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五十六. 覆灭记

九百五十六. 覆灭记

    现在,战场上的局势已经脱离了科瑞特将军的控制了。!

    随着第3装甲旅的覆灭,科瑞特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挽回什么。在给盟军总司令威斯特摩兰的电话里,这位美国将军如此说道:“我已经尽到了一个美国军人能够做到的一切事情,我的军官正在死去,我的士兵正在死去,也许很快就会轮到我了。司令官阁下,您曾经说过一个军人是无法忍受两次同样失败的,对于这一点我完全的赞同,所以,您一定不会看到我第二次蒙受着屈辱离开属于我的战场。”

    在那一瞬间,威斯特摩兰知道自己的部下要做什么了。

    他立刻建议自己派遣飞机将科瑞特接离战场,但是这很快遭到了科瑞特的拒绝,他无法忍受这样的屈辱。

    他挂断了盟军司令部的电话......

    科瑞特拿起武器,带着自己的警卫部队出现在了战场......

    或许,这将是他的最后一战,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无所畏惧,正如德国人那样无所畏惧,无论是什么样的命运迎接自己......

    战场上总会有人死去的......而且每天都在不断的有人死去......如果死亡能够带给人一些警醒,也就没有什么太多的遗憾了吧......可惜的是,科瑞特和那些已经死去或者正在奋战的人都不过是一些政治的牺牲品而已......

    这是1966年的3月22日夜里......

    这是美国人的悲剧时刻......

    炮火渲染着的战场上,对于美国士兵和他们的盟友来说,所有的希望都已经断绝了......

    科瑞特看到了大量溃散中的军队,也看到了大量的尸体。他没有悲伤和愤怒,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只是完全自己在战场上最后的使命。

    也许德国人能够帮助他完成的......

    22日夜里的战斗一直都没有停止过,战场上的每个角落都在彻夜响着枪声和爆炸声。战斗每一份每一秒都会发生。

    一些美国士兵投降了,有人认为军人投降是一种巨大的耻辱,但也有许多人并不这么认为。

    在他们看来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战报不断的被汇集到王维屹的手中·战局对于德国一方来说已经非常乐观了。意大利阿克莫特装甲师始终没有任何行动,这才是最让人满意的。如果他们现在加入战局的话,那么对战争的最后走向或许会产生严重的影响。

    皮蓬杜的工作卓有成效,他虽然没有直接参加战斗·但他对于德国的贡献却绝不是仅仅依靠消灭了多少敌人来衡量的......

    如果德国能够取得战争的最后胜利,那么,皮蓬杜以及像他一样的人都该获得分量最沉重的一枚勋章......

    总攻在持续进行着,现在的王维屹需要的不再是小的胜利,而是最后的捷报。

    科尔汉姆上校亲自参加了战斗,强纳尔将军也亲自参加到了战斗中。每一个德国的军官,都无比热切的亲眼看到胜利到来的那一时刻。

    这将能让他们的名字永远的载入到德国的历史中。

    一个晚上的时间·攻击中的德军取得了最辉煌的战果,大量的敌人被消灭,大量的敌人被俘虏·还有大量的敌人放弃了抵抗。

    整个前线的所有敌人正处在可怕的崩溃之中......

    夜晚就如同一只巨大的幽灵那样不断的吞噬着一条条的生命......

    当23日的太阳升起,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死亡的气息到处可以闻到。大概死神是最为满意的一个了。地狱里很快便会人满为患的。

    那个他亲自赐福的,来自地狱的男爵又一次得到了死神的嘉奖。他赋予男爵巨大的全力和不老的青春,为的就是无数个这一天的到来。

    清晨,昼夜未停的枪炮声变得更加猛烈起来,战斗了整整一个晚上的德国士兵们丝毫也都没有感到疲惫。相反,即将到来的胜利却在最大程度上刺激到了他们。

    毁灭吧,要么让自己毁灭·要么就让敌人毁灭!

    科瑞特并不想就这么被毁灭......来到前线的他,竭尽着自己的努力做着最后的抗争......

    那些被击溃的部队,被他重新武装起来·然后重新走上了战场......科瑞特发誓,只要还有能够战斗的士兵,他就绝对不会让这场战争结束的......

    “我是在犯罪吗?”当收拢了第4装甲旅的残兵后·科瑞特忍不住问道:“我原本应该在没有希望的情况下,命令部队撤退或者放弃抵抗的,但我却继续让那么多的士兵去送死,上帝会宽恕我吗?”

    “上帝会宽恕您的,将军。”瑞恩上校凄惨的笑着:“您并不是为了自己在战斗,您是在为了美利坚的荣誉而战斗。

    科瑞特将军苦笑了一下,他知道部下这是在安慰着自己罢了......

