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二十八. 和士兵一起战斗的元帅

九百二十八. 和士兵一起战斗的元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国人一个完整的装甲旅,终于让王维屹有了展开决战的把握。

    尤其是在男爵卫队主力到达之前进行一次大的突击!

    俄国人也发现了这一让人崩溃的情况。一个装甲旅的旅长,在几乎没有经任何抵抗的情况下竟然投降了。

    一整个装甲旅都送给了德国人。

    华尔图克斯基元帅更是痛苦愤怒到了极点,他根本无法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特拉维特,那是他最信任的人,他最欣赏的人,甚至,可以说是他最喜欢的人。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把26装甲旅交给了特拉维特指挥。

    可是,特拉维特却背叛了自己。

    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加让人痛苦的......

    暴怒中的人总是容易让自己失去冷静,华尔图克斯基元帅投入了自己手中全部能够投入的兵力,在罗宾斯特尔展开了最疯狂的攻击。

    其实,他和他的部队都并不知道自己的攻击目标在哪里.

    俄军频繁的调动,以及新的部署在塔索斯基的出卖下,很快便传送到了王维屹的手里,对于王维屹来说,俄国人已经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了。

    现在,他掌握着大量可以利用的部队,大量的装甲部队,他有了底气和实力,好好的和俄国人较量一番。

    而一旦当男爵卫队的主力到达,那便是罗宾斯特尔最终之战的开

    王维屹将部队分成了三个部分,每一部分都没有明确的攻击目标,他们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袭击任何一支可能袭击的俄国部队。

    26装甲旅也被交给了波斯切克将军指挥,现在,王维屹对这个投降的俄军将军不再有任何的怀疑,他相信波斯切克甚至比德国人还要更想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

    而他亲自掌握的部队是博德梅尔SS一级突击大队......

    “注意,注意,北城发现俄军部队·坦克15辆,步兵500到600人.”侦察兵通过无线电直接引导着突击队员们。

    一群穿着防弹衣的俄军步兵在前方搜前进,SS6坦克的炮塔左右转动,时刻警戒着四处·一辆重型坦克转动着硕大的炮塔,向着似乎有动静的建筑物开了一炮,大炮直接将一座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房子一炮推平。俄军则在一旁得意的笑着。

    “准备,前方900米,穿甲弹,1发,开火!”

    “膨!”俄军坦克炮长的望远镜猛然发现前面的莫德尔突击炮炮正在瞄准自己·正要说到车时,已经晚了。他亲眼目睹突击炮的硝烟器将炮弹的烟雾从两侧推出,炮弹直直的飞向自己的坦克。

    顿时·SS6的炮塔被直接贯穿,巨大的动能将炮塔掀翻,炮长从肚子开始被拦腰炸断,车内乘员全部丧生。

    而俄军此时进退两难,前面的坦克残骸挡住了自己的去路。而后面又是排着一字队形的坦克车队。俄军试图用重型坦克撞开那辆被击毁的SS6,可惜没有成功。俄军步兵则试图依托坦克装甲进行反击。

    “321——扔!”几十颗手榴弹从天而降,6挺MG62对准了楼下的俄军一阵狂扫,俄军步兵队顿时被打得人仰马翻,无处可逃。死死的被控制在地上·抬不起头。而楼上的德军一边压制,一边将燃烧瓶,手榴弹倾泻向俄军的坦克长龙。

    3分钟内·6辆坦克即便报销。

    俄军迟缓的倒车,给了德军非常良好的机会,一辆接着一辆。

    俄军突然冲出来一门自行火炮·扬起炮身,对着楼上就是一炮,这才平息了这股狂妄的伏击。

    此时,一个浑身负伤的德军,发现周围的战友已经全部死于俄军的炮击,义愤填膺的他,抓起一扎整整NO枚燃烧瓶·飞身从6楼跳下。

    俄国人自行火炮由于是半封闭炮塔,为此复仇的德军让俄军遭受了灭顶之灾。NO枚燃烧瓶在一场伏击战中可能不算多少·但是NO枚燃烧瓶同时拉开的威力,足以致命。那个被炮弹炸断下身的德军带着20几个俄军和一辆S自行火炮的全体成员同归于尽了。

    俄军的攻击刚刚开始就弄的如此狼狈,他们的坦克团团长站在坦克上上大声的咆哮着什么,他命令坦克快速行进,步兵进入建筑物内,清除小股德军的骚扰。于是NO几辆SS6就这么横冲直撞的开进了城北。

    “注意楼下,目标,坦克炮长,目测距离200,随时开火”

    “那个炮长交给我。”这是王维屹说出的话。

    他的狙击枪套住了这个戴着坦克帽,拿着望远镜的俄军坦克炮

    “!”子弹从天空落下,直接命中坦克炮长的头顶,他就这么倒进了坦克车内,瞬间,SS6停了下来,周围的俄军则四处的搜索,漫无目的的射击着。

    “准备,穿甲弹,3点方向,开火!”

