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三十九. 坦克的坟墓

九百三十九. 坦克的坟墓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生意”已经开启。!

    这是一单牵扯到几乎每一个俄罗斯人的生意。一旦成功,即便别尔斯托卡大公爵和那些大官僚集团们再黑心,也能够极大的改善俄罗斯国内的经济状况。

    可是如果失败的话,后果将会不堪设想,这也正是葛里高利所担心的地方。

    而作为他的全权负责人,米格罗斯基丝毫也不敢掉以轻心。

    他首先提出了大公爵的要求,王维屹清楚的知道该如何把对方引导自己的陷阱里,他不停的拒绝对方无礼的要求,然后又在米格罗斯基的坚持里巧妙-的一点点退让着。

    最终,他还是接受了对方的所有要求。

    比如大公爵提出的开发费用只能承担30%,而获得的利益却要占到70%。

    米格罗斯基对这次成功的谈判非常满意,心中也充满了自豪感。这样的话自己就能够在大公爵面前好好的炫耀一番了。

    得承认,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本事的......

    而且,更加让米格罗斯基高兴的是,彼得戈夫先生聘请的外国地质专家已经在路上了,听说其中还有一个全世界都非常有名的地质方面的权威。

    金灿灿的道路已经呈现在了他的面前......

    “第二次柏林攻防战已经开始。”当回到自己的房间,小灵及时传来了这样的消息:“隆美尔和曼施坦因并们有什么太大的动作,而是任凭前线将士独自奋战。”

    王维屹皱了一下眉头,情况有些突然。

    在康斯坦基地开启之后,柏林的防御已经得到了巨大的加强,尤其是那些新式武器,足够让柏林德军进行一次漂亮的战斗。

    但是隆美尔和曼施坦因为什么没有任何动作?

    王维屹想了一下:“我想,他们一定有自己的想法吧。”

    王维屹相信隆美尔和曼施坦因,他坚定的相信他们一定在等待着什么,或许在等待着一个还击的最佳时机点。

    既然把柏林交给了他们·那么自己所要做的,就是无条件的信任他们......

    一枚枚呼啸而来的炮弹证实了基里茨的预判:美国的指挥官选择了用猛烈的炮火轰击来覆盖德军的第一道防线的打法,炽烈的炮火让基里茨和梅尔等不得不退回到防空洞。

    基里茨们只能通过有线电话断断续续地了解到一连的情况了:“他们正遭受最猛烈的炮击,伤亡惨重!”

    “有一个团美国步兵在坦克和炮火的掩护下发起了新一轮的冲锋!”

    “我们的三连一排已经增援上去!”

    “美国人还得到了大口径要塞炮的远程支援!”

    “一连请求增援!”

    “缪勒中尉用炸药包和冲上来的坦克同归于尽·现在一连由雷曼上士在指挥。”

    德军的前线指挥官向防区司令部请求增援,莫门特少将只答应提供火力支援。德军的远程炮火开炮地轰击着美国人阵地,但这种支援炮火很快就被敌人的炮火给压制了下去。

    一连的失败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基里茨命令三连二排火速增援第一道防线,告诫士兵们尽量利用当美国坦克因为废墟和瓦砾砖块阻挡速度放缓时用炸药包和反坦克手雷去炸毁它。

    在掩体中坐视敌方坦克的肆虐,作为一个党卫军的王牌坦克杀手,基里茨感到脸上火辣辣地烫。

    基里茨在防空洞里再也呆不下去了:“梅尔上尉,全局由你来负责·我将去指挥那辆坦克......有什么新情况,请你通过无线电和我联络。”然后,基里茨转身对身边的那个少尉说道:“你带我去坦克那里......”

    随少尉出了防空洞·空气中有着一种基里茨很熟悉的血腥气息,穿行在硝烟弥漫的战场,躲避着炮弹,他没有恐惧感,心里充满着踏上杀戮征途的渴望!

