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四十七. 战场上的“一家人”

九百四十七. 战场上的“一家人”

    1966年3月,柏林外线阵地。!

    基里茨掏出手枪,对准一个美国战俘的脑袋。那个美国人最后一次用美国式的仇恨眼神望着基里茨。

    基里茨扣动扳机。

    美国人的身体翻过去。脑浆流出来。

    “现在会了吧?”基里茨把手枪递给霍夫曼:“剩下的你来。”基里茨指着跪成一排的十几个美国战俘。

    霍夫曼的眼中透出迷茫与厌恶,他并没有马上接过基里茨的枪。基里茨走上一步,一把将枪塞进他的手里:“按我说的去做,霍夫曼。”他迟疑地接过枪,望着基里茨。

    “别犹豫——怜悯是多余的。”基里茨凑近年轻人的耳朵:“现在是1966年,这里是柏林——美国人要是抓到我们也会这么做的。霍夫曼,扣动扳机......你看,就这么简单。”基里茨退后了几步,准备离开:“听话——快点做完,我们在锯木场等着你。侦察排来人了,五分钟后开会。”

    基里茨叼起一支烟转身离开,打火机不太好,一连试了几次,最终产生的一点火花勉强点燃了嘴里的烟。

    他把打火机塞进口袋,身后传来手枪的开火声。

    梅尔上士正好走过来。

    “听,孩子长大了。”基里茨吐出一口烟雾,冷笑道。

    前者严肃地看着基里茨,一言不发。

    “一会儿我们将先隐蔽在锯木场的废料堆里。”

    一辆莫德尔突击炮安静地停在锯木场的废料堆里。横七竖八的木料搭在它身上,遮盖了它金属的轮廓。

    “让侦察排的弟兄出来说话。

    一个满身黑泥,面容憔悴的小个子捧着热茶站了出来:“侦察排二等兵保罗斯报告。十分钟前我们得知:一支美军连级的部队二十分钟前突破了前线,正在往锯木场防线移动。长长......长官。”

    “中尉。基里茨.迈尔德雷斯中尉。”基里茨走上前亲切地拍了拍侦察排的这个小家伙的肩膀。

    “连级规模?”装弹手纳什不快地嘟囔道:“这么紧急的情报,怎么不用无线电传达?”

    “无线电......前线的无线电都被美军夺了。指挥官临时决定让我和其余的五个人亲自跑到各个二线去送信的。”小个子上气不接下气地解释着,很狼狈。

    车长潜望镜冰凉地贴在基里茨的眼眶上。还好,梅尔在基里茨的身边,装弹手纳什,和驾驶员霍夫曼在基里茨的周围四个人勉强用自己的体温支撑起这具冰冷的铁壳。在基里茨的眼睛里,一大股美军正以一辆M1坦克为核心,缓缓出现在锯木场正门的大道上。

    “多少人?老爸?”脚下传来霍夫曼结巴的声音。

    “嘘!”梅尔马上制止了年轻人更多的询问。有经验的炮长从他的瞄准镜里看到了基里茨看到的敌人,而他还能听到被他们忽略的敌人:“嘘......美国人在我们后面。”

    话音刚落身后传来美国人的交谈。

    这声音好像黑暗中的一支冷枪,高高悬在我们头顶。

    “我们被发现了吗......”纳什从自己身边卸下冲锋枪。

    “不——等等。”基里茨把潜望镜转向后面,十多个美国人正在检查被他们刚才处决的美国人尸体:“我们还没被发现。”

    “天呐......”紧张的气氛笼罩每一个人。当霍夫曼从他的驾驶窗里发现一队美国人就出现在距他们两米远的正前方时,钢铁的车体几乎要被这种令人窒息的氛围撑爆了!

    然而他们依旧没有动,依旧静静地潜伏在这里。引擎一直熄着火,废木料堆完美地掩盖着德军金属的轮廓。

    侦察排的小个子保罗斯对他们之间的称呼感到不解:“你们刚才叫中尉什么......老爸?”

