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三十. 皇家俱乐部

九百三十. 皇家俱乐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罗宾斯特尔的夺取,对于德国来说意义是非凡的,这让之前直在孤独奋战的柏林从现在开始再不孤单。

    德累斯顿、开姆尼斯、莱比锡、波茨坦和柏林已经连成了一条线。

    尽管盟军一定不会坐视这样情况的发生,疯狂的反击一定会到来,但那并没有什么,起码,战争的局势正在好转。

    越来越多的人会加入到柏林保卫战、德国保卫战的行列中来,越来越的有利因素会倾向于德国这一方。

    而这,正是王维屹和整个德国都想要看到的。

    虽然还有零星的战斗正在进行,但这已经无法妨碍整个局势了。而此时的王维屹,则做出了一个新的决定:

    他要到俄罗斯去看一看。

    俄罗斯背叛了他们曾经的盟友德国,在德国的背后捅了狠狠的一刀,这也是德国会迅速失败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所在。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还有没有可以挽救的余地?这些都让王维屹决定亲自去揭开这个谜团。

    于是,恩斯特.勃莱姆元帅从罗宾斯特尔“失踪”了......

    卡伦布.隆美尔对于元帅的失踪一点也不感到好奇,他的父亲和那些男爵的战友已经不止一次的告诉过他,在战斗结束甚至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男爵总会神秘的失踪,然后当他回来的时候又总会带来一些不可思议的奇迹......

    这次,大概也许也一样如此吧......

    莫斯科,1966年3月。

    这座城市曾经是红色苏联的首都。

    当布尔什维克被推翻后,它又称为了俄罗斯帝国的首都。

    对于这座城市,王维屹实在是太熟悉了。

    在这里,他上演过一幕幕的奇迹;然后,是他指挥着强大的德军亲自进入了这座城市。

    德军也在这里有过失败,有过胜利。有过泪水,也有过欢笑。德国的命运在某一个时间段其实是和这座城市联系在一起的。

    而现在,亚力克森男爵又回来了......

    这时候的莫斯科,已经完全褪去了布尔什维克时代的所有印记。面前的一切对于王维屹来说即熟悉又陌生。

    这里产生了两个极端,主要的设施都被集中在了几个区域在这里,高楼林立,纸醉金迷。而一旦离开了这几个区域,便进入了完全是两个世界的贫民窟。

    贫富矛盾在这里看起来非常的尖锐对立。

    在市中心的帝国大酒店里,王维屹用“彼得戈夫”的名字订了一间豪华套房。当侍应生帮他拿着行李进入房间后,王维屹给了侍应生一笔不错的小费,这也让侍应生笑容满面。他们总是喜欢出手大方的客人的。

    “晚上有什么娱乐活动吗?”王维屹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啊,先生,我想您是问对人了。”侍应生急忙说道:“我从小就在这里长大没有人比我更加了解莫斯科了。如果您不愿意花大钱的话,离这里不远的沙鹰俱乐部是个不错的选择。当然,以您这样的身份,帝国大酒店的21楼似乎更加适合您。”

    “你说的就是这里吗?”

    “啊,是的,先生。整个大酒店都是属于卡特斯集团的。”侍应生点了点头:“卡特斯集团的董事局主席米格罗斯基先生是俄罗斯数一数二的富豪。而21楼的皇家俱乐部是他最喜欢呆的地方,如果幸运的话,也许您还能够在那里遇到米格罗斯基先生。”

    王维屹“恩”了一声:“你叫什么名字?”

    “丹尼尔.叶扎诺维奇。”

    “丹尼尔,我喜欢这个名字。”王维屹笑了一下:“晚上如果你不要当班的话我希望你能够陪我一起去皇家俱乐部。啊,当然,你不会什么都得不到的。”

    丹尼尔的眼睛亮了陪着一个有钱的客人,是最让人惬意的事情,如果客人高兴的话甚至能够让自己一晚上就得到一整年的收入。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彼得戈夫先生。”丹尼尔兴冲冲地说道:“晚上8点的时候,我会来这里找您的,现在请您先休息一下吧。啊,要把晚餐送到您的房间吗?”

    “当然,谢谢你丹尼尔。

    关上了房门,王维屹检查了一下随身携带的武器随即开启了和小灵之间的通讯:“小灵,帮我查的情况怎么样了?”

    “查好了。”小灵的声音很快传来:“俄罗斯帝国前身就是你成立的自由俄罗斯联盟,现任沙皇鲍里斯.德拉米柳夫.罗曼诺夫,是前俄国末代沙皇尼古拉斯二世的远房侄子,侥幸从布尔什维克的屠杀中幸存下来,在布尔什维克被推翻后,这个原本一文不名的家伙得到了几大前俄罗斯贵族的支持,被推到了前台,莫名其妙-的成为了俄罗斯帝国新的一代沙皇,不过更加准确的说,他只是一个傀儡而已......真正掌握实权的,是俄罗斯的摄政王,别尔斯托卡大公爵......”

