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三十三. 教堂里的刺客

九百三十三. 教堂里的刺客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是一个局,一个由王维屹设计的很大的局。!

    许多人都会被牵扯进这个局里,一旦牵扯进来,没有人可以幸免,所有的人都必须按照王维屹设计的方向一条路走到底。

    甚至包括维特根斯坦家族、摩根家族和洛克菲勒家族都是如此。

    稳坐钓鱼台的只有一个人: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骷髅男爵!

    现在,大幕已经缓缓的拉开了。

    每一个预先设计好的人都将跳入这张大网。

    清晨的太阳射进了房间,王维屹出门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明艳动人的塔季扬娜。今天的塔季扬娜,换上了一身黑色的皮装,和昨天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风味。

    说实话,这是个相当漂亮,相当容易迷惑男人的女孩。

    “彼得戈夫先生,你起来的晚了。”这是塔季扬娜说的第一句话。

    “啊,塔季扬娜小姐,早上好。”王维屹很客气的打了一声招呼:“在美国的时候,我起来的比这还要晚。”

    “现在我们出发吗?”

    “啊,当然。”

    随着塔季扬娜来到酒店的外面,王维屹并没有看到接自己的轿车,他又一些疑惑:“塔季扬娜小姐,请问我们的车在哪?”

    “车?”塔季扬娜似乎显得非常好奇,她指了一下路的对面:“我们的车在那里。”

    朝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王维屹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啊,他是看到了一辆车,而且是一辆价格不菲的车。

    只不过,是一辆摩托车,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德国出产的宝马军用R12摩托车。这可是古董车了,但性能相当稳定。

    而且更加离谱的是,在车头原本用来架设武器的地方,居然真的插着一枝猎枪。

    “在战争爆发前我专门托人从德国买来的。”塔季扬娜的语气里很有一些炫耀她朝王维屹看了看:“怎么,您不敢坐吗?”

    “啊,这里是俄罗斯,一切都随主人的便。”王维屹想了想:“让我好奇的是这辆车谁来开?”

    塔季扬娜更加好奇:“您会开这种车吗?”

    我会开吗?王维屹几乎要笑了起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自己驾驶着宝马军用摩托车不知道辗转过了多少战场。

    “我想我能试试。”王维屹若无其事地说道。

    塔季扬娜将信将疑的把钥匙给了他。王维屹跨上了摩托车:“塔季扬娜小姐,我有幸邀请您上来吗?”

    塔季扬娜上了后座,双臂环住了王维屹,这让王维屹有了一种别样的感觉:“在莫斯科限速吗?”

    “恁愿意开多快就开多快!”

    她的话音刚落,摩托车已经风驰电动的启动了,就如同一道闪电一般一下便脱离了所有人的视线。

    摩托车开的飞快,在这一瞬间王维屹似乎又重新回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场......

    从欧洲战场、北非战场,到苏德战场到处都可以看到英勇的德军大量装备的军用摩托车。摩托车,曾经为德意志立下了赫赫战功。

    大概塔季扬娜做梦也都想不到,驾驶着德国宝马摩托车的,正是指挥着德意志千军万马的德国大元帅!

    车子开的飞快,真的好像要飞起来一般。

    “彼得戈夫先生”开车的技术,让一向喜欢摩托车的塔季扬娜也都自愧不如。不过更多带给人的却是速度下的激情和刺激。

    塔季扬娜对彼得戈夫先生更加有兴趣了。

    这个年轻的富豪,下手凶狠,没有想到开车的技术也这么棒,他身上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看起来这辆摩托车在莫斯科拥有着特权,所经之处,没有人敢阻拦。那些警察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摩托车从自己的眼前呼啸而过。

    “前面就是瓦西里升天教堂,我们在那里停。”塔季扬娜大声叫了出来。

    摩托车快速而稳定的停了下来,当王维屹和塔季扬娜从车上下来后

    他看到俄罗斯美女脸上洋溢的无法遏制的兴奋:“彼得戈夫先生,您是从哪里学会开摩托车的技术的?”

    “啊,我过去学过一些。”王维屹淡淡笑着说道。

    塔季扬娜并没有过多追问,带着“彼得戈夫先生”走进了教堂。

    这里是莫斯科非常有名的景点之一,尽管王维屹完全想象不出一个教堂有什么可以值得参观的地方。

    一进入这里,塔季扬娜的声音明显的变轻了:“彼得戈夫先生,每一个来莫斯科的人总会到这里参观一下的。这座教堂是为纪念16世纪中叶俄罗斯国家生活中的一次重大历史事件—征讨战胜和兼并喀山罕国而建的。后因曾有一个名叫瓦西里的修士在此苦修,最终死于该教堂而得名。传说在战争中俄罗斯军队由于得到了8位圣人的帮助

    战争才得以顺利进行。为纪念这8位圣人才修建了这座教堂,8个塔楼上的8个圆顶分别代表一位圣人,而中间那座最高的教堂冠则象征着上帝的至高地位。教堂建造完备后,为了保证不再出现同样教堂,伊凡大帝残酷地所有建筑师的双眼,伊凡大帝也因此背负了‘恐怖沙!罪名......”

