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六十. 都灵大起义

九百六十. 都灵大起义

    一场风暴正在意大利的都灵悄悄酝酿着。这在任何一个冢都是如此,当人民无法继续生存下去,他们唯一能够有的选择就是反抗。

    他们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成功,但他们却竭尽全力的愿意去试一下。

    就算死了,也比屈辱的活着要好。

    意大利政府即将对都灵人民进行血腥镇压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城市。都灵的意大利人起初恐惧、茫然、不知所措,但很快愤怒的情绪便代替了一切。

    他们只是在争取生存的权力而已,但现在政府却连这点也要剥夺了。

    起义!起义!起义!既然政府不愿意让自己活着,那么就用最暴力的手段来推翻他们吧!

    大起义的浪潮正在悄悄形成......而在这个时候,意大利的总理贝特鲁尔先生却依旧好像无动于衷......

    卡塔多纳已经从各个渠道得知了一场起义有可能发生,他心急火燎的将这一情报报告给了意大利总理,但是贝特鲁尔却并不在意的告诉他:“不用担心,我的朋友,所谓的起义无非就是那些人用来威胁的话而已......”

    卡塔多纳听的目瞪口呆,这难道就是一个国家的总理在危急关头所采取的态度吗?

    可是他又能够有什么办法......

    “莫约尔先生”毫无疑问是个守信用的人,他真的为意大利的起义者找来了他们所需要的武器。足足能够武装一个连的武器。

    这一点无疑让曼尼西亚和他的同伴们信心大增。

    大起义已经即将爆发!

    在起义前的最后一次会议上,曼尼西亚做了慷慨激昂的鼓动:

    “先生们,意大利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我们的敌人正在企图消灭我们..我们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束手就擒,要么抵抗到底一.先生们,我们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战,而是为了整个都灵而战,为了整个意大利而战¨大独裁者墨索里尼死了但是他的儿子却还在继续统治着意大利,而且让我们的生活更加贫困。我们还能有什么选择呢?我们难道真的愿意在敌人的屠刀下死去吗?不,我们的命运永远的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里一.

    我们只要愿意,就能拯救自己免除我们所指出的危险一.

    一切暴君们所做的,不外是叫人民奴隶似地服从和消极听命。

    我们所理解的自由,可以要求同进行战争有关的一切紧密一致起来;它可以要求在一切形式问题上保持沉默;但是绝不能要求意大利不实行起义或屈服于专横暴虐的独裁者。意大利永远不会放弃自己获得自由的崇高决心!”

    他的讲话很快引起了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一.

    1966年3月26日夜,“都灵大起义”爆发了。

    这是一次对历史有着深远影响的大起义。起义者们甚至打出了意大利历史上的英雄“加里波第”的名字。

    在当天夜里,起义者们袭击了都灵警察局,那些警察们面对起义民众,并没有采取什么过多的抵抗措施起义者轻松的便占领了这里,获得了他们急需的武器。

    起义很快传遍了整个都灵,卡塔多纳市长完全乱了27日凌晨时分,他就不顾礼仪的敲响了意大利总理贝特鲁尔的门。

    “起义爆发了,起义真的已经爆发了......”卡塔多纳惊慌失措地说道:“警察局遭到了袭击,他们获得了大量的武器!”

    贝特鲁尔显得非常镇静:“现在那些暴徒们怎么样了?”

    “还没有进一步的消息......”卡塔多纳喘息着道:“确凿的情况要到天亮以后才能知道。”

    贝特鲁尔点了点头:“他们终于还是行动起来了,市长先生,你认为你应该对此负责吗?”

    “我?”卡塔多纳怔在了那里,自己该负什么样的责任?

    总理先生是被派来解决问题的,可是这两天他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现在他居然把责任推卸到了自己身上......

    “镇压吗?”卡塔多纳勉强说道,也许这是他们在目前的情况下最好的选择了。

    “镇压?”贝特鲁尔冷笑了声:“你真的认为镇压是最好的选择吗?市长先生博洛尼亚法庭的被告席可没有多少人能够忘记。”

    卡塔多纳的身子颤抖了下......他有些不太明白总理先生的意思了......

    “我这就返回罗马......”贝特鲁尔出人意料地说道:“目前的局面,你没有办法解决,我也同样没有办法解决我想最好让领袖亲自拿主意。但是在此之前,我不想让情况变得进一步的恶化。”

    这个该死的家伙......卡塔多纳心里愤怒的诅咒起来......他居然把这个烂摊子交给了自己......

    贝特鲁尔居然真的没有过多停留,他很快叫上了警卫离开了这个危险的地方...!

