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三十五. 科尔科罗克元帅

九百三十五. 科尔科罗克元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父亲的绝情永远是最让人失望的。

    尤其罗娜诺娃更是如此。记得还在美国的时候,全家贫困潦倒,不得不靠姐姐当激女来解决一家人的生存问题。

    在姐姐年老色衰后,自己也几乎走上了这条老路,如果不是遇到亚力克森男爵的话。

    后来,随着男爵的出现,全家人的生活都得到了改变,父亲甚至当上了俄罗斯的大公爵、摄政王。

    然而,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父亲也改变了。

    他变得冷漠、无情,对于金钱和权力的渴望,远远超过了对于家庭的责任。而且在他的大儿子死后,他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到了伊利亚的身上,对其他的子女根本不闻不问。

    这哪里还是过去在美国时候的那个父亲?

    其实想想也许这就是他的本来面目,有哪个负责的父亲会把自己的两个女儿都送去出卖自己的**呢?

    罗娜诺娃轻轻的叹息了声,如果亚力克森男爵还在的话就好了

    因为没有得到想要的金钱,米洛舍维奇和娜塔莉亚早已愤愤不平的走了,就算他们在上车之前,罗娜诺娃甚至还能够听到米洛舍维奇大声的咒骂。

    而自己的丈夫,也是同样如此,一个人上了轿车,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甚至都没有叫上自己的妻子。

    大概,这是对岳父的惩罚吧。

    罗娜诺娃苦笑了下,她和丈夫之间根本没有任何感情。完全都是因为利益才在父亲的安排下在一起的。

    当得到了赫梅利茨基父亲的一切后,自己的丈夫在葛里高利的眼里便一钱不值,他剥夺了原本属于赫梅利茨基的所有。

    如果丈夫有些骨气。那么便该带着自己的妻子远远的离开这里,但是赫梅利茨基却不是这样的人,他继续如同一条狗一般的在葛里高利的鄙视下生活着。

    你让罗娜诺娃这样的一个女人该怎么办?

    一辆黑色的轿车忽然停在了罗娜诺娃的身边,罗娜诺娃开始还以为是丈夫回心转意来接自己了,但没有想到车门打开的时候,一枝黑洞洞的枪口却对准了她,接着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了起来:“不要动。喀尔第什女侯爵,请你跟我们上车,我保证不会对你造成任何伤害。”

    罗娜诺娃是个聪明的女人。她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轿车开了大约有二十分钟,停在了一座破落的教堂外,然后车门打开,那个挟持罗娜诺娃的人说道:“喀尔第什女侯爵。进去吧。里面有人正在等着您。”

    罗娜诺娃完全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提心吊胆的走进了教堂。接着,她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罗娜诺娃,你好。”

    罗娜诺娃的身子一颤,她几乎怀疑自己处在了幻觉之中。

    是他吗?是他吗?他真的回来了吗?他真的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吗?不,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自己现在一定是在梦里

    但是,那个人还是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微笑着说道:“罗娜诺娃,在我的印象里。我们大概有二十多年不见了。”

    “是的,男爵,二十年真的是一段很漫长的岁月”罗娜诺娃的声音里已经带着了几分哭泣。

    他是男爵——亚力克森男爵!

    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把别尔斯托卡侯爵一家从贫困中解救出来的亚力克森男爵!罗娜诺娃一生都不会忘记的男爵!

    而现在,他就活生生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罗娜诺娃忘记了矜持,扑在了男爵的怀里:“男爵,我想念你,我一直都在想念你,我总幻想着还能够见到你。”

    “你见到了,不是吗?”王维屹轻轻的搂着她说道。

    罗娜诺娃用力拥抱了男爵很久这才分开。一直到了此时,她才发现,男爵还是如此的年轻,而自己却已经成了中年妇人。

    她和男爵永远都是两个世界的人,过去是,现在是,未来也会如此。哪怕自己挂着女侯爵的名头,但在男爵面前自己永远都是那样的卑微。

    “男爵,您是什么时候来到莫斯科的?”罗娜诺娃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久前。”王维屹似笑非笑:“怎么,你想要出卖我吗?”

    “啊,不,我永远都不会出卖您的。”罗娜诺娃赶紧说道:“尽管很多人都忘记了您的恩德,但我保证我不会。”

    王维屹微微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不会,我也信任你。但是你的父亲呢?他背叛了我,也背叛了整个德国。”

    “他背叛了很多很多人”罗娜诺娃低声说道,接着她抬起了头:“可是,我绝度不会背叛您的,我知道该做什么。”

    “背叛我的人总会遭到惩罚”

    王维屹的这句话让罗娜诺娃哆嗦了下,她随即听男爵说道:“听说葛里高利变得非常吝啬残暴,就算对自己的子女也是如此。我很同情你们的遭遇,所以我带来了一些礼物,希望能够帮助到你们。”

    说着,他交给了罗娜诺娃一个皮包。

    罗娜诺娃打了开来,里面,是满满的一包美元。在俄国,只有三种货币最受人欢迎,金卢布、美元和德国马克。

    “谢谢您,男爵,您总是在我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帮助我们”罗娜诺娃知道和男爵之间不必有什么客气,她欠男爵的一辈子也都还不清。

    “分给你的姐姐一般,她过的也非常辛苦”王维屹叹息了一声。

    罗娜诺娃忽然就明白了一些什么:“男爵。您这次来是为了对付我的父亲吗?”

