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四十六. 奶瓶师

九百四十六. 奶瓶师

    幺林,1966年3月,德军总参谋部。!

    “盟军的进攻非常猖狂,在各线对我军发起了全面进攻。”路德维希指着柏林地图说道:“前线各部队已经全部与敌展开交火,部分部队伤亡惨重,但是激战至今,外线各主要阵地依旧控制在我们的手里。”

    “古德里安元帅,你认为呢?”隆美尔将目光落到了自己的好朋友的身上。

    “时间还是不对,继续等待。”古德里安的回答非常坚决:“一定要等待到最佳时机进行反击!”

    “恩斯特.勃莱姆元帅到!”

    当这声声音响起,总参谋部里的所有声音都没有了,看着那个穿着黑色党卫军制服的德国最高军事领袖进来,所有军官一起举起了自己的右臂:“嘿——恩斯特!”

    “得了吧,收起这套,现在可不是向我欢呼的时候。”失踪了许多的恩斯特.勃莱姆元帅面无表情:“不用和我说前线战况,我比你们更加清楚,告诉我们,你们准备怎么保卫柏林。”

    “敌人的攻击非常凶猛......”隆美尔太了解他的脾气了:“不过,在数天的战斗中,他们并没有找到真正的突破口,几乎所有主要阵地都还依旧掌握在我们的手中,尽管部分阵地我军伤亡惨重,但却依旧可以坚守。至于我们的整个计划是这样的......”

    仔细的听隆美尔说完整个作战计划,王维屹的眉头松开了。在回柏林的路上,他就坚定的相信,以隆美尔和古德里安的性格,绝对不会容许德军被动挨打,他们一定有了全盘的计划。

    而事实证明自己是对的。

    “做的不错。”王维屹点了点头,接着朝军官们看了看:“既然作战目标已经明确,你们还在这里做什么呢?”

    军官们一下便明白了,整个参谋部迅速变得忙碌起来......

    “你去莫斯科了?”隆美尔猜测着道。

    王维屹没有否认他把自己的两个好友隆美尔和古德里安带进了另一间办公室:“是的,我去了一趟莫斯科,两个好消息,第一个我想你们已经知道并且已经付诸了行动,乌克兰大起义已经在科尔科罗克的带领下爆发。第二个,俄国在不久的将来有可能退出战争。”

    隆美尔和曼施坦因顿时精神大振。

    从他们苏醒到现在,大概没有比这更加令人振奋的消息了......

    “不过,我想我们必须坚持到那个时候到来......”王维屹特别加重了自己的语气:“这一次盟军的总攻,气势最凶,最难以抵挡。可有一点从战场上的局势判断,如果我们能够成功的挫败盟军的这次进攻,我可以确信的是在他们的内部必然发生严重混乱。

    先生们,只有胜利才能够让他们紧密的团结在一起,但现在却不是这样的进程。”

    “最困难的作战地点还是发生在骷髅师。”隆美尔很快说道:“这个师显然成为了敌人重点打击的目标。在他的两翼,大德意志团和英国皇家第一师始终都在和其并肩奋战,伤亡一样很大。”

    “他们还可以坚持多长时间?”王维屹眼睛死死盯着地图问道。

    古德里安接口说道:“从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我想在三到五天之内阵地依旧还能够掌握在他们的手里......我已经给他们增援了一部分的坦克和大炮,从今天上午开始,里希特霍芬也已经下令空军重新投入战斗......”

    “很好,那么我的指挥部将设立在骷髅师。”王维屹几乎没有一秒钟的迟疑便说道。

    对于这样疯狂而大胆的决定隆美尔和古德里安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最危险的前线,总是能够看到骷髅男爵的身影的。

    “一旦展开反击,必须用最短暂的时间最快速的行动给予敌人最沉重的打击!”王维屹一连用了三个“最”字:“先生们,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里了,让我们行动起来吧!”

    当男爵回来后柏林保卫战的高潮也便正式拉开了大幕.

    骷髅师面临的情况,远远比他们自己说的要更加严重的多。在盟军轮番的天空和地面轰炸中,全师一直都蒙受着沉重的压力。

    在他们的对面,是他们的老对手了,重新得到补充的美军第二装甲骑兵师和一个美军海军陆战旅,两个法军步兵师,一个澳大利亚装甲旅的强大力量。

    做为骷髅师的最高指挥官此时的强纳尔将军的心情是紧张并且兴奋的。紧张的原因他不知道自己还可以继续在这里坚持多少时间,而兴奋的原因也只有一个:

    恩斯特.勃莱姆元帅再次出现在了前线!

    有男爵的地方就有胜利的保证......

    盟军的空军刚刚离开很快炮火便又覆盖了这里。山呼海啸的炮弹不断的在周围落下,激荡起了硝烟和火光足以把一切都淹没。

    炮火中,王维屹一直端着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丝毫!也琐-有受到影响。!

