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五十三. 该死的足球啊!

九百五十三. 该死的足球啊!

    风暴——席卷柏林战场!!

    这是在王维屹回归后所掀起的最大规模的一次反击,而这次反击也将奠定整个柏林保卫战的基石。

    所有柏林可以动用的力量都被投入到了战场。

    盟军最先遭到打击的是法军第29步兵师,而最先遭到覆灭的也同样是这支法国人的部队。

    你不能说艾维诺和他的法国士兵们没有尽力,他们中绝大部分人都战斗到了最后一刻,失败的原因其实是有很多方面的。

    但无论怎样他们最终还是失败了......

    在齐让上校投降后,艾维诺将军其实已经失去了任何赢得胜利的可能。他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只有一样:

    继续战斗到底或者是投降。

    其实这个答案在德军开始发起反攻的时候艾维诺早就已经想好了......

    继续战斗?在丧失了如此多的主力部队之后根本没有可能了。

    投降或许是一个军人的耻辱,但却也有一方面的好处,这能够最大程度的保全自己的士兵们。

    他是一个军人,不是一个刽子手,他绝不会在败局已定的情况下依旧顽抗的......

    而且,他还有一个自己不为人知的想法,他想最近距离的研究德军,看看他们为什么能够在如此劣势的情况下还依然能够取得胜利。

    在战争结束后,所有的战俘早晚都会被释放的,而到了那个时候,也许就能够完成自己的梦想的:

    当一个编剧!把战争通过电影的形式最真实的表达在所有人的面前

    1966年3月21日下午2:30,法国第29步兵师师长艾维诺少将,下令全师官兵停止抵抗,向德军投降。

    而他本人也在2:40联系到了已经突击到其师部的德军部队,宣布投降。

    29步兵师的投降,让盟军司令部措手不及·这完全打乱了他们的整个部署。盟军总司令威斯特摩兰愤怒的指责艾维诺是个“懦夫、叛徒”,以自己的私心出卖了盟军的利益。

    但是面对威斯特摩兰的指责,艾维诺问心无愧,在他的战后回忆录里如此写道:

    “有人认为我是个叛徒·是个懦夫,但我从来没有对当天的决定后悔过.....当时其实我还有一个选择,就是放弃我的部队独自投降,但我却放弃了这个选择,因为,这才是真正懦夫的行径......这本来就是不该发生的战争,但它却还是发生了·而法国士兵正在为这场本不应该流血的战争流血......我会遭到长时间的指责、谩骂,但无论如何我都认为自己做出了最正确的抉择......有的时候这样的抉择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的......”

    是的,投降其实在某些特定的时间段里并不是什么可耻的行径......

    让威斯特摩兰愤怒的·是战场上的节奏已经控制到了德国人的手里。在法国第29步兵师投降后,盟军前线部队的左翼洞开。美军第2装甲骑兵师成为了德军最主要的攻击目标。

    21日下午3:00,德军最高指挥官恩斯特.勃莱姆元帅下达了总攻的命令:

    为了德意志的最终胜利——前进!

    这是石破天惊的一战,这是让大地为之颤抖的风暴!

    所有的德军高级军官,都出现在了前线,为完成恩斯特元帅的命令而义无反顾的战斗着。

    突在最前面的依旧是德意志的骄傲—骷髅师。

    这个满载着德意志荣誉的部队,从反攻的一开始便展现出了不可阻挡的气势。

    他们完全有为自己骄傲的本钱。在柏林防御战最艰苦的时候,他们的老长官,恩斯特.勃莱姆元帅始终都和他们奋战在一起。

    而当反击开始的时候·恩斯特.勃莱姆元帅依旧和他们一起在突击的道路上!

    无数的坦克出现在了战场,无数的突击炮伴随着勇敢的士兵们一起前进。

    做为他们的老对手,美军第2装甲骑兵师的科瑞特中将头疼到了极点。

    从柏林攻防战开始·他无数次的看到了胜利,但德国人却无数次的将这样的希望破灭。他蒙受着来自盟军司令部和国内的压力,他已经没有多少的退路了。

    如果说第一次的失败还能勉强找到借口的话·那么精心准备的第二次柏林攻防战如果再次失败,他将失去所有的颜面。

    身为一个军人最重要的是什么?那就是他们不可动摇的荣耀!

    本来,一起归属于科瑞特中将指挥的还有意大利的阿克莫特装甲师,可是出于对意大利军队的鄙视和不信任,在战斗爆发后科瑞特中将始终都没有动用过这支部队。然而,现在的情况却完全的不通了,科瑞特中将不得不启用了意大利阿克莫特装甲师。

    当接到命令的时候·意大利的将军塔齐沃纳是有些沾沾自喜的,这些狂妄的美国佬·总是认为他们又多么的了不起,现在,他们终于该向意大利人低头了吧?

