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五十七. “菲特烈大帝”

九百五十七. “菲特烈大帝”

    1966年3月23日,美军第2装甲骑兵师师长科瑞特中将遭到德军伏击,于中午12点30分阵亡。

    科瑞特中将的死,让这场战争真正走到了尾声。

    中将的尸体得到了很好的安葬,这是恩斯特.勃莱姆元帅亲自下达的命令。

    尽管科瑞恩中将曾经表现得相当无礼和狂妄,但从军人的角度来看,他没有任何值得指责的地方。

    成片的敌人放下了武器,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继续战斗的意义了。

    3月23日下午15::00,德意志帝国元帅恩斯特.勃莱姆宣布第二次柏林反击战结束!

    在这一次战斗中,美军第2装甲骑兵师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其余的盟军部队也都损失惨重。

    盟军这一次的失败,远远超过了第一次柏林攻防战的损失。在战后盟军总司令威斯特摩兰不得不悲哀地说道:

    “这一次的失败带给我们的打击太大了,大到了已经让我们无法承受的地步在未来一段漫长的岁月里,我们根本没有力量再发动第三次进攻。我们除了要面临正面敌军的攻击,还要面对占领地层出不穷的反抗。我想,盟军在德国最艰苦的岁月到了或者,我们很快就会被赶出这里的”

    这是一次影响深远的战争,柏林成功的摆脱了最大的危机,尽管和敌人相比他们依然不占什么优势。但他们知道,自己离把所有的敌人赶出自己的土地已经并不遥远了。

    胜利女神重新回到了德意志!

    战场上在欢呼着。柏林城在欢呼着。他们在欢呼着自己的英雄,在欢呼着这次伟大的胜利。也更是在欢呼着德意志的传奇英雄: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骷髅男爵!

    他在的地方,总是会有奇迹出现的

    “这仅仅是开始而已”面对所有英勇无畏的德军将士,面对所有的德国公民和他们的盟友,王维屹如此说道:

    “我为这次胜利欣喜,我的心情就和你们每一个人一样激动,但我告诉自己必须要保持冷静,因为。在我们的土地上,敌人依旧存在。只要还有一个敌人在我们的土地上,战争就永远也都不会结束士兵们,国民们,每一个被占领地的德国国民们,我要求你们展开全线反击,为了我们的最终胜利。为了伟大德意志的伟大荣耀!我曾经离开过你们,但这一次我向你们保证,即便取得了最后的胜利,我也再不会离开你们!”

    疯狂的呼声在柏林内外响起亚力克森男爵再也不会离开他们了

    “德国将恢复正常的秩序,世界也将恢复正常的秩序。”王维屹的声音继续响起:“而这,需要我们所有人的努力。我们将恢复大国的地位。就和过去一样,因为,德国正在沿着正确的道路前进着。我感谢每一个为了德意志而奋战的士兵或者普通人,我也同样感谢我们的盟友,英国。众所周知的是。德国和英国在历史上曾经有过不愉快的经历,但现在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德国和英国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目标:自由!是的。没有什么比这两个字更加宝贵的了。我发誓,在德国取得胜利后,我们强大的军队和英国同样强大的军队,会亲自护送着英国真正的君主回到伦敦。那是尊敬的伊丽莎白女王陛下”

    狂热的欢呼再次响起

    伊丽莎白二世和他的丈夫菲利普亲王,以及所有在柏林的英国人都听到了男爵的宣言。这一瞬间,他们热泪盈眶。

    他们曾经对回到伦敦并不抱什么希望了,因为他们最后的容身地柏林同样也岌岌可危。但是在他们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候奇迹却终于出现了。

    那是亚力克森男爵带来的奇迹!

    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做到的,只要你的心中永远充满了希望

    “恭喜你,男爵,你总是能够在我们最需要你的时候带给我们需要的一切。”在帝国大厦里,阿道夫.希特勒同样难以掩饰激动:“看在上帝的面上,告诉我,我们真的胜利了吗?”

    “是的,元首,我们真的胜利了。”隆美尔如此说道。

    “不,我们离胜利还很遥远。”王维屹却说道:“敌人还在柏林,在我们能够看的到的地方。尽管我们成功的第二次守卫住了柏林,并且给予了敌人重大的杀伤,但我们自身的力量也遭到了很大的损失。”

    希特勒耸了耸肩:“也许吧,可是谁会在乎呢?我们有亚力克森男爵,但是敌人没有。”

    元首的这句话让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意,就连王维屹也不例外

    “好吧,收起胜利的喜悦吧。”王维屹恢复了平静:“要做的事情还很多,费尔斯,告诉我你的进展。”

    “是的,我这就向您汇报。”费尔斯很快说道:“在那些被占领的城市,我们武装起来了大量的抵抗组织和游击队,元帅,这将是我们完全值得信赖的力量。在这次战斗开始之后,如果没有这些抵抗组织的协助,我想我们不会取得这样的结果盟军遭受了很大的损失,他们的力量不是无穷无尽的,我已经下达了命令,命令各地的抵抗组织抓住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在各地继续组织武装起义,一刻也不让敌人得到喘息”

    “很好!”王维屹点了点头:“这次的失败将让我们的敌人陷入混乱,同时。他们自身内部的矛盾也会因为失败无可遏制的出现。我想,我们的步伐应该加速了邦克雷雷。你那里的情况呢?”

