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三十二. 油田

九百三十二. 油田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对于神秘的“彼得戈夫先生”,米格罗斯基一家显然充满好奇。

    这个年轻的巨富,不仅很好的展现出了他的实力,而且还展露出了他心狠手辣的一面。尤其是在他枪击图克多夫的时候。

    米格罗斯基决定解开这位年轻富豪身上的谜团。

    丹尼尔被请了出去,米格罗斯基对把彼得戈夫先生带到自己身边的丹尼尔非常客气,不但为他安排了最上等的房间,而且还为他找了一个美丽迷人的金发女郎。

    丹尼尔尽管担心彼得戈夫先生一个人留在这里是否有危险,但是有谁敢违抗米格罗斯基先生的命令呢?

    “彼得戈夫先生,我必须替我的女儿感谢您的慷慨,当然,还有这瓶雪树伏特加。”当屋子里只剩下他们父子三人和“彼得戈夫先生”的时候,米格罗斯基如此说道:“可是,我对您的身份还是由一些好奇,您说您来自美国,那么,您回到莫斯科做什么?啊,我还听说您在莫斯科有不少的敌人,他们又是谁呢?”

    王维屹早就预料到了对方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是的,我来自美国,我是一个俄国裔的美国人,我想我的身世有些奇特,如果允许我的话,我可以好好的和您说说。”

    “当然,这里没有任何人会打扰到您。”

    几个人坐了下来,王维屹这才说道:“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红色布尔什维克就推翻了沙皇的统治,我的祖父原来也是一个贵族,后来不得不流亡到了美国,企图在那里寻求到我们应有的庇护......”

    一听说对方也是一个旧俄国的贵族,米格罗斯基心中顿时大起好感。他耐心的听着“彼得戈夫先生”说了下去:

    “在那里,我们过的非常不愉快,您大概也知道,当年大多数正直的俄罗斯人都因为走的匆忙没有带走多少资产·甚至,连现在的摄政王别尔斯托卡大公爵也是如此......”

    米格罗斯基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

    “但是,我们的运气还是不错的,因为我的祖父遇到了一个贵人·她提供了我们帮助,让我们可以安定的生活下去,她就是尊敬的赫敏夫人......”

    “你说谁?”米格罗斯基一怔:“赫敏夫人?是维特根斯坦家族的赫敏夫人吗?”

    “啊,是的,难道您也认得吗?”王维屹露出了一脸的“惊讶”:“她帮助了我们,她就是我们全家的恩人......”

    “啊,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您的祖父真是太幸运了,谁不想认得维特根斯坦家族吗?尽管他们神秘低调,但总还是有不少人知道这个家族史如何的庞大......”米格罗斯基半信半疑地说道。

    如果真的和彼得戈夫先生说的一样·那么他的祖父运气真是好的出奇......

    眼看对方一步步掉进了自己的谎言中,王维屹继续说道:“赫敏夫人虽然正直,但她一直没有结婚,只有一个侄子,威廉.维特根斯坦,现任美国总统,我想这点您也应该知道。当然,她还有一个忠实的继任者,同样让人尊敬的艾略特先生。在赫敏夫人不幸离开我们之后艾略特先生掌管起了整个家族·我的祖父、父亲因为他们对家族的忠诚也得到了奖赏,艾略特先生根据赫敏夫人的遗愿,慷慨的赐予了我们几个油条和大量的财富·具体的数字我也说不好,我初步的估计大约在两亿美金或者更多......”

    米格罗斯基、伊凡、塔季扬娜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两亿美金?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啊。即便米格罗斯基在俄罗斯如此的翻云覆雨,垄断了大量的行业·但他的财产也并没有达到这样的数目。

    这个彼得戈夫家族要么就是运气好到出奇,要么就是在那吹牛。可是从他的出手来看,可不怎么像个骗子。

    “现在,那些油田和产业每年大约能够给我带来数千万美元的利润......”王维屹还是用那种淡淡的口气说道。

    “我真是羡慕您能有这样的运气。”米格罗斯基恢复了他的镇静:“我不是对您的话有什么怀疑,而是非常碰巧,我和维特根斯坦家族也认得,而且·我和艾略特先生同样认识,我想您不反对的话·我可以让伊凡和艾略特先生取得联系,以证实您的身份。啊,请您不要误会我的目的,我只是想更好的把您当成朋友看待。”

    “当然可以,米格罗斯基先生。”王维屹微笑着说道。

    米格罗斯基对自己的儿子使了一个眼色,伊凡很快走了出去。

    “塔季扬娜,给我们的新朋友再倒一杯酒。”米格罗斯基说着又问道:“那么,您在莫斯科的仇人又是怎么回事?”