    让他们看看意大利人真正的本事吧!

    塔齐沃纳将军的勇气是值得赞赏的-他忽略了一个小小的问题:部队的战斗力和作战决心!

    在塔齐沃纳将军下达战斗命令的时候,阿克莫特装甲师的意大利官兵正在进行着一项风靡全球的游戏,也是意大利人最喜欢的游戏:

    足球!

    这是该师的一个传统了,每年总会举行一次足球比赛,获胜者将会获得师长亲笔签名的一个纪念杯。

    第7装甲旅和第8装甲旅的比赛正进行的如火如荼,在上一年的比赛中,纳兹准将的第7装甲旅不幸输给了沃尔沃纳准将指挥的第8装甲旅,整整一年的时间,第7装甲旅的官兵必须每天忍受着第8装甲旅的嘲笑和讽刺。

    战场上失败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输掉一场足球比赛才是最重要的。

    当接到塔齐沃纳将军的命令后,比赛已经进行到了下半场,第7装甲旅1:0领先着。

    还有30分钟比赛才能结束,第8装甲旅的沃尔沃纳准将问道:“纳兹先生·难道你真的准备把比赛踢完吗?”

    “是的,沃尔沃纳先生。”纳兹摸了一下他那漂亮的小胡子:“如果你害怕输掉比赛的话,我倒很愿意现在就执行将军的命令。”

    “还有30分钟比赛才结束,纳兹先生。”沃尔沃纳冷冷地说道:“在比赛结束之前的绝杀总会出现的。”

    于是·这两个意大利的将军暂时把出兵的命令抛掷到了脑

    让沃尔沃纳狂喜的一刻出现了,正如他所预言的那样,比赛的第89分钟,第8装甲旅攻进了一个球!

    1:1!

    比赛结束的哨声吹响了......

    对于这样的结果纳兹显然很不满意:“你认为我们应该进行加时赛吗,沃尔沃纳先生?”

    沃尔沃纳的自信心因为比赛结束阶段的进行而被完全的激发起来了:“当然,纳兹先生。”

    在美国第2装甲骑兵师苦苦等待增援的时候,阿克莫特装甲师足球比赛的加时赛开始了......

    “意大利人还没有到吗?”

    “是的·将军,意大利人还没有到!”

    “该死的,他们在做什么?再给塔齐沃纳电话·命令他立刻出兵,立刻!”

    烦躁的科瑞特将军忍不住咆哮起来。

    这些该死的意大利人到底在做什么啊?难道他们不知道战场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候吗......

    “将军,纳兹准将和沃尔沃纳准将正在进行着我们的传统,第11届内部足球比赛。”

    “啊,这可是我们独一无二的传统了。”塔齐沃纳将军并没有因为军情紧急而去责备自己的部下:“现在比分情况如何?”

    “第8装甲旅在加时赛21分钟的时候攻进了一个球,现在他们以2:1领先。要知道,在正赛第89分钟的时候,第7装甲旅还以1:0领先呢。”

    “可怜的纳兹啊,难道他这次又要输了吗?”塔齐沃纳很为自己的部下感到遗憾:“告诉他们·比赛一结束立刻投入战斗,那些傲慢的美国佬等不及了。”

    塔齐沃纳拿起了烟斗,多么棒的部下啊·在战斗如此激烈的情况下依旧没有忘记自己的传统......

    “元帅,加拿大人已经被击溃,现在我们正在持续向美军第2装甲骑兵师进行攻击!”

    王维屹的目光落到了地图上:“离科瑞特最近的盟军部队是哪支部队?”

    “意大利阿克莫特装甲师。

    “奇怪·为什么他们到现在还没有投入战场?”王维屹喃喃地说道。

    尽管他丝毫没有担心过意大利人的战斗力,但那毕竟是一个装甲师,如果再这个时候他们出现在战场,还是能够为美国人争取到一些时间的。

    意大利人在做什么?他们和以前一样怯战了,还是盟军另有别的安排?

    “命令严密监视意大利人的动静,命令所有部队立刻持续向美军发起突击!”王维屹决定暂时放下心中的疑惑。

    大概德国的元帅再英明,做梦也都不会想到·意大利人正在进行着一场足球比赛......