    “起码我是尊重您的......”瑞恩上校放低了自己的声音“因为您放弃了逃生的机会哪怕到了现在,您也依旧和您的士兵战斗在一起。就算我们全部战死在了这里许多年许多年以后,每一个也会记得您为我们的国家付出了什么,我想没有多少人可以做到这一点......”

    “我们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战争?”科瑞特忽然有些失落地说道:“瑞恩,你得知道,在战争爆发的时候,我无限狂热的追随着我们的军队投入到了战场,但是现在我却觉得我们应该反思了,真的有进行这场战争的必要的吗?真的要让那么多的士兵死去吗?我们真的能够看到胜利吗?”

    “正如您所说的,那是政客们的问题......”瑞恩苦涩的笑着:“我们,不过都是一些棋子而已......”

    他们明白的并不晚,战争永远都是政客的游戏,军人无非就是一些牺牲品......

    1966年3月23日这一天,对于美国第2装甲骑兵师和他们的盟友来说是永远都无法忘记的一天。

    从21号开始的德军大反攻,到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失败正离他们越来越近。

    大规模的抵抗正在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些幸存者正在为了自己生存的权力而战。

    德国已经把这次的胜利牢牢的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人总是不死心的,绝望中的科瑞特,第三次要求意大利阿克莫特装甲师向自己提供增援,在毫无希望的援军到达之前,意大利人是他和那些被围困军队最后的希望了。

    但是,科瑞特将军永远都不会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元帅,意大利阿克莫特装甲师师长塔齐沃纳的特使求见。”

    王维屹抬起了头:“意大利人?塔齐沃纳的特使?立刻让他进来。”

    这是一个少校他自我介绍是塔齐沃纳的副官丰塞塔,奉命前来和德国最高指挥官接洽。

    “是准备投降吗?”王维屹理所当然的想到了投降。

    “不,不我们是不会投降的。”丰塞塔急忙否定了对方的判断:“不管怎么说,我们到底还是盟军的一员,而且我们是一个完整的装甲师,同时,即便德军对我们进攻,以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也完全能够安全的撤退。”

    他这点说的倒是真话,王维屹手中所有的部队都已经投入到了攻击作战之中,他没有多少力量再来对付意大利人了。

    这一点让王维屹大是迷惑:“那么你们的师长派你来做什么?”

    “瞧,我认为应该我们两个人单独谈,元帅。

    王维屹点了点头把丰塞塔带到了单独的一个房间里:“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的来意了。”

    “元帅,在战争最激烈的时候,阿克莫特装甲师并没有立刻参与到作战中您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我们接到了来自国内的秘密指示,不许我们参战。”丰塞塔一口气说出了全部:“而就在不久之前,塔齐沃纳将军再次接到了美国人科瑞特中将的求援电报,这就给塔齐沃纳将军出了一个很大的难题。救援,违背了国内的命令。不救,会让塔齐沃纳将军在战后面临很大的麻烦的......”

    王维屹似乎有些明白对方的意思了:“那么你们准备怎么办?”

    “德国和意大利有着传统的友谊......”

    当丰塞塔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王维屹差点就忍不住笑了出来。什么事传统的“友谊”?传统的友谊难道就是背叛吗?他耐心的听着意大利人说了下去:

    “可是我们也必须兼顾到自己的利益......所以,塔齐沃纳将军准备出兵啊,元帅,您千万不要误会,这不是真正的想要和你们战斗......您可以调出一小支的部队进行堵截,这样我们就可以有理直气壮的借口了......您放心,我们绝不会真正战斗的......”

    “我懂了,我当然可以这么做。”王维屹淡淡的笑了笑:“让阿克莫特装甲师名正言顺的和我们接火,然后,塔齐沃纳将军就可以找到托词了,这是个不错的办法。”

    丰塞塔一下就变得兴奋起来了:“瞧,我们具体的行军路线是这样的......”

    这大概是战争史上最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幕了,一支敌对的军队,完全而彻底的将自己全部的军事秘密告诉了自己的敌人。

    “给我接‘瓦特战斗群,......”王维屹拿起了电话,下达了新的“战斗”命令。

    或许,瓦特战斗群的指挥官现在也是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恩斯特元帅为什么会下达了这么莫名其妙-的命令吧......