    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一下就猜到了男爵来这里的目的。王维屹沉默了下:“是的,我是来对付你的父亲。对付整个俄罗斯。你的父亲和你的国家,都辜负了我的信任,现在,我来剥夺他们拥有的一切”

    “我知道我的父亲罪有应得”罗娜诺娃的声音很轻:“但是,我恳求您,不要杀他,他的年纪已经大了。求您留他一条性命吧。”

    她还是和二十年前一样的善良王维屹又叹了口气:“我不知道能不能答应你,这取决于你们和我合作的态度”

    “我会尽一切力量和您合作的”罗娜诺娃赶紧说道:“还有我的姐姐姐夫,以及我现在的丈夫。我们都会这么做的。”

    王维屹有些奇怪:“为什么?”

    罗娜诺娃苦笑了一下:“因为他们心中对父亲的愤怒远远超过了我,他们甚至恨不得父亲立刻死在他们的面前。尤其是我的丈夫。当年,他的父亲马杰夫是俄罗斯很有势力的一个人,在父亲的要求下。我和我的丈夫成婚了。利用马杰夫的支持,父亲终于坐到了大公爵的位置上,然而,那却是马杰夫灾难的开始”

    葛里高利利用马杰夫的一个失误,最终判处了马杰夫政治死刑,两年后马杰夫在愤怒和郁闷中离开了人世。

    罗娜诺娃知道,其实丈夫一直希望父亲死,但他却没有这样的勇气

    至于米洛舍维奇和娜塔莉亚。他们早就已经对葛里高利心灰意冷,米洛舍维奇甚至还因为此和葛里高利发生了一次激烈的争吵。

    这些事情王维屹都已经停塔季扬娜告诉过自己了。现在从罗娜诺娃的嘴里说出来无非再次得到了证实而已。

    “求求您。求求您留给他一条生路吧,无论怎样他都是我的父亲。”罗娜诺娃哀求着说道。

    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的了,父亲绝对不会男爵的对手的,绝对!男爵想要取他的性命根本易如反掌。

    而自己能够做的,只是博得男爵的同情而已

    王维屹注视着这个可怜的女人:“我无法给予你什么承诺,但我会尽量满足你的。罗娜诺娃,在明天,替我安排一次和他们的会面。”

    “是的,男爵。”罗娜诺娃小心翼翼地说道。

    现在,她的命运已经和男爵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

    王维屹很明白这个女人,无论自己要她做什么她都会答应的,而她,她的丈夫以及她的姐姐和姐夫,都是自己整个计划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

    “你认得科尔科罗克元帅吗?”王维屹忽然问道。

    “啊,当然,我当然认得元帅阁下。”罗娜诺娃很快回答道:“在元帅遭受到不公正待遇后,我还多次去看望过他。”

    “哦,你多次去看望过他?”本来只是随口一问,但是罗娜诺娃的回答一下引起了王维屹极大的注意力:“能够带我去他那里吗?”

    罗娜诺娃点了点头:“可以,元帅就在莫斯科。”

    这是一个原本不在计划里的收获了要想完成计划,拼图永远是必不可少的,而现在,科尔科罗克,这位被废黜的元帅将会成为非常重要的一块拼图

    用电话和科尔科罗克取得联系后,元帅根本没有拒绝。只是在电话里,罗娜诺娃告诉元帅,有一位朋友非常想要见到元帅,对于这个要求,科尔科罗克也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在科尔科罗克的家门口,仅仅只有两名站岗的卫兵,自从遭到了葛里高利的排挤后,科尔科罗克的日子一直都不好过。

    卫兵对于罗娜诺娃也非常的熟悉了,而且知道他是别尔托斯卡大公爵的女儿,因此根本没有检查她的轿车。

    进入了院子,走出了轿车,进入客厅之后,科尔科罗克的声音已经传来:“罗娜诺娃。我可爱美丽的侄女,你又来看我这个老头子了吗?”

    接着,元帅迎了出来。可是当他看到站在罗娜诺娃身边的那个人后,整个人都怔在了那里。

    还好,科尔科罗克并没有流露出多少的惊慌和害怕,很快便恢复了镇静:“啊,请到我的书房里去说话吧。”

    “我留在这里,我累了,想要休息一下。”罗娜诺娃很识趣地说道。

    她的朋友和科尔科罗克元帅一起来到了书房。科尔科罗克小心翼翼的关好了房门,然后才带着激动的口气说道:“男爵阁下,我知道您一定会回来的!”

