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五十. 活着

九百五十. 活着

    在整条柏林的防线上,德国陆军少年师和法军第29步兵呷之间的较量很快成为了战场上的焦点所在。

    并不是因为这里的战争进行的有多么激烈,而是少年师的那些德国孩子们所表现出来的让人震惊的战斗力。

    浪漫的,喜欢当编剧更胜过当将军的艾维诺忠实的用笔记录下了他所看到的一切,用将其发给了国内的“大巴黎报”。

    “一支孩子们组成的部队正在战斗”,很快“大巴黎报”刊登出了这样的文章。

    也正是通过这份报纸,德国陆军少年师的事情也很快在欧洲大陆,在美国传开。每个人都知道在柏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每个人都开始知道一群德国的孩子们正在为自己的祖国奋战。

    “我们在战争中获得了什么,我们在战争中失去了什么......”有人开始反思起了这个问题。

    是的,总该有人为了这场战争承担什么应该承担的责任.....

    王维屹同样也在注视着那些孩子们的表现,他甚至比任何人都要更加关心,如果有可能,他愿意在现在立刻就将陆军少年师全部从战场上撤下来。

    可是,那些孩子们却从来没有提出过任何和撤退有关的要求。

    郭云峰已经留在了少年师中,他告诉“漫步者”,自己找到了傅雨的孩子——傅云峰,他决定亲自陪伴着这个孩子一起战斗。

    人生真的非常奇妙-,在中国战场的时候,一直陪伴着自己的郭云峰,遇到了傅雨,但是他们没有办法在一起。

    然后当辗转了几个时空后,郭云峰却在这里遇到了傅雨的孩子。

    也许冥冥中老天爷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吧......

    前线战斗的激烈,已经到了让人窒息崩溃的地步,每一分每一秒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如此的重要。

    谁能够多咬牙坚持一会谁便能够看到胜利的曙光......

    “再坚持最后一天。”这是王维屹告诉郭云峰的。

    一天,这将是至关重要的一天。王维屹知道在一天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郭玉峰同样知道在一天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那,也许便是胜利的开始!

    可是往往这最后一天将是最难以坚持的。

    盟军司令部同样也看到了目前部队所处的不利局面,从第二次柏林攻防战开始,德军一反常态的被动防御。这可以有两个方面的解释:

    第一,柏林的防御力量的确已经到了力竭的地步,他们没有力量再进行反击的。但是,还有第二种解释,德军正在等待着最佳的反击时刻!

    从亚力克森男爵回归后的表现来看威斯特摩兰和盟军司令部宁愿相信后一种可能更加大一些。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么一切都将变得更加困难......

    得到了威斯特摩兰亲自下达命令的艾维诺,将手里全部的预备队投入到了战争中。尽管对战争开始厌恶起来尽管对那些勇敢的德国孩子充满了敬意,但无法取得预料中的胜利对于一个军人来说还是耻辱。

    艾维诺是传统意义上的法国人,浪漫、多情,但他又不同于别的法国军人,他把战场荣誉看的是如此的重要。

    他无法面对一次失败......

    炮弹狠狠的砸向陆军少年师的阵地,随着时间的推移,艾维诺必须要求自己一定要尽快的站到敌人的阵地上。

    于是,陆军少年师最艰难的一天开始了......

    新增援上来的那些老兵们,竭尽全力的帮助着这些孩子们防御着阵地。他们也为这些孩子们骄傲当战争结束后,那些幸存下来的孩子们完全可以自豪的告诉每一个人:

    保卫住柏林,同样也有自己的一份功劳!

    MG机枪疯狂的喷吐着火舌子弹成串成串的倾泻向敌人。火光中,这些德国孩子们脸上流露出的坚定表情让人惊讶。

    虽然他们加入军队的时间并不长,虽然他们走上战场的时间并不长

    但他们却已经在短暂的时间里成长为了最坚定的战士。

    他们用自己的鲜血书写着忠诚,他们前赴后继,为了德意志的荣誉贡献着自己的一切。

    他们可以死,但却必须要死在自己的阵地里......

    在这块阵地上,傅云峰无疑是一个老兵了。他和德国士兵一起,参加过许多的战斗,亲手杀死过无数的敌人一直到现在。

    郭云峰始终都陪伴在他的身边。

    尽管傅云峰和自己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郭云峰却深深的记得一件事情这是傅雨的孩子。

    在傅云峰的身上,郭云峰似乎能够看到傅雨的影子......

    法国人的坦克上来了,很快,德军阵地上的“豹”式和“摧毁者”、“莫德尔”突击炮展开了顽强的反击。

    一个德军士兵死在了敌人的机枪下,火箭筒被扔到了一边。傅云峰迅速冲了上来,捡起了同伴遗留下来的火箭筒,他抗在了肩膀上,然后火箭弹呼啸着飞出。

    “轰”的一声,火箭弹准确的命中了敌人的坦克......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坦克很快便成为了一堆废铁......

