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三十八. 大公爵夫人

九百三十八. 大公爵夫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长官,看,我找到了什么?”!

    当战斗进行的最激烈的时候,一个士兵将一个公文包交给了基里茨:“这是我们在一个美国军官的尸体上发现的,我想这对您大概有些用处。”

    “把这个交给奥利次将军去。”基里茨看都不看地说道。

    这个时候的基里茨,永远也都不会想到,这只公文包对于正在奋战中的德国有多重要,对于正在莫斯科的亚力克森男爵有多重要。

    他根本无法想象到这只公文包的价值。

    这是1966年3月处于战火下的柏林......

    莫斯科。

    消息总是传的飞快,

    一则消息正在莫斯科的上流社会里流传:一个从美国来的俄国人,年轻、英俊,最关键的是富有。

    据说他的手里掌握着大量的财富,他是几个庞大的美国家族的代言人。和他结交,将会给你带来巨大的好处。

    他甚至是握有巨大权力的米格罗斯基先生的贵宾......

    每一个人都很清楚,如果能够结识到这样的人物,对于自己的好处将是巨大的。

    可是这些俄国人对于这个人的资料并不是很多,只知道他叫“彼得戈夫”,住在俄国最豪华的酒店里,他还有一个跟班丹尼尔,原来是帝国大酒店的一个小小侍应生,自从认得了“彼得戈夫先生”后,现在已经摇身一变也成为了了不起的家伙。

    要想见到“彼得戈夫先生”,大概必须要通过丹尼尔了。

    不少人想尽办法找到了丹尼尔,给了他不少好处,让他想办法邀请彼得戈夫先生能够赏脸来自己的家中共进晚餐或者参加一次宴会,可惜丹尼尔不但拒绝了他们贿赂,而且很遗憾的告诉他们,彼得戈夫先生实在是太忙了,他根本没有时间出席。

    这可真是太让人遗憾了......

    其实这个时候的“彼得戈夫先生”王维屹正在科尔科罗克元帅的家门口悄悄的监视着。

    科尔科罗克对于王维屹的计划实在太重要了,他绝不允许逃脱计划出现任何的闪失,他必须要亲眼看着科尔科罗克的离开。

    现在,由于前线战事吃紧国内经济低迷,焦头烂额的别尔斯托卡大公爵已经没有多少工夫再来搭理这个失势的元帅了,对他的看管也降低了许多。

    甚至在科尔科罗克申请带着家人去郊外游玩的时候,负责监视他的瓜德拉夫上校没有多少犹豫就批准了这一申请......

    元帅还能够跑到哪里去呢?监视他的特工将会对他寸步不离,就算他真的跑了,瓜德拉夫上校也有能力在第一时间将他抓回来。

    王维屹看到一辆轿车和一辆巴士开了出来,前面坐着的是科尔科罗克元帅后面的那辆巴士上就是他的家人了。

    接着,又是两辆黑色的轿车开出,紧紧的跟在了后面那是负责“保护元帅安全”的特工们。

    王维屹发动了轿车,悄悄的尾随在了其后......

    一路上都没有什么异常的,一直开出了莫斯科都风平浪静。这时候的王维屹也有一些好奇,卡彭准备在什么地方动手?又准备用什么样的办法动手?

    几辆车在郊外一处不错的景色那里停了下来,科尔科罗克元帅率先走出了轿车,接着他的家人们纷纷从巴士上走了下来。

    大人们的脸上神情凝重,因为他们知道今天即将发生什么。但是孩子们却完全没有这样的顾虑,被看管了许久的他们,就如同离开牢笼的小鸟那样尽情的欢呼着。

    看着这一切王维屹忽然想起了一首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尽管布尔什维克政权已经被他推翻了,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一首相当悦耳的歌曲。

    在车子里的他忍不住低声哼了起来:

    “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只有树叶在沙沙响。夜色多么好,令人心神往多么迷人的晚上,我的心上人坐在我身旁......”

    他在耐心的等待着等待着莫斯科郊外即将发生的事情......

    科尔科罗克元帅同样也有一些焦急,这是约定好的地点,但是到了现在还没有任何一点救援的迹象发生。

    远远的一辆卡车开来了,上面坐着的是一群俄国士兵。

    特工的一个队长朝这辆卡车用力挥着手,示意停下来,而卡车也很识相的在他的面前停下了。

    “上尉,请你们绕行。”队长不客气地说道:“这里有很重要的人物你们不能从这里走。”

    那个少校皱了一下眉头:“恐怕不行,我奉命携带一份非常重要的情报要交给情报局的罗申科将军十万火急。”

    队长还要说话,少校却很快抢先说道:“先生,我不管那里有什么重要的人物,但我可以保证的是和我一点关系也都没有,但是,我也想恳请你能够理解我的苦衷,谁在一名手下都不太容易。”

    这句话很快引起了队长的共鸣......是啊,谁当一名手下都不太容易......