    “新的秘密物资将在本月底之前到达。”邦克雷雷很快回答道:“元帅,我们必须感谢那些秘密盟友们的努力,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我想我们无法取得今天的胜利。我还想,我会变得非常忙碌的。”

    “他们可不是无条件的援助”王维屹笑着嘟囔了句。

    “纽约同盟”的重新启动,其意义比在战场上取得的任何一次胜利更加重要。

    “乌克兰方面呢?”

    “科尔科罗克元帅指挥的部队,一连击退了俄军的几次进攻,在柏林反击战开始的时候。我们的增援部队已经进入到了乌克兰,现在正在和乌克兰起义军一起奋战。相信俄国人暂时没有什么力量来对付我们了”

    “一切都在沿着好的方面进行着”王维屹喃喃的说着,然后他抬高了自己的声音:“曼施坦因元帅和莫德尔元帅,也同时在北非和中东展开了反击,并且取得了很大的战果。我决定,在1966年的6月,举行全线总攻!在10月前。把所有的敌人都从我们的土地上赶出去!”

    群情振奋,尽管德国的元帅和将军们并不知道亚力克森男爵为什么那么有把握

    但他做的哪一件事情最后证明不是正确的呢

    第二次柏林保卫战胜利了,但是柏林却遭到了巨大的创伤。

    这个德国的首都,同时也是德国最大的城市,在历史上从来都没有遭受过如此的创伤。战争带来的创伤迟早都会被抚平的,但是心灵上的创伤也许会持续很久很久。

    那些整天盘旋在上空。给这座城市带来无数痛苦的敌人飞机不见了,德国人得到了难得的平静。

    日耳曼民族的韧性和坚强在这里得到了最大的体现。他们顽强的在废墟上努力着。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战争其实并没有结束,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还不能停止手里的工作。

    可是他们不怕,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胜利女神的微笑

    王维屹看到的却是德国人的坚强

    一个神父正在为一个逝者喃喃的做着祷告,逝者的亲人平静的站在一边。一直等到神父的祷告结束。他们才将亲人的尸体下葬。

    “可怜的人啊。”王维屹低声说道。

    “我**裸来到这个世界上也该这样离去”神父并不知道站在面前的这个人是谁:“您知道这是谁说的吗?我想这句话在现在也是有用的。”

    “菲特烈大帝的父亲老菲特烈.威廉。”王维屹很快回答道:“这是在他死前说的,但是您并没有说完。神父。在他说完了这句话后,随即又挣扎地坐起来说,‘不,我至少要穿着我的军服死去。’而我认为,这才是最重要的。”

    “是啊,您对德国的历史非常清楚。”神父点了点头:“随后菲特烈匆匆赶回了柏林继位国王,号菲特烈二世。也就是日后的菲特烈大帝。但是您知道这位伟大君主的少年时代吗?”

    王维屹摇了摇哟,神父微笑着说道:“他是一个顽劣的孩子,一个让父亲头疼的未来王位继承人。菲特烈.威廉给宫廷教师定下了这样规矩,‘我不希望菲特烈脑子里充斥无用的玩意。只许教他现代的德意志历史,政治经济学,军事策略,数学,德语和法语。他不需要学习任何16世纪以前的历史,之后的也仅仅是德意志的日耳曼历史。不准教他拉丁语,绝对不需要!’然而年幼的菲特烈却远远不满足他严厉父亲定给他的课程。刚刚8岁的菲特烈就向自己的老师提出要学拉丁语,教师起初很犹豫,但是在菲特烈的死缠烂打下,终于使妥协开始偷偷教他拉丁语,并同时也开始传授那些菲特烈-威廉禁止的知识,比如文学和音乐。之后,这个秘密被老菲特烈-威廉在无意中发现。一气之下一边对着教师大骂‘你在教我儿子什么鸟语!’一边挥舞着拐杖追打教师。但是,菲特烈始终没有放弃学习这些知识。他自己偷偷购买文学和哲学书籍,并悄悄学起了音乐,尝试吹凑长笛”

