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三十六. 罗娜诺娃的一家人

九百三十六. 罗娜诺娃的一家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我已经有了一整个计划。”!

    科尔科罗克仔细的将他的计划说了出来:“在这段日子里,我并不是白白度过的。和您说的一样,我在部队里一样有嫡系,有愿意听我指挥的军官,但我并不敢轻易动用这些力量,因为在没有支援的情况下,贸然行动只会失败,将带给我那些忠诚的部队以灭顶之灾。可是现在我什么都不怕了,您终于回来了。”

    王维屹深深的呼出了口气。

    他这次见科尔科罗克,本来只是多寻求到一份力量,但没有想到的是,事情却居然出现了这样大的一个转折。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那么整个俄国局势,整个战场局势都会发生惊天变化的。

    “科尔科罗克元帅,你有多少把握?”王维屹沉声问道。

    “我想我的把握会很大......”科尔科罗克迟疑了下:“但是我现在正遭到监视,我必须要先离开莫斯科。”

    “我会找人安排的。”王维屹很快说道:“还有你的家人,我也都会安排他们离开莫斯科,这段时间,你可以开始做准备了。科尔科罗克,你的忠诚将会得到回报,我保证。”

    科尔科罗克点了点头,他的心中没有任何怀疑。当亚力克森男爵出现的第一刻,他就知道一切都会变得不同。

    俄国无法取得胜利,盟军也同样无法取得胜利......

    离开了科尔科罗克元帅的家,罗娜诺娃一路上都没有怎么说话。

    她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开口,什么时候该闭嘴。

    现在,她和家人的命运已经完全维系在了亚力克森男爵的身上......当然,这个家人并不包括她的父亲。

    “明天下午,我要在那个教堂里见到你的丈夫,你的姐姐以及你的姐夫。”王维屹终于开口:“把我给你的钱分给他们,他们会很乐意见到我这个大财主的。”

    “是的,男爵。”罗娜诺娃默默的应道。

    “你和你的姐姐有孩子了吗?”王维屹忽然问道。

    罗娜诺娃一怔:“啊是的,我有两个儿子。而我的姐姐有一个女儿,那是在她四十五岁的时候奇迹般的怀上的,所以一直对她非常宝贝。”

    “四十五岁怀上的?啊那真的是一个奇迹了......”王维屹笑了一下:“孩子永远都是你们的希望,你们现在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自己的孩子。他们恨自己的外公吗?”

    罗娜诺娃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她沉默了一会才说道:“恨。我想,也许他们是受到了我们的影响吧。我有的时候也在怀疑,是不是我的教育出现了问题,自己的家人之间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仇恨......”

    “不是你的教育出现了问题问题的根源在你的父亲身上......”王维屹淡淡地道:“当一个父亲抛弃了自己的儿女,那么,儿子心中的痛苦是外人难以理解的。甚至也许他还会做出许多让人震惊的疯狂事情......”

    在这一刻他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儿子威廉......他从来都没有责怪过威廉,他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应当在这件事情上承担主要责任......

    “好好善待自己的孩子吧......”王维屹轻轻叹息了一声。

    罗娜诺娃不知道男爵为什么要这么说,但是在她的感觉里,她觉得男爵似乎和那个自己熟悉的男爵有一些不同了......

    这一次的莫斯科之行,起码进行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比王维屹设想的还要顺利。米格罗斯基一家、罗娜诺娃一家、科尔科罗克之间已经逐渐的连成了一条线。

    而且在莫斯科,他还有一个强援:

    卡彭!

    这个艾略特安排在莫斯科的人,他在这座城市已经成功的建立起了一个组织。这个组织里有像他这样所谓的医生,有律师甚至还包括了政府官员。

    一旦接到了任何命令,原本看起来毫无关联的这些人便会迅速的组织起来,然后不折不扣的完成上面交给的任务。

    比如暗杀奥金涅茨元帅就是如此。

    这是一个坚定的对德战争派他完全忘记了德国曾经对于他的支持......于是可怕的悲剧便降临到了他的身上......

    在“莫约尔先生”没有到达莫斯科之前,一个庞大的暗杀计划已经制定完成,但是随着“莫约尔先生”的到达一切都有了一些改变。

    “莫约尔先生”的第一道命令就是暂时停止暗杀......