    队长叹息了生:“少校,你惘`紧一些时间。”!

    “谢谢,善良的朋友。”少校上了车,好像在那宽慰队长似的大声叫道:“嘿,大家的动作都快一些。”

    卡车缓缓的从科尔科罗克一家人的身边经过,坐在驾驶室里的少校甚至能够看到科尔科罗克元帅脸上那巨大的失望表情......

    当经过那些特工身边的时候,卡车忽然一下停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队长从后面追了上来。

    “啊,大概是发动机出现故障了。”少校从驾驶室里走了出来,接着,车厢里的那些士兵也纷纷跳了出来。

    “听着,你们绝对不能停在这里!”

    这是队长在这个人世说的最后一句话了,因为就在这个时候,少校和那些士兵们手里的武器同时发出了鸣叫。

    可怜的队长和那些特工们,顿时纷纷倒在了血泊之中......

    科尔科罗克元帅如释重负的长长松了一口气而他的家人们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一下吓傻了。

    就在少校和他的同伴解决掉了这些特工的时候,一件意外发生了,一个此前去远处解手的特工目睹了这可怕的一切,他知道凭借自己一个人的力量绝对没有办法和这些凶手抗衡。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离开这里搬取救兵。

    他悄悄的朝着后面溜去......本来他是可以成功

    “嘿,我是恩斯特。”一个声音在特工面前响起,接着特工听到了一声枪响,他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

    王维屹笑了笑,收好了枪,然后大步来到了少校和那些俄国士兵的面前。那是卡彭和他的同伴们。

    他们有条不紊的处理着那些尸体,卡彭朝后面看了看:“莫约尔先生刚才是您开的枪吗?”

    “啊,是的,出了一些小意外一个特工差点跑了,不过,我帮你处理了这个意外情况。”王维屹若无其事地说道。

    然后,他来到了科尔科罗克元帅的面前:“我想,我们可以出发了。”

    “谢谢您,男爵,您再次的救了我们全家人。”科尔科罗克元帅感激地说道。

    是的,这是男爵阁下第二次挽救了他们全家人的生命。

    后面的卡彭心中一动。

    男爵?男爵?和自己的判断是完全一样的。

    现在,他可以很确定“莫约尔先生”的真实身份了......

    科尔科罗克元帅的一家人全部重新回到了那辆巴士上当科尔科罗克准备上车的时候说道:“男爵,我希望很快能够在乌克兰见到您。”

    “我也期望着很快能够见到你。”王维屹淡淡地说道:“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记得你对我的承诺我不希望看到第二个葛里高利。”

    科尔科罗克元帅用力点了点头......

    莫斯科还是原来的莫斯科,没有人注意到科尔科罗克元帅已经悄悄的离开了这里,登上了开往乌克兰的列车。

    回到帝国大酒店的王维屹就好像没事人一般进到了他的房间里。

    现在,临时充当他助手的丹尼尔见到“彼得戈夫先生”回来,就好像看到了救星一般,立刻大声嚷嚷起来:“瞧啊,我的好好先生,您这一天都去哪里了?我都快被逼疯了。真的,我发誓我就快要被逼疯了。从上午开始就有十多个客人请求见您,可是我又能够到哪去找到您了?啊下午的时候我就更加忙了......”

    “得了,丹尼尔,让我消停会吧。”王维屹笑着扔给了丹尼尔一个金卢布:“说实话吧,我今天也快要累死了。”

    一个金卢布让丹尼尔的心情好了不少,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啊,对了,米格罗斯基先生已经来找了您几次了,他让我转告您,一旦您回来的话,请务必去一下俱乐部。”

    王维屹换了一身衣服:“我现在就去找米格罗斯基先生......”

    在21楼的扎赫沃夫看到“彼得戈夫先生”的时候,态度变得客气无比,根本不用再做任何的检查了。米格罗斯基早就交代过,“彼得戈夫先生”是皇家俱乐部最尊贵的客人。

    “彼得戈夫先生,米格罗斯基先生刚才和伊凡先生与塔季扬娜小姐出去了,他叮嘱我如果您来的话,请在这里等他一会,俱乐部里的筹码您可以任意拿取。”扎赫沃夫带着讨好的语气说道。

    这可是让人羡慕的事情,筹码可以任意拿取,这是每一个赌客做梦都想看到的事情。

    俱乐部还是和之前一样的奢华,和过去一样的充斥着赌客。

    王维屹没有什么赌博的心思,对于他来说这无非就是消遣而已。一叠筹码在他漫不经心的下注下很快便没有剩下几个。

    这个时候他注意到,在一张玩百家乐的赌桌前坐着一个美艳的少妇,穿着紫红色的礼服。王维屹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也不得不赞叹她的美丽甚至超过了塔季扬娜。尤其是偶尔接触到的那双眼睛,充满了诱惑的魔力。

    唯一让人觉得有些奇怪的是,像这样的美女!身会拥着一群登徒子,可是她的身边却空荡荡的。!