    “这大概就是菲特烈大帝与众不同的地方吧。”王维屹轻轻叹息了声:“如果他完全按照父亲说的去做,他也许永远也都无法成为一位伟大的君主。”

    神父完全赞成对方的意见:“是的,我想也是这样的。但是您知道菲特烈大帝对德国最大的贡献是什么吗?不是他在军事上取得的伟大胜利,而是他对德国繁荣作出的贡献。”

    王维屹有些好奇起来,神父一边朝前走一边说道:“在莫里茨会战的时候,虽然普军已经开始占有优势。但菲特烈还是被激烈残酷的战场吓得不轻,以至于他对申莫林垣将军说‘战火让我感到头晕目眩,我将指挥权交给你,我现在需要休息一下。’最后,普军步兵在帅指挥下发起反攻,迫使奥军溃退,最终取得胜利。按理说这样的君主是无法称之为伟大的。然后,他还是成为了德国历史上最了不起的人物”

    神父略略停顿了一下:“在几次胜利的战争后,普鲁士迎来迎来十数年和平时光。而菲特烈也开始将注意力转往国内建设。在他的主持下,柏林科学院得以成立,而他自己也成为了名誉会员,同时菲特烈也开始拨出一笔皇室费用作为科学奖学金。以次鼓励科学技术的发展和进步。另一方面,就是对基础教育的改革,他要求所有贵族子女都必须进学校学习,而其中的男性子弟还必须进入军校并在军队服役至少5年。对于平民的教育,他也采取普及义务教育的政策。努力提高整个国家国民的教育水平和素质。另外一方面菲特烈也破天荒地开放了普鲁士的言论出版自由,打破了报纸的新闻禁锢。甚至允许柏林的书店里公开摆出丑化他的漫画。按他自己的话来说‘我和我的人民达成了协议,我干我想干的事,而人民则说他们想说的话’”

    王维屹微微点着头,这对于一个当年的君主来说是个很了不起的成就了。

    神父似乎对菲特烈大帝非常之的了解:“当然对于军队的建设也同样不会被菲特烈所忽视,他为此投入了大批经费。但是菲特烈同时并不希望由于军费的高涨而影响乃至破坏了整体国家的经济体系的发展。所以他采取了一种比较独特的手段。因为作为国王的菲特烈自己是全普鲁士最大的地主,他坐拥整个普鲁士贵族土地收入的三分之一,而菲特烈就把其中80%的收入投入了国家军队的建设并尽量不从国家政府的预算里克扣作为军费。如此一来建设强大军队的政策与政府之存在不会对资本主义的发展带来太大的负面影响,相反地这些因素在德国进入资本主义时发生了领导的特殊力量”

    “所以您瞧,战争能够让一个人成为了不起的人物,但却未必能够称为伟大。”神父忽然话锋一转:“真正的伟大人物,是在带领自己国家不断取得军事胜利的同时,还要及时的让国家从战争的创伤中恢复过来,让国民不再为贫穷而发愁,让国民对自己的国家有强大的归属感和自豪感。”

    王维屹的眉毛跳动了下:“你知道我是谁吗?”

    “当然,亚力克森男爵。”神父微笑着说道:“从您出现的第一分钟开始,我就知道您是谁了?但您既然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我又何必一定要说破呢?”

    “那么现在呢?”王维屹也同样微笑着问道。

    “我想,我为您说了那么多菲特烈大帝的事,您能够从中想到一些什么。”神父淡淡地说道:“我坚信,德国在您的领导下一定会取得胜利的,然而胜利之后呢?您会展开凶猛的报复吗?啊,您也许会的。但是我还是要建议您,尽快带领德国摆脱战争的创伤才是第一位的。”

    “你建议我不要报复吗?”王维屹眯缝起了眼睛。

    “我是上帝的仆人,仁慈是我们必要遵守的。”神父丝毫没有什么害怕:“但是我想问您,在我们失去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胜利后,是什么力量带领德国重新崛起?是苦难,无穷无尽的苦难。然而现在的社会和当初已经有所不同了,人民愿意追随着您,但前提是他们必须拥有一个稳定而繁荣的国家,我想您不会忽视这一点的。”

    王维屹微微点了点头,尽管他并不完全赞同神父的意见,但其中有些道理却是他愿意去仔细思考的。

    “感谢你,神父,今天为我讲了一些故事,也给了我一些启发,我想我会仔细考虑的。”王维屹整理了一下衣服:“你真的仅仅是一个神父吗?”

    “是的,我只是上帝最忠实的仆人而已!”神父的声音并不是很大。

    王维屹一笑而道:“那么,希望很快还能够再见到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