    杀人是个不错的选择,但那却会惊动到葛里高利这样的人,从而破坏王维屹的整个计划。

    卡彭忠实的执行了命令,尽管他并不清楚这位“莫约尔先生”的身份,但是在和美国的联系中,艾略特先生用从未有过的严厉口气警告了卡彭,“莫约尔先生”出现了任何损伤卡彭和他的组员们将会遭到最严厉的惩罚。

    卡彭的记忆里想不起艾略特先生什么时候用这样的口气说这样的话。

    但有点是可以确定的,“莫约尔先生”一定是个非常尊贵神秘妁

    “有办法把一家人运送出莫斯科吗?”王维屹看着卡彭问道:“人很多·大约有二十多个。而且这一家人正处在监视中,必须要把他们安全的送到乌克兰。”

    “我想我会有办法的......”卡彭仔细想了一下:“后天,有一列去往乌克兰的火车,那里有我们的人,我们可以安排那一家人上车。不过,我想他们应该找到一个借口离开他们的住处,而且不能携带任何行李,否则这会引起怀疑的......至于那些监视者,我想我们有能力解决他们,而且在这一家人到达乌克兰前不会让人发现监视者的尸体。”

    王维屹对他的回答非常满意,他需要的就是这样的办事效率:“可以让他们后天去郊外游玩·在郊外解决掉跟随着他们的那些讨厌的家伙。然后迅速的把他们转移到火车站。”

    “是的,莫约尔先生,我会办妥的。”卡彭迟疑了下:“我可以冒昧的问一下那一家人的身份吗?这可以让我更加有效的做出专门的部署。”

    “科尔科罗克元帅和他的一家人......”

    当“莫约尔先生”说出这个名字,卡彭倒吸了一口冷气。科尔科罗克元帅?那个俄罗斯帝国“帝国功勋大勋章”的唯一获得者吗?

    俄罗斯人大多知道科尔科罗克元帅的传奇身世。他原先是苏联红军的高级指挥官·后来加入了自由俄罗斯同盟,在战场上立下了卓越的功勋,为俄罗斯帝国的建立付出了巨大功劳,同时,他也是俄罗斯帝国的第一位国防大臣。

    只是,在战争爆发之后这位元帅便销声匿迹了......

    “莫约尔先生”非但认得这个元帅,而且居然要将他弄出莫斯科·他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

    尽管心中存在着这样的疑惑,但卡彭却并没有问出来。

    “我是谁,你将来会知道的。”王维屹似乎看出了对方的想法:“而且·你和你的同伴们的努力将不会白费,你将得到我的奖赏。但是在此之前,转移科尔科罗克元帅一家不容许出现任何的失误。”

    “是的,莫约尔先生。”卡彭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王维屹在那停顿了一下:“除了这件事情,我还要求你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弄清楚别尔斯托卡大公爵以及他儿子伊利亚的所有生活规律。他们习惯于去的地方,他们平常的行动路线,必须要清清楚楚的交到我的手里。”

    “一切如您所愿,莫约尔先生。”

    “给艾略特去个电话。”王维屹接着说道:“让他尽快派一支完全信的过地质勘察队到莫斯科,最好其中有一个国际知名的地质专家。而且·这个地质专家必须能够完全听命于我。告诉艾略特,我不在乎他用什么样的办法。”

    尽管不知道“莫约尔先生”要做什么,但卡彭还是很快答应了下来......

    当离开“莫约尔先生”的时候·卡彭就和任何一个具有好奇心的人那样猜测起了“莫约尔先生”的真实身份。

    谁能够让维特根斯坦家族的掌门人艾略特先生也都能如此听命于他?谁能够让科尔科罗克元帅心甘情愿的进行一次冒险?

    艾略特先生和科尔科罗克元帅一个在美国,一个在德国,两者之间根本没有任何交集·但“莫约尔先生”却在他们面前有着一样的威严。

    到底是谁能够做到这一点.....卡彭的心中忽然跳出了一个人的名字......哦。不,不,这不太可能,如果真的是他那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

    可是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无数次的听到过这个人的名字,当然,还有他不断进行的冒险。

    据说这个人经常喜欢深入到敌人的心脏部位·然后做出种种神奇的举动......

    但如果“莫约尔先生”真的就是那个人的话,那么这将是自己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荣耀了。

    自己曾经和这个人一起并肩战斗过.....

    “啊·我亲爱的罗娜诺娃,您认得那么大的财主为什么不早和我们说呢?”安德亚克侯爵米洛舍维奇带着一脸讨好的神色说道。

    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在他们问大公爵要钱未果,一筹莫展的时候,罗娜诺娃居然及时的给他们送来了一大笔钱。

    这可算是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了。

    鲁赫利亚女侯爵娜塔莉亚也是一样的想法。

    她和妹妹之间的关系还是相当不错的,尤其是她们曾经一起经历过在美国的苦难岁月。

    至于罗娜诺娃的丈夫,佩列亚斯侯爵赫梅利茨基倒是非常的不开心,倒不是担心之间的妻子认得什么大财主而会给自己戴绿帽子,他不开心的唯一理由,就是妻子不该把那么一大笔钱分给别人。

    那应该完全是属于他们的才对......

    罗娜诺娃什么也都没有说,只是让负责担任驾驶员的姐夫将!车到了指定的地点,然后让他们全都下了车。!