    “谢谢您,塔季扬娜小姐。”王维屹端着酒杯说道:“啊,我在纽约的时候爱上了一个女人,可她却又未婚夫,结果我惹上了一身的麻烦。”

    米格罗斯基眯起了眼睛,他一点也不相信这样的解释......!时候伊凡走了进来,面色显得非常不安,他先朝王维屹看眼,然后对着自己的父亲说道:“和美国方面的电话打通了,而且是艾略特先生亲自接的电话......”

    “艾略特先生怎么说?”米格罗斯基也变得紧张起来。

    要知道,卡斯特集团虽然是俄罗斯的大财团,但资产却根本无法和维特根斯坦家族比拟,而且,即便在俄罗斯,维特根斯坦家族同样拥有着强大的势力,如果能够和他们接近,对于卡斯特集团来说利益将会是巨大的。

    伊凡小心翼翼地说道:“艾略特先生说了,彼得戈夫先生是维特根斯坦家族的人,而且,他在俄罗斯所做的一切,都代表他本人,代表整个维特根斯坦家族!”

    当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米格罗斯基看王维屹的目光整个都变了......尊敬、羡慕·甚至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畏惧。

    彼得戈夫先生——维特根斯坦家族在俄罗斯的代言人!

    谁想到,伊凡的话还并没有说完:“而且,艾略特先生还说了,彼得戈夫先生不但可以代表维特根斯坦家族·而且,他还可以同时代表摩根家族和洛克菲勒家族!”

    米格罗斯基手中的酒杯差点摔落在了地上......

    维特根斯坦家族、摩根家族和洛克菲勒家族的代言人!上帝,米格罗斯基完全知道这样的身份意味着什么。

    “啊,艾略特先生把这也说出来了吗?”王维屹淡淡笑着:“米格罗斯基先生,我这里有摩根先生和洛克菲勒先生的私人电话,您也可以打过去证实一下。”

    “啊,不必了·不必了。”米格罗斯基这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我真是幸运啊,能够认得您这样年轻但却了不起的大人物,请允许我代表我本人以及俄罗斯帝国欢迎您的到来·这真是我们所有人的荣幸。”

    现在,有着艾略特的电话,米格罗斯基对“彼得戈夫先生”的身份没有任何的怀疑了。他唯一想要弄清楚的,就是彼得戈夫先生来俄罗斯的真正目的。

    他继续表达了自己的一番恭维后,然后忽然说道:“彼得戈夫先生,咱们开门见山地说吧,您来俄国,绝对不是想要躲避什么人的追杀,您有三大家族为您撑腰·根本不怕那些街头上的小混混们......彼得戈夫先生,我知道您的后台非常硬,但是这里毕竟是在俄国·如果您能够交到一个可靠的朋友,对您此行的目的帮助将会是巨大的......”

    “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您......”王维屹深深的叹息了声:“好吧,我不得不向您承认·我此行的目的是为了油田而来。”

    米格罗斯基的眼睛亮了一下:“您说的是正在勘查的西西伯利亚秋明油田吗?”

    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及其后布尔什维克政府被推翻,对西西伯利亚油田的勘查工作迟迟都没有什么进展。

    一直到了1965年,也就是战争爆发之后,俄国政府迫于紧张的经济形势才决定对西西伯利亚以秋明为中心进行勘查。

    也正因为如此,王维屹一说到了油田,米格罗斯基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西西伯利亚。

    “西西伯利亚?秋明?你们是从哪里认为那里会有产量巨大的油田?”王维屹一脸的诧异:“不·你们的方向弄错了,是的·西西伯利亚有油田,但产量并不丰富。难道你相信那些从外国聘请来的专家吗?他们除了拿钱什么都不会做。您可以不相信我,但不能不相信维特根斯坦家族和摩根家族,以及洛克菲勒家族,他们在对油田的勘查和开发上的经验是任何集团都无比比拟的......”

    米格罗斯基有些惊讶:“那么您此行的真正目的地是..

    “亚美尼亚。”王维屹的回答让人吃惊:“我们有确凿可靠的情报,在亚美尼亚蕴藏着一个石油藏量巨大的,也许是全世界最大的油田!”

    “亚美尼亚?”米格罗斯基喃喃说着。

    虽然从来没有听说过亚美尼亚有如此规模的油田存在,但对方的身份却使让所说的任何一句话都不得不让米格罗斯基深思。

    俄罗斯境内有许多油田,但紧迫的经济状况却让俄国政府并没有足够的资金进行勘查和开采。

    而在此前和德国政府开发的一些油田,在战争爆发之后,那些德国人展现出了他们的魄力,对油田里的设施进行了摧毁性的破坏,俄国政府根本没有资金重启油田。

    美国方面对这些油田虎视眈眈,但俄国却又不想让美国插手,以防备俄国对于美国的依赖性越来越大。

    在这样的情况下,俄国政府有些进退维谷。米格罗斯基也接到了来自别尔斯托卡大公爵的秘密命令,寻找私人财阀合作,对油田进行开采。

    现在,彼得戈夫先生也许就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要想成功获得开采油田的许可必须要寻找到在俄国有强大实力的人......”屹的话适时的说到了彼得戈夫的心坎上:“米格罗斯基!先生这么说吧,以维特根斯坦家族为首的同盟,愿意和俄国政府进行合作·对以亚美尼亚为主的油田进行统一开发。我们将承担其中50%的费用,获得的利益我们将占45%......而对为促成此事作出巨大贡献的俄国人,我们将会慷慨的赋予他10%到115%的股份......”