    “元帅,我建议您还是到隐蔽所里指挥。”强纳尔小心翼翼的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强纳尔将军,感谢你的建议,而我的建议,是希望你和你的父亲路德维希将军一样无所畏惧。”王维屹冷冷地说道:“在我的记忆力,路德维希将军从来没有提过你这样的建议。”

    “啊,是的,元帅。”强纳尔有些羞愧。

    从阵地上正在进行的战斗,和强纳尔将军的汇报来看,盟军在第二次柏林进攻战中改变了一些策略,他们加大了炮火的袭击。

    每一个整天,柏林都必须蒙受着强度高到惊天的炮火袭击......没有哪处阵地在战斗爆发到现在还是完整的.....

    “法军第29步兵师。”王维屹放下了望远镜:“告诉我他们的情况。”

    “是的。”强纳尔随即回答道:“从战斗爆发到今天,美国人很狡猾,他们并没有主动投入进攻,而是主要以法军作为进攻主力,尤其是第29步兵师。元帅,请恕我直言·这支法国部队在战场上表现得非常顽强,和绝大多数法国人的部队都不一样。在F3到F6的阵地上法国人进行了无数次的进攻,尽管每一次的进攻都被我们成功打退,但那些法国人却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

    “不错的对手·是吗?”王维屹的嘴角反而露出了一些笑意。

    在战场上任何一个真正勇敢的指挥官,都不愿意遇到一群懦夫,他们更乐意碰到和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

    这才能最大限度的展窳自己的才华。

    “元帅,郭云峰将军到了。

    话音中,德意志两个一级上级获得者郭云峰走了过来,在老朋友面前他没有过多的寒暄:“恩斯特,新的增援已经到了·我把他们带到了最危险的这里。”

    “立刻带我去看看。”王维屹把望远镜朝强纳尔的手里一塞,脚步匆匆的暂时离开了这里。

    可是,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自己看到的是一群什么样的部队......

    孩子·这是一支全部由16到17岁孩子组成的部队。而在他们的军服上标记居然是一个奶瓶。

    一刹那间心酸的感觉在王维屹的心中闪过,“奶瓶师”,在另一段历史进程中德意志的“奶瓶师”终于还是在这里出现了。

    这本来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在不属于王维屹的另一个时空里,第二次世界大战著名的斯大林格勒战役刚结束,党卫军征兵局局长贝格和帝国青年局协商,要成立一支由1926年出生的自愿者组成的精锐部队。也就是说,只要在1943年内达到17岁者即可。此前德国征召兵源的最低年龄限是18岁。战争打到现在,生产战争物资的任务落在了后方的妇女和老人身上,而在兵力补充方面·如果不降低法定的征兵最低年龄,德国就没有了后续兵源,于是16到17岁之间的“孩子兵”披挂上阵了。

    相应地·加入党卫军的身高条件也为之放宽,由原来规定的1.78米下降为1.70米。帝国青年局局长阿克斯曼明确表示:“不需要家长的认可。”

    这一年,党卫军共征召了35000名这样的小兵·其中大部分人被运送到比利时完成了少年师的建制。因为这些小兵尚未成年,需要按照从事重体力工作的兵种的标准供应营养,他们每人每周要保证能喝到3.5公升的鲜牛奶,“婴儿师”由此得名。此外,发给成年军人的香烟和烟叶,在孩子兵这里变成了糖果和巧克力,这个规定一直执行到1944年3月16日·以后孩子兵们就可以抽烟了。

    这个陆军少年师,当他们出现在战场上的时候便震惊了全世界!其作战之勇猛、伤亡之惨重、结局之凄凉·在孩子兵参与战争的历史上绝无仅有。

    1944年6月7日,盟军诺曼底登陆战役的第二天。刚刚踏上法国土地的加拿大第27坦克团担任了扩大登陆桥头堡的任务,从诺曼底海岸向卡恩地区北部推进,目标是攻击并占领小城查尔堡。此刻,已经登陆的美、英部队正陷入与德军的激战,和他们相比,这支加拿大部队的推进异常顺利。卡恩地区的丘陵地带绿草如茵,优雅宁静,由于制空权已经完全掌握在美、英空军手中,这里的天空上已不可能出现一架德国战机。4年前,德国的铁甲军团曾在这里把溃败奔逃的30万英、法联军像赶羊一样地一直驱赶到敦刻尔克的海滩上,迫使他们逃往孤悬海外的英伦三岛。而如今,经过长期战争消耗的德国人在东西两线强敌的夹击下已经完全没有了昔日的威风。对于第27坦克团的那些从未踏入欧洲大陆的加拿大军人来说,眼下的行军似乎更像是一次和平环境下的出游,他们没有预料死神的到来会如此突然和迅猛。

