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五十四. “命运的审判日”

九百五十四. “命运的审判日”

    科瑞特和他的第2装甲骑兵师被意大利人无情的出卖了

    当接到塔齐沃特自己的阿克莫特装甲师因为遭到德国人的“袭击”而无法前进的电报后,科瑞特几乎连愤怒的力气也都没有了。

    就这样吧,就这样吧,反正意大利人也不是第一次做出这样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了。

    为什么要愤怒呢?有什么必要可以愤怒呢?与其向意大利人发火,还不如仔细想想该如何摆脱面前的困境。

    在这一点伤科瑞特还是相当冷静的。

    这个时候的战场,德军已经逐渐占据到了主动,各个由盟军防御的阵地都不同程度的遭到了德军的强力攻击。

    整个盟军已经由之前的攻势完全的转入到了守势。

    更加严重的是,在第二次柏林攻防战开始后,在亚力克森男爵和阿道夫元首的命令,柏林几乎所有的被占领地都爆发了大规模的武装起

    威斯特摩兰被迫到处救火,大量的部队都被派往了这些城市,在国内新的增援到达之前,他暂时无法向前线增派更多的部队了。

    不光只有一个第2装甲师,所有正在遭受德军攻击的盟军部队都是如此,他们必须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依靠自己的力量单独作战了。

    这是一个相当严重,但却也让人相当无奈的情况......

    紧紧依靠科瑞特根本无法解决......

    德军的攻势一浪高过一浪,各个阵地求援的电话不断的打进了科瑞特的指挥部,可是他又能有什么好的办法呢......

    他唯一能够下达的命令只是命令各部务必紧紧坚守阵地,争取援军到达。

    在如此被动的情况下,科瑞特不得不放下了身为一个美国军官的尊严,向此前很让自己不齿的意大利人再次求援,请求他们务必立刻向自己这里靠拢。

    他这次用的是请求,而不再是命令的形式......

    可是,他再次得到了让自己愤怒的消息:塔齐沃纳将军告诉美国人·自己面临的压力同样非常大,德国的进攻实在太猛烈了,他根本没有办法向美军靠拢。

    空中侦察的情报告诉科瑞特,在意大利阿克莫特装甲师附近活动的只有小股监视他们的意大利部队·根本不会对阿克莫特装甲师造成任何的威胁。

    “等到战斗结束,我发誓我会杀了他了......”科瑞特咬牙切齿地说道......

    王维屹放下了手里的望远镜,进攻虽然还算顺利,但并不能够让自己完全满意:“命令,郭云峰所指挥的部队立刻向我处挺近,加入到对第2装甲骑兵师的攻击中。”

    他必须要用最短的时间结束战争,否则随着战斗的拖延·谁也无法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王维屹想了一下:“命令,大德意志团迅速向美军第7步兵团发起攻击,‘特尔菲坦克群,协助加入攻击·一点一点的击溃敌人!”

    恩斯特.勃莱姆元帅的命令一旦下达,大德意志团迅速脱离正面战场。这点让他们的对手相当的不解,但是他们绝对没有胆量离开阵地进行追击。

    同样的,“特尔菲坦克群”也迅速的向美军第7步兵团接近。

    天空中出现了一些武装直升机,那是德国协助步兵作战的空中力量。

    直升机上的导弹呼啸着扑向美国人的阵地,很快便让大地陷入了火光和硝烟之中。

    然后,那些呐喊着的德国士兵,在坦克和突击炮的掩护下,层层叠叠的向着敌人阵地发起了进攻。

    美军第7步兵团已经非常努力了·负责支援他们的武装直升机也一样很努力了。但是让人沮丧的是,两架美军的直升机很快被击落了。

    在头顶上肆虐着的,依旧是德国人的武装直升机......

    之前美国士兵是很难想象到这一幕发生的......

    在大德意志团和“特尔菲坦克群”加入战斗后·原本形势就恶劣的美军第7步兵团变得更加被动起来。

    手里最后一个士兵也被纳克上校投入到了战场,但是他发现自己无法阻挡住德国人的进攻。

    士兵们正在流血,正在死去·而他却无能为力,这是一个指挥官最为悲哀的事情了。

    他记不得自己是第几次给科瑞特将军打电话哀求增援了,但每次他得到的回应都是完全相同的:

    科瑞特将军正在努力抽调援兵......

    努力是什么意思?纳特上校很想问一下科瑞特将军,他不知道每多延迟一分钟,就会有更加多的士兵死去吗?

