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三十一. 赌局

九百三十一. 赌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王维屹赌博方面的运气看起来并不是很好,二十个金卢来的筹码很快便输光了。

    丹尼尔看的心惊肉跳,好像输掉的是他的钱一样,他几次想要开口提醒彼得戈夫先生,手气不好的时候还是暂时先停一停,可是张了几次口也没有把这话说出来。

    这到底不是自己的钱。

    这也让丹尼尔产生了非常大的好奇,彼得戈夫先生到底有多少钱,可以让他这么肆无忌惮的挥霍着?

    “丹尼尔,再给我去换二十金卢布的筹码。”

    王维屹一张口,居然让丹尼尔打了一个哆嗦,上帝啊,彼得戈夫先生的心里真的没有金钱数目的概念吗?

    二十个金卢布,足够一个普通人家快活的过上几年了,可在这里却被彼得戈夫先生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输掉了。

    新换到手里的筹码,还是没有给王维屹带来什么好的运气,而且他下注又总是喜欢下大注,结果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筹码又输的干干净净的。

    这次不用彼得戈夫先生吩咐,丹尼尔也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他很快又拿出了二十个金卢布去购买筹码。

    他也算是想通了,反正钱是人家的,自己何必去操那个心呢?

    “彼得戈夫先生”这样的豪赌客,很快也吸引到了边上人的注意。不断的有美女和他搭讪,希望引起他的关注。要知道,这样的豪赌客心情一好,随便给上她们几个筹码,都足够她们几天的开销了。

    如果幸运的话,还能够和他一起共度一个美妙-的夜晚,那么她们的账户里或者会多上好几个零了。

    至于那些在赌场里的小混混,更是巴不得能够勾搭上这位富翁......

    可惜的是,王维屹的心思根本就不在他们的身上。

    “富有的先生,您今天的赌运似乎不好。”这个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大概又是哪个势力的女人吧。

    王维屹转头看去·他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美女。

    大概二十五六岁的年纪,性感美艳,一头被刻意染成的红色头发。更加引人注目的是,她穿着红色的上衣·红色的短裙,大红色的高跟鞋。

    这对于大多数的男人都具有很强的杀伤力......就如同一团正在燃烧的烈火那样足以将所有男人的心脏融化......

    “啊,我的运气总是不好。”面对这个和赌场里任何女人都不太一样的美女,王维屹淡淡地说道:“可是,我总觉得今天能翻本。”

    红发美女微笑着说道:“在我们这里有一句话,如果运气不好,不妨喝上一杯·和一个美丽的女人聊一会天,这能够转换你的运气。”

    这时候丹尼尔新换的筹码已经送来了,王维屹接过筹码说道:“我在东方也听到过一句古话·事不过三。”

    丹尼尔怔怔的看着红发美女:“塔季扬娜小姐。”

    丹尼尔很明显认得这个女人,但塔季扬娜小姐朝他看了一眼,他随即便闭上了嘴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了。

    王维屹就好像根本没有看到一般,他来到了一张赌百家乐的桌子前。已经坐满人了,跟随在王维屹身边的塔季扬娜悄悄点了点头,很快便有人给王维屹让出了位置。

    “啊,希望这次能有好运气......”王维屹看了看桌面上的筹码:“有限注吗?”

    “没有,先生。”

    “全部。”

    当王维屹把他全部的筹码都推上去后,赌桌上响起了一片的惊呼声。

    荷官有些不知所措·但塔季扬娜又朝他点了点头。

    庄家是一个俄国的大胖子,看起来也非常的有钱,他冷冷的盯了一眼王维屹:“真的全部下吗?”

    “是的·先生。”王维屹微笑着说道。

    “发牌。”

    在大胖子的声音里,荷官将牌发到了他们的手里。胖子是一张Q和一张A,他又要了一张·一张7。

    8点!

    胖子得意的朝王维屹看去:“先生,我刚才注意到了你,你的手气不是很好,那么这一次呢?二十个金卢布可不是个小数目。”

    “啊,对于我来说是一样的。”王维屹看了看手中的牌,可不是怎么太好,一张9和一张8—7点。

    王维屹淡淡一笑:“要牌。”

    一张牌合上推到了王维屹的面前·王维屹看了看,面上毫无表情·然后,他缓缓的将牌摊了出来。

    2!

    竟然是一张红心2!

    9点!

    “不,这不可能!”胖子面色惨白。

    然后,他猛然跳了起来:“你作弊!”