    这是一座早就破败的教堂,周围也非常的荒凉·赫梅利茨基有些疑惑:“为什么要把我们带到这个破地方来?”

    “瞧,佩列亚斯侯爵阁下,有钱的人总是会有各式各样的坏毛病的,也许他是个非常低调的人·不愿意让更多的人看到呢?”米洛舍维奇还是继续用讨好的语气说道。

    他是个脾气急躁的人,甚至为此还和别尔斯托卡大公爵发生过激烈的争吵而几乎丢了性命,但是在现实面前他也不得不低头了......

    “跟我来就知道为什么要把你们带到这里了。”罗娜诺娃默默地说道,然后第一个走进了教堂。

    王维屹早就在那里等候着了。

    “尊敬的先生,见到您真是太荣幸了。”米洛舍维奇和赫梅利茨基不甘落后的朝着这位大财主走了过去。

    “您,我好想在哪里见到过您......”娜塔莉亚在看清楚了这个人的面孔后有些迟疑地说道。

    “当然,娜塔莉亚·我们的确见过。”王维屹微笑着说道:“但还是在美国的时候,你们过的非常困顿,我记得曾经给过你们一万美金帮助你们度过了难关。”

    “亚力克森男爵!”娜塔莉亚猛的惊呼起来。

    “亚力克森男爵?哪个亚力克森男爵?”米洛舍维奇莫名其妙-地问道。

    王维屹淡淡一笑:“安德亚克侯爵·佩列亚斯侯爵,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亚力克森男爵,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米洛舍维奇喃喃的念着这个名字,忽然面色大变:“你是骷髅男爵!”

    “是的,有许多人都这么称呼我。”

    米洛舍维奇和赫梅利茨基同时后退一步,米洛舍维奇随即大声叫了起来:“敌人,你是敌人!俄罗斯的敌人!”

    “是的,我是俄罗斯的敌人·但我却是你们的朋友。”王维屹还是保持着淡淡的微笑说道。

    “不,通知秘密警察,抓住他·抓住他!我们会发大财的!”米洛舍维奇声嘶力竭的叫道。

    赫梅利茨基倒显得比他冷静多了:“安德里亚侯爵,请保持冷静吧。难道你以为既然骷髅男爵站在这里,他会不做准备吗?骷髅男爵的敌人·有谁能够活着离开?我保证,只要我们走出这里一步,立刻会被乱枪打死的。

    米洛舍维奇不由自主的浑身打了一个哆嗦......

    “佩列亚斯侯爵,你是一个聪明人,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王维屹笑容更甚:“至于你,安德亚克侯爵,你认为出卖了我·可以得到多少奖赏呢?一万还是两万美元?啊,在我的眼里那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数目......更何况·你还无法保证别尔斯托卡大公爵会不会把这样的功劳给你,我说的对吗?”

    米洛舍维奇终于平静下来了。是啊,以别尔斯托卡大公爵的个性,一定会把这样的功劳揽到自己身上的,也许,自己连一口汤都喝不到。

    “所以,和我合作才是你们最明智的选择。”王维屹加重了自己的语气:“如果你们能够听我的话并且完全按照我所说的去做,我会在瑞士给你们每人购买上一幢豪宅,我会让你们开上最豪华的汽车,每天你们唯一要去的地方就是那些充满了异国情调的餐厅和舞会。啊,当然,我还会在你们的账户上先给你们每人打上一百万美元。”

    米洛舍维奇和赫梅利茨基眼中露出了无法掩饰的贪婪......一百万美金,整整一百万美元!

    就算他们真的能够成功出卖骷髅男爵,这样的巨款还是他们连想都不敢想的。

    “一百万美元只是一个开始......”王维屹胜券在握:“当我们的合作愉快的结束之后,你们还会得到更多更丰厚的奖赏,也许庞大的数目你们这一辈子连想都不敢想。”

    米洛舍维奇和赫梅利茨基同时点了点头,他们已经完全的陷入到了男爵描述的美好未来之中。

    所有的人都知道,骷髅男爵非但是个传奇般的人物,而且他还拥有着任何人都无法知晓的巨大财富。和他合作的人从来都没有吃过亏的。而现在,这样幸运的事情就降临到了他们的头上。

    “您要我们做什么呢,男爵阁下?”米洛舍维奇的语气完全变了:“无论什么事情您都可以尽管吩咐,只要我们可以办到,我保证会尽心尽力去完成的。”

    “我也是。”赫梅利茨基不甘落后地说道。

    娜塔莉亚和罗娜诺娃互相看了一眼。

    有这样的丈夫也许是自己最大的悲哀吧。

    一个男人,是不应该如此没有骨气的。

    “我要你们去对付你们的岳父。”

    “谁?您竟然要我们去对付别尔斯托卡大公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