    “等等。”皱着眉头的王维屹打断了小灵的话:“别尔斯托卡?难道位侯爵?”!

    “是的,就是当年在美国贫困潦倒的别尔斯托卡侯爵。”小灵很快接口说道:“大概他做梦也都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有今天的地位。”

    王维屹苦笑了一下。自己一手培养出了别尔斯托卡,但他随即便成为了罪魁祸首。说到底,自己还是应该对目前德国的状况担负起很大的责任。

    “不用自责,漫步者。”小灵现在也学会安慰人了:“当年你启用这位侯爵,是用来对付苏联的,谁也无法想到未来的事情。其实即便没有别尔斯托卡,我相信也一定会有其他人来进行这一切的。”

    王维屹抿了一下嘴:“我能够赋予他一切,也能够剥夺这一切......”

    “这才是我想要看到的漫步者。”小灵的声音里带着一些笑意:“俄罗斯帝国的前国防大臣科尔科罗克元帅,也就是那个被你营救了一家人,对你感恩戴德的前苏联将军,在俄罗斯帝国成立后因为得到了德国方面的支持·而成为了国防大臣,他是坚定的亲德派,和别尔斯托卡之间有着非常尖锐的矛盾,当时由于德国的关系·别尔斯托卡对他无可奈何。

    但是当战争爆发之后,科尔科罗克便被迅速解除了职务,现在成了一个有名无权的国防部总顾问。”

    王维屹冷冷地问道:“他没有阻止俄国对德国的战争吗?”

    “根据我的情报,很有可能在战争爆发之前科尔科罗克便遭到了软禁。”小灵很快说道:“但是具体怎样,你必须当着他的面去问一下他了。漫步者,俄罗斯帝国的内部,有许多人都是你的老朋友了·我想,你这次的莫斯科之行会有不错的收获的......”

    王维屹淡淡笑了下:“那个卡斯特集团的米格罗斯基呢?他又是什么样的人?”

    “米格罗斯基,全名米利亚安德罗尼科.米格罗斯基·卡斯特集团董事局主席。”小灵就是一个丰富的资料库,无论漫步者需要什么总能在第一时间找到:“他其实也是俄国现任沙皇德拉米柳夫的一个亲戚,不过他很聪明,从一开始便和别尔斯托卡勾结在了一起,垄断了俄罗斯的大量生意,他的手里握有非常大的全力,也能够轻易决定许多人的生死。漫步者,这个人或者能够成为你的突破口......”

    “希望能够和你说的一样.....”王维屹在那沉吟了一会:“米格罗斯基最喜欢什么?”

    “赌博、美酒和女人。”

    “啊哈,每个男人都喜欢的东西。”王维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小灵·我需要一大笔钱,和一瓶上等的好酒。”

    “大概这同样也是你最喜欢的东西。”小灵鄙夷地说道:“我会很快帮你准备好的。”

    今日的俄罗斯,和昔日的莫斯科已经完全不同了。

    当晚餐送到房间的时间·王维屹一边用着晚餐一遍这样想到。人是物非,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脱离了正常的轨道。

    而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重新把其拉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当然这可并不太容易......

    大量的金卢布和一瓶顶级的雪树伏特加很快由小灵送到了王维屹的手中。看着金卢布·王维屹又不由自主的笑了,一直到现在,俄国人都还在使用金卢布这样的货币吗?

    小灵显示的资料是,俄国国内的经济状况非常恶劣,财富集中在一些大财阀和大官僚的手中,纸币贬值严重,只有金卢布才是最硬通的货币。

    这和俄国的军队性质也是完全一样的。

    俄国拥有很庞大的海军、陆军和空军·但是除了海军之外,陆军装备极其低劣·战争爆发之后,才得到了美国援助的大量武器。

    海军倒是不错,这是当年德国重点培养的。

    听到这点王维屹的眼睛亮了。

    海军一直都是德国的薄弱点,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二十年,尽管德国海军得到了长足发展,但却还不足以和美国抗衡。尤其是在战争爆发后,德军海军在盟军的突袭下也耗损了大量的有生力量。

    英国皇家海军已经宣誓继续向伊丽莎白二世效忠,如果有可能的话,再将俄国海军拖进来,那么对于战争史有莫大好处的。

    不过现在这一切都只是个设想而已......

    草草用过了晚餐,王维屹把一些东西装进了一个小箱子里,没有过多少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进来。”

    丹尼尔走了进来,换上便装的小伙子看起来还是非常精神的:“彼得戈夫先生,您准备好了吗?”

    “是的,我的朋友。”王维屹站了起来,把小箱子交给了丹尼尔:“丹尼尔,在俱乐部里需要搜身吗?”

    “先生,您携带了什么不应该携带的东西吗?”