    少妇的手气和王维屹一样不是很好·筹码输的已经没有几个了。少妇有些烦躁的喝了口酒,把全部的筹码都推了上去。

    她拿到的是一个六点,绝对不是什么好的点数,王维屹走到了她的身边:“为什么不再要一张牌呢?”

    少妇朝他看了一眼:“再要一张。”

    一张2——8点!少妇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当庄家开出牌来的时候·7点。

    “谢谢你,先生。”少妇微笑着说道:“这可是我今天第一次赢钱,之前我总是手气不好。”

    “也许这就是转运的开始。”王维屹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

    “啊,我想也许吧。”少妇再次推出了筹码。

    王维屹看到她只推出了一半的筹码:“为什么不全部押上去呢,夫人?我认为您的运气从刚才拿副牌开始已经好转了。”

    说完,他将自己手里的筹码全部放到了少妇的那一堆上......少妇迟疑了下,最终还是按照王维屹建议的·推出了自己全部的筹码。

    正和王维屹说的那样,少妇的手气果然开始好转了。没有多少时间,她的面前已经堆起了一大堆的筹码。

    “夫人·我想可以见好就好了。”王维屹再次提出了自己的建

    显然,这个时候的少妇对他已经非常信任了,她让人把筹码拿去给自己开张支票来,然后对王维屹说道:“请你喝一杯可以吗,先生?”

    “当然,您这样美丽的夫人邀请是任何人都无法拒绝的...

    “我是索尔金娜,你呢,先生?”在俱乐部的吧台上,索尔金娜要了两杯酒·然后做了一下自我介绍。

    “彼得戈夫。”

    “啊,您就是那个最近人人都想认识的彼得戈夫先生吗?”索尔金娜的嘴里虽然如此说,但是表情上却并没有什么惊讶。

    这个女人的家庭大概相当好......王维屹在心里如此想到......

    “听说您第一次来这里就赢了一大笔钱·是吗?”索尔金娜饶有兴趣地问道:“您有什么窍门吗?”

    “我想赌博除了作弊以外就没有什么窍门了。”王维屹耸了耸肩:“胆量、运气,以及丰厚的赌资,这才能给构成赢钱的因素。”

    “您有很多钱吗?”索尔金娜说到这里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啊·对了,莫斯科人人都在说您是一个大富翁,我很好奇您的财产到底有多少?当然,这是一个很私人的问题,您完全可以不用回答。”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有多少财产......”王维屹很无所谓地说道:“真的不太清楚,大概比一般人会富裕一些吧。”

    王维屹这倒说的是实话,撇开基地里那些庞大的让人震惊的财富·他在维特根斯坦家族,在梦特娇以及玛歌庄园的股份·还有那些在美国和欧洲大陆的财产,足以让任何人垂涎了。

    索尔金娜和王维屹似乎聊的非常投机,以至于米格罗斯基来到他们身边的时候两个人过了很久才注意到。

    “彼得戈夫先生,让您久等了。”米格罗斯基抱歉的说了一声,接着又对索尔金娜说道:“今天的手气怎么样,大公爵夫人?”

    大公爵夫人?王维屹的心中一动,难道这是葛里高利的妻子吗?如果真的是,那么两人的年纪相差的也实在太大了些。

    “啊,多亏了彼得戈夫先生,否则又会和以前一样输的连一个卢布都剩不下。”索尔金娜心情愉快地说道。

    “没有关系,俱乐部的大门永远向您敞开,大公爵夫人。”米格罗斯基恭恭敬敬地说道。

    索尔金娜喝掉了杯子里的最后一口酒:“我想你们一定有事要谈,那么我就先告辞了。希望很快还能再见到您,彼得戈夫先生。”

    “她是别尔斯托卡公爵的妻子......”在办公室里,米格罗斯基果然验证了王维屹的猜测:“在嫁给大公爵之前,她可是莫斯科最有名的美女,可惜的是家里遭遇到了一些不幸,她不得不嫁给大公爵来挽救自己的家庭。”

    王维屹点了点头。

    “你最好不要和她有过多的接触。”米格罗斯基善意地劝说道:“大公爵不允许任何男人和他的妻子有任何接触,就连配备给大公爵夫人的保镖也都是女人。记得之前有一个小伙子在一次酒会上偶然遇到了大公爵夫人,邀请她一起共进晚餐,结果你猜怎么着?酒会还没有结束那个小伙子就失踪了,从此后再也没有人能够见到他。”

    一个美艳动人的妻子,一个握有巨大权力,但却已经风烛残年,力不从心的丈夫,总会对自己的妻子充满了戒心的。

    这在任何一个家庭都是如此。

    王维屹笑了笑:“我想我是来做生意的,我可不想去招惹这些麻烦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