    接着,傅云峰又重新拿起了冲锋枪,枪口再次轻快的跳跃起来......

    一个多么好的孩子......一个多么勇敢的士兵......郭云峰的心里涌现出了前所未有的骄傲。

    这是傅雨的孩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同样也是自己的孩子

    战斗到下午的时候,战场已经呈现出白热化的状况。多处阵地遭到了法国人的突破,但郭云峰却还是和杰卡特一起,竭力组织起了反击,重新夺回了部分的阵地。但是往往还没有等他们来得及喘息一下,法国人新的进攻又来到了。

    每一个阵地上尸体到处可见,伤员几乎已经没有人照顾了。

    那些医务兵们,有的时候正在抢救着一名受伤的同伴但他会忽然被子弹打中,接着便一头栽倒在了本该由自己救治的同伴身边。

    已经没有人会为他们多流一滴眼泪了,所有的人都知道,也许很快他们也会如此就这么死在这片火热的战场上。

    可是,他们却并不想留下太多的遗憾......

    又是一层法国士兵在坦克的掩护下慢慢的朝着阵地蜂拥而来,防御在这里的德国士兵,其中就有杰卡特将军的第二个儿子波尔库。

    波尔库也许是所有陆军少年师中最具有荣誉感的一个。他的父亲是这支部队的指挥官,他绝不能给自己的父亲丢任何的脸。

    他们的小队长已经阵亡了,在最危急的关头,波尔库勇敢的承担起了指挥官的责任。他表现出了和自己岁数远远不相等的沉着指挥着不多的士兵,勇敢而冷静的一次次打退着敌人的进攻。

    他们会耐心的等待着敌人靠近,然后扔出一排的手榴弹在阵阵的爆炸声里,看到敌人惨叫着死去。

    随后,便是一片无比密集的枪声......

    而在波尔库的侧翼阵地,是他的哥哥文纳特所在的小队。这里发生的战争,激烈程度丝毫也不逊色。

    兄弟俩在加入战斗之前就已经互相打了赌,他们要看看谁在战斗中杀死的敌人更加多,谁能够第一个获得铁十字勋章......

    “敌军坦克!”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法军几辆坦克正在用傲慢的姿态前进这,它们似乎根本就不畏惧什么随之而来的是机枪的扫射和炮弹呼啸而过。

    “战斗!战斗!”阵地上响起了狂热的呼声。

    “膨!”一发炮弹飞向了德军坦克的侧面装甲,那辆德国坦克顿时烧了起来......

    文纳特被眼前发生的一幕惊呆了,法军的坦克正在冲向他们的营地后面是跟随着近一个连的法军士兵。德军阵地在这个时候早已一片狼藉,所有人都在努力的战斗着,法军的机枪没有怜惜任何人一片一片的扫翻着阵地上的德军士兵。

    文纳特看见自己不远处的一挺MG62此时机枪手已经阵亡,他咬了咬牙,迅速冲了上去,他拉开了弹箱,抽出了一整条子弹,挂在脖子上,然后装进枪机内......

    “咔咔——”

    “突突突......突突突......”他疯狂的扫射着坦克后方的步兵队当场就有10几个人被MG62的突然出现而扫翻在地。他随后抱起了滚烫的机枪,受伤顿时被烙铁般烧出了焦味但是他丝毫没有痛感。

    他手提着机枪冲到侧翼对着法军步兵队又一阵猛扫,顿时法军惊慌失措,几十个人还没拉响扳机就被机枪突倒在地,然后被后面的坦克碾过。

    文纳特打光了手上的子弹,扔下了机枪,迅速找到一枚火箭筒。此时上帝就是他自己,没有子弹能阻挡他的道路,他冲到最前方一辆法国坦克不远的地方,抢在敌人停车开炮前发射了火箭筒。

    火箭筒火焰发出高温,但是他毫无不适,向着缓缓前进的法军人群飞了过去......人群中开了花,所有人都被文纳特疯狂的行为所激发了,所有人都神经质般的抄起自己的武器向暴风雨般的向法军还击。

    这里——已经成为了可怕的熔炉......每一个人都彻底的被其融化.....在这里,有的是士兵们为国而战的骄傲和尊严......在这里,却没有任何生命的尊严......

    生命在这里一钱不值,当你死去的时候没有人愿意为你多流哪怕一滴眼泪......

    一次次的进攻,面对的是无数的鲜血和死亡。几乎每一个人都麻木了。他们只知道机械的扣动着扳机,机械的扔出手榴弹,然后机械的看着敌人死去或者自己直接被敌人打死。

    杰卡特将军也同样的麻木了......伤亡对他来说早已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和他的陆军少年师是否能够坚持到最后一刻......