    “哼!不懂了吧,小兄弟!”纳什把侦察员拉到一边对着他们几个人谈话的人指指点点。

    “你看啊,基里茨中尉是我们的老爸,我们都是他的孩子。你看梅尔是大儿子,我是二儿子,最年轻的小霍夫曼是小儿子!”装弹手纳什骄傲地抬起头:“怎么样?羡慕吧?我们的车组就是我们的家庭——基里茨中尉可不是一般人!你要是早来几个礼拜,哎,还能看见其它几个家的兄弟们......可惜他们都走了。”

    “哦......等等,等等!”保罗斯摇着头笑着,这种状态在这个艰苦的战场非常罕见:“你说你们的每个车组都是一个家庭?哈哈!恐怕不像吧......每个家庭都有女人,可我没看见你们家有女人啊?哼哼......女人在哪儿呢?在哪儿呢?”小个子夸张地做着张望的动作,继续着这个玩笑。

    “基里茨老爸!”纳什叫着基里茨的名字:“这家伙问我们家的女人在哪儿!”

    在这几个月中向陌生人介绍他们家的女人成了在这个岁月里基里茨最热衷的一件事。

    “你想见我们家的女人是吗,保罗斯?”基里茨递给小个子一支烟,搂着他来到木屋外面。门外是成推的木材·凛冽的风,和他们白色的战基里茨把一支胳膊肘搭在他们的三型突击炮履带上:“这就是我家女人。”基里茨温柔地拍拍战车坚硬的外壳:“她叫玛丽娜,是孩子们的母亲·我的妻子。”

    侦察兵嘴里的烟掉在地上。基里茨笑出来,这玩笑不知在多少人脸上产生了这种无奈加惊异的表情。孩子们也都叼着烟来到了门口,按照惯例,霍夫曼此时应该故作乖巧地问出他的问题。

    “老爸?你是怎么让妈妈生得我呢?我是说......妈妈是怎么生得我呢?”霍夫曼故作乖巧地问道,还把一支手攥成洞,用另一支手的中指往洞里插。

    侦察员和纳什笑得喘不上气来。梅尔哮喘般笑着,手里的烟掉在地上。

    基里茨强忍住·勉强没有笑出来:“关于我和你妈怎么生的你们这个问题.....”基里茨故作深沉地踱到突击炮后面,然后一边用手夹着烟·一边把自己的跨往钢铁上贴:“我就是从这里啊—你妈妈这里有一个洞·你们啊,就都是从这个洞里生出来的!”

    侦察员保罗斯有着出乎他们意料的幽默感。他走到基里茨身边,指着战车后面的那个金属的洞问道:“中尉,您是怎么让您妻子怀孕的?”

    大家的笑声消失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问出这样的问题·孩子们凑过来,等待着基里茨的回答。

    “嘿,保罗斯,你过来。”基里茨把侦察员搂过来,把他的脸凑近战车后面的那个金属的黑洞,神秘地笑了笑:“看见这个洞没?这就是老爸基里茨的本事啦!要不我教教你......哈哈哈!”

    基里茨对保罗斯的回答无疑是精彩的,孩子们再一次陷入幸灾乐祸的坏笑中。

    “玛丽娜·亲爱的......”基里茨故作出神地用欣赏的眼光望着他们的战车:“你看啊,我们的小儿子霍夫曼都这么大了!霍夫曼可是我和你爱情的结晶啊!”基里茨假装亲吻着战车,望了一眼霍夫曼。

    年轻人尽管在笑·但基里茨却捉到他眼中掩饰不住的失落。是啊,他刚刚执行完他的第一次枪决......有些人也叫它......屠杀。

    这对他来说也许有些难.....毕竟,他还太年轻。

    几分钟后,小个子侦察员保罗斯离开了。

    他们跳进突击炮,再没见过这个人。

    “霍夫曼。”基里茨冷冷命令道:“全速——现在。”