    到处是坑坑洼洼、残砖断瓦,变得寸步难行。在少尉的指引下,他们规避开巧妙-埋设在瓦砾废墟中的地雷,找到了那辆隐藏在掩体中的“摧毁者3”型坦克。

    二连连长党卫队三级突击队中队长克劳斯已经到了坦克边等着基里茨。

    克劳斯敲了敲坦克的铁甲,三名整装待发的乘员·都出来在基里茨面前站成一排。

    “其他人?”基里茨问道。

    那个车长模样的朗声回答说道:“长官,我是车长盖斯勒一级下士:这是炮手云峰.傅一等兵,还有驾驶员霍夫曼技术军士。......我们的装填手和观测员已经死于美国人的炮火。”

    “......傅?”基里茨有些茫然·这名字太古怪了。

    “长官,我是来自中国青岛的,云峰.傅是我的中国名字。”

    “中国......”基里茨有些吃惊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啊......”

    基里茨让克劳斯立即为坦克配备了装填手和观测员。然后基里茨问车长道:“武器状况怎么样?”

    “长官·主炮和4机枪状态良好,发动机工作正常!弹七十二发,弹药充足随时可以投入战斗。”!

    “很好,傅,你有什么想法吗?”看着炮手胸前的铁十字勋章,基里茨知道这是个老兵。

    “长官,请恕我直言·‘摧毁者3,型坦克比较笨重,在巷战中冲杀......不会有什么作为·我观察过,运动场上视野宽阔,射界良好,坦克又隐蔽得很好,我们完全可以守株待兔,在这里大量地猎杀美国坦克。”傅侃侃而谈道。

    基里茨会心地笑了:“傅,你的想法很好,你们去加固掩体吧。......不过,我不会一味的死守,看准时机,我们就冲出去反击美国佬。”

    接着,基里茨让二连连长回到自己的指挥岗位上去指挥,准备迎击美国人的进攻。一连不可能支撑太久的。基里茨随乘员们登上坦克·坐进熟悉的驾仓里,闻着那久违了的柴油气味,基里茨感到无比的兴奋。

    “天呐!在前面踩地雷的是德国战俘!”无线授话器里传来了梅尔上尉惊慌的声音:“我们的士兵崩溃了!”

    “一连的阵地已经失守!”

    “在我们正面进攻的美军番号业以查明:是美军第1方面军的第21集团军的一个师及第2坦克集团军和第克集团军的二个坦克团。”

    “友邻的阵地已经被美军突破,兄弟部队正在收缩防线·我们是不是也......”

    “梅尔上尉,你要冷静一点!我们并非孤军作战......而且我们退无可退,身后就是柏林!我们要在这里战斗到最后一颗子弹,向侵入柏林的美国人强索高昂的代价!”基里茨平静了一下激动的情绪:“签于友邻阵地已被突破,你立即将第3连调到H1防线布防防止美国人从背后迂回,尤其注意监视敌人动静,谨防美国工兵渗透过来......”

    “美国人上来了!”车长盖斯勒的声音在基里茨耳边响起。

    通过观察镜基里茨看到前面的硝烟中十多个德国士兵正从一连阵地上溃逃回来·他们身后紧追着几十辆美国坦克。

    二连长克劳斯大声地命令那些溃逃的德国士兵:“不准后退!返回阵地!违令者格杀勿论!”