    王维屹点了点头,把自己的武器拿出来亮了一下然后又重新收好:“在陌生的地方我总是喜欢带一些防身的东西。”

    丹尼尔似乎对这些已经见怪不怪了:“先生,俱乐部里是不允许携带任何武器的,当然·我能够理解您的担心。您得知道天负责检查的扎赫沃夫是我的朋友,如果您愿意出一些钱的话我相信扎赫沃夫也是个非常通人情的家伙......”

    王维屹笑着把两个金卢布交给了丹尼尔:“瞧,我的朋友·一个是你的,一个是那位通人情的扎赫沃夫先生的。”

    真是一个大方的先生啊......丹尼尔如此想到。

    其实,虽然俱乐部里不允许携带武器,但总是有这样那样一些有着难言之隐的家伙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把武器带了进去。为此,在俱乐部里有的时候会发生火并的事情。但不管发生了多大的事情,米格罗斯基先生总是有办法处理的。

    跟随着丹尼尔乘坐电梯到了21楼,顿时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出现在了王维屹的面前。

    整个21楼都属于皇家俱乐部。里面的装潢只能够用奢华来形容。

    一个光头的大汉带着几个手下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看起来这个人和丹尼尔很熟:“丹尼尔,你这个家伙,今天又介绍什么客人来了?”

    “扎赫沃夫·你的头发难道天生就没有吗?”丹尼尔笑着和对方开了一句玩笑:“瞧啊,尊贵的彼得戈夫先生,来自于圣彼得堡,他对你们这里很感兴趣,嘿,你得赶快让彼得戈夫先生进去。”

    “欢迎您,彼得戈夫先生。”扎赫沃夫非常客气地说道:“但是按照俱乐部的规定,我得对您进行一个小小的检查。”

    王维屹什么话也没有说,他知道丹尼尔清楚如何应对的。

    丹尼尔把扎赫沃夫拉到了一边·然后朝他走里塞了一个金卢布之后低声说道:“彼得戈夫在莫斯科有几个厉害的仇人,所以他得带着武器防身。”

    扎赫沃夫对这样的事情见的实在是太多了,真的在俱乐部里发生了枪击事件·米格罗斯基顶多只会责备他们几句。

    俄国的哪家娱乐场所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扎赫沃夫收好了金卢布:“丹尼尔,尽量不要惹事。”

    然后,他来到了王维屹的面前:“先生·您可以进去了。啊,如果您真的在莫斯科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可以来找我。不是我和您说大话,什么样的事情我都可以帮您摆平。丹尼尔知道到哪里去找我。”

    “谢谢,扎赫沃夫先生。”王维屹微笑着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这是以个非常大的俱乐部,一切你能够想象到的享受在这里都能够找到。这里有着各式各样的赌博,有着各式各样风格不一的豪华包厢·还有着来自全世界各种不同风味的女人。

    只要你有钱,就能够在这里找到你想要的一切......

    王维屹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丹尼尔·我让你帮我拿着的箱子里,请你拿出一百个金卢布来替我换下筹码。”

    丹尼尔被吓了一大跳,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拿着的小皮箱里居然拥有那么巨额的财产,他下意识的抱住了小皮箱:“先生,您没有必要换那么多的筹码。啊,我想您先兑换二十个金卢布的筹码已经很了不起了。”

    王维屹耸了耸肩:“那么就听你的吧。”

    丹尼尔正想去兑换筹码,忽然停下了脚步:“先生,你把这么重要的箱子交给我,难道不怕我带着它跑了吗?”

    王维屹笑了下:“丹尼尔,我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而且,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家伙,如果你能够尽心尽力的跟着我,帮我做事,你得到的回报将远远超过这口箱子。”

    丹尼尔又是感激又是兴奋。他不过是个小人物而已,而现在却能够得到彼得戈夫这样一位大财主的信任。更加重要的是,自己只要忠诚的跟着彼得戈夫先生,也许会发大财的。

    看着丹尼尔兴冲冲的背影,王维屹又笑了。现在的莫斯科已经不是自己当初熟悉的莫斯科了,自己需要一个当地人来当自己的助手,而丹尼尔无疑就是不错的人选。

    这点金卢布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如果能换来一个人的忠诚,他完全可以付出更多的。

    俱乐部里到处都是红男绿女,赌赢的人,会慷慨的拿出筹码送给陪伴在自己身边的美女,甚至那些穿着性感暴露服装的女侍应生。而赌输的,会红着眼睛大声咒骂,重新拿出钱来兑换筹码再进行下一轮的搏杀。还有些输的一钱不值的家伙,会咒骂着这是个骗人的赌场,哭着哀求着,或者威胁着要求赌场退一些钱给他们。

    当然像这样的人,很快会遭到扎赫沃夫类型的家伙“处理”。而周围的赌客对发生在自己面前的事情早就已经习惯了。

    “彼得戈夫先生,瞧,我给您换来了筹码。”丹尼尔握着一大盘的筹码来到了王维屹的身边,话里满是自豪:“二十个金卢布,他们都不敢相信。”

    “那么,亲爱的丹尼尔,就让我们开始这场小小的赌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