    虽然对什么教堂丝毫不感兴趣,不过对于塔季扬娜的讲解王维屹还是非常愿意听下去的:

    “俄国在十月暴动以前一直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东正教会在推行沙皇的政治主张方面不遗余力,沙皇在抵御周边国家例如立陶宛、波兰天主教国家,土耳其、伊朗伊斯兰教国家和蒙古等异教国家的侵扰,以及后来的对外扩张中也都是以东正教为旗帜,征服喀山亦是如此。因此可以说,征服喀山,既是政治军事上的胜利,也是宗教上的胜利。瓦西里升天教堂的建立,标志着莫斯科成为俄国的宗教和政治中心,它是俄罗斯民族摆脱外族统治、完成统一大业继而逐渐走向强大、直至建立多民族的中央集权国家的里程碑......”

    “我听说在这里埋藏着大量的财富?”王维屹忍不住开口问道。

    其实相比于什么教堂,王维屹更愿意听到有关宝藏的故事,否则小灵也不会讲他称之为“贪财的家伙”了。

    “啊,您也听过这个传说......对了您的家人都是俄国人。”塔季扬娜神色郑重地道:“其实这里并没有财富,但是在16世纪时,教堂地下室曾经被用作国库。传说有两个贵族知道后,决定于1595年抢劫这里的财宝。他们密谋在城市周围放火,以调开警卫。但不幸的是他们的阴谋失败了,两人最终被处死......现在这里就连一个卢布你都无法找到。”

    王维屹顿时大失所望,连财富也都没有他更加没有什么兴趣参观下去了。

    不过塔季扬娜的好意他也不便拒绝,勉强陪着俄罗斯美女参观着每一个让塔季扬娜都兴致勃勃的地方。

    渐渐的有了十多个游客,都在朝着这里慢慢接近。

    危险的感觉忽然涌上了王维屹的心中......从战场上出生入死过来的他早就对危险有了天生的本能反应......

    他的一只手放了了枪柄上,然后另一只握住了塔季扬娜的手。

    “彼得戈夫先生......”塔季扬娜的脸红了下,显然她误解了王维屹的意思。

    王维屹没有功夫和她解释什么,而是拖着塔季扬娜急匆匆地向门口的方向退去,但是,他的企图很快被那群“游客”察觉了。

    一个游客的手仲向了怀里,但就在这个时候枪声提前响了,这个家伙一声不吭的便倒在了血泊里。

    一把手枪从他的怀里滚落......

    所有的“游客”都被惊动了,十几枝枪一齐亮了出来在他们扣动扳机的那一刹那,王维屹拉着塔季扬娜躲到了一根柱子后面。

    枪声乱响,子弹不断的打到柱子上。

    “塔季扬娜小姐看来你们的势力在这里不如自己说的那样雄厚。”面对这样的危险,王维屹没有丝毫的慌张,反而在那开着玩笑说道。

    塔季扬娜那张美丽的脸已经因为愤怒而扭曲了......

    从来没有敢对米格罗斯基家族做这样的事情,从来也都没有,尤其是在接待彼得戈夫先生这样贵宾的时候。

    那些刺客看起来训练非常有素,但是有一点让王维屹觉得非常奇怪,他们逼迫的并不如何急切,似乎不想立刻就取了他们的性命。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里枪声一响,很快就会把警察招引来的。

    王维屹已经没有功夫去考虑为什么了......

    “塔季扬娜小姐看到没有,那里有一个小门。”王维屹指了一下自己的右手:“一会我从左面把他们吸引过去你立刻从那个小门离开这里。”

    塔季扬娜一怔,随即便说道:“不,彼得戈夫先生,我绝不能让你单独在这里冒险。”

    “嘿,我说美丽的小姐,现在可是争辩的时候。”王维屹朝着外面开了一枪:“你去找援兵来,要不然外面全部都得死在这里。”

    说完,他接连放了几枪,趁着对方闪避的时候,王维屹猛的冲了出去,这一来,顿时把所有此刻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左边......

    塔季扬娜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了,她绝不能让彼得戈夫先生白白的冒这样的险,一咬牙,从右侧的那扇小门里冲了出去。

    而那些刺客,却好像根本没有看到一般......

    除了还在发生枪声的两方,教堂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这个时候那些刺客却忽然停止了射击,然后一个声音响起:

    “莫约尔先生,不要开枪!”

    王维屹一怔,莫约尔先生?这里有谁知道自己最常用的这个化名?然后那个声音继续响起:“莫约尔先生,我现在正在朝您走来,我没有携带武器。”

    王维屹朝那里看去,一个穿着夹克的人正高举这双手朝自己这里走来,而他的那些同伴也不再继续射击,转而警惕的监视起了周围。

    夹克走到了王维屹的面前:“莫约尔先生我是卡彭,是艾略特先生派我来协助您的。”

    一瞬间王雄屹什么都明白了......!