    比分最终定格在了2:1上,继上一次后‘沃尔沃纳的第8旅再一次的战胜了纳兹的第7旅。

    沃尔沃纳得意洋洋,第8旅的官兵欢呼雀跃,就和他们取得了一次大捷一般。

    而纳兹愤怒到了极点,他可不愿意看到沃尔沃纳小人得志的样子。

    “好了,比赛已经结束了,我想我们该去帮帮那些可怜的美国人了。”志得意满的沃尔沃纳心情大好。

    “希望你的部队表现的和足球场上一样精彩。”纳兹讥讽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加拿大步兵团被击溃了。”美军第2装甲师的参谋长瑞恩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将军,我们选择正在蒙受着很大的压力。”

    “意大利人呢?意大利人现在到底在哪里?”科瑞特忍无可忍的咆哮起来。

    “我刚刚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瑞恩迟疑着说道:“他们正在进行第!k足球比赛......”

    科瑞特完全听傻了:“你,你说什么?”

    “他们正在进行第11届足球比赛。”瑞恩艰难地说道:“而且才进行完,他们大概现在应该出兵了吧?”

    科瑞特缓缓的坐了下来,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哭还是应该笑了......

    在自己最困难,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那些天杀的意大利人居然在进行足球比赛?

    上帝啊·您在创造人类的时候到底是如何把这些可恶的意大利人创造出来的?

    如果他又有这个权利的话,他发誓会把所有的意大利人都送上绞刑架的......

    “命令。”科瑞特勉强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愤怒:“第3装甲旅,在G1到G3阵地进行抵抗,命令·第4装甲旅向我靠拢。命令,第7、8两个步兵团全部投入战斗......让海军陆战队也放弃原有阵地,迅速向我靠拢。给威斯特摩兰总司令电话,告诉他,我们需要空中支援,我们需要地面支援......让意大利的塔索特元帅向塔齐沃特施加压力......不,请求威斯特摩兰总司令直接向意大利人施加压力......”

    他已经有了一种崩溃的感觉。他发誓如果还要进行下一次战争的话·自己是绝对不会再和那些意大利人进行任何合作的......

    骷髅师不知道他们的攻击为什么如此顺利,正和恩斯特.勃莱姆元帅不知道意大利人为什么一点没有反应是完全一样的。

    他们的攻击速度快到了极点,在击溃了加拿大人的一个步兵团后·他们已经可以直接向美军发起总攻了。

    美国人的战斗力并不容小觑,在漫长的战争中,他们已经迅速的成长起来。因为即便面临被动的局面,他们还是能够顽强的进行着抵抗。

    而在天空,美军也依靠自己数量上的优势,顽强的和德国空军争夺着制空权,至于地面上的炮火协助一刻也没有停止过。

    这是德国一个最强大的敌人,王维屹在心里如此想到。

    是的,这一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他已经清楚的看到了·也正是因为这个愿意,他才想方设法的让美国没有介入欧洲战争。

    但是随着自己的离开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到了拨乱反正的时候了......

    “塔齐沃纳将军,来自国内的秘密电报。”

    一份电报被送到了塔齐沃纳将军的手里·他略略的看了一下,然后眉头皱到了一起,过了许久他下达了一个新的命令:“让所有部队停止前进·就地待命!”

    “什么,就地待命?”参谋长大惑不解地问道:“科瑞特可正在苦苦的等待我们的到达,而且就在刚才,盟军总司令威斯特摩兰也亲自给您下达了命令。”

    塔齐沃纳朝边上看了看,放低了声音:“参谋长,我的朋友,局势可能会有变化。

    也许意大利有可能退出这场战争。”

    参谋长倒吸了一口冷气·上帝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们可不是那些政客·不会知道其中的真相......”塔齐沃特烧毁了手里的电报:“烦心的事情就让国内去解决吧,我们要做的只是服从命令而已。”

    这一刻他的内心反而有了一种解脱......一旦走上战场,他们要面对的敌人那可是德国人......

    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再到现在正在发生的这次战争,有哪一次意大利的军队能够从德国人手里获得哪怕一次胜利的?

    现在国内的命令挽救了阿克莫特装甲师,也同样的挽救了自己......

    “那么,美国人那里我们该怎么交代?”参谋长迟疑地问道。

    “我们为什么要管美国人的态度?”塔齐沃特拿出了自己手工制作的烟斗,放上烟丝深深的吸了一口。尽管如此说,他的心里其实还是有些担心的:“去告诉科瑞特,就说我们的燃料出现了严重问题......啊,不,就说我们遭到了德国人的袭击......让他们坚持住,等我们击退了德国人很快就会到达的......”

    塔齐沃特准备放弃那些美国人了......

    阿克莫特装甲师停止了进攻,而可怜的美军第2装甲骑兵师一直到现在还不知道,他们依旧在苦苦的等待着意大利人增援的到达。

    这也许是战争中最诡异的一幕了。

    而创造了这一“壮举”的,毫无疑问的还是意大利人。在无数次的战争中,意大利人总会做出无数让人瞠目结舌的事情。这一次也不例外。

    反正,出卖自己的盟友对他们来说早就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