    王维屹淡淡的笑了一下:“是的。我会回来的,当危难降临到德意志,我一定会回来的!”

    “是的,这是德国的幸运。但却是俄国的不幸。”科尔科罗克叹息了生:“我也总是期盼着俄国能出现一位救世主。但我却从来也都没有等到过。当您重新归来,那将是德意志重新崛起的开始,可是,这大概是俄罗斯苦难的开始吧”

    “这取决于俄国的态度。”王维屹很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如果俄国能从错误的道路上回头,你们得到的惩罚将会少的许多。但是现在告诉我,为什么你没有竭力阻止战争的发生?”

    “我已经努力过了,男爵。”科尔科罗克的话里满是无奈:“但是,自从葛里高利掌权以后。我就遭到了不断的排挤,战争的决议根本就没有让我知道。那段时候我被完全的隔离了。一直到战争爆发后,我才恍然大悟。男爵,相信我,我竭力阻止过他们,但是葛里高利根本没有理睬我的任何建议,反正还免去了我的职务。男爵,如果我有任何的办法,我发誓我会阻止这场该诅咒的战争”

    “但是,你依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王维屹冷冷地说道:“我相信你在军队里还拥有很大的影响力,你还有自己的嫡系,但是你却没有利用他们。为什么?我可以帮你回答,因为你怯弱了,你不敢得罪强大的别尔斯托卡大公爵”

    科尔科罗克沮丧的点了点头:“是的,我真的不敢得罪他我有儿子、女儿、孙子,我有很大的一家子人,我必须要为他们的安全考虑男爵,您不知道葛里高利有多么的狠毒,他会毫不留情的杀了我们所有人的。”

    王维屹知道他说的是真话,但他依旧用冷冰冰的口气说道:“那么现在呢,你做好赎罪的准备了吗?”

    “我的一切都是您给予的,我永远不会忘记您为我做的一切”科尔科罗克略略抬高了自己的声音:“是的,我做好赎罪的准备了。我们先从乌克兰动手。”

    王维屹倒吃了一惊,在他的记忆力,葛里高利家族在乌克兰具有很大的影响力。

    可是科尔科罗克很快说道:“乌克兰和俄国之间一直存在着极其尖锐的矛盾”

    1650年,沙俄与波兰之间的领土问题谈判破裂,沙俄决心援助和波兰正处在战争中的乌克兰。1654年2月,乌克兰代表团在莫斯科觐见了俄国沙皇。随后,双方签订了《鲍格丹.赫梅利尼茨基基本条约》,亦称《三月条约》,乌克兰在得到了高度的自治权力之后,与俄罗斯正式结盟。随后沙皇将乌克兰变成“小俄罗斯”与乌克兰的结盟,一方面使俄罗斯获得了梦寐以求的出海口,另一方面也打开了俄罗斯通往欧洲的大门,欧洲的先进文化通过乌克兰的黑土地,源源不断地传入俄罗斯。与俄罗斯的结盟也成为乌克兰历史的重要转折点。

    1700年,俄罗斯沙皇彼得一世发动与瑞典争夺波罗的海的“北方战争”。战争期间,彼得征调大批乌克兰哥萨克充当炮灰。彼得还以战争为由,强行取消了乌克兰的地方自治,引起了乌克兰贵族的不满。1708年,乌克兰首领玛泽帕与瑞典结盟,寻求重获民族独立。闻听此讯,沙皇彼得大怒,派军队血洗了哥萨克营地,俄乌自此结下深怨。

    1709年,俄军在乌克兰境内彻底击败了瑞典军队,乌克兰的独立梦想破灭。随后,彼得大帝专门组成了小俄罗斯部,在乌推行全面俄罗斯化的殖民政策,按照俄罗斯的社会模式、价值观念和语言文化重新构建乌社会结构。沙俄用刚柔并济的办法,同化了乌上层统治阶级,确立俄语的官方地位,把乌克兰语贬为“乡巴佬”语言,禁止乌克兰文书籍和教科书的出版,强制乌克兰人抛弃自己的母语和文化传统。此后沙俄一直牢牢控制着乌克兰。

    在漫长的岁月里,乌克兰人一直在为自己的独立而努力着,当年的葛里高利正是借助着这样的口号获得了大量的乌克兰人的支持。

    然后,在葛里高利获得了俄罗斯的最高权力之后,却并没有遵守自己的诺言,反而加强了对乌克兰的统治。就和历代沙皇一样,他们调动了大量的乌克兰人充当了战场上的炮灰。

    而这,当然也愈发引起了乌克兰人对于俄罗斯政府以及背信弃义的别尔斯托卡大公爵的不满,冲突不断的在乌克兰和俄罗斯军队之间在发生着。

    “有把握吗?”王维屹冷静地问道。

    “男爵阁下,我已经有了一整个计划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