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四十二. “基督山伯爵”

九百四十二. “基督山伯爵”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俄罗斯安全大臣利利波尔斯基之死,对于莫斯科来说是!件的事情。

    一个俄罗斯的重要人物,在另一个俄罗斯重要人物的城堡里被杀了,而最大的嫌疑对象,却是第三个俄罗斯重要人物。

    不得不说这里面的关系实在是太纠缠不清了。

    外面又那么多的客人,这样的消息绝对不能泄露出去,对于这一点安德里亚斯和在场的人都再清楚不过了。

    莫斯科卫戍司令杜约申科被秘密监视起来,宴会还在和之前一样举行着。但是从古堡里走出来的人面色都难看的很。

    前线正在激战,乌克兰发动了叛乱,现在就在俄罗斯的权力中心,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让人怎么能够接受?

    只有米洛舍维奇和赫梅利茨基的心情是有一些窃喜的,伯伯李尔斯基之死,让他们的权力得到了再一次的加强。

    他们甚至在心里想,这事情会不会是亚力克森男爵做的?但这样的想法也仅仅是一闪而过,男爵怎么可能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但大概他们永远也想不到,这事情正是男爵一手策划

    看着那些从城堡里出来面色阴沉的俄国人,王维屹淡淡的笑着。他知道事情正在按照自己的设想进行着。

    再看看那个依旧沉醉在高谈阔论中的杜约申科,王维屹的笑容更加灿烂。这个胖子到此时还不知道灾祸正降临到了他的头上。

    王维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来到了索尔金娜的身边:“大公爵夫人,您准备好离开这里了吗?”

    “啊,您现在就要走了吗?”索尔金娜有些吃惊。

    “是的,我不太喜欢这样的场合。”王维屹微笑着说道:“您完全可以在这里多呆一会,我会在外面的车上等您的。”

    说完,他便离开了这个他真的不喜欢的庄园......

    坐进了自己的车里,点上了一根烟,缓缓的将烟圈吐出·烟幕在车里凝聚了一会,然后慢慢的向着车窗外散去。

    他喜欢这种平静的感觉,这能让他觉得自己远离了所有的烦恼,能让自己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里仔细的考虑所有的问题。

    在俄罗斯的行动进行到目前·一切都很顺利。尤其是乌克兰的起义,这根本就是在计划之外的。

    不得不说科尔科罗克给了自己很大的一份惊喜。

    过去栽下的那些种子,有的成了恶果,最终背叛了自己和德国。但是,有的却在生根发芽,成为了自己最可以依赖的力量......

    世事总是那么的让人难以琢磨......

    当第二根香烟抽完的时候,王维屹看到大公爵夫人悄悄的从庄园里走了出来。她的身后还跟着那两个女保镖。但是当大公爵夫人钻进“彼得戈夫先生”轿车里的时候·两个女保镖却好像什么也都没有看到一样。

    汽车启动了,大公爵夫人忍不住问道:“我们去哪?”

    “我订了一间小旅馆,在那里没有人会认得大公爵夫人的。”

    “哦·不,我不能背叛我的丈夫。”索尔金娜喃喃地说道。

    轿车一下停了。大公爵夫人有些不知所措。

    “您如果不喜欢,随时随地都可以下车。

    王维屹说着点着了今天的第三根香烟......

    索尔金娜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当第三根香烟缓慢的燃烧完,王维屹将烟蒂扔出了窗外,然后重新启动了轿车......

    当轿车在那家小旅馆的门口挺好,王维屹率先下车,然后打开了另一侧的车门,仲出了手。

    大公爵夫人迟疑了一下,还是把手交给了“彼得戈夫先生”。

    一直进入到房间·大公爵夫人依旧能够听到自己因为紧张而不停跳动的心跳声......

    “彼得戈夫先生,我和您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大公爵夫人低声说道。

    “不要破坏这样的气氛。”王维屹的手指轻轻划过索尔金娜的脸庞。

    索尔金娜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几乎要停止了。

    “瞧,您如此的美丽和年轻......而大公爵却已经风烛残年......”王维屹绕到了索尔金娜的身后·轻轻的拥抱住了

    索尔金娜紧张的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能够感觉到一个年轻男人的拥抱......她能感觉到身后的那个男人正在吻着自己的头发......然后......上帝......他吻到了自己的耳垂上......

    索尔金娜一瞬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融化了......她彻底的放弃了反抗......

    身上的衣服被一件件的脱了下来......当仅仅剩下内衣的时候,索尔金娜试着企图阻止解除自己最后武装的那双男人的手,但她却很快又出动的松开。

    最后的内衣也被完全褪去......裸露的躯体·简直就是上帝的杰作......

    索尔金娜哀怨似的发出了一声叹息,然后她主动转过了身子,一把抱住!彼得戈夫先生”。!