    拉夫少校指挥的“豹”式坦克快速的移动着,并且向那辆SS6开火了。SS6被直接命中,引爆了后备邮箱,NO几个俄军被!火烧的发出极为恐怖的嘶叫......!

    王维屹轻蔑的笑了一下,然后迅速回到了拉夫少校的坦克中。

    这股胆大包天的德军士兵,在一个胆大包天的德国元帅的指挥下,始终都在用这样的方式神出鬼没的打击着俄国人。

    而接到华尔图克斯基元帅命令,急于复仇的俄国人很快被陷入到了可怕的命运中。

    他们极度的不适应这样的作战方式,似乎他们每前进一步都会遭到德军的打击。他们艰难的每朝前推进一公里都会蒙受惨重的损失......而那些伏击他们的德国人,却如同黑夜中的幽灵一般,根本无法知道他们藏身在哪里......

    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不间断的在罗宾斯特尔的各个角落响起。德国人、大俄罗斯师、意大利迪亚戈师,所有的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都被充分的调动起来。

    如果说罗宾斯特尔之前是个可怕的熔炉,那么现在就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坟墓。无数的人倒在了这座坟墓中。

    他们甚至都无法得到一块墓碑......

    “元帅,您总是在进行这样的战争吗?”在又干掉了敌人的一辆坦克之后,拉夫少校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少校·你想问的问题是什么?”王维屹冷静的观察着前方的局势问道。

    拉夫少校想了一下:“我想说的是,瞧,您是德意志的元帅,您完全可以不必要进行这样的冒险·这样的事情总是该交给我们去做的。可是您却没有这样......您一直都和我们战斗在一起,就和一个普通的士兵一样......”

    “我本来就是一个普通的士兵......少校,我们向左面方向转移......”王维屹把视线收了回来:“在我第一次走上战场的时候,我从来也都没有想过会有今天......少校,请保持你应有的警惕......后来,我被晋升为了将军,指挥一整支庞大的骷髅突击队·可笑的是,我却不得不在蒙福孔带领着我的突击队员,进行最后的一次战斗·那也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最后一战......我亲眼目睹了我的兄弟倒在了敌人的枪口下,我亲眼目睹了突击队员们一个个死在了我的面前......从那时候我就发誓,无论我走到了什么地步,我都永远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德国士兵......”

    拉夫少校完全明白了:“元帅,您是我见过的所有军官中最勇敢的一位,没有之一。我曾经想问您要一份礼物,等到战争结束之后,我可以向我的同伴们炫耀,但是我现在知道没有这个必要了·起码,我自己知道自己做过一些什么!”

    王维屹淡淡的笑了一下......是啊,当战争结束后·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做过什么,曾经经历过一些什么。

    这,是他们最宝贵的财富。

    “元帅·那里有一些意大利人被包围了。”

    “准备攻击!”

    “攻击准备!”

    炮弹从“豹”式的炮膛里飞了出去,很快便摧毁了一辆俄军坦克。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编号为“001”的坦克却忽然出现了一些故障。

    “开火!”在拉夫少校的命令下,“豹”式坦克采取人工操作,炮塔旋转着对准一辆“SS6”就是一炮。

    “SS6”的正面装甲被击穿,倒在了路边。9分钟内,“豹”式坦克的突袭直接击毁了3辆“SS6”·将前方俄军的道路完全堵住。俄军步兵见势不秒,拔腿就跑·与此同时,“豹”式坦克换上了高爆弹,一发过去,几十个俄军步兵消失在巨大的尘埃中......

    俄国人被暂时打退了,得救的意大利士兵朝着这辆德国坦克竖了一下大拇指,以表示自己的感谢。接着,他们也迅速的消失在了视线范围之外。

    “抓紧时间修理坦克!”王维屹从坦克中跳了出来:“警戒路两边!动作一定要快!”

    王维屹显然非常清楚所处的复杂环境,这里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出现敌人。于是顾不上看这辆威猛的坦克,在三岔路口警戒敌军的开进。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辆坦克正在被两个技师轮番修理,只是依然没有什么起色。

    “坦克!俄军坦克!”同样负责警戒的拉夫少校忽然大声的向后方正在抓紧修理的装甲兵们喊道。

    “什么型号?”

    “见鬼,该死的,是俄国人的‘胜利者,!”

