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二十七. 完整的装甲旅

九百二十七. 完整的装甲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城内不断响起的枪炮声让特拉维特紧张不安的情绪愈发妁强烈了。

    说实话,他极度厌恶战争,他害怕流血,害怕死亡。

    在战场上的每一分钟都让他提心吊胆。

    像他这样的人,更应该呆在一幢豪华的别墅中,然后在无数有身份的客人面前,弹奏他最拿手的乐曲,接着,得到客人们一片的掌声。

    可是,这样的生活离他已经非常遥远了。

    “将军阁下,如果我们再不加速前进的话,在规定的时间内我们无法到达水泥厂。”

    说话的是他的参谋长拉耶斯夫上校。特拉维特对这位参谋长可没有太多的好感,他总是喜欢在自己的耳朵边唠叨一些自己根本不想听的话。

    比如该对队伍的管理严格一些,比如该对士兵们亲近一些。

    严格?什么样的管理才算严格?对士兵们亲近一些?嘿,他们只是一群普通的平民而已,而自己,却是一个将军。

    在接到了命令对水泥厂进行增援之后,拉耶斯夫不断的催促着特拉维特应该尽早行动,这让特拉维特不满意到了极点。

    要知道,自己率领的不过是一个装甲旅,那么多的俄军打了那么多天都没有能够把罗宾斯特尔打下来,难道指望自己这样一个装甲旅就能够成功吗?

    可是,让人头疼的是特拉维特还不能把这样的不满放在表面上,因为一旦爆发了战斗,指挥战斗主要还得依靠自己的参谋长。

    “啊,我亲爱的参谋长,士兵们非常疲劳,而且到处都是敌人,我们不能让士兵们白白遭受损失对吗?”特拉维特充满的发挥了自己的口才,要知道他过去可是有名的辩论家:“您总是告诉我,要善待自己的士兵难道我现在不是正在按照您要求的去做吗?”

    如果说到辩论,几个拉耶斯夫也都不是特拉维特的对手,他有些气恼,可又不敢在自己的上司面前太过表露出来:“将军阁下善待士兵不是说的现在,特殊的情况下我们必须采取特殊的办法才对.

    “好了,好了,我的上校,一切都按照你说的去办吧。”特拉维特不耐烦的打断了参谋长的话:“我会下令士兵们加速前进的......啊,我亲爱的参谋长,我在昨天写了一首新的乐曲是准备演奏给华尔图克斯基元帅听的,如果您愿意的话我很乐意现在就演奏一下。”

    “谢谢,我想现在不是时候......”拉耶斯夫哭笑不得。他实在弄不明白像特拉维特这样的人是怎么可以当上将军的。

    这样的人指挥部队只可能会对部队造成很大的伤害。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特拉维特和华尔图克斯基元帅之间有着特殊的“关系”......

    这支武装精锐的俄国装甲旅就在一个艺术气息远远超过指挥才能的将军的带领下,不慌不忙的向着目标前进。

    不管战争进行的多么激烈,不管之间的友军多么需要增援,俄军第3集团军第13装甲师第26装甲旅的前进速度始终都是这样的不慌不忙。

    唯一焦头烂额的人只有拉耶斯夫上校,他是一个尽忠职守的军官,既然军事主官根本指望不上,那么一切都只能够靠自己了。他必须来往于各个部队之间,不断的催促着他们加速前进,不断的协调者前进的速度。

    不过这对特拉维特来说倒是个不错的消息起码在自己的耳朵边上不用老是听到参谋长烦人的唠叨了。

    “将军阁下,在我们的前方出现了我们的队伍......他们和我们取得了联系,是第11步兵师的。”

    “11步兵师的?他们来这里做什么?”尽管根本不像个军官但是特拉维特对罗宾斯特尔的情况还是大概知道一些的:“他们说要去做什么吗?”

    “啊,据说是向艾米斯特尔大桥方向前进的!”

    “这帮无能的废物,艾米斯特尔大桥都被炸毁了他们还要去那里做什么。”特拉维特耸了耸肩说道:“让他们加速前进,不要让我们造成拥挤。”

    “是的,将军。”

    特拉维特打了一个哈欠,也不是什么坏消息,起码可以趁着这样的机会让自己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啊,对了,顺便还可以修改一下自己昨天完成写成的乐

    “什么第11步兵师?”正在督促部队的拉耶斯夫看到前方的部队停止了前进,急忙询问了一下情况当得到这个消息后,他怔了一下:“增援艾米斯特尔大桥?那里已经被德国人炸毁了,还去增援什么?为什么不是工兵?”

    他急忙和第3集团军司令部取得了联系,而他得到的回复是,11步兵师正在和德国人激战中,他们根本没有去什么艾米斯特尔大桥!

    “敌人,那些人是敌人!”