    既然已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么就一切顺其自然吧......

    而且,即将得到自己身体的这个男人,和自己的丈夫相比,年轻、英俊、大方无论从哪一点看都远远强过自己的丈夫......

    当大公爵夫人被放到床上的时候,因为羞涩而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就算不用看她也能感受到“彼得戈夫先生”正在亲吻着自己的嘴唇......脖子......乳房......

    大公爵夫人干旱的身体第一次得到了男人的滋润,她的情绪逐渐的被挑动起来......她开始主动配合起了身上的这个男

    忽然,大公爵夫人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呼唤......“彼得戈夫先生”完全的进入到了自己的身体......

    天那,自己真的被这个男人占有了......

    彻底放松了自己的大公爵夫人,死死的抱住身上的男人,努力的配合着......她的情欲,在这个夜晚,在这间小小的旅馆里得到了完全的释放......

    当激情过后得到了前所未有满足的大公爵夫人已经彻底的爱上了这个男人。她依偎在“彼得戈夫先生”的身上:“你有很多的女人吗?”

    “是的,很多。”王维屹丝毫也都没有隐瞒:“而你,是非常特别的一个。”

    “因为我是大公爵的妻子吗?”索尔金娜忍不住问道。

    “也许有这方面的原因吧,但却不是最主要的。”王维屹淡淡地说道:“你会离开你的丈夫吗?”

    索尔金娜打了一个哆嗦:“不我不敢背叛我的丈夫......”

    “可是你已经背叛了。”王维屹笑了:“任何一个秘密迟早都会暴露的,你想过一旦喜欢吃醋的大公爵,在知道了这一切之后会是怎样的表情吗?啊,我想到那样的场景就觉得非常的愉快。”

    大公爵夫人从他的身体上爬了起来,凝视着这个男人:“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从你的话里听到了愤怒?”

    “我?也许是另一个基督山伯爵吧。”王维屹的语速非常平稳:“你知道基督山伯爵吗?他被人陷害,当他从监狱里逃生的时候,他报答了他所有的恩人然后,他开始复仇。每一个背叛他的人都得到了无情的惩罚,没有人可以逃脱。”

    大公爵夫人完全的怔在了那里......

    王维屹还是用毫无感情的声音说道:“是的我就是基督山伯爵,我来复仇了。在莫斯科我的复仇对象就是别尔斯托卡大公爵,你的丈夫葛里高利。和基督山伯爵不同的是,他只拥有金钱和智慧,而我,还拥有巨大的全力!”

    “你......我的丈夫究竟对你做了什么......”索尔金娜怔怔地问道。

    “我赋予过你的丈夫一切,而他却背叛了我,也背叛了我的国家......”王维屹冷冷地说道:“而我,将重新夺走他拥有的一切......你不过是第一个然后,将是他的财产和权力......最后,才是他的生命......”

    “你是亚力克森男爵。”大公爵夫人猛的失声叫了出来。

    是的尽管葛里高利想竭力抹掉亚力克森男爵的影响,但依旧有许多人知道他的一切都是男爵赋予的。

    大公爵夫人同样也不例外。

    “是的,我是亚力克森男爵地狱里来的男爵。”王维屹不再有任何的伪装:“我在地狱里已经为你的丈夫安排好了位置,当然,我相信那是一张充满了痛苦的位置。你呢?大公爵夫人,你是准备和你的丈夫一起下地狱,还是准备站在我的这一边?”

    大公爵夫人彻底的不知道自己应当如何回答了......

    “你厌恶自己的生活吗?厌恶自己的丈夫吗?”笑容重新回到了王维屹的脸上:“你,想重新过一种你自己喜欢的生活吗?”

    大公爵夫人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是的,她憎恨这样的生活也憎恨自己的丈夫,但是她却不敢反抗。而现在,一个机会却悄悄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我会给予你自由的。”王维屹淡淡地道:“德国、美国、瑞士,你可以去你任何想去的地方,葛里高利无法找到你,全世界任何人都无法找到你。你可以无忧无虑的呼吸着自由的空气,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

    “你真的能够给我这样的生活吗?”索尔金娜怔怔地问道。

    “我可以。”王维屹的回答是如此的坚定:“因为我是骷髅男爵,死神赋予了我最强大的力量。我会残忍的对付我的敌人,但我也会用最善良的方式对待我身边的人。”

    索尔金娜终于下定决心了,她发誓自己绝不能放弃这样的机会:“那么我应该怎么做?”

    王维屹又一次笑了:“当然,我会告诉你怎么做的。现在葛里高利不在莫斯科,他永远也不会猜想到他身边的人会一!个的背叛他。他会在孤独和恐惧中死去,他会品尝到背叛●味,就如同当初我品尝到背叛的滋味是完全一样的......”

