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四十五. 内幕

九百四十五. 内幕

    对于艾略特先生的朋友,做为俄罗斯的大亨之一,弗里亚是非常敬重的。

    在宽大而豪华的办公室里,弗里托亚夫见到了“莫约尔先生”,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弗里托亚夫却一下就认出了“莫约尔先生”的另一个身份:

    “彼得戈夫先生”!

    “瞧,彼得戈夫先生,我可不是整天总只会呆在办公室里的。”弗里托亚夫轻松地说道:“对于在莫斯科大名鼎鼎的彼得戈夫先生,我总是会特别留意的。”

    “啊哈,什么都瞒不过您,弗里托亚夫先生。”王维屹微笑着说道。

    可是,弗里托亚夫的话还没有结束:“让我好奇的是您为什么不直接用彼得戈夫先生的名义来见我呢?我来猜测一下,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的话,彼得戈夫也一定不是您的真名字。啊,您要喝点什么吗?”

    “杜松子酒。”王维屹没有丝毫的紧张。

    “您的杜松子酒。”弗里托亚夫把酒交给了王维屹:“您知道,我喜欢猜测别人的身份,如果猜准的话,这会让我有成就感的。我认识艾略特先生已经有很久了,他告诉过我许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啊,不是他的嘴快,而是他信任我。他曾经对我说过,在他的一生中最尊敬的只有三个人,一个是赫敏夫人,一个是雷奥妮伯爵夫人。还有一个,我想全世界所有的人都知道他的名字,亚力克森男爵......”

    他的眼中露出了老狐狸一般的神色:“除了这三个人,没有人可以命令他,也没有人可以当他的全权代表。啊,我还听说过许多有关男爵的事情。他总是神出鬼没的出没于敌人的心脏部位,而且,他还最喜欢用一个名字——莫约尔先生。”

    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那么,我现在该叫您莫约尔先生彼得戈夫先生,还是亚力克森男爵呢?”

    王维屹笑了,笑的丝毫没有身份暴露的惧色:“我想,你可以叫我恩斯特。”

    一旦猜测被证实了弗里托亚夫脸上露出了兴奋:“啊,我亲爱的男爵,在我很小的时候,是的,那还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我就无数次的听过您的英勇故事。和所有崇拜英雄的人一样,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亲眼见到您。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心愿居然一直到了这么多年以后才实现,可是我已经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这也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老朋友”吗?王维屹觉得真的有些好笑......

    “告诉我吧,男爵您这次为什么冒险来到这里。”弗里托亚夫很快收起了笑容:“您完全可以信任我,就如同艾略特先生信任我一样。我想,如果我是个危险人物的话,艾略特先生一定会向您提出警告的。”

    王维屹淡淡地道:“我来,是为了索取。”

    “为了向葛里高利索取吗?”弗里托亚夫不暇思索脱口而出:“我听说过你们之间的恩怨,而我也同样和他有着无法调和的矛盾,甚至可以说,我对他的怨恨要超过您。”

    “哦,这是为什么?”王维屹有些好奇。

    弗里托亚夫品了一口杯子里的酒:“我爱这个国家深深的爱着这个国家,就和您爱德国是完全一样的。布尔什维克夺取了政权,我和我的家人被迫流亡美国在那里我们虽然很快成了巨富,但我却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要回来,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的到来......可是当我回国后却发现这根本不是我理想中的国家......葛里高利把持着一切,他在这个国家中为所欲为,然后悍然撕毁了盟约,发动了对德国的战争......我从来不认为俄国会在这场战争里获胜,哪怕德国真的失败了,俄国也一样无法从中获利......俄国,不过是美国人手中的一个傀儡......”

    “其实我想我应该负主要责任。”王维屹轻轻叹息了一声:“是我一手把葛里高利扶持到了现在的位置上。”

    “不,男爵这和您没有关系。”弗里托亚夫出人意料地说道:“其实即便您没有离开德国,葛里高利还是会发动这场战争的。这些年来,俄国国内的矛盾已经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经济濒临崩溃,民众无法生活,他必须要依靠战争财能转移国内的矛盾!”

    王维屹点了点头:“感谢您能为我开脱......那么我们现在来说一些正事吧......其实在此之前,我已经安排好了许多事情,但我还缺乏一道非常重要的渠道,我要让俄国人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要让俄国人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弗里托亚夫一下便明白了:“您说的是媒体的力量吗?”

    “是的,我的朋友。”王维屹接口说道:“可以信赖的,并且足够强大,同时还要被俄国人所信任的媒体的力量!”

    “您说的这些正好我都有。”弗里托亚夫笑了:“我的资源将完全供您驱使,这并不仅仅是出于我个人对于您的尊敬,而是为了我深爱的国家能够走上一条正常的轨道有自己的电视台,有自己的报纸,这将是一股不容忽视妁大力量......”