    拉耶斯夫嘶声力竭的叫了出来,但是一切对于他来说都已经太晚了......

    特拉维特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当第11步兵师接近之后他们忽然对第26装甲旅发动了进攻。!

    那些得到命令休息的俄国人,正从坦克里钻出来,懒散的坐在坦克上或者是地上,当袭击到来的时候,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防备。

    一刹那,离开了坦克便毫无防护的俄国坦克兵们便被打到了一大片,而剩下的那些人匆忙的钻进了坦克,但狭小的道路让他们一下便拥挤到了一起根本无法施展。

    更加要命的是,在敌人的攻击开始之后,又是一股部队从斜刺里傻了出来,将整个26装甲旅一切为二。

    特拉维特懵了,他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目前的状况......

    “元帅阁下,我们打死了大量的敌人,而且缴获了六辆坦克,三辆装甲车,一门自行火炮!”

    当王维屹来到战场之后波斯切克向他汇报的战果让他怔在了那里。

    尽管知道袭击一定能够取得成功,但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便获得这样的结果还是让他大为吃惊。

    见鬼,那些俄国人真的一点抵抗也都没有嘛?

    战场上这时出现的状况非常诡异,以大俄罗斯师为主力的部队利用缴获的坦克和自行火炮,拼命射击着敌人,而26装甲旅却拥挤在一起,胡乱的进行着反击。他们不断的有坦克和车辆被击中,结果让原本就混乱不堪的阵地变得更加混乱起来。

    这算是什么样的战斗?

    “元帅阁下,我认为现在可以对特拉维特进行劝降了。”波斯切克提出来的建议更加让人目瞪口呆。

    虽然现在26装甲旅乱成了一团,但他们还拥有足够的作战力量他们完全有办法支撑到援军的到达为止。

    “你真的有把握让他们在这样的情况下投降?”王维屹半信半疑地问道。

    “是的,我有把握。”波斯切克说着叫来了一名中校:“卡普诺夫中校,我听说你认得特拉维特?”

    “是的将军,我和他很早以前就认得了。

    “那么,你有办法劝说他投降吗?”

    当听到将军这个问题的时候,卡普诺夫中校忍不住露出了微笑:“将军,以我对特拉维特的了解他大概现在已经被吓的尿裤子了。请把这个任务交给我吧,我保证能够让他乖乖的出来向您投降的。”

    “好的,我在这里等着你的好消息。”

    听着他们的对话,王维屹和他的德国军官们面面相觑,除了惊讶以外他们实在想不出自己还能有什么样的表情了......

    特拉维特准将在很不情愿的情况下见到了自己的“老朋友”卡普诺夫中校。

    尽管不像卡普诺夫中校说的那样已经尿裤子了但是特拉维特脸上恐慌的样子根本没有办法遮掩得住。

    “卡普诺夫,你是来取我的性命的吗?”特拉维特大声叫了起来,他大概忘记了卡普诺夫只有一个人,而他的身边不但有士兵保护,还有那么多的坦克存在:“你难道忘记了前年你去我那里的时候,得到了我怎样盛大的招待吗?”

    卡普诺夫几乎失声笑了出来,这个笨蛋加胆小鬼,他根本没有弄清楚此时他的状况。

    于是他上前了一步:“将军,我最亲爱的朋友,我怎会忘记您对我的招待,又怎么会忘记我们之间的友情?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所以我才能搭救你的。”

    “啊,我亲爱的朋友你赶快到我的面前来。”特拉维特的一颗心这时才放了下来:“告诉我,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卡普诺夫来到了他的面前:“将军,情况非常恶劣了。大量的敌人已经将您包围,而您知道指挥着这些部队的是谁吗?那是波斯切克将军指挥的大俄罗斯师。啊,不要说还有无数的德国人正在协助他了。”

    “是波斯切克将军吗?”一瞬间特拉维特的面色又变得惨白起来:“那可是我们最精锐的部队了,我听说他投降了德国人,难道这是真的吗?”

    “将军,我可以向您保证这绝对是真的。”卡普诺夫微笑着说道:“波斯切克将军选择了一条最明智的道路,而你自认为可以和大俄罗斯师战斗吗?”

    特拉维特连连摇头,在他的想象力,没有任何一支部队比大俄罗斯师更加厉害的了。

    他的表情一点也都没有隐瞒过卡普诺夫:“将军,本来波斯切克将军已经准备对您发动毁灭性的的进攻了,但是我竭力劝阻了他,那是因为我和您之间任何人都无法动摇的友情。不要再迟疑了,请立刻下令您的部队投降吧,我保证您不但不会遭到任何伤害,而且还会远离这个战场,去享受您应该享受的生活。”

    特拉维特感动的眼泪都几乎要落下来了。什么事朋友?这才是真正的朋友。

    “感谢您的忠诚,我亲爱的朋友。”特拉维特无比感激地说道:“去告诉波斯切克,俄国人之间是不需要发生战争的,我愿意带着我的部队投降。”

    “将军,将军!”这个时候拉耶斯夫喘息着从一辆吉普车上跳了下来:“立刻让分散开来这样太拥挤了!”!