    如从天而降,道路侧翼的山坡上忽然显现出一群德国IV型坦克,75厘米口径的坦克炮将密集妁●猛砸过来,不待加拿大坦克团从突然打击中完全清醒!压的德国步兵群就冲了上来。从他们的精良装备和奋不顾身的凶猛态势看,加拿大人以为遇见了党卫军的老牌主力师。昨日,第27坦克团在登陆后只和德军716步兵师有过短暂交手·并占据了上风。但今天的这只部队好像完全不同于716师。他们拼死冲锋,前赴后继,好像每一个人都和对面的加拿大士兵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第27坦克团抵挡不住如此猛烈和凶悍的攻击,撤退很快变成了溃败。在德军3个装甲营的50辆坦克和一个步兵师的攻击下·28辆加拿大舍曼坦克被击毁,245个军人在他们参加欧洲这场战争的第二天就丧命异国,而德军方面仅有两辆坦克被击毁,4辆受损。

    这一仗,打乱了盟军在诺曼底半岛扩大桥头阵地的整体部署,蒙哥马利决定放弃对查尔堡的进攻,直接将进攻矛头指向卡恩。此时他才从情报中了解到·将这群加拿大汉子痛打了一顿的竟然是一群德国大孩子,这就是党卫军第12装甲师,正式名称叫“希特勒少年师”·别名叫“婴儿师”,或者叫“奶瓶师”。

    随着战争的进行,奶瓶师在急剧的消耗着,两月前曾拥兵2万的少年师只剩下了最后的500人,但仍然在拼死抵抗占有绝对优势的敌人。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面对这样的军队不由感叹道:“一群野蛮的杂种,但是真正的士兵。和他们相比,我们成了纯粹的业余军人了。”

    面对着眼前的这些少年,王维屹是不希望出现这样情况的,但是兵力的捉襟见肘·以及为了未来的反击而保存下来的实力,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到底还是发生了。

    “圣——恩斯特!”陆军少年师师长杰卡特少将大声呼唤道。

    “圣——恩斯特!”所有陆军少年师的官兵们一起笔直的举起了自己的右臂大声而狂热的呼唤。

    “我必须要向你们道歉。”出人意料的是·恩斯特.勃莱姆元帅却深深的对着他们鞠了一躬,然后才直起了身子:“战争,是成人间的血腥游戏·不该把你们牵扯进来。你们现在本来应该在学校里,和自己的同学在一起。或者应该在家里,和自己的父母在一起。可是我们的兵源不足,不得不动用到了你们。孩子们,我知道你们是最勇敢的日耳曼人,最忠诚的德意志士兵,但这里不属于你们!”

    说完·他让人震惊的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现在,我命令·陆军少年师,解散!”

    周围一片寂静,哪怕敌人的炮火依旧在轰炸,还是一片古怪的寂静。杰卡特上前一步:“元帅,您让我们解散?”

    “是的,解散!”王维屹的回答没有丝毫犹豫:“我说过,战争是成人间的血腥游戏,我不要看到孩子们为了这场战争流血牺牲,我不会让孩子走上战场!”

    “元帅,您错了。”在男爵面前,杰卡特保持着自己的冷静:“没有人强迫过我们,没有,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是自愿走上战场的。元帅,我感谢您的关心,我们每一个人都感谢您的关心,可是也许有一点您没有想到,我们其实早就已经被牵扯进了这场战争,早就已经在流血牺牲。

    敌人的炮弹不断摧残着柏林,不断的摧残着我们。每天,每小时,每分钟都有无数的孩子在空袭中死去。您认为是这样的死法更加有价值,还在为了保卫我们伟大的祖国而死更加的有价值?”

    王维屹一时间居然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

    “我也有孩子,两个。”杰卡特微微笑着:“而且,他们现在就在这里。二等兵文纳特,二等兵波尔库,请你们出列!”

    两个稚气未脱的孩子走了出来,杰卡特的笑容依旧挂在自己的脸上:“他们就是我的两个孩子,一个16岁,一个17岁。孩子们,你们愿意为了自己的祖国而死吗?”

    “一切为了德意志!”这是两个孩子最坚定的回答。

    “一切为了德意志!”这是德意志陆军少年师最坚定的回答。

    在这一瞬间,王维屹的眼眶红了。这些勇敢的孩子们,这些忠诚的德意志士兵啊。可是,自己又怎么忍心让这些孩子走上战场?

    “现在,我命令,检查武器,准备作战!”杰卡特大声下达了自己的命令,然后对恩斯特元帅敬了一个礼:“请原谅,元帅,我不能执行您解散的命令。德意志帝国陆军少年师,将为我们的国家战斗到最后一兵一卒!”

    这是德意志的传奇恩斯特.勃莱姆元帅的命令第一次被人背叛,而且是毫不留情的违背。

    可是这一刻王维屹的心中没有愤怒,他有的只是心酸和骄傲!

    这些可爱的孩子们的血,他发誓一定不会白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