    霍夫曼启动了引擎。机器发出“呜呜哇......呜呜哇......呜呜呜哇......”的声音。根本无法得到维修让所有德国坦克的发动机都处在不稳定状态,这声音像是一种抱怨。而且引擎每一次发动都有熄火的危险。如果他们在这里熄火,这些装备精良的美国人会用手榴弹毫不犹豫地将他们撕碎。

    “呜呜哇......呜呜哇......呜呜呜哇......”这声音已重复无数次了,战车里的绝望已经升到顶点。

    “死定了。”梅尔透过自己的观察孔,注视着面前的美国人正一点点明白被这堆废木料掩盖的是什么东西。

    “纳什!穿甲弹!”基里茨拍着装弹手的肩膀·后者麻利地将一发穿甲弹塞进炮闸。

    “瞄准敌人车体。”在基里茨的潜望镜里,美国人的坦克正迟钝地停车,它的炮塔正一点点指向我们。

    “霍夫曼!动起来!别让你妈失望!”基里茨几乎绝望地叫着。

    “呜呜哇......呜呜哇......呜呜呜哇......嘟嘟嘟!”引擎终于发出了所有人用尽自己的意念所期盼的声音·谢天谢地......玛丽娜的引擎正常运转了!霍夫曼双手把左右履带的档同时挂满——玛丽娜像一头愤怒的公牛般窜了出去!

    废料堆瞬间塌陷了。莫德尔突击炮像一面移动的墙,不容分说地碾过了近在咫尺的美国步兵。而在他们的战车因压过那些敌人而产生颠簸前,梅尔看准时机·扣动扳机,玛丽娜的主炮发出一声闷响,美国人的坦克瞬间爆发出火星。

    在基里茨的潜望镜里,他们低矮的车体使炮弹几乎是贴着敌人步兵的头飞过的,而簇拥在那辆坦克周围的步兵则像涟漪般被这一跑震倒在地。

    “高爆弹!高爆弹!”基里茨朝纳什喊着。

    玛丽娜依然全速奔驰在毫无准备的美国步兵中间,宛如狼如群羊。面对成群的步兵,他们的战车却没有机枪。机枪已经是多余的了......在基里茨的潜望镜里·一张张惊恐的面孔出现在玛丽娜面前,随后一对对消失在她的铁履下。基里茨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敌人的炮塔·美国坦克并没有被击毁,他们一定还有能力还击,一种隐隐地预感聚集在基里茨的意念中。

    “霍夫曼!霍夫曼!右转!把我们的正面对着它!”霍夫曼尽管年轻,却是一个可靠的驾驶员,他熟悉玛丽娜的齿轮和传动在各种速度下能承受的各种压力。霍夫曼灵巧地操着戋车,玛丽娜的速度降下来·同时轻巧地右转。!

    “磅!嗡..................”美国坦克开炮了,一记重拳死死地打在德军的前装甲上。整个战车车厢里发出了恐怖的共鸣声,基里茨几乎没有时间庆幸自己的命令救了大家......只感到自己的耳膜几步被震破了......

    沉着的梅尔随后扣动了扳机。老炮长自从65年就跟着基里茨征战,他有一个沉着冷静的头脑·他很少开炮,但每一炮必中。老家伙说自己的每一击都要做到完全的把握才发出。每当老梅尔在战斗中拿捏着这种“把握”的时候,他都把自己的两腮死死地吸进自己嘴里,再加上他一毛不拔的头顶,让他的整个脸看上去就像一个章鱼的脑袋。

    一发高爆弹稳稳地打在美国坦克的车体。几十个坦克周围的步兵被这一炮炸飞到天上,那些肢解的碎片燃烧着雨点般落下来。美国人的坦克似乎也完蛋了,它从倒车中停下来·炮管耷拉下来了。

    玛丽娜一刻也没有停下来,她依然公牛般朝着美国坦克冲去。

    40米......30米......20米......