    可是他只是个小小的上校而已。

    1966年3月21日17点,德军发动了开战以来最猛烈的一次攻势,这次攻势一直持续到夜里19点才结束。

    在德军发动的这次攻势结束后·纳特上校手里可以继续作战的士兵已经只剩下了不到500人,他的绝大部分阵地也都扔给了德国人。

    纳特上校非常清楚·当明天的太阳升起,他是无论如何也都坚持不下去的。

    寒风呜咽,那些幸存下来的美军士兵们沮丧的坐在阵地上。

    还能有什么办法呢?特纳上校绝望的叹息了声......

    “上校,我们,可以投降吗?”一个少尉再看到上校的时候,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声。

    “也许吧,也许我们真的该考虑投降了。”特纳上校苦涩的笑了一下。

    之前,他一直认为投降是一件非常可耻的事情,但是现在他知道了,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上校,科瑞特将军的电话。”

    “您好,将军阁下。”

    “上校,对于第7步兵团的勇敢我表示尊敬,并希望你们能够一如既往的勇猛。”电话那头传来了科瑞特将军并不自信的声音:“我再一次的告诉你,增援很快就会到达,希望你为了美利坚的荣誉战斗到底。那么现在请告诉我·你愿意这么做吗?”

    这是将军第几次告诉自己援军快要到达了?纳特上校盘算了一下,大约有三次了。可是每一次将军都没有兑现诺言。自己该告诉他投降的想法吗?不,不能说,要不然宪兵队很快就会出现的。

    特纳上校振作了一下精神:“是的·将军,我保证我会将美利坚的荣耀看的胜于一切。”

    他挂断了电话,然后召集了全团所有的军官,将自己决定投降的消息分享给了他们。

    军官们沉默不言......

    “选择吧,军官先生们。”特纳上校的语气听起来时如此的苍凉:“要么战斗到底,要么让我们还能活着回到家乡。”

    “您做决定吧,您才是上校。”终于·一名少校开口了:“可是,我真的还想看到我的妻子和孩子们。

    当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有人悄悄的流下了眼泪......

    太阳一如既往的升起来了......

    当德军重新准备进攻的时候·让他们诧异的一幕发生了。

    在美国第7步兵团的阵地上,升起了一面白色的旗帜。

    美国人投降了。

    “战争总会结束的,那些活下来的人,我会想方设法让他们活着回到家乡的。”王维屹轻轻叹息了声,然后低低地说道:“这该诅咒的战争啊......”

    这该诅咒的战争啊......

    科瑞特这是第二次听到部下投降的消息了,前一次是法国人,而这一次则轮到了美国人。

    他不愤怒,只是有些悲哀。他知道自己的部队有人已经失去了战斗的热情。

    或者自己也有一天会选择投降?

    一边的参谋长瑞恩沉默不语,过了很大一会他才悄悄说道:“特纳上校的投降给部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我们的情报部分分析,在不久的将来还会有更多的部队这么做的。”

    “不是不久的将来,而是今天。”科瑞特的语气里透露着难言的苦涩:“瑞恩·你说我会选择投降吗?”

    “不,他们都可以投降,但只有您不可以。”瑞恩大着胆子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您可以蒙受失败·也可以选择逃跑,但只有投降不可以,这会让您从此后堕入深渊的。”

    “是啊,可怕的深渊。”科瑞特深深的叹息了声:“我们真的应该进行这场战争吗?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们的胜利,我甚至一点也不畏惧骷髅男爵。可是现实却击溃了我,告诉我·一个国家绝对没有那么容易被征服。”

    科瑞特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但是对于他来说似乎明白的有些太晚了......

    此时的王维屹决定不给美国人任何喘息的机会了·在美军第7步兵团投降后,他迅速的命令部队向第8步兵团发起了攻击。

    而决定放弃幻想的科瑞特也孤注一掷,做出了针锋相对的部署,他将一个装甲团的力量部署到了第8步兵团的位置。

    不能让自己的部下再也没有任何希望了,尽管自己手里可以调动的兵力已经不多,但还还是努力的抽调出了援军。

    一旦部队产生了希望,那么他们或许便能够爆发出强大的能力。

    战场上总会有奇迹出现的......

    科瑞特做出的判断并没有错,他唯一的错误就是选择错了对手。

    他的对手叫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骷髅男爵!

    王维屹绝不会允许胜利从自己的手里溜走!

    他也一样的将所有可以动用的力量派上了战场,这也许是最后的决战了!

    1966年3月22日,王维屹所指挥的德军,和科瑞特所指挥的美军在柏林西线战场摆出了决战架势。

    是役,为了支持这次决战,德军和盟军动用了几乎一切能够动用的力量。

    飞机在空中进行着决死的较量,大炮在地面互相轰鸣。

    也许之前盟军根本没有意料到会有这样的局面发生。

    可是这一幕却已经真的到来了......

    “危难的时候德国表现出了决死的勇气,而现在,同样是展现德意志决死勇气的时候了。”王维屹冷静的关注着这火热的战场,然后下达了自己的命令:

    “开始吧!”