    王维屹根本就没有为自己解释。他知道有人会为自己出头

    “图克多夫先生,我可以向您保证彼得戈夫先生没有作弊。”说话的是塔季扬娜,她甚至没有当面问过王维屹的名字,便已经知道了他叫什么。

    胖子图克多夫似乎对塔季扬娜非常畏惧,张了张嘴,又沮丧的坐了下来。

    王维屹一笑:“瞧,塔季扬娜小姐,我说过,事不过三,我总是会转运的。”

    “是的,彼得戈夫先生。”塔季扬娜也微笑着说道!里的赌注对于您来说也许太小了,您准备换一个地方吗”

    “当然可以。”王维屹想都未想便站了起来。

    “您呢,图克多夫先生,您愿意来1号包厢吗?”这时候塔季扬娜又对那个胖子说道。

    “啊,1号包厢吗?当然,我当然愿意。”图克多夫迫不及待地说道,似乎能进一号包厢是他莫大的荣幸一般。

    王维屹就这么被带进了1号包厢——整个皇家俱乐部里最大的,也是最豪华的包厢。

    里面已经有人在等着了,五十多岁的年纪,看起来非常和善,叼着一个烟斗,在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三十多年年纪的人。当见到客人们进来后,叼着烟斗的笑容满面:“欢迎你们·我最尊贵的客人们。彼得戈夫先生,图克多夫先生。”

    “米格罗斯基先生,能够见到您真是太荣幸了。”图克多夫谦卑地说道。

    米格罗斯基——卡斯特集团董事局主席米利亚安德罗尼科.米格罗斯基,莫斯科最有势力的人之一。

    “至于您·年轻的富豪彼得戈夫先生,我得向您郑重介绍一下我的儿子,伊凡。”米格罗斯基好像和王维屹是很多年的老朋友一样亲切的打着招呼,介绍了身边的儿子,然后又指了下那个陪伴着王维屹的红发女郎:“至于她,我的女儿塔季扬娜。”

    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了,难怪丹尼尔和赌场里的那些人见到塔季扬娜的时候会如此畏惧。

    但是让人奇怪的是·米格罗斯基看起来并不太像是个非常凶狠的

    “请坐吧,先生们。”米格罗斯基热情的邀请他们坐了下来:“先生们,我建议在赌局开始之前喝点什么。”

    “啊·米格罗斯基先生,说道喝的,我倒想起我带来了一瓶酒。”王维屹说着对丹尼尔说道:“丹尼尔,把我包里的酒拿出来。”

    一看到那瓶酒,米格罗斯基的眼中就焕发出了神采:“雪树伏特加。啊哈,彼得戈夫先生,你真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家伙,我已经有一年多没有品尝到这样顶级的伏特加了。”

    塔季扬娜为他们拿来了杯子倒上了酒,然后自己也端着酒杯站到了王维屹的身后。

    “德州扑克可以吗?”

    “无论什么都可以。”

    “伊凡·你也坐下来陪我们玩几手。

    啊,给他们每个三百金卢布的筹码。”

    “等等,我开支票给你。”

    “不用·彼得戈夫先生。”米格罗斯基制止了王维屹的举动:“任何进1号包厢的人,信誉就代表着一切,输赢都可以等到赌局结束后再结算。”

    王维屹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

    牌被分到了几个人的手里·一连几局,王维屹的手风都不是很顺,大概输掉了有五十多金卢布的筹码。

    “我的女儿站在您的身后,希望不会影响到您。”身为大赢家的米格罗斯基话里有话地说道。

    “我相信,卡斯特集团董事局的主席不会靠着自己的女儿来赢钱。”王维屹淡淡的笑着,朝河床里扔下了筹码。

    “加注。”米格罗斯基看起来非常赞赏对方的态度:“你刚才和图克多夫先生的赌局我注意到了,你居然还有胆量博一张2。”

    “不博的话我也一样是输......跟注·再加注。”王维屹还是那样的淡然:“况且几十个金卢布并不是什么大钱。”

    “我也跟注。”一直没有开口的伊凡这时说道:“彼得戈夫先生,您是第一次来莫斯科吗?之前我可从来都没有见过您。”

    王维屹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不·在我小的时候曾经多次来过莫斯科,我记得,那时候还是红色布尔什维克统治着这里。”

    “啊哈,那您还时候一定还只是个孩子。”米格罗斯基看了一下河床里的牌:“一百金卢布,希望不会影响到你们的心情。”

    “我放弃。”伊凡推开了自己的牌。

    “我跟。”图克多夫咬了咬牙推上了筹码。

    “一百金卢布,再加一百金卢布。”王维屹淡定的语气,就好像几百金卢布好像完全不在他的眼睛里一般。

    就算再见多识广,米格罗斯基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彼得戈夫先生,你真的那么有把握?”

    “我没有把握。”王维屹点着了一根烟:“但我说了,这些钱我并不太在乎。”

    “我跟,让我好奇的是,你到底是做什么的?”米格罗斯基推上了筹码,然后看了看图克多夫:“您呢,图克多夫先生。”

    汗水从图克多夫的脑门上流了下来,他迟疑了许久才一咬牙:“我跟!”

    “我在美国有一些产业,在非洲和中东也有几处油田。”王维屹吸了口气,不经意地说道:“俄国究竟还无法和美国相比,三百金卢布值多少美元?三万吗?啊,对于汇率我不是很清楚,但我认为这不是什么大钱。”

    “您真是太有钱了·彼得戈夫先生,我想我们等赌局结束了得好好的谈一谈。”米格罗斯基推上了自己的筹码:“全部!”