    但那十多个德国士兵,有的可能是幸存的德国战俘显然精神上已经完全挎掉了,继续逃往后面的防线。

    克劳斯命令机枪向后退的德国士兵开火。“哒哒哒·哒哒哒......”那些可怜的人纷纷倒在血泊中。

    基里茨看到了一张充满稚气的孩子的脸!“停止射击!停止射击!”基里茨大声命令。

    机枪停止了屠杀。

    幸存的德国兵竟然向美国坦克跑去,手里飞舞着白毛巾或衬衫......美国坦克毫无怜悯用机枪把他们全部射杀,坦克宽大的履带无情地碾压了过去......泪水从基里茨的眼中夺眶而出。

    美国坦克群和呈散兵队形的步兵逼近了德军的阵地,德军机智的工兵预埋在瓦砾堆中的地雷开始发挥威力。一辆接一辆的美国坦克触雷爆炸,三五成群的美国步兵战斗小组被破木板下、瓦砾堆中、砖头间的地雷炸得血肉横飞,在德军的打击下无处藏身。

    这种最不可能埋地雷的地方雷区收到辉煌的战果!在损失了十多辆坦克后,美军暂时停止了进攻。

    战场上短暂的平静后,美国人约隐约现的身影在废墟间出没,美国工兵想排除通往战场道路间的雷区·在德军二连火力的封锁下,调上来美国工兵任何排雷的企图都是枉费心机,只是白白送死。

    接受了教训的美国指挥官改变了策略·毫不吝惜地用炮火地毯式轰击开路,发起了新一轮集团冲锋,美国人踩着炮弹的炸点往上冲·空中的轰炸机也赶来助阵,在敌人的立体式进攻的打击下第二连的士兵有点盯不住了。通往广场的道路被打通。

    更为糟糕的是德军和防区总部的联系中断了。

    大约有一个连的美军占领了G1阵地,以此为支撑点掩护着二十多辆坦克从入口处冲上了上来,美国坦克的金属履带碾压着瓦砾,发出刺耳的噪音,这应该是一个坦克连!它们正进入“摧毁者3”型的射程之内。

    基里茨叮嘱基里茨的乘员们要沉得住气,没有命令不得擅自开

    基里茨通过观察镜搜寻着美军的指挥坦克·很快通过察看坦克的天线基里茨辨认出弦号为‘OD14的坦克就是这队坦克的指挥。基里茨通过授话器告诉炮手傅:“十点钟方向,那辆弦号为0548的坦克·必须首发摧毁!”

    “没问题!”傅很自信。炮塔旋转着......车身猛地一震,一枚炮弹脱膛而出,带着绺白烟,划出了美妙-的弧线,“轰”的一声巨响,那辆美国指挥坦克的炮塔在火光中须臾被掀掉,炸成一堆废铁。

    坦克炮的呼啸让不明底细的美国人惊慌失措,难道这是一个陷阱?慌乱中·有四辆美军的M-60竟然撞在一起,爬出车外的乘员立即被克劳斯他们的机枪扫死。还有两辆想向周围的开阔地疏散,结果被地雷炸毁。!勇敢的步兵借助地形的掩护甚至潜行到美国坦克的跟地雷和炸药包直接塞在坦克的履带上,或用饭坦克手雷抵近攻击坦克的最薄弱部位......

    因为“摧毁者3”型坦克隐藏得很好·美国人首先不知道打击来自何方,盲目地开火,在付出重大伤亡以后,发现了德军的藏身之地,可德军所处在坚固的掩体工事后和易守难攻的地形中,美军坦克无可奈和,德军可以不慌不忙地消灭剩余的进退维谷的坦克。

    一辆接一辆的美国坦克被击爆。这真的是一场大屠杀!这个美国坦克连全军覆灭·这里成了美国坦克的坟场。

    目睹了己方坦克的覆灭,那个占领废墟的美国步兵营士气顿挫,军心动摇。

    “冲出去!霍夫曼军士。”基里茨命令驾驶员。

    “摧毁者3”型坦克从隐蔽地怒吼着窜出来·美国人的小口径反坦克炮弹根本击不穿“摧毁者3”型坦克的正面装甲。因为和敌军占据的废墟堆有一段距离,所以几个拿着反坦克手雷不知死活的美军士兵借助废墟的掩护想来炸德军的坦克的企图立即被觉察。德军的几挺机枪交替开火,向企图逼近的美国人扫射。那些无畏的美军反坦克手大多在开阔地被机枪撂倒或接近坦克时被辗死。付出了重大伤亡之后,美国人放弃了这种徒劳的打算,远远地避开了德军,不战而退。