    “该死的该死的!”卡塔多纳暴怒的叫了起来。

    可是面对现在的局势,他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好。

    “市长先生,我在总理的卧室里找到了这个。”这时候他的高级幕僚迪纳卡莱急匆匆地的走了出来,将一本书放到了卡塔多纳的面前。这是一本“加里波第传”,说的是意大利英雄加里波第的传奇故事。其中一页放着书签的地方,一段文字被用红色的笔勾画出来了:

    “......6月3日夜,法军背信弃义发动全线进攻当晚就拿下了当初固若金汤的四风别墅和潘菲利别墅。400名守卫者非死即伤,罗塞利引咎辞职共和国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危急关头,病中的加里波第不计个人恩怨,再次接过军事指挥权。凌晨5点钟,罗马的圣彼得广场上一片肃然,隆隆的战鼓声中久经沙场的意大利军团排成整齐的方队,等候着加里波第的命令。这是一场不公平的竞赛,3000意大利战士要面对装备精良的法国军队。带病的加里波第身先士卒,‘共和国万岁,的口号响彻云霄意大利军团发起排山倒海般的反击。7时30分,两座别墅重新回到共和国手中,法军被杀得丢魂失魄。加里波第的红斗篷出现在那里,法军无不望风溃逃。乌迪诺和瓦杨急红了眼,亲督部队反复争夺,别墅周围躺满了死尸,法军甚至用血淋淋的尸体构筑工事......”

    “这这是什么意思?”卡塔多纳看的一头雾水。

    迪纳卡莱朝边上看了看,然后放低了自己的声音:“在总理先生的卧室里,我还看到了一件红色的斗篷。”

    “红色的斗篷?”卡塔多纳的目光忍不住又落到了那段文字上:

    “......加里波第的红斗篷出现在那里法军无不望风溃逃......”

    卡塔多纳似乎有些明白了:“难道总理想做第二个加里波第吗?”

    “不,不是他,而是您。”迪纳卡莱悄声说道。

    卡塔多纳被震在了那里。

    看在上帝的面子上,他从来也都没有想过会有这一天的发生......

    “您再看这里。”说着迪纳卡莱将书翻到了最后一页,那里用笔写着这样的几段话:

    “意大利的独立和统一,经历了长期、艰苦而又曲折的斗争过程,唤起了意大利民族的觉醒。11870年的独立战争最终获得了胜利,使意大利摆脱长期受外族压迫和分裂割据的局面,大大推动了历史的进步......在意大利独立战争中资产阶级民主派和自由派之间始终存在着矛盾和斗争。民主派主张自下而上的道路,自由派主张自上而下的道路。由于民主派势单力薄,加之内部不团结自下而上道路行不通。然而,自由派力量雄厚,政治上比较成熟因而成为独立战争的领导力量......

    意大利独立战争造就了杰出代表人物,其中首推加里波第。加里波第在战前通过一系列军事实践活动,获得了丰富的经验。在三次独立战争中,他指挥若定,多次打败兵力上占优势的敌军,取得辉煌战绩。他善于积小胜为大胜,为意大利统一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后人称他为‘现代游击战之父,是当之无愧的......”

    最后,用红色的笔写着:“第二个加里波第在哪里?”

    “不不,这不可能是总理先生写的。”卡塔多纳合上了书,有些惊慌地说道。

    他同情起义者,但这不代表他就会加入到起义者的队伍里。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成为了一个暴动者!

    暴动者的结局是什么,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的了......

    “无论怎样,镇压暂时不应该发生。”此时的迪纳卡莱表现的非常冷静:“都灵的起义会牵扯进许多的事情,我建议我们耐心的等待着局势的进一步发展再做出我们的判断吧!”

    大概,现在这是他们唯一能够采取的办法了......

    可是,在天亮后局势完全脱离了卡塔多纳的预料。

    那些起义者们,竟然打出了“卡塔多纳万岁”的标语!

    上帝啊,这简直让可怜的市长崩溃。

    而且,这还仅仅是开始而已,起义者迅速占领了电视台和电台,起义的领袖曼努西亚发布了最重要的宣言:

    “自由、公正,是我们所追求的全部,但现在无耻的统治者却悍然剥夺了我们的一切,除了反抗,我无法想出更好的办法了。起义,这是我们并不愿意,但却不得不采取的举动......现在,我宣布

    ‘都灵共和国,成立了,我们将拥戴卡塔多纳先生成为共和国的总统,我们拥戴乔治奥先生成为共和国的总理,我们拥戴孔杰奥将军成为共和国的元帅,武装部队最高司令长官......”

