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四十四. 记者

九百四十四. 记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杜约申科司令官阁下,我想事情的经过您已经大概知道”

    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赫梅利茨基脸上的神色看起来非常平静:“我和安全副大臣觉得,这样的事情应当尽快让大公爵阁下知道。”

    “不,不,这不是我做的!”杜约申科面色惨白:“我从来没有杀过利利波尔斯基大人,从来也都没有。我向您发誓!”

    赫梅利茨基耸了耸肩:“谁知道呢?这可不是您一个人说了算的。众所周知,您的夫人和安全大臣阁下有些特殊的关系,做为一个男人,总会有愤怒的表现。啊,当然,还有我们在现场发现的那粒装饰品纽扣,据我所知,这样的纽扣在莫斯科只有一粒,那是沙皇陛下赏赐给您的,请问您的纽扣在哪里?”

    杜约申科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见鬼,自己招惹到了什么?自己的纽扣为什么会落在那里?那可是整个莫斯科独一无二的纽扣啊。

    如果这一切都被大公爵知道的话,那么无论人是不是自己杀的,以大公爵的性格是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必须要想出一个解决的办法来......自己能够获得今天的一切不容易,是自己出卖了自己的妻子,出卖了自己的尊严得来的......自己,绝不能失去这一切......

    他忽然知道该怎么做了,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局长阁下,不管我有什么样的辩解,大公爵都会给予我最可怕的惩罚的,哪怕这件事情真的和我一点关系也都没有,是吗?”

    他看到赫梅利茨基缓缓点了点头,然后他哀求似地说道:“所以,我想请您救我,您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的。”

    “瞧·我可不是那种只会落井下石的小人。”赫梅利茨基的话中带着同情:“但是救您已经超出了我的职权范围,如果我要冒险救您的话,也许连我自己都会被牵扯进去的......”

    他并没有完全拒绝,这让杜约申科听到了一丝希望:“我还是坚定的恳求您能够挽救我·说吧,您要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司令官阁下,我非但不要您付出代价,而且还有更好的东西给您......”赫梅利茨基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卷宗袋,放到了杜约申科的面前:“您看看吧。”

    杜约申科小心的打了开来,里面放着的,竟然是一张十万美元的支票·一份杜约申科的美国护照,当然,护照上的名字已经变了。

    “您这是?”杜约申科狐疑地问道。

    “因为我有一些非常危险的事情给您做......”赫梅利茨基冷笑了一声:“非常非常危险的事情·您当然可以选择出卖我,向大公爵阁下告发我,但我可以保证,大公爵阁下在杀死我的同时,也一定不会留下您的。大公爵的性格你和我都非常清楚......您当然还有另外一种选择,收下我的这些礼物,然后协助我做完那些事情。成功的话,您将成为国防副大臣,失败的话·您可以带着这些跑到美国去......我保证,没有人会知道您的下落......”

    “告诉我,到底要我做什么事情......”杜约申科一下变得紧张起来......

    “是吗?已经在亚美尼亚发现油田了?恭喜您·米格罗斯基先生,我说过,莱曼.罗德尼先生是全世界最好的地质学家。”王维屹微笑着对电话说道:“我想·油田方面的合作开发很快就会开始的。祝您好运,米格罗斯基先生。”

    他挂下了电话,脸上露出了笑意。

    现在,一切都按照他所设想的进行着,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当几个月后就可以开始收网了。

    那些在网里的野兽,将会发出最痛苦的哀鸣......而别尔斯托卡大公爵葛里高利将会知道什么才是最疯狂的报复......

    敲门声轻轻的传来。

    王维屹打开了门,他看到了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大公爵夫人索尔金娜。

    索尔金娜快步进来·然后又紧张的关上了门,一旦被人看到自己进入到了“彼得戈夫先生”的房间·那么真的会引起轩然大波的。

    “大公爵夫人,你怎么来了。”王维屹有些好奇。

    索尔金娜脱去了太阳眼镜,摘去了包裹着自己的围巾和大衣,重新露出了曼妙-的身材,这时她才说道:“男爵,我打开了大公爵的保险箱找到了一些东西......啊,我曾经很偶然的看到了保险箱的密码,而且我知道钥匙藏在哪里......”

    王维屹笑了:“你找到了什么呢,索尔金娜?”