    “那么您如何应对压力呢?”王维屹忽然问道:“我想葛里高利即便在前线,他也不会轻易的让你为所欲为的。”

    狡黠的神色重新在弗里托亚夫的眼中闪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办法,否则,我也无法在莫斯科生存那么长的时间。在葛里高利的身边,一样有我的人,我掌握的许多的把柄,葛里高利同样知道这一点。我和他之间有着一种奇特的默契,我不公布我手中掌握的秘密,而他也只能默许我们的存在,尽管这没有任何的纸质证明。”

    王维屹完全的放心了,他心里最后的一个疑团也已经解开:为什么葛里高利允许一个处处和他作对的媒体大亨的公然存在。

    再也没有什么顾虑的王维屹,很快便说出了自己所有的计

    弗里托亚夫脸上的笑意愈发浓厚了,当男爵把全部计划说完,这个俄国的媒体大亨终于忍不住说道:“我想·别尔斯托卡大公爵会真正的身败名裂的。”

    “但是这件事情不能你出面,”王维屹沉吟了一下说道:“你还必须维持着和葛里高利之前的微妙-关系。”

    “不能由我出面吗?”弗里托亚夫不知道男爵的打算是怎样的。

    “波尔多夫,我想你应该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王维屹很快回答出了心目中理想的人选。

    “波尔多夫吗?”弗里托亚夫皱了一下眉头:“不错,这是个很好的人选·无所畏惧,坚守着记者的职业操守,但是他又一次遭到了逮捕,而且就在昨天。”

    王维屹放下了手里的酒杯:“我已经派人去把他弄出来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想他很快就会到这里了。”

    话才说完,弗里托亚夫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弗里托亚夫接起了电话,听了一会:“好的,让波尔多夫先生上来吧。”

    过了没有多少时候·那个正直的记者波尔多夫进入到了办公室,一直到了现在,他还以为是弗里托亚夫救了自己。

    可是还没有等他来得及表达自己的感激,弗里托亚夫已经指着坐在那的王维屹说道:“莫约尔先生,是他救了你。”

    陌生的“莫约尔先生”让波尔多夫一怔,但他随即说道:“请接受我的感激,莫约尔先生,但请原谅我的冒昧,我从来都不认识您·您为什么愿意为我这样的一个小人物做这样的事情呢?”

    “请坐,波尔多夫先生。”王维屹微笑着说道:“在我的眼里,你可不是什么小人物·一个敢于仗义执言的记者,一个无畏的斗士。请你接受我的敬意,黑暗世界里的光明斗士。”

    波尔多夫变得兴奋起来了......像他这样的人·无惧死亡的威胁,他什么也不害怕。

    而他唯一追求的,只是别人对于自己所做事情的认可。

    王维屹就给予了他这样的认可!

    只不过短短的几分钟时间,波尔多夫就认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知音。

    “我敬佩您这样的记者。”王维屹开始逐渐带到了正题上:“所以,我给你带来了一些礼物。”

    说完,他拿出了一份文件放到了波尔多夫的面前。

    波尔多夫疑惑的打开了文件,但只看了一眼·他的目光便再也无法移开了:“瞧啊,罗宾斯特尔战役最真实的一幕·我就知道华尔图克斯基元帅逃跑了......啊,记载得实在是太详细了,就好像亲眼目睹的一般.......啊,该死的华尔图克斯基,居然犯下了那么多愚蠢之极的错误,他还有什么资格说自己尽力了?”

    这是关于罗宾斯特尔战役的全部资料,比任何一份战报都要详细。

    一直看了很久,波尔多夫的目光才恋恋不舍的从文件上离开:“太感谢您了,莫约尔先生,您是从哪里弄到这份资料的?”

    “我有很多朋友,也有很多秘密的途径......”王维屹淡淡地道:“但是唯一的问题,我需要找到一个敢于爆料的人!”

    “我!”波尔多夫甚至没有一秒钟的迟疑:“我愿意做第一个爆料的人,但前提条件是要遭到一个肯刊登文章的报纸。啊,弗里托亚夫先生,我可不能再给您添麻烦了。”

    “当然,我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了。”弗里托亚夫微微笑着:“波尔多夫,你知道‘莫斯科先锋报,吗?”

    “当然,那是在俄国不多的敢说真话的报纸之一......”