    大概唯一并不感到麻木的只有郭云峰了。

    伴随着“漫步者”,他参加过无数的战争,他看到过无数的死人,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对生命无比的尊重。

    他知道·战场上活着远远要比死了更加艰难......活着——那就意味着你还必须战斗,活着——就意味着你身上的责任依旧存在!

    前面,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具尸体,而在其中·他看到一个德国孩子还活着,只是已经受伤了,正在血泊中痛苦的呻吟着。

    “掩护我!”郭云峰大吼了一声,然后迅速的从阵地里冲了出去。

    傅云峰一声不吭,操持着手里的机枪拼命的发射出了子弹。他能够给予两个一级上将获得者帮助的,只有手里的机枪。

    在敌人疯狂的打击中,在自己人子弹和手榴弹的掩护下·郭云峰冲到了那个伤兵的身边。

    孩子伤的很重,一条腿也被打断了,他感觉到有人来到了自己的身边·当他看清来人的军衔后,勉强说道:“将军,我不行了,请不要管我。”

    “孩子,你会活下去的,我保证。”郭云峰安慰着这个孩子。而在这个时候,一串子弹打来,打的他根本无法抬头。

    十多个法国人朝着这里小心翼翼的接近......

    在后面目睹了这一切的傅云峰着急起来,虽然他才认得将军·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有了一种亲近的感觉。

    “火箭筒!火箭筒!”傅云峰大声吼叫起来。

    两枝火箭筒很快发射,“轰——轰—”两声爆炸,法国人惨呼着倒下了一大片·残存的赶紧趴伏到了地上。

    就在这一瞬间,傅云峰也猛的冲了上去......

    “将军,他会活着的。”傅云峰喘息着·指着那个伤兵说道。

    “是的,他会活着的,来,帮我一起把他带回去。”郭云峰简单的帮着伤兵处理了一下伤口,然后和傅云峰一起,在敌人的弹雨下,艰难的拖动着这个伤兵。

    “将军·你很勇敢,我没有见过比您更加勇敢的将军了。”子弹飞来·傅云峰却好像根本没有看到一般。

    “有许多人都比我勇敢......”带着一个伤兵,还要躲避敌人的子弹,是件非常消耗体力的事情,郭云峰大口喘着粗气说道:“比如恩斯特元帅,我和他参加过无数的战斗,只有你亲自看到了元帅,才会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勇敢。”

    傅云峰却显得非常固执:“不,您才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人......”

    奇迹般的,敌人的子弹居然没有打中他们,伤兵被两个云峰一起拖回到了自己的阵地上。尽管因为失血而变得面色惨白,但伤兵却还活着。

    伤兵落下了眼泪,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本来,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但现在自己却活下来了......你能够想象吗,一个德国的两个一级上将获得者,却为了一个普通的士兵而冒了这样大的危险......

    “将军,我愿意为您而死!”伤兵哭泣着说道。

    “士兵,收起你的眼泪。”郭云峰冷冷地说道:“真正的德国军人,从来不会流泪。孩子,不要死,要活着,好好的活着。”

    好好的活着,好好的活到战争结束......

    “恩斯特元帅,法国第29步兵师的进攻非常猛烈,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他们已经动用了全部的力量,他们每一个预备队都已经被派上了战场。”

    “很好,帮我接隆美尔元帅的电话。”王维屹冷冷地说道。

    电话很快被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了隆美尔的声音:“恩斯特,我们的机会到了吗?”

    “是的,我们的机会到了。”王维屹的嘴角露出了一些笑意:“隆美尔,我命令所有部队全部出击,目标,法国第29步兵师!”

    “是的,元帅,目标,法国第29步兵师!”

    电话被挂断了,王维屹轻轻的出了一口气。必须感谢那些陆军少年师的孩子们,必须感谢所有在战场上奋战的士兵们。

    正是他们的勇敢和忠诚,才让敌人寸步难行,才让敌人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但却依旧没有获得想要的战果。

    而现在,德意志的反击将再次在战场上拉开大幕......

    “我们会胜利的,是吗,元帅?”强纳尔小心地问道。

    “是的,我们会获得胜利的。”王维屹淡淡地回答道。

    “什么时候战争才会结束?”

    “我不知道,强纳尔,也许战争很快就会结束,也许还要度过漫长的时间。你害怕吗?”

    “不,我不害怕,一个德国的军人从来都不知道害怕。”

    “但我害怕,我害怕失败,你永远不会知道失败意味着什么。”

    “元帅,您害怕?”

    “为什么不会呢?强纳尔,恐惧是人类的本性,没有真正不会害怕的人。而一个勇敢者,他们能够做的就是战胜内心的恐惧而已。”

    一个勇敢者——他们能够做的就是战胜内心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