    那是“胜利者”重型坦克,俄国人拥有的最新式的坦克,产量并不是很多,但却威力巨大,拥有巨大厚度的装甲和可怕的巨炮,即便是“豹”式看了还要畏惧三分。可是此时001的装置还是无法启动。

    那辆“胜利者”正慢慢的向德国人这里开来,距离还有1800到米。

    “快点快点!起来吧!”一个装甲兵对着后方的发动机一猛敲。失落的情绪已经到了极点时,上帝往往会开一些小玩笑。

    “轰~”坦克终于发出了轰鸣声,可怕的猛兽苏醒了。装甲兵立刻抱在一起欣喜若狂。他们飞快的关上发动机跳入虎坦克的座舱内·一道黑烟冒出,老坦克向前方的“胜利者”冲了过

    因为“胜利者”的重型装甲,“豹”式坦克唯有近距离的侧面一击才能将它侧面略显薄弱的装甲击穿。

    “液压200,2点钟方向·坞芯穿甲弹,准备!”此时“豹”式坦克熄火了,为了不让敌军听到“豹”式坦克轰鸣声,拉夫少校表现的是如此的老道。

    “胜利者”坦克正警戒巡逻着向前进发,此时“胜利者”完全不知道前面有只可怕的猛兽在等待着它。倘若“胜利者”面对“豹”式坦克的话,那真是大象对老虎的战斗了。

    “胜利者”的车长此时正探出脑袋四周张望着,当距离到了900米时·坦克忽然停了下来,车长似乎看到了什么,

    “不!”车长发了前方废墟里的“豹”式坦克......

    “!”王维屹扣动了手里的扳机‘子弹直接命中车长的喉部,他喷着血跌进了坦克炮塔。这一声枪响也是“豹”式坦克进攻的号角。突然轰鸣声再次响彻街道,于此同时一枚坞芯穿甲弹直接命中了“胜利者”的侧后装甲,但是“胜利者”厚厚的装甲让它对这发炮弹没有很大的伤害。

    “膨!”俄国人开始反击了,一发炮弹飞向了“豹”式坦克,只是那发炮弹打中了后方的瓦房,结果是瓦房立刻崩塌。

    “液压2点方向,坞芯穿甲弹·发射!”“001”号坦克冲了出来,它快速的向侧面移动,强大的迈发动机开足马力时的骇人速度是“豹”式坦克制胜的一大法宝。在移动中老虎的第二发炮弹命中了“胜利者”的炮盾。正在装弹的“胜利者”成员被巨大的动能震晕了·炮塔被卡住了。

    “膨!”第三发穿甲弹命中了“胜利者”的驾驶员室,驾驶员被当场震死。“胜利者”必死无疑!

    “膨!”第四发炮弹从侧后方命中了“胜利者”的后方,“胜利者”冒起熊熊大火·3分钟后发生了剧烈的殉爆,20吨重的炮塔被炸飞到100米外。

    此时“001”号还有不到10发炮弹......

    “元帅,快到坦克里来吧!”拉夫少校从坦克里探出头朝着王维屹喊了一声。

    “不,你们需要眼睛!”王维屹断然拒绝了拉夫少校的好意。

    一路上,“豹”式坦克又击毁了2辆俄军的美式卡车,1辆“SS6”坦克。所取得的战果是极其辉煌的。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暗淡下来......精疲力竭的王维屹和同样精疲力竭的德国坦克兵们终于可以喘息一下了......

    “元帅·我们的炮弹不多了,子弹也不多了。”大口喘着粗气的拉夫少校从坦克里跳了出来:“如果我们还无法得到补给的话·恐怕我们只会成为俄国人的活靶子的。”

    “少校,给我一点吃的和水。”此时的王维屹,最关心的是自己饥肠辘辘的肚子和干裂的有些发疼的嘴唇。

    吃的和水送到了王维屹的手中,此时的王维屹已经完全忘记了元帅的威严,先恶狠狠的喝了一大口水,然后狼吞虎咽的把食物囫囵送到了肚子里,接着又猛灌一气水。

    这时候他才觉得舒服多了:“少校,不用管我们还会遇到什么,即便我们的坦克所有的炮弹都打光了,起码我们还有枪。而且我刚刚接到了情报,我们的主力最迟将会在明天上午到达这里。”

    “啊,那真是太好了......”拉夫少校说着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元帅,你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我告诉你那是小灵对我说的吗?王维屹笑了笑:“我总有自己的办法的。”

    少校还想问些什么,忽然他的炮手盖德中士低声叫了起来:“有人。”

    所有的人立刻拿起了武器,不过当那些人接近的时候,他们又放下了手里的武器,那是博德梅尔上校和十多名德国士兵。

    “上校,你的坦克呢?”王维屹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倒霉,我们的坦克完了。”博德梅尔上校显得有些沮丧:“我差点就死在了坦克里,不过幸运的是,在我的坦克完全被摧毁之前,我们干掉了起码7辆俄国人的坦克。”

    “那也是个不错的收获。”王维屹笑了一下:“在罗宾斯特尔,俄国人的资源不是无限供应的,我相信华尔图克斯基元帅现在也快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等到我们的主力赶到,我想这里的俄国人大多都会死在罗宾斯特尔。”

    博德梅尔上校沮丧的情绪一下减少了不少,是啊,俄国人也已经战斗到了极限。现在唯一要考虑的,只是谁能够坚持到最后了。

    当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又会是崭新一天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