    在炮火的轰鸣中·德意志大反开始!!

    坦克呼啸而出,士兵呼啸而出,整个战场都陷入到了一种狂热之中。

    德意志士兵的狂热,美军士兵的狂热·所有人的狂热都交织到了一起。

    为了国家的荣誉而战,为了自己的生命而战!

    子弹在空中疯狂的飞舞着,不时的会击中目标,然后一条生命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是让人无比震撼的一幕。

    能够活下来,并且亲眼看到这一幕的人,有的人会津津乐道的回忆,有的人也许永远都不愿意想起他们曾经遭遇到了什么样的噩梦。

    一个士兵倒在了血泊中·他还没有死去。他痛苦的哀求着身边的同伴能够帮自己一把,可是,他失望了·没有人愿意管他。

    战场上能够救自己的只有自己.....

    一个美国士兵大约是被这恐怖的战场吓坏了,他居然抓着一枚手雷就叫了起来,大呼大叫,好像生怕敌人不知道自己的存在。

    他疯了。

    当然,子弹并没有因为他的发疯而哀怜他,当这名美国士兵倒下的时候,他的身子几乎被打成了蜂窝。

    还是没有人愿意多看他一眼......

    战场就是这样残酷,你可以选择战斗到底,也同样可以选择疯狂。

    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战场交织在一起,几乎让人分不清哪里才是主战场,而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考验高级指挥官的时刻了。

    隆美尔和古德里安无疑就是其中卓越的代表。

    在决战到了最紧要的时候,在得到了阿道夫.希特勒的许可后,隆美尔抽调出了手中最后一支可以利用的力量:

    帝国元首卫队和元帅们身边所有的警卫部队·交给恩斯特.勃莱姆元帅指挥!

    他们太清楚一件事情了,要么取得胜利,否则,身边有再多的警卫部队也无法阻挡住德国的失败。

    王维屹感谢隆美尔、古德里安和希特勒为自己做的一切,而能够给予他们的回报只有一样:

    胜利!

    王维屹亲自带着这些部队出现在了战场。

    “那么,现在就让我们一起前进吧。”王维屹的声音中透露着冷静和必胜的决心:“让我们一起,击溃我们的敌人!”

    让我们一起——击溃我们的敌人!“

    德军不再保留一兵一卒·所有能够行动的的人都投入到了战斗之中。

    德国人在拼命,美国人也同样在拼命。他们知道一旦失败·失去的除了胜利,还有他们的生命和自由。

    这是两军决死的较量,这是1966年的3月22日......

    命运的审判日!

    “科瑞特将军,超过两个师的部队正在向战场靠拢。”威斯特摩兰总司令的声音终于在电话里响起:“这是我们目前能够组织起来的全部援军了,我要求你必须坚持到3月24日。”

    “我不知道是否能够坚持到那一天的到来。”科瑞特决定不再隐瞒什么:“可以确定的是,德国人准备在今天,最多到明天就取得决定性的突破了。”

    “我还是希望你能够不辜负我们对你的期望。”电话那头的威斯特摩兰冷冷地说道:“总统已经亲自打来了电话,除了询问战场进展,还特别提到了你。我必须提醒你,科瑞特将军,你曾经失败了一次,如果再次失败,我想你的前途便会被毁了。”

    科瑞特讥讽的笑了。前途?到了这个时候威斯特摩兰总司令居然还拿这两个字来威胁自己?

    自己能否在战争活下来都不确定......

    “我会尽力的,总司令先生。”如果威斯特摩兰此时在科瑞特身边的话,大概让他就能够看到科瑞特脸上的鄙夷了:“但是如果我不幸战死在了这里,我希望起码能够给我的棺材上覆盖上一面国旗。”

    “这点我可以保证,比起你的失败,我更愿意按照你说的那样做。”

    当联系中断后,科瑞特完全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要么获得胜利,要么战死在这里,他,已经没有了别的任何选择。

    自己的战死对于任何势力来说都是能够接受的,起码这可以转移国内的矛盾。科瑞特甚至想到了在自己的葬礼上,一个自己的上司会表情沉重地说道:

    “科瑞特将军为了美国的荣誉奋战到了最后一刻,他是美利坚的骄傲,他是所有美利坚军人的楷模......”

    然后,自己的棺材会被下葬,再过个几年就没有人记得自己了。

    可悲的一生,可怜的一生啊。

    “让我们一起按照那些政客要求的去做吧,瑞恩。”科瑞特拿起帽子戴在了头上:“总司令阁下已经答应我了,起码我们能有一面国旗覆盖着。起码,我们的家人还不会为我们蒙羞。起码,那些该诅咒的政客有了一个可以向国民交代的理由!”

    瑞恩也苦涩而无奈的笑了。除了这么做他们根本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