    “全部!”没有一秒钟的迟疑,王维屹也推出了自己的全部筹码。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图克多夫的身上,胖子脑袋上的汗流的更加多了·他的声音也变得嘶哑起来:“全部!”

    到了亮牌的时候了!

    图克多夫迫不及待的亮出了自己的底牌:“两对,先生们!”

    “三条,我亲爱的图克多夫。”米格罗斯基满面笑容地说道。

    图克多夫整个人都傻了。

    该轮到王维屹了,王维屹却并没有立刻亮自己的底牌,而是转过头对塔季扬娜说道:“如果我赢了,能够请你共进明天的晚餐吗?”

    “如果有足以让我动心的礼物,我想我会去的。”塔季扬娜也甜甜笑着说道:“我可是个喜欢礼物的女孩。”

    “当然·一份足以配得上你的礼物。”王维屹说着重新转过了身子,终于亮出了自己的底牌:“同花,先生们。”

    同花!

    米格罗斯基眼颊跳动了几下·随即神态自若:“您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啊,虽然不情愿,但我还是不得不说您赢了。”

    “不,他一定是在作弊!”图克多夫不甘心的咆哮起来:“我向您保证,米格罗斯基先生,他一定是在作弊!”

    他朝周围看了看,猛然拿起了烟缸,跳起来就要朝王维屹砸去。

    王维屹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因为就在这个时候,伊凡已经抢先一步控制住了图克多夫先生......

    “图克多夫先生·在我这里没有人可以作弊......”米格罗斯基站起了身,从儿子的收里接过了那只烟缸:“您这是在侮辱我吗?”

    “啊,不·不,米格罗斯基先生,我只是在说他作弊。”图克多夫浑身颤抖着说道。

    “那您还是在侮辱我·连有人作弊都看不出来......伊凡,请麻烦把他刚才拿烟缸的那只手放到桌子上好吗?”

    在图克多夫根本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他的人已经被伊凡控制住,一只手放到了赌桌上。

    “米格罗斯基先生,请你不要伤害我这个可怜的人......”

    “嘘,请您不要说话,如果你敢挣扎或者反抗·我保证你无法活着离开这里。”米格罗斯基微笑了一下,接着猛的举起了烟缸·狠狠的朝着图克多夫的手砸了下去。

    在图克多夫的惨叫声中,米格罗斯基一连砸了几下,直到图克多夫的手血肉模糊为止这才停下。

    可怜的图克多夫甚至根本不敢缩一下手......

    米格罗斯基这才扔掉了烟缸:“彼得戈夫先生,图克多夫先生刚才侮辱了我,同样也侮辱了您,我的处置您还满意吗?”

    “啊,我并不是很满意。”王维屹出人意料的说道,接着他也站了起来:“这次,不过是偿还在玩百家乐的时候他对我的侮辱。”

    “那么您打算怎么做呢?”米格罗斯基饶有兴趣地问道。

    王维屹忽然拔出了一把枪,伊凡和塔季扬娜同时面色大变,伊凡正想有所动作,但忽然看到父亲对自己微微摇了摇头。

    王维屹心里也有一些佩服米格罗斯基的镇静,在这样的情况下普通人都会认为自己对他有什么不利的企图的。

    王维屹来到了因为而变得面色苍白得毫无人色的图克多夫面前:“图克多夫先生,您不该侮辱一个正直的绅士。”

    接着,他连续对图克多夫那只已经重伤的收开了三枪。

    图克多夫好像杀猪一般躺在地上翻来覆去。

    王维屹这才收好了枪:“真是抱歉,米格罗斯基先生,把您这里弄的一团糟,我想我会设法弥补的。”

    米格罗斯基还是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我想十个金卢布完全可以弥补您的鲁莽。啊,请把图克多夫先生带出去。对了,图克多夫先生,您还欠我三百个金卢布,希望在明天夜里我能够看到属于我的钱。”

    可怜的图克多夫被带了出去,米格罗斯基若无其事地道:“您的筹码,我现在就可以帮你兑换,您是需要现金还是支票?”

    “都不要。”王维屹微笑着对塔季扬娜说道:“塔季扬娜小姐,这些筹码就当成我给您的礼物,希望您能满意!”

    米格罗斯基和塔季扬娜的脸色这次真的变了,在他们的印象里,满意哪个人是出手如此大方的。

    他真的没有把这些钱看在眼里。

    塔季扬娜深深的吸了口气:“您真的准确全部送给我吗?”

    “我想不是全部。”王维屹淡淡笑着:“我应当开出我的三百个金卢布的支票。米格罗斯基先生,我现在就开给您。”

    他爽快的开出了支票,交给了随后处理完图克多夫进来的伊凡:“这样,才是完整的全部。”

    价值九百个金卢布的筹码,现在全部属于塔季扬娜了。将近十万美金,在皇家俱乐部里,米格罗斯基和他的儿子女儿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出手豪阔的客人。

    丹尼尔是完全的看傻在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