    卡彭放下了双手:“艾略特先生交代我,让我们协助您取得米格罗斯基的信任,我们打听清楚了今天您和塔季扬娜的行动路线·所以特意在这里上演了一出好戏。”

    王维屹朝被自己打死的那个人看了看:“他呢?”

    “行动中总有误伤的,我们会给他的家人一大笔钱的。”卡彭根本无所谓地说道:“莫约尔先生,我们会把这一切推到图克多夫身上的,就是那个昨天被您打断手的人。”

    倒霉的图克多夫,大概他怎么也都没有想到噩运莫名其妙-的就会降临了。

    “莫约尔先生,这是我的电话。”卡彭把一张名片递给了王维屹。

    接过来看了下,上面写的居然是“卡彭私人诊所”·这个家伙竟然是个医生!

    之前在见到艾略特的时候,艾略特曾经告诉过他,在全世界各个主要国家。维特根斯坦家族都有相当大的势力存在·只要男爵愿意,随时随地都可以调动这些力量。

    而为维特根斯坦家族服务的这些人,都以各式各样的身份隐藏在各个阶层之中。

    现在,王维屹总算是亲眼目睹了。

    这时候外面已经响起了尖锐的警笛声,卡彭还是镇静地说道:“那么,我们就先离开了,期待您的召唤。”

    说着,这些人很快便从后门辙离了这里......

    收好了名片,王维屹看到塔季扬娜带着一大群警察冲了进来·见彼得戈夫先生还活着,塔季扬娜急忙冲了上去:“彼得戈夫先生,您怎么样了?您受伤了吗?”

    “啊·我很好,一点伤也都没有。”王维屹微笑着说道。

    看到彼得戈夫先生安然无恙,塔季扬娜这才长长送了口气。

    警察似乎不敢破坏现场·而在那里等待着什么。大约十多分钟之后,伊凡带着一大群人也进入了教堂里。

    阴沉着脸的伊凡并没有来得及和王维屹打招呼,直接来到了那具尸体前。

    在尸体上搜查了很久,尸体上的所有东西都被伊凡找了出来,这其中就有一块手表,看起来非常值钱。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块表。”塔季扬娜凑了上去。

    “我也曾经见过。”伊凡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这块表曾经的主人叫图克多夫......”

    “该死的肥猪猡!”塔季扬娜恼怒的骂了出来:“是想为了昨天的事情报复吗?他的脑袋里难道全是猪油吗?”

    伊凡把表收好,来到了王维屹的面前:“彼得戈夫先生·请允许我表达我的歉意,这样的事情本来不该发生的·但我会给您一个交代。而且我保证从现在开始您不会再次遇到这样的事情。”

    “没有关系,我的朋友伊凡。”王维屹却毫不在意地笑道:“人生总会遇到一些事前没有想到的事情。尤其是有幸和塔季扬娜小姐一起冒险,更加让我觉得愉快。”

    塔季扬娜的脸瞬间便红了......大胆的彼得戈夫,这可是赤裸裸的挑逗啊......

    伊凡却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一般:“那么请你们继续进行愉快的莫斯科之行吧......”

    餐厅里美妙-的音乐声响起。

    这是塔季扬娜亲自选的位置,从这里能够对外面的景色一览无余。

    “真是刺激的一天啊。”王维屹好像还在回味着刚才的战斗:“而您的勇敢也让我刮目相看,塔季扬娜小姐。”

    “不,是您的勇敢震撼了我。”塔季扬娜毫不掩饰自己对于对方的好感:“如果没有您的话,那个肥胖的猪猡大概已经得逞了。”

    “真是美妙-的地方啊......”

    王维屹正想说些什么,一辆黑色的轿车忽然疾驰而来,就在正对着他们用餐的马路上停了下来。

    塔季扬娜好像根本没有看到:“请不必在意,彼得戈夫先生,就有好戏看了。”

    轿车的门被打开了,接着一具尸体被扔了下来,然后轿车又疾驰而去。

    那是一具肥胖的尸体,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尸体的一只手已经被完全打烂了。而他的致命伤,来自于脑袋的部位。

    很多惊恐未定的行人渐渐大着胆子围了上来,指着尸体不断的在那窃窃私语。

    “没有人可以得罪米格罗斯基家族。”塔季扬娜淡淡地说道。

    “啊,是的,没有人。”王维屹点了点头。

    “彼得戈夫先生,现在我们可以放心的用餐了。”塔季扬娜是那样的漫不经心:“不管怎么说,莫斯科还是相当美好的,我希望您能够在这里逗留很长的时间,而我会带领参观这里的每一处美景。”

    王维屹一笑道:“我认为莫斯科唯一最美的景色只有一道,那就是您,美丽的塔季扬娜小姐。”

    “您可真会哄人开心,我想吃完后你可以去我那里喝上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