    “感谢您的协助。”丰塞塔如释重负的出了口气:“做为报答,我们还可以给您另外一份礼物。塔齐沃纳将军将很快会和科瑞特将军取得联系,约定汇合地点,而我们将把具体的汇合地点告诉你们。”

    王维屹大喜过望,这可是一份难得的礼物了,但他随即狡黠的眨了一下眼睛:“让我来猜测,少校·科瑞特将军活着实在是太麻烦了,他会向盟军部说出许多原本不应该说的事情,所以,他死了才对你们是最好的。”

    “啊·我可从来都没有这么说过.....”丰塞塔也笑了:“那么您愿意接受我们的礼物吗?”

    “为什么不呢,少校?”王维屹微微笑着:“德国和意大利有着传统意义,不是吗?”

    科瑞特做梦也都想不到自己居然被人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出卖了。他的悲剧在于,美国选择了意大利做为了自己的盟友......

    连绵不绝的炮火,对科瑞特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那些该死的意大利人终于答应出兵了。

    该死的,如果他们早一些这么做·战争根本不会以这样一种方式进行的。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重要的是科瑞特终于看到了一些希望。

    只要意大利人能够及时到达,他们就又有了继续战斗的本钱·一定能够坚持到援军到来的。

    瑞恩同样也兴奋不已,对于将军他是无限尊重的,他绝不愿意看到将军就这样献出自己的生命。

    “瑞恩,离意大利人和我约定的汇合地点还有多远?”

    “就快到了,将军。”

    这个时候的科瑞特有些狼狈,他的身边仅仅剩下了一个连的兵力和一辆可怜的坦克。

    他比任何人都迫不及待的更想要见到那些意大利人。

    “飞机,飞机!”瑞恩大声叫了起来。

    空中出现了几架德国战机,很快俯冲扫射开始了。

    美国人猝不及防,纷纷寻找隐蔽的地方·坦克上的机枪拼命的吼叫起来......

    “不要惊慌,那是路过的飞机。”科瑞特即便到了这个时候还依旧保持了一个指挥官应有的冷静。

    可是,很快新的噩梦就开始了......

    大量的德国坦克和士兵出现了......

    “将军·我们被包围了!”瑞恩失魂落魄的大声叫了起来:“到处都是德国人,到处都是,我们没有地方可以撤退了!”

    “抵抗·命令所有人展开抵抗!”科瑞特用最大的声音吼道:“和意大利人取得联系,我们正在遭受攻击,正在遭受攻击!让他们迅速增援!”

    一直到了这个时候,科瑞特还根本没有想到出卖自己的正是那些该死的意大利人......

    德军从四面八方涌了上来,仅仅依靠着一个连的兵力根本无法阻挡住。

    “塔齐沃纳将军让我们再坚持半个小时,他正在和德国人奋战中。”瑞恩喘息着道:“我们和司令部也取得了联系,阿克莫特装甲师的确遭到了德国人的袭击!”

    科瑞特根本没有意识到其中的问题·他根本没有想到德国人和意大利人一起上演的好戏。

    他呼唤着自己的士兵尽到最后的努力,意大利人的援军就快要到了。

    他们唯一的那辆坦克在德军的凶猛攻击下成为了一堆废铁·现在只能依靠步兵去阻挡住德国人的钢铁怪兽了。

    越来越多的美国士兵被打死了,但是现在他们没有任何的办法

    “将军。”忽然,瑞恩虚弱的叫声传来。

    科瑞特急忙朝那里看去,他发现自己的参谋长已经倒在了血泊中,他赶紧冲了上去:“医务官,医务官!瑞恩,坚持住,坚持住,医务官马上就来了!”

    “嘿,将军,我恐怕无法坚持了......”瑞恩的脸上露出了苦涩:“能和您一起战斗,真是我最大的幸运。将军,答应我,好好的活下去。”

    “我会的,瑞恩,但是你必须要坚持下去,听着,这是命令,命令!”科瑞特大声吼叫着。

    瑞恩的眼神渐渐涣散,他的声音也变得几乎无法听到:“我想我要第一次违抗您的命令了......”

    然后,他闭上了眼睛......美军第2装甲骑兵师的参谋长就这样死在了战场上......

    放下了参谋长的尸体,科瑞特怔怔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尽管他早就做好了准备,但却没有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死去。

    是的,就要快死去了,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成为俘虏的,这是一个军人最大的耻辱。

    又是几名美国士兵倒下了,科瑞特长长的叹息了一叹息......

    “为了美利坚的荣誉,前进吧,士兵们!”科瑞特大声叫了出来。

    1966年3月23日,美军第2装甲骑兵师师长科瑞特中将遭到德军伏击,于中午12点30分阵亡。

    他到死都没有想过投降,他到死都表现的非常勇敢。他和那些战死在战场上的人一样是无愧于军人的称号。

    他曾经有一个梦想,击败骷髅男爵,但现在这个梦想却再也无法实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