    德军的坦克朝着阵地的入口高速冲去,迎面和想冲入阵地的美国的美制吉普车相撞,那简直是鸡蛋碰石头,美制吉普车像火柴盒一样被“摧毁者3”型坦克压扁了。冲过一片废墟·眼前豁然开朗,到处是被击毁的美国坦克残骸,这应该是一连的战果!有几辆坦克回收车和修理车正在为打断履带或尚可修理的坦克进行抢修。

    战火硝烟中·我们的出现,使不知底细的美国人吃一惊。一辆M-60立即向德军开火,也许太过慌张了·他们的射击远远地射偏,坦克之中的炮手傅不会再给它机会,一炮就将这辆M-60轰成一堆碎片。真的是虎入了羊群,德国人首先击毁了对他们略具威胁的四辆中型坦克和五辆装甲车;接下来干掉那些坦克维修车和军用卡车;最后再将那些可以修好的M-60等坦克一一再击毁一次。“摧毁者3”这只猛虎在这里任意地蹂躏着,美国人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四散奔逃。

    德军的坦克继续向前挺进,前面就是郊区美国人的出发阵地。

    “长官,你看3点钟方向有目标!”傅向基里茨报告道。

    基里茨移动着观察镜的角度·有五辆载满美国步兵的美制帆布军用卡车正开过来了。这是敌人的援兵!

    “消灭他们!”基里茨一边命令一边挪上了机枪位置。转动着炮塔,“砰”炮弹飞向美国卡车·傅非常聪明地选择了最后一辆军用卡车为目标,须臾间那辆卡车被炸得浑身碎骨,灰飞烟灭。

    不知就里的美国卡车选择高速逃离,基里茨和盖斯勒两挺机枪一齐扫射,第一辆卡车被打得千疮百孔如同筛子一般;第二辆军车撞毁在第一辆军车上,人员死伤大半。

    第3辆拐向一侧停了下来,在车里的美国人下车以前,傅的炮弹已经准确无误地撕碎了它,仅有少量的人落荒而逃了。

    剩下的最后一辆的美国人跳车以后的抵抗,除了击碎了“摧毁者3”的车灯以外,没有其他任何意义。一个加强连的美国步兵就这样被德军消灭了!

    基里茨环视这着周围惨不忍睹的战场,面对着面目全非的故乡,唯一令基里茨欣慰的是我们取得的战果是辉煌的,在这一天的战斗中他们营至少击毁了美国坦克四十多辆,毙伤敌军六百多名。

    “长官,我们只剩五发炮弹了!”炮手傅向基里茨报告道。“长官,一点钟方向出现大队美国M-60坦克!”观察员向基里茨报告。

    见好就收!基里茨让霍夫曼倒车,我们的坦克掩映着晚霞的辉映退回到阵地。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美国军队开始了夜袭。首先是H1防线遭到敌人攻击,库伯少尉向基里茨请求增援,他们的“豹”式坦克已被美国坦克击毁!基里茨根本无兵可派,只得命令库伯少尉组成环行防御阵地作最后抵抗。

    接着美国人向基里茨的阵地发起进攻,德军的二连基本上是由警察、党卫队和童子军组成的,根本不是美国人的对手!

    美军战斗小组纯熟的战斗技能的优势开始体现,德军的阵地被一一突破,全军瓦解。基里茨和梅尔上尉的联系也已经中断,估计他不是阵亡就是被俘。

    克劳斯仅以身免逃到他的坦克前,基里茨把脸色惨白的二连长拽进了坦克,“摧毁者3”式坦克继续留在这是非常危险的,早晚会被美国步兵炸毁。

    基里茨只得命令坦克退出阵地撤往预备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