    “纳什!穿甲弹!纳什!炮塔!”对于美国人的狡猾,基里茨不能掉以轻心。

    这个时候·突然传来霍夫曼的声音:“别开炮——有人在往外爬!它们已经完蛋了!”

    在我们距离那辆美国人的坦克只有几米之远的时候,默契的梅尔把第三发炮弹送进了敌人的炮塔。美国人的坦克彻底垮了下来。剧烈的爆炸从内部撕开了它的铁皮,顶飞了它的炮塔......至于那个正从车顶往外爬的美国坦克手?他被这剧烈的爆炸当场撕成两半——下肢卡在变形的炮塔上,整个躯体,随着上肢一起被扔出几十米远......

    基里茨很清楚霍夫曼刚才话中的意思。该死的怜悯总像个阴魂一样笼罩着霍夫曼的思维,模糊着他对局势的判断。

    “霍夫曼!你刚才什么意思?我们应该放过那个美国人坦克手是吗!转向!180度——转向!”

    玛丽娜疯狂地撞向燃烧着的美国坦克,然后它急刹车,全速倒档。

    “看!地上都是那些被炸伤的美国人!碾过去!哈!”纳什居然在这个间隙把头仲出舱外,他看到面前满是敌人·兴奋高呼。

    霍夫曼一言不发。

    “碾过去。”基里茨冷冷地命令道。

    每一刻都有无数子弹打在玛丽娜的铠甲上,那些被美国人掷来的手榴弹被玛丽娜坚硬的外皮弹开,爆炸在四周。她承受着这些可以至我们死亡一千次的痛苦·默默地。战车一刻不停地颠簸,他们知道,在碾过人时这种颠簸才会出现。玛丽娜在原地倒车·右转,然后前进,左转向,在霍夫曼的操纵下,战车以最小的半径转过了这个弯,好几个美国伤员躲过了被碾死的命运。

    基里茨很容易地注意到了这点。梅尔也回过头,与基里茨交换了眼神。

    然而基里茨保持了沉默。

    失去了唯一的坦克掩护·全部的美国步兵几乎没有了希望。他们可以撤下去,但他们选择了继续战斗......而在玛丽娜的火炮·履带,和装甲下,余下的战斗只是一场屠杀。

    大地被染成黑红色。

    人肉和钢铁的碰撞是没有悬念的。

    当随后“骷髅”师的装甲兵们赶到时,他们的战斗已经结束了。望着满地被玛丽娜辗来辗去的美国人,“骷髅”师的兄弟们发出赞许的惊呼。

    “我们会通知团部:基里茨。

    迈尔德雷斯车组今晨在锯木场挫败美军优势兵力。您和您的车组将会因此获得铁十字勋章,长官。”

    战斗结束后,基里茨和他的弟兄们疲惫下车,一个团部的士官上前来朝基里茨敬礼,恭恭敬敬地说道。

    “幸苦你了少尉。”基里茨回敬他一个礼。基里茨知道,当日后人们读到关于这段战役的历史时,他们今晨的战斗将会出现在记载里。基里茨无意中望向玛丽娜沾满血肉的履带,那些生铁已经变成红色。

    “但没人会关心这样残酷的细节。”基里茨随手搂住身旁的霍夫曼,年轻人正玩命地抽着一根烟。

    “霍夫曼,听爸爸的话。”基里茨把他嘴里的烟摘过来,放进自己嘴里:“活着比什么都好......忘了那些残忍吧,这是我们的工作。”基里茨指着被泥贴在履带上的那些挂着肉的骨头:“好了,孩子,你应该为此感到高兴。”基里茨把烟塞回到他的口中:“我们都为你感到骄傲,霍夫曼......我们:你的哥哥们,基里茨,和你妈妈。看看这一切......你生来就是为了战斗的。”

    基里茨深情地望着,像一个真正的父亲安慰委屈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