    在随身携带的包里,索尔金娜拿出了厚厚的一叠文件:“我也不知道哪些是有用的,哪些是没有用的,所以我全给你带来了。”

    “谢谢,给自己倒些酒吧,我看这些文件会有一段时候。”王维屹接过了文件,顺手打开了电视机。

    他在沙发上坐了然后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到了这些大公爵夫人带的文件

    都是一些政府内部的文件,虽然非常重要,但王维屹对此的兴趣却不是很大。看到后面的时候,一些文件倒是引起了他的好奇:

    “美国在1965年11月援助了俄国七千万美元的资金......12月,援助了俄国一亿美元的低息贷款......这些钱呢?我可听说现在俄罗斯军队里欠饷非常严重,已经引起了前线士兵的严重不满......啊,这些是什么?在美国的投资吗?我好想隐隐发现了一些什么。索尔金娜,为什么这些贷款俄罗斯没有几个人知道?”

    “啊,您是在问我吗?”索尔金娜一怔。

    “不,你不用回答我......”王维屹若有所思:“美国给予了俄国大量的贷款,但这些钱都并没有用在战争或者俄国国内的建设上。钱去了哪里?我想只有一个用途,被以葛里高利为首的大官僚集团私自瓜分了......”

    “男爵。”索尔金娜迟疑了下还是说道:“我曾经听到过大公爵和他的儿子伊利亚的谈话,我是偷偷听到的。他们好像在美国购买了大量的证券。”

    “美国?”王维屹皱了一下眉头随即展颜而笑:“索尔金娜,感谢你对我提供的一切。当一个人着急的向要寻死的时候,是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的。葛里高利无疑就是这样的人。”

    说着,他站了起来拿起了电话在等待了一会后说道:“卡彭吗?帮我立刻联系到艾略特先生,让他在美国证券市场和美国房屋契约市场,查找来自俄国的巨额资金。是的,让艾略特重点跟进这些资金......”

    当他放下了电话后,回头微笑着对索尔金娜说道:“你为我做了非常棒的一件事情,我想这能够加速葛里高利的败亡的。”

    “我呢,您真的能够保证我的安全吗?”看的出来索尔金娜还是有些担心。

    “当我对你许下诺言我就一定能够做到。”王维屹来到了索尔金娜的面前,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庞:“我不但能够保证你的安全,而且能够让你从此彻底的摆脱噩梦......我想我很快会回到德国去

    在这段时间里,我希望你耐心的等待,当我回来的那一天,就是结束在一切的时候了。你将再也不用担心什么......”

    “您要走了吗?”索尔金娜一怔。

    “只是暂时的离开而已......”王维屹安慰着她:“很快我就会回来了......”

    当他才说完了这句话,索尔金娜的嘴唇已经吻上了他......现在,她的一切都是和男爵联系在一起的了。她的肉体,她的灵魂,她所有所有的一切......

    身边得到满足的女人,像个孩子般的睡去。在这里在这间房间里,她不用再害怕什么,不用再在噩梦中惊醒。

    这里是她最安全的庇护所。

    王维屹点着了一根烟。电视还在那放着,是电视台的主持人正在采访一个叫波尔多夫的记者。

    “我们必须要弄清楚俄罗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这个叫波尔多夫的记者情绪非常激昂:“失业率居高不下,有的地方的居民甚至没有过冬的暖气和面包究竟是谁造成了这一切?战争,该死的战争,人民在流血,人民在挨饿,但是大官僚集团和那些俄国的大财阀们却在尽情的享受着战争带给他们的红利。可是我们的人民呢?有谁想过他们的苦难?”

    记者的话一下引起了王维屹的好奇,他掐灭了烟,穿好衣服从床上起来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仔细的听着电视里的记者说了下去:

    “我们必须要挖出一切的根源来......在罗宾尔斯特,我们遭到了惨败可我们的人民却被一直蒙在鼓里,为什么不敢向民众公布真相呢?根据我在军队里的内线告诉我,华尔图克斯基元帅必须对此承担主要责任。他扔下了自己的部队,一个人跑了。可是,为什么没有人追究他?为什么没有人追问他失败的责任呢?原因只有一个,因为他是别尔斯托卡大公爵最信任的将领之一......”

    “啊,波尔多夫,你真的能够如此确定吗?”

    “是的,我能够确定,我以一个记者的良知确定。”波尔多夫重重地说道:“我们的军队,在德国面前不堪一击。

    请注意,现在的德国就连首都柏林都遭受到了攻击,可我们的军队还是表现的那么无能。还有,乌克兰发生的大起义,是由科尔科罗克元帅领导的,一个俄罗斯功勋卓著的元帅,为什么会跑到乌克兰发生起义?难道真的没有人可以好好的想一想吗?贪婪的高层只知道盘剥我们的人民......”

    这个时候电视的信号忽然中断了......

    王维屹再次拿起了电话:“卡彭,看到刚才电视上对一个叫波尔多夫的采访了吗?”