    米格罗斯基的眼睛再一次的亮了......他完全能够清楚这些股份意味着什么......只是这些事情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做主

    “这件事情实在太重大了,我需要好好的考虑一下......”米格罗斯基沉吟着说道:“我想在两天内我就可以给您答复·啊,在此之前,我希望您能够兑现您的诺言,邀请我的女儿陪您一起共进明天的晚餐......”

    “当然,有塔季扬娜小姐这样的美女陪我共进晚餐是我最大的荣幸。”王维屹知道对方一大半的身子已经落进了自己的陷阱里:“我的时间非常充分,完全可以耐心等待。明天我会在莫斯科好好的游览一下。伊凡先生,您能够陪着我一起吗?”

    米格罗斯基对对方的信心更加增加了。

    彼得戈夫先生这是刻意安排出机会让自己可以光明正大的监视他·如果心里有鬼的人谁会主动提出这个要求呢?

    “我想伊凡明天还有许多事情。”米格罗斯基想了一下:“不如让塔季扬娜陪着您一起游览吧,反正明天你们要一起晚餐。”

    “您愿意吗,美丽的塔季扬娜小姐?”王维屹彬彬有礼地问道。

    “啊·那真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塔季扬娜脸上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那么,我想我应该告辞了。”王维屹喝光了杯子里的最后一口酒,然后站起了身子:“明天见,塔季扬娜小姐。”

    米格罗斯基亲自把他送了出去,当他回来的时候,伊凡已经迫不及待地说道:“父亲,我们发财的机会到了!”

    “为什么这么说?”米格罗斯基平静地问道。

    伊凡抬高了自己的声音:“在整个莫斯哥,甚至在整个俄国,人人都以为卡斯特集团发了大财·但他们却根本不知道,我们每年所获得的利润,超过70%上交给了以比尔托斯卡大公爵为首的官僚集团·再加上我们自身的开销,其实我们根本无法剩下多少来。现在,维特根斯坦家族、摩根家族和洛克菲勒家族主动找到了我们·难道这不是我们的机会吗?”

    “冷静,我的孩子,这其中牵连到的利益太多了。”米格罗斯基还是保持着自己的冷静:“我可以相当相信彼得戈夫的诚意,但如果我们就这样卷了进去,会引起许多人妒忌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得到别尔斯托卡大公爵的全力支持。”

    “以您和他的关系·难道他还会不同意吗?”伊凡不以为然地说道。

    “不,他才是整个俄国最贪婪的一个人。”米格罗斯基冷笑了声:“如果他知道我们占了中10%到15%的股份·他一定会想方设法夺走的。这个无耻的大官僚,他总认得我们的一切都是他赋予的,他剥夺我们的财富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我得好好的想一想,应该用什么巧妙的方式,才能达到我们的目的。”

    伊凡和自己的美眉塔季扬娜互相看了一眼,他们相信父亲一定会有办法的。这么多年了。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危险,总是靠着父亲挺了过去,这次一样也不例外。

    “在此之前,必须要让彼得戈夫满意。”米格罗斯基振作了一下精神:“塔季扬娜,明天你要全程陪同着他,不能让他脱离你的视线。你们不了解维特根斯坦家族,但我太了解了,在俄国,他们的势力也许比我们还要大。”

    看儿子女儿还有些不太相信,米格罗斯基叹息了一声:“你们还记得奥金涅茨元帅是怎么离奇死亡的吗?他是坚定的对德战争派,结果在战争爆发的一周后,他就莫名其妙-的死在了自己家的浴室里。我在纽约有一个朋友,知道许多内幕,那次他来莫斯科的时候,向我隐约透露了一些情况,奥金涅茨元帅就是死在了维特根斯坦家族的收里。因为艾略特先生非常不满意俄国对德国的开战。”

    “那么您的那位朋友呢?”伊凡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也死了,在次日夜里就被一辆轿车撞死了。”米格罗斯基神色暗淡地说道:“所以,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小心谨慎,一旦出现了任何问题,都将会是非常可怕的结果。”

    说完,他走到了电话前,拿起了电话,稍稍犹豫了会,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他对着电话恭恭敬敬地说道:

    “我是米格罗斯基,请帮我接别尔斯托卡大公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