    “那么,现在我可以告诉你真相了。”弗里托亚夫用非常不经意的口气说道:“我才是‘莫斯科先锋报,的真正拥有者。”

    波尔多夫一怔,但随即就听弗里托亚夫继续说道:“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秘密,就连葛里高利也不知道,它不过是一家小报纸而已,读者并不是很多,影响也并不是很大,无法引起那些大人物的重视。但是现在,我准备把这份报纸交给你来主管,你愿意接受吗?”!尔多夫完全的怔住了·他朝思暮想的就是能够有一份报纸自己随心所欲的发表自己的看法,而现在这样一个机会就放到了眼前。

    “你愿意接受这个任务吗?”

    当弗里托亚夫第二次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波尔多夫感激流涕地说道:“我愿意,弗里托亚夫先生·我愿意接受这样的挑战!”

    “你一旦接手,将会成为那些大人物的眼中钉,你随时随地都会被逮捕,甚至会遭到更加可怕的事情,你准备好了吗?”

    “是的,我准备好了。”

    “那么恭喜你,波尔多夫主编。”弗里托亚夫伸出了自己的手:“我很高兴的把‘莫斯科先锋报,从现在开始交给您来掌管·我将尽一切力量来协助你。”

    “至于我。”王维屹站了起来:“我将继续向你提供各种各样的内幕,这其中就包括到了别尔斯托卡大公爵的种种黑幕。”

    波尔多夫再一次的怔在了那里,这位“莫约尔先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能够掌握那么多绝密而可怕的内幕?

    可是他并没有问出来·因为他知道有些事情即便自己问了对方也不会回答的......

    最后一件该做的事情也做好了,很快,葛里高利会迫不及待的从乌克兰前线回来,而当他重新回到莫斯科的时候,却会发现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改变了。

    莫斯科,已经不再是他的莫斯科......

    他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背叛了德国,背叛了骷髅男爵,当他走出错误的一步后·他便再也无法回头了。

    巨大的悲剧正在等待着他......

    回到帝国大酒店的时候,伊凡和塔季扬娜兄妹早就已经在那等候着了,看到了王维屹回来·伊凡兴冲冲地道:“我们已经等了您很久了,彼得戈夫先生。刚刚我得到了证实,亚美尼亚的石油储量之巨大完全让人难以想象。”

    “我的情报从来不会失误。”王维屹淡淡地说道:“这是我们发财之路的开始·恭喜你,伊凡。”

    “不,应该是恭喜您,彼得戈夫先生。”伊凡兴奋地说道:“我的父亲邀请您是否能够去一趟亚美尼亚,以进行实地勘查。”

    “啊,恐怕这次不行,因为我得回美国去了......”

    当“彼得戈夫先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伊凡和塔季扬娜都怔在了那里:“怎么,您要会美国了吗?”

    “不要紧张·我的朋友们。”王维屹微笑着道:“我得回去向艾略特先生汇报我的莫斯科之行,以及准备开发资金。啊,艾略特先生必须要亲自听到我的汇报才会放心。”

    这点完全合情合理,伊凡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么您什么时候会回来?”

    “大约要离开两个月左右的时间。”王维屹很快告诉他道:“在此期间,我们的第一笔开发款会很快汇来,油田越早开发,对我们越是有利。其实很多事情我都知道,开发油田并不是米格罗斯基一个人说了算的,必须要有别尔托斯卡大公爵的允许。所以我想请你转告您的父亲,必须尽快说服大公爵对油田进行开发,因为局势实在太混乱了。”

    他长长的叹息了一声:“请让我说句实话吧,我对俄罗斯的前途并不乐观。

    根据我的情报,前线的战局完全不是莫斯科政府宣传的那样,俄国军队遇到了很大的麻烦。而且,现在乌克兰也发生了叛变,万一出现任何可怕的事情,我们所有的投资都将泡汤。所以哪怕能够早开发一分钟,对于我们来说也是有利的。”

    伊凡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点也正是自己和父亲所担心的......

    “你能够做到吗?你的父亲能够说服大公爵吗?”王维屹追问道。

    “当然,我们一定会尽力的。”伊凡从沉吟中回过神来:“请放心吧,当您回来的时候,我相信油田的开发已经在运作中了。”

    “那我就可以放心的离开了。”王维屹显得非常满意:“在莫斯科的这段时间我过的非常愉快,尤其是认识了您,塔季扬娜小姐,如果有可能的话,将来我会邀请您去美国共度一段美好的时光。”

    伊凡非常识趣的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塔季扬娜这个时候才说道:“您能够兑现您的诺言吗?将来您真的会带我去美国吗?我一直都想去那里。”

    这是两天之内第二个女人问自己是否能够兑现诺言了,王维屹一笑:“这是一个承诺,我会努力办到的,但是,这取决于你的父亲。”

    起码到了现在,塔季扬娜并没有理解“彼得戈夫先生”话里的意思。但她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明白的。

    她的命运,她全家的命运,甚至包括俄国的命运都掌握在了这个男人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