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四十八. 孩子

九百四十八. 孩子

    “我厌恶战争,没有人比我更加厌恶战争的了。如果没战争,我更愿意成为一个编剧,好莱坞的那些电影都是垃圾,我更愿意亲手写出更好的剧本......”

    法国第29步兵师师长,艾维诺少将,1966年3月。

    战争把所有的人都卷了进去,职业军人,平民,一群孩子,以及一个相当编剧的将军。

    艾维诺少将和他的第29步兵师,在第二次柏林攻防战中表现得非常突出,这极大的超出了盟军司令部的预期。

    尽管他们并没有达到战前目标,但他们勇敢的献身精神却让人赞叹。尤其是从战斗的第一分钟开始,艾维诺少将便始终战斗在了最前线。

    这对于法国人来说是非常难得的......

    不过,艾维诺和他的法国士兵很快发现他们的对手变了......不再是那些顽固的让人头疼的德军正规军,而是,而是,见鬼,他们发誓:

    他们居然看到了一群孩子......

    是的,孩子!当他们看到德军阵地上飘扬起一面以奶瓶为标记的军旗时,他们起初还以为那是德国人在战争间隙开的玩笑。艾维诺甚至有些奇怪,一贯严谨的德国人,怎么会开这样的玩笑。

    可是当新的进攻开始后,他们却发现自己错了。

    那是一群真正的孩子!

    他们脸上的稚气还未脱去,但这群孩子却已经拿起了武器,在为柏林,在为整个德意志奋战着。

    那一刻,艾维诺将军被完全震惊了......

    在盟军的空袭和炮火面前,这些德国孩子表现的是如此沉着。艾维诺很确定自己没有用错词:沉着!

    他们用最大的决心忍受着敌人的炮击,任凭周围硝烟弥漫,他们也都如同磐石一样死死的固定在阵地上。

    而当法军开始发动进攻的时候,阵地上所有的火力同时开始喷发。

    太可怕了·这群难道真的是孩子吗?

    奶瓶师的所有孩子,都如同一个真正的战士一般,冷静的打击着那群冲上来的敌人,MG机枪和MP冲锋枪配合着手榴弹以及火焰喷射器·在阵地上构筑起了一道最严密的火网。

    而当敌人的装甲部队开始出击,这群孩子们丝毫也不畏惧。他们一样拥有老式的“豹式坦克”和“摧毁者”、突击炮。他们一样以最顽强的火力支撑着整个阵地。

    三次的进攻,艾维诺都无功而返,德国孩子们表现出来的精神,除了震惊还是让人震惊。

    “究竟是德国人疯了还是我们疯了......”在自己的日记里艾维诺如此写道:“我们居然真的在和一群孩子作战......我看到我们的一个整排,完全陷入到了德国孩子们天罗地网的火力打击之中,然后他们全部完蛋了......那些德国孩子同样伤亡惨重·但一直到我们被迫撤退的那一刻,阵地上的枪声也都没有停止过......德国的兵源也许枯竭了,这谁也无法知道·但是有一点,我却非常可以确定,整个柏林,都已经变成了一台巨大的战争机器,无论是男人女人,或者是孩子都被牵扯进来了......我们能否取得胜利?没有人可以回答。我们还要在这里损失多少士兵?同样没有人可以回答。我唯一能够给出的答案,就是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无法活着回到家乡了......”

    艾维诺不想看到这样的战争,法国士兵同样也不想看到这样的战争......就算再勇敢的士兵,一旦这场战争其实和保卫自己的国家没有太大的关系·他们也同样会产生厌战情绪的。

    这样的情绪正在第29步兵师中蔓延着......

    “我们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战争?”在看望伤员的时候,一个负伤的法国士兵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而这个问题艾维诺将军根本无法回答......

    是啊,我们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战争?这场战争和法国有什么关系?法国之前和德国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尤其是两国间频繁的经济来往极大的带动了国民的生活水准。

    而现在这一切却完全的被改变了。

    战争让德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同样也让法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该诅咒的战争,该诅咒的一切。艾维诺在心里喃喃诅咒着。在这样的日子里·他本来应该在温暖的炉火旁,喝上一口香浓的咖啡,然后精心构筑自己的剧本的。

    可是,战争让这一切都完全的改变了......

    “将军,不用管我,我还能够战斗,我保证在敌人冲上来的时候·还能够拿起我的武器。”就在法国士兵问起为什么要战的时候,一个受伤的奶瓶师的孩子却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和法国人不同的是·他们知道为什么要战,也知道是为了什么而战。

    没有什么比为了一个国家的自由战斗到底,甚至精神更加让人值得骄傲的事情了。

    这些孩子们,不像成人想的那么多,他们狂热的充满了热情,他们根本不惧怕流血和牺牲,他们愿意为了自己的国战到底。!