    “你来的正好,我的参谋长。”特拉维特急忙说道:“不用分散开了,你知道在我们的对面是谁?那是波斯切克将军和他所指挥的大俄罗斯师!”

    “那个叛徒波斯切克?”拉耶斯夫咬牙切齿的咒骂着,接着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将军您想要做什么?”

    “瞧啊,这是我的朋友卡普诺夫,是他挽救了我们的生命。”特拉维特指着卡普诺夫说道:“我决定接受一位朋友的建议,投降!”

    好像一道炸雷炸到了拉耶斯夫的头顶上:“不,将军,你不能够这么做!你知道投降意味着什么吗?那是耻辱,军人最大的耻辱!而且我们还能够继续战斗两个小时之内,援军一定能够到达这里,而两个小时的时间敌人根本拿我们没有任何办法!”

    “不,不,你错了,我亲爱的参谋长。”特拉维特一句也听不进去:“没有人可以战胜大俄罗斯师,那是我们最精锐的武装。我的参谋长,你总是劝说我要善待士兵,现在,我正是按照您说的去做的,这样可以不用让士兵们继续流血牺牲了!”

    因为愤怒拉耶斯夫的整张脸都扭曲起来他的收伸向了腰间的手枪:“卡普诺夫这样的叛徒只会让俄罗斯丢脸......”

    他的枪还没有拔出来,卡普诺夫已经抢先一步向他开枪了。

    拉耶斯夫踉跄了下,又踉跄了下然后痛苦的倒在了血泊中。

    卡普诺夫走近一步,对着地上的身身体又接连开了机枪,一直到一个弹匣全部打空这才对被吓的惨无人色的特拉维特说道:“这样的人只会害您,他不配当您的朋友,更加不不配呆在您的身边。”

    被吓坏了的特拉维特除了点头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卡普诺夫收起了枪:“继续战斗只会让你们所有的人都死在这里,不要再犹豫了,将军,尽快的投降吧。”

    特拉维特准将还是只会一个劲的点着头......

    这是战场上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奇迹”。一个完整的装甲旅,在几乎没有什么抵抗的情况下就投降了。

    特拉维特不觉得这有什么难堪的整个26装甲旅的俄罗斯士兵也不觉得有什么难堪的。

    对于他们来说,能够保住自己的生命比什么都要重要。

    王维屹和那些德国军官们被“吓”到了他们是真的被吓到了......他们从来没有想到在战场上居然还会发生如此诡异的事情。

    和被打死的拉耶斯夫说的一样,如果26装甲旅尽力抵抗的话,在俄国援军到达之前,德军和大俄罗斯师根本没有办法干掉他们。

    可是,这样的奇迹就是发生了。

    在德国人和波斯切克将军面前,特拉维特再三表达了自己的忠心,并再三告诉他们,自己厌恶战争,厌恶流血和死亡。把部队交给自己的敌人是自己非常愿意看到的。

    王维屹第一次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个俄国军官,说实话,特拉维特长的的确非常漂亮,手指纤细,一点污垢也都看不到,就连指甲都修剪的整整齐齐。如果不是身上的那套军装,他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艺术家。

    然而要靠着这样的“艺术家”,任何一支部队也都无法取得胜利......

    “你想回到俄国还是去什么别的地方?”王维屹问了一句后说道:“你想去任何的地方我都会派人送你去的。”

    “啊,感谢您的慷慨,先生。”特拉维特不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身份,他极尽谦卑地说道:“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是愿意去波兰。”

    “派人护送特拉维特将军去波兰,不许让他受到任何的伤害。”王维屹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当特拉维特被送走了,博德梅尔上校还是无法相信:“元帅,我们真的得到了一个几乎完整的装甲旅吗?”

    “是啊,我们真的得到了一个几乎完整的装甲旅。”王维屹肯定了这样事情真的发生了:“我觉得我们之后的战斗会变得轻松许多。瞧,那么多的坦克,那么多的装甲车,还有那么多的自行火炮。上校,我们现在就好像像个暴发户一样。”

    “啊,是的,我们都是暴发户。”博德梅尔上校怔怔地说道:“可是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我也不知道。”

    王维屹的回答非常老实。真的,他到现在为止就和自己的部下一样根本不知道这样奇怪的事情到底是如何发生的。

    也许,在未来的时候还会继续发生这样的事情,谁知道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的王维屹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成了一个暴发户,他拥有了一个完整的装甲旅。

    而且让人啼笑皆非的还是俄国人送给他的装甲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