    从这一刻开始,王维屹正式变成了又一个基督山伯爵。诚如他自己说的那样·基督山伯爵只拥有财富和智慧,而他,拥有的要远远的超过基督山伯爵......

    索尔金娜,是新的葛里高利的背叛者......

    当他回到帝国大酒店的时候·米洛舍维奇和赫梅利茨基早就已经在那里等候着了,当看到男爵回来,赫梅利茨基迫不及待地说道:“男爵阁下,您昨天怎么那么早就离开了?昨天在安德里亚斯的庄园里发生了天大的事情。”

    “利利波尔斯基遇刺了吗?”王维屹坐了下来。

    米洛舍维奇和赫梅利茨基同时一怔,接着好像想到了什么:“难道这是您做的吗?”

    王维屹微微笑了一下:“在你们通往权力巅峰的道路上,利利波尔斯基是你们的绊脚石,我不会允许这样人的存在。”

    米洛舍维奇和赫梅利茨基不禁面面相觑·本来只有一瞬间的怀疑,但现在却得到了证实:利利波尔斯基真的是死在男爵手中的。

    “绊脚石就是我的敌人。”王维屹好像不经意地说道:“我会用最残忍的方式对待我的敌人,你们·是我的朋友还是敌人?”

    “朋友,我们发誓是你的朋友。”赫梅利茨基忙不迭地说道:“我们绝不会像葛里高利那样背叛您,我们发誓一辈子都为您服务。”

    “希望你们能够做到自己说的。”王维屹笑了笑:“我厌恶背叛,但我不害怕背叛。好吧,现在我们可以讨论一下正事了,在利利波尔斯基的尸体上,我想你们发现了一些我遗留下来的线索。”

    “啊,是的。”赫梅利茨基赶紧说道:“那是沙皇陛下赏赐给杜约申科的一个装饰品。杜约申科已经被我们秘密的监视起来,随时都可以逮捕他。”

    米洛舍维奇带着讨好的语气说道:“您的计划真是让人佩服·那个愚蠢的笨蛋到底也都不会想到自己当了替罪羊的......”

    “是啊,一个愚蠢的笨蛋......”王维屹若有所思的重复了一遍这样的话,忽然说道:“和我仔细的说一下杜约申科。”

    赫梅利茨基接口说道:“他本来只是一个中校团长·据说还因为贪污军饷而被撤职,家产也都被罚到了国库。当然,是落到了葛里高利的口袋里......一个很偶然的机会里·他的妻子和利利波尔斯基认识了,然后两人开始通奸。

    杜约申科很快发现了妻子和安全大臣之间的奸情,但他却选择了隐忍。甚至还刻意安排机会给两人。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在利利波尔斯基的庇护下,重新进入了军队,并且一举成为了莫斯科卫戍司令。”

    “啊,一个无耻的人。”王维屹好像在那想着一些什么:“他曾经失去过·又重新得到过,他最害怕的是什么?再一次的失去。先生们·这样的人肯贡献出自己的妻子,你们认为他还有什么不敢出卖的吗?”

    “啊,我想我大概明白您的意思了......”赫梅利茨基的反应非常快速:“他最大的靠山利利波尔斯基死了,而他还成为了最大的嫌疑人,无论从哪一方面看,他都会失去现在拥有的,您认为应该让他投靠我们?”

    “是的,让他重新找到靠山。”王维屹带着赞许的口气说道:“成为他的恩人,先生们,虽然这是个无耻和无能的家伙,但他却是莫斯科的卫戍司令,他掌握着大量的军队。我想我们找到了一块新的重要的拼图。”

    “是的,这个人就是杜约申科。”米洛舍维奇也反应过来了:“我想没有人比赫梅利茨基更加适合做这样的事情了。”

    “能够有机会为您效劳是我最大的荣幸。男爵。”赫梅利茨基恨不得现在就在男爵面前立上一功:“我下午就会去找他,告诉他发生了什么,告诉他即将失去什么。男爵,一切都在您的掌握中了,您是一个最完美的复仇者。”

    “是吗?复仇者?”王维屹朝他看了一眼:“你们知道基督山伯爵的故事吗?他也是一个复仇者,但我却认为他的复仇还不够完美,一些该死的人却还活在世上。而现在,我准备将这个复仇的故事演绎的没有任何缺陷。”

    “我们将是您最好的,也是最忠诚的帮手。”赫梅利茨基抬高了一些声音说道:“对其他人也许我们真的会忘恩负义,但在您的面前我们却不敢这么做,因为我们亲眼目睹了您复仇的可怕,我们绝不会做第二个别尔斯托卡大公爵,我们保证!”

    “记得你们今天说的话。”王维屹冷冷的笑着:“记得基督山伯爵在每一个时代总会出现在任何需要他出现的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