    面前受伤的孩子就是其中的一员......他的腹部中了一颗子弹,在他中弹的时候,杰卡特将军就在他不远的地方。

    当法国人开始冲锋的时候,这个孩子略略有些鲁莽的站了起来,用手里的冲锋枪拼命的向敌人扫射。这样当然暴露了自己。

    他还算是幸运的,子弹只击中了他的腹部,起码他还能够活着。

    杰卡特能够看出孩子脸上的痛苦,他更加能够看出孩子正在那竭力忍受着痛苦。

    他叫来了义务兵,替这个勇敢的孩子包扎,而且他建议孩子立刻离开阵地。

    但是他的建议却被孩子拒绝了,就如同他拒绝了恩斯特元帅一样......

    “如果我还能行动,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孩子表现得相当倔强:“每一个陆军少年师的士兵,都已经向男爵和元首宣誓过·我们将为了德意志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马特。”孩子居然微笑着:“我大概是全师中年纪最大的,再过一天,就是我的生日·到了那个时候,我就年满18岁了。”

    “马特,好好活着,我保证会为你过一个18岁的生日。”杰卡特也对他报以了微笑:“我需要你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好好的活着。我还需要你们中的每一个人都能看到德国的胜利。”

    “我尽量,将军。”马特大声回答道。

    杰卡特站了起来,其实他知道自己是在欺骗自己......少年师中的绝大部分人都会死去,他们无法看到胜利的到来·可是他们无怨无悔,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为了德意志的荣耀,奋战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吧......

    密密麻麻的敌人又出现了·一眼看去看都看不到头。还有那些可恶的坦克和装甲车,在少年师的眼中简直嚣张到了极点。

    马特沉稳的控制着手里的冲锋枪,耐心的等待着敌人接近自己的射击范围......然后,他果断的扣下了扳机。

    子弹密集的飞了出去,他看到一大群一大群的敌人倒在了自己的枪口下。马特没有兴奋,更加没有欢呼,他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冲锋枪上。

    周围,是敌人的子弹在那呼啸,但这却根本威胁不到马特......从进入少年师的第一分钟开始·他就已经做好了为国而死的准备。

    一个弹匣打空了,他很快的重新换上了一个。他告诉自己不要再和之前那样鲁莽了,他必须要让自己多活一会·这样,他就可以多射杀一些敌人。

    一枚炮弹呼啸着飞了过来,就在马特身边的不远处爆炸了。

    马特颤抖了下·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穿过了自己的身体。可是他没有动,他还是和之前一样稳定的用冲锋枪扫射着。

    自己是负伤了吗?马特不知道,他没有空去检查自己的身体。

    又一个弹匣打空了,马特想要重新换上,可是他却发现自己动弹不了了......他发现自己的意识正在模糊,手也根本不听指挥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他的视线变得模糊起来......

    啊,那是什么?天堂吗?难道真的有天堂吗?马特发现自己的眼前出现了无数美妙-的白光·自己的灵魂正在逐渐离开身体......

    真好啊,马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法国人的又一次进攻被打退了·那些少年师的孩子们没有用欢呼来迎接胜利,而是默默的检查着武器,准备迎接下一次战斗的到来。

    “嘿,马特,敌人撤退了,不用继续战斗了。”杰卡特来到了马特的身边,发现马特依旧保持着射击的姿势。

    刚才他特别注意了下马特,他发现这个受伤的孩子表现的是如此勇敢,他一个人大概起码打死了有十多个敌人。

    他应该获得一枚铁十字勋章,杰卡特这么想。

    可是卡特并没有听到将军的呼唤,他的身子就这么趴在阵地上一动不动......一种不祥的预感从杰卡特将军的心中冒了出来......

    他试着推了一下马特,但一具身体重重的摔落到了战壕里......

    他死了,这个勇敢的孩子死了。哪怕到死,他还是保持着战斗的姿势,他还在准备着战斗。

    他终究没有能够迎来自己的生日......

    这一瞬间,杰卡特发现自己的眼泪悄悄的落了下来......

    “将军,马特死了,他表现得很勇敢。”马特的长官低声说道:“他明天就要过生日了,18岁的生日......”

    “是啊,我知道,我知道......”杰卡特喃喃地说道,然后他的目光在阵地上游动着,似乎在那寻找着什么。

    他在那找自己的孩子文纳特和波尔库。

    他们的生日是什么时候?杰卡特想了许久也都没有想出来。啊·自己真的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连自己孩子的生日都记不住。

    等到战争结束了,一定要为两个孩子好好的过一次生日......前提丨了那个时候他们必须还能够活着......!