    呆了,卡塔多纳、乔治奥和孔杰奥完全的呆了......这些该死的起义者啊为什么要把他们牵扯进来?!

    这很快会让罗马的那个大独裁者知道的,而且以维托里奥的性格,他们将会彻底失去维托里奥的信任。

    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加可怕的事情吗?

    他们几乎就要崩溃了。

    在半个小时后,做为曼努西亚的代表·纳多夫走进了市长办公室,在这里,他见到了都灵的那些大人物们。

    纳多夫没有丝毫的畏惧,他直面这些都灵的掌权者:“起义已经爆发,我们是在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在。你们可以镇压我们,也没有支持我们,这完全取决于你们。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大半个都灵已经控制在了我们的手里,全都灵都在支持着我们......”

    “先生,我看你还是太乐观了。”孔杰奥将军冷冷地说道:“我有士兵·有坦克,有大炮,两个小时里我就可以让你们失败!”

    “是的,将军,我完全承认这一点。”纳多夫镇静地说道:“您当然可以轻易的镇压我们,但您能够杀光都灵的每一个正直的意大利人吗?镇压一旦开始,鲜血将染红都灵,无数人都将为之而死。您呢?您可以获得什么?伟大的爱国者还是屠夫将军?您将会一辈子遭到意大利人的唾弃......甚至,您现在就可以把我杀死在这里·但还会有更加多和我一样的人为了我们的事业而战斗到底!”

    孔杰奥将军沉默了下来,他绝不愿意承担上屠夫将军的骂名。如果镇压的话他早就已经动手了。

    “至于您,尊敬的乔治奥局长。”纳多夫把目光落到了都灵警察局长的身上:“昨天夜里我们袭击了警察局·但我们没有伤害任何一个您的部下,相反我们全部将他们释放了,我相信这是我们善意的表

    “很感谢你们做的一切。”乔治奥显得要圆滑多了:“但是·支持你们毕竟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决定,我希望你们能够给我们一些时间。”

    “当然,两个小时。”纳多夫看了一下表:“两个小时后,无论你们的决定是如何的,起义一定都会照常进行,你们依旧是我们的领导者,再见·先生们。”

    纳多夫走了,只留下了目瞪口呆的这些大人物们......

    “怎么看·先生们!”卡塔多纳艰难地说道。

    没有人开口,卡塔多纳还是把求援的目光落到了迪纳卡莱的身

    “在历史上有许多次起义都是偶然发生的,有许多大人物也是偶然诞生的......”迪纳卡莱显然比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要镇静:“我想,我们必须要考虑这些起义者们的建议了。”

    “天那,这会让我们走上断头台的。”卡塔多纳不敢相信迪纳卡莱先生居然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还能怎么做呢?”孔杰奥将军出人意料地说道:“在罗马的那个人会相信我们对此一无所知吗?会认为我们和这些起义者没有任何的牵连吗?醒醒吧,市长先生,我想很快罗马的那个人就会宣布我们是叛徒的。”

    卡塔多纳知道将军说的“罗马的那个人”是谁,但他不敢相信将军居然也说出了这样的话。

    “将军先生,我相信我们会有愉快的合作的......”在市长迟疑不决的时候,孔杰奥将军想起了不久之前发过巨富皮蓬杜先生对他说过的话:

    “起义成功,您将是最了不起的将军,如果失败的话,我保证我会将您安全的送出意大利。啊,这是一张200万美元的支票,希望这能够对您有所帮助......至于您的家人,我在瑞士已经帮您安排好了......”

    所以,孔杰奥将军完全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与他相同情况的,还有都灵的警察局长乔治奥先生和市长的高级幕僚迪纳卡莱,他们都听到了相同的话,接受了巨额的支票,然后,他们的家人也早就被安排离开意大利了。

    只有可怜的市长先生还被蒙在鼓里......

    “该做出决定了。”乔治奥迫不及待地说道:“要么赞成,要么镇压,但是我可以毫无隐瞒的告诉您,警察们是不会介入镇压的。啊,我已经失去了对警察局的领导,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是起义者的同情者,您还能够让我怎么办呢?”

    卡塔多纳怔怔的看着这些人,他有了一种被出卖的感觉。

    这些人真的是自己的部下吗?这些人真的是自己认得的那些人吗?他们似乎已经结成了统一战线,自己没有任何选择的全力,只能按照他们说的去做。

    可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局面为什么会走到了这一步呢?

    没有人能够给可怜的市长先生任何解释!现在他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只是点头答应他们的建议。

    这大概也许是市长先生最无奈的地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