准备辞职了·但每次都是在曼努西亚的劝说下勉强留了下来。可是这一次,他实在忍无可忍了。

    “我在会议中提出了一项建议,但是却遭到了那些官僚们的哄堂大笑......”在曼努西亚的临时住宅里·贝亚希纽克面色铁青:“他们在讥讽我完全不懂教育,是的,我能够从他们的脸上看的出来他们的讥笑......是·我是不懂什么教育,我也根本不想坐在这张位置上。曼努西亚,让我回到都灵去吧,起码那里还有我的朋友..

    “冷静,贝亚希纽克。”曼努西亚竭力抚慰着自己的朋友:“总还是要以大局为重的。”

    “冷静?你总是劝说我要冷静,可是这些时候我们到底得到了什么?”贝亚希纽克将自己的不满完全的发泄了出来:“那些曾经的诺言呢?卡塔多纳的许诺呢?谁能够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纳多夫,你呢?难道你的景况比我更加好吗?”

    纳多夫苦笑了一下:“得了·贝亚希纽克,难道你真的认为我很快乐吗?我和你一样不懂·和你一样总是在别人的白眼里生活着。我甚至和你一样想要回到都灵去......”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曼努西亚:“罗马也许真的不太适合我们......”

    “莫约尔先生来了。”正在这个时候,一声汇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三个人立刻站了起来,把“莫约尔先生”迎了进来。

    无论他们在罗马遭遇到什么样的事情,起码他们还有一个朋友:

    莫约尔先生。

    莫约尔先生总会隔三差五的打来电话询问他们的状况,关切的问他们是否有需要帮助的地方,这才是他们真正的朋友。

    “莫约尔先生,您怎么来了。”曼努西亚热情地问道。

    “为了你们而来。”王维屹没有任何客套话:“我一来到罗马,就听我的朋友们说你们遭受了不公平的待遇,我很为你们的境遇担心,所以今天我必须要来看看你们,听听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

    就如同遇到了一个可以倾诉的知音,三个人没有丝毫的犹豫便倒出了自己内心的苦水。

    在莫约尔先生面前,他们没有任何可以隐瞒的。革命的成功莫约尔先生同样也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心血......!维屹平静的听着,然后愤怒在他的脸上出现:“不,不是这样的!权力,应该回到人民的手中!”

    就好像在黑暗中忽然遇到了一个导师一般,三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了期待。

    “为什么总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在意大利的历史上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王维屹缓缓地说道:“加里波第曾经领导过意大利打败了那些殖民者,然后他慷慨的决定援助法国革命·可是结果却是怎样的?梯也尔夺取法国政权后,把加里波第视为眼中钉,梯也尔下令解散孚日兵团,并命令不许加里波第进入法国......先生们·这就是一个革命者所遭受到的不公正待遇,而现在这样的不公正待遇正在你们的身上上演着......”

    听到“莫约尔先生”居然把他们和意大利历史上最大的英雄加里波第相提并论,三个人的精神一下振作起来。

    王维屹继续说道:“当不公正的待遇出现后,人们往往能够采取的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逆来顺受,一个就是奋起反抗。”

    “奋起反抗?”曼努西亚变得有些迟疑起来:“莫约尔先生,我并不是要反驳您的话·但是意大利刚刚完成革命,如果这个时候再出现动荡的话,我很担心意大利的未来。”

    “曼努西亚先生·你实在是太仁慈了......”王维屹话里有话地说道:“任何一次革命,任何一次伟大的变革,总是会伴随着血腥的政治斗争。我认为意大利的革命根本没有成功,反而到了最危急的时刻。大独裁者维托里奥虽然下台了,但他却依旧逍遥快活的生活在他的私人豪宅里,并且受到警察的保护。更加可怕的是,为了争取到他的支持,有些人正在想方设法的接近他,企图让他继续发挥自己的影响力·来左右意大利的政局......我还得到了一个最新的消息,维托里奥有可能去往国外以逃避正义的审判......”

    三个人一下便变得无比愤怒起来。如果说其它事情他们还可以忍受的话,那么只有这点是他们无法接受的。

    在他们的眼里·维托里奥.墨索里尼是意大利最大的罪人,他必须接受审判,必须为他自己的罪行承担全部责任。

    在此前·他们听说了一些事情,比如新的政府不会对维托里奥的罪行进行审判,甚至允许他流亡到海外去。但远离核心阶层的他们,却并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

    然而现在这一切在“莫约尔先生”的嘴里说出来,那么一定都是真的了......

    “不,我们必须立刻见到那些大人物们!”性格暴躁的贝亚希纽克再一次大声叫了起来:“我要当面质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要他们当年告诉我,他们不会放走那个刽子手!”

    “冷静一些·我的朋友。”王维屹淡淡打断了他的话:“你的愤怒只会让你失去正确的判断力,你的愤怒只会让那些卖国者们窃窃自喜·我们需要全面的计划来恢复意大利的真正民主和自由。我们需要谨慎的考虑,来阻止那些可怕事情的发生。”

    当他说出这些话后,曼努西亚很快便反应过来:“您能够告诉我们应该怎么做吗?”

    “当然可以,我的朋友,我来就是为了向你们提供帮助的。”王维屹不暇思索地道:“我虽然不是一个真正的意大利人,但我钦佩你们为了意大利的自由和公正所付出的一切,我也愿意竭尽所能的向你们提供一切需要的帮助。我,和自由联盟,将是你们最大的后盾。”

    他略略停顿了一下:“不可否认,我们的敌人拥有警察和军队,我们的力量无法和他们相提并论,但你们也有一样他们不曾拥有,也永远不会拥有的武器,那就是全体意大利人民。进行二次革命吧,我的朋友们!”

    二次革命?曼努西亚、纳多夫和贝亚希纽克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

    他们一直把自己看成是最坚定的革命者,排挤和打击也许不会让他们产生别的想法,但“革命”这两个字却如同兴奋剂一样让他们的肾上腺素完全的被调动起来了。

    “是的,二次革命,只有二次革命才能够坚决彻底的解决掉意大利的顽疾!”王维屹的话听起来非常的慷慨激昂:“而我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给意大利带来无数苦难和灾害的维托里奥.墨索里尼!必须要把他留在罗马,不能够让他跑到国内去,否则,这将无法让他受到公平的审判!”

    曼努西亚一下站了起来大声说道:“请告诉我们应该怎么做,我们信任您,莫约尔先生,我们愿意听您的,让刽子手得到他应得的惩罚,为此我们不惜付出我们的全部!”

    “请冷静,我的朋友,我们要做的事情还非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