    “又一个孩子离开我们了吗?”两个一级上将获得者郭云峰的声音在杰卡特的耳朵边响起。

    “啊,是的·将军。”杰卡特擦去了眼泪:“一个多么好的孩子啊,他就这么离开了我们。”

    郭云峰轻轻的叹息了声......他随即振作了一下精神:“杰卡特将军,恩斯特元帅认为要完全由你们来承担阵地的防御实在太吃力了,所以他把一些被打散的部队组织起来,交给你来指挥。”

    “啊,真是太谢谢了。”杰卡特如释重负的出了口气。

    是啊,要完全靠这些孩子们来防御阵地真的实在是太吃力了。

    一群真正的士兵出现在了阵地·大概有两百多人,他们之前的建制已经被打乱,但无论他们到哪里·都是德意志的士兵。

    郭云峰看着这些士兵一个个从自己的眼前走过,他忽然看到了一张东方人的面孔,这让他有些好奇。

    他叫住了那名士兵:“士兵,你叫什么名字?”

    “云峰.傅,将军。”那个士兵回答道。

    “你叫什么?”郭云峰的心里颤抖了下。

    “云峰.傅。”

    云峰.傅?郭云峰好像忽然想到了一些什么......

    云峰.傅大了大胆子:“将军,您是两个一级上将获得者郭云峰将军吗?”

    这次,他居然用的是中国话说的。

    郭云峰点了点头,云峰.傅显得有些兴奋起来:“您去过中国吗?”

    我去过中国吗?郭云峰觉得这个孩子的问题真的是太可笑了:“士兵,我就是一个中国人。”

    “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云峰.傅多少有些慌乱:“您参加过中国的抗战吗?”

    “告诉我,士兵·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云峰.傅沉默了下:“将军,因为我的母亲告诉过我,她曾经认得一个非常勇敢的军人·他和您的名字完全一样,也叫做郭云峰....

    “你的母亲,她叫什么名字?”郭云峰控制着自己颤抖的心情问道。

    “傅雨,将军,我的母亲叫傅雨......”

    傅雨,他,是傅雨的孩子......

    在这一瞬间·郭云峰似乎又回到了那片火热的战场......

    在那里,他曾经有过一段战场上的婚礼......

    那一天·郭云峰完成任务,准备离开,他站到了一颗地雷上,然后,傅雨就出现了......

    郭云峰不再隐藏什么,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自己的心扉彻底的袒露了出来:“妹子,哥喜欢你,可哥嘴笨,说不出来啊。哥要还能一.还能回来,哥一定娶你!”

    “哥,你说话算数?”

    “算数,哥说话算数!”郭云峰还在那笑着:“可哥怕是回不来了。妹子,找个好人家嫁了,别再想哥了!”

    傅雨忽然擦了擦眼泪,转头道:“旅座,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王维屹点了点头。

    傅雨居然笑了:“旅座,我求你当我的证婚人,我要嫁给我哥......”她又转向弟兄们:“各位长官,我恳请你们都当我们的见证人,今天,我傅雨嫁给了郭云峰,从此后,我傅雨生是郭家的人,死是郭家的鬼!”

    每个人都在默默的点头,每个人都在流着眼泪......

    郭云峰忽然发现自己的眼角也有湿湿的东西流了出来......

    傅雨笑着、哭着:“哥,你听到了吗,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媳妇了。我天天想着你,念着你,盼着你,你记得早些回来¨妹子等着你一妹子等着你来梦里相见......”

    他没有再见过傅雨,可是在德国,他却见到了傅雨的孩子。

    “我是母亲抱养的,我的母亲一辈子都没有嫁过人。”云峰.傅—不,应该叫他傅云峰,他并不知道郭云峰在想什么:“我的母亲从小就和我说郭云峰的故事,所以,她给了取了这个名字。将军,你们是一个人吗?”

    看着他满脸的期待,郭云峰用力摇了摇头:“不,士兵,我们并不是一个人,我没有参加过中国的战争。

    “啊,那真是太可惜了。”傅云峰多少有些失望:“我的母亲后来偶然的得知,在德国有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将军,也叫做郭云峰,所以她让我来德国,要亲眼看一看,你们是不是同一个人。”

    “很可惜,我也想是同一个人。”郭玉峰淡淡地道:“告诉我,士兵,你的母亲真的从来都没有嫁过人吗?”

    “是的,她一直都在想着郭云峰,啊,不是您,而是那个在战场上的郭云峰,她总是认为她心目中的那个英雄并没有死去。”

    一刹那,郭云峰有了想要落泪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