    “啊,是的,先生,我已!经看到了。”电话那有的卡彭很快说道:“电视信号断了定是被刻意切断的。”

    “告诉我这个波尔多夫是个什么样的人?”

    “在莫斯科大概没有人不知道他了......波尔多夫,独立记者,以敢于揭露真相而闻名,曾经几次遭到逮捕有一次还因为煽动破坏罪被判处了终身监禁,但由于欧洲记者协会的出面,以及俄国国内的抗议,俄国政府迫于压力才释放了他......葛里高利对这个人非常的头疼,威胁、收买,什么样的办法都用过,但这个波尔多夫始终都没有屈服过。”

    “那个电视台呢?为什么敢采访波尔多夫?”

    “那是俄罗斯一个私人电视台所有权属于传媒大亨弗里托亚夫的电视台......先生,弗里托亚夫先生也是俄国精英阶层里的一个另类,他尖锐的反对俄国现任政府他甚至组建了‘俄罗斯进步党,,立誓要改变俄国的现行状况。他很有钱,而且在美国和欧洲有许多愿意帮助他的朋友,所以葛里高利虽然痛恨,但却一样不敢动手。但是,他的电视台却总是遭到了各种各样的阻扰,破坏信号以及等等卑劣的手法......”

    “现在你能知道波尔多夫在哪里吗?”

    “先生,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波尔多夫大概又一次的被逮捕了。

    王维屹听到这笑了:“想办法尽快的把他弄出来我需要这个人。还有,我们和弗里托亚夫能够联系上吗?”

    “当然,我说过他在美国和欧洲有许多朋友而艾略特先生就是他的一位朋友。”

    “那么告诉他,艾略特先生最信任的人莫约尔先生想在明天下午拜访他。是的,明天下午。把波尔多夫弄出来后一起送到弗里托亚夫那里。”

    “是的,先生,我立刻就去办。”

    放下了电话,王维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莫斯科并不完全都是葛里高利的天下。他的反对势力比比皆是。

    他的目光重新落到了那些索尔金娜给自己带来的文件上,注视了一会,拿过了一个微型相机然后全部拍摄下来。

    这些资料一旦泄露出去,将会引起轩然大波的。

    战争贷款竟然被一群俄国的大官僚用到了其它不该用的地方而前线的俄军将士却还被拖欠着军饷,一旦这样的事情泄露出去,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应?

    贪婪,总会让一些人疯狂的,而葛里高利无疑就是其中之一。

    这时候索尔金娜醒了,她睁开了眼睛,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9点了。真是太疯狂了,自己居然和一个丈夫以外的男人,一直呆到了现在,这在以前是根本无法想象的。

    她穿好内衣从床上起来,看到亚力克森男爵面前的酒杯已经空了,于是帮他重新倒上了酒:“亲爱的男爵,你在想什么?”

    “我在考虑一些事情......”王维屹喝了一口酒,然后归好了文件:“这些东西你一会带出去,重新放到保险箱里,然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索尔金娜顺从的收好了文件,无论亚力克森男爵说什么她都会答应的,现在自己是他的人了。

    “男爵,您会很快回来吗?”索尔金娜小心翼翼地问道:“没有您在我的身边,我不知道该如何渡过这些日子。”

    “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我将很快回到这里......”王维屹淡淡地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要表现的比过去更加温顺、无助。如果你需要帮助,可以打这个电话。”

    王维屹拿过了纸和笔,在上面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记得,对方叫卡彭,你可以告诉他是莫约尔先生让你找他的。无论什么事情,他都能够提供帮助。啊,不要留着电话,把它记在自己的脑海里,然后销毁它。”

    索尔金娜一脸默诵了几遍,然后朝王维屹点了点头。

    王维屹划着了火柴,看着纸张在火焰中燃烧成了灰烬:“看到了吗,人的一生就如同这张纸,只需要一根火柴的力量,就能够彻底的烧尽。索尔金娜,你就是让葛里高利彻底毁灭的那根火柴。”

    索尔金娜怔怔的点了点头,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居然还拥有那么大的力量,从来也都没有想过自己居然能够毁灭别尔斯托卡大公爵。

    身边的这个男人不仅仅是自己的依靠,更加是自己信心的来源。当她遇到亚力克森男爵的那一刻开始,她发现自己并不是那么无用的。她一样可以做出许多的事情来。

    “谢谢您,男爵。”索尔金娜低声说道:“我感激您,并不是因为您即将带我脱离苦海,而是您让我知道了应该去做什么?”

    王维屹深深的注视着她。

    很快,还有更多像索尔金娜一样的人会被自己所唤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