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二十六. 叛徒的作用

九百二十六. 叛徒的作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再如何英勇的人,也无法抵挡住如此密集的攻击。!

    休伊特忽然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他已经没有子弹了。可是,在他的脸上还是看不到任何的害怕,相反他还笑了一下。

    他不害怕死亡,这一刻他真的一点也不害怕死亡。甚至对于他来说,死亡还是一种解脱。

    看着渐渐涌上来的俄国人,休伊特扔掉了手里的武器,长长的呼出了口气。他仿佛看到那些死去的兄弟正在天空中对着他微笑。

    没有什么可以遗憾的了,他做到了自己能够做到的一切。他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了亲爱的国家。

    而现在,到了奉献自己生命的时候了......

    他看到一辆“SS6”的炮口对准了这里,休伊特笑了笑,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很快便在战场上响起......

    休伊特以为自己已经粉身碎骨,但是他张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己身上没有任何的损伤。他又一些诧异,再朝外面看去,结果却发现那辆“SS6”变成了一堆废铁。

    休伊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接着激烈的枪声便响了起来。

    然后,一大队的德军,在一辆“豹”式和一辆“SS6”的掩护下出现了。

    猝不及防的俄国人,在突如其来的打击下,片刻间便倒下了一大片。

    那辆耀武扬威的“豹”式,机枪疯狂的喷吐着火舌,将一道道的火网毫无保留的铺洒向了俄国人。

    而那些跟随在坦克周围的步兵,休伊特一眼就能认出其中的绝大多数人。那些人,都是随着他在罗宾斯特尔浴血生死的弟兄。

    只有最前面的那个人,休伊特没有办法知道他是谁......

    这个人身穿着一身党卫军军装,但却没有官阶的标识,唯一隐人注目的,是他领口上的一个骷髅徽章。

    那是一个金色的骷髅徽章!

    俄国人成片成片的倒下在德军凶猛的攻击下,他们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而对于德国人来说,他们心中的怒火也终于得到了宣泄的机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这里绝大多数的俄国人被打死了剩下的全部一哄而散。

    休伊特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一直到了现在,他还不敢相信这是真

    “休伊特中校!”

    “休伊特中校!”

    那些德国士兵朝着这里大声叫了起来。

    休伊特缓缓的从藏身处一步步的走了出来......

    “中校没有死,中校还没有死!”

    当看到中校出现,一片的欢呼声响了起来。

    这群忠勇的德国士兵,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他们无法相信他们居然还真的活着。

    好容易才和自己的同伴分开,休伊特来到了那个佩戴着金色骷髅徽章的党卫军面前,带着疑惑的表情问道:“您是?”

    “请注意你的阶级中校!”那个人身边的一个少校威严地说道:“我是党卫军的拉夫少校。现在,我要求你向恩斯特元帅敬礼!”

    休伊特的身子颤抖了一下......恩斯特元帅?恩斯特元帅!他慌张的举起了自己的右臂:“嘿——恩斯特!”

    就和他的同伴们一样,他也被眼前发生的一切感到了巨大的震惊......

    他们是德意志的英雄,但像他们这样的英雄,在其它的国家还有许多许多,当英雄的光环褪去,他们其实也只是一些普通的士兵而已。

    而此刻,一个德意志的元帅,一个民族的灵魂居然冒着生命危险,出现在了战场。而他的目的却是救援一群普通的德国士兵!

    一瞬间,休伊特发誓自己随时随地都愿意为了男爵而死!

    死有许多方式而为了男爵而死,也许是休伊特和他身边的同伴们共同的想法了。

    “休伊特中校,我听说了你英勇的事迹也听说了如果没有你,罗宾斯特尔也许已经再次落到了俄国人的手里。感谢你和所有德国士兵的勇敢,谢谢!”王维屹凝视着面前这个浑身血迹斑斑的德国中校,语气里充满了太多的感情:“现在,我们来了,还会有更多的援军出现。中校,你做好投入反击的准备了吗?”

    “是的元帅,我已经做好了反击的准备!”

    王维屹微微笑着然后将手中的武器交到了休伊特中校的手中

    罗宾斯特尔的局势开始发生了逆转。

    原本胜利对于俄国人来说已经唾手可得,但现在一切却转变了。

    随着王维屹先头部队的到达,一些零星抵抗的德军迅速的被聚拢到了王维屹的身边,他们在男爵的带领下,重新投入到了艰苦而顽强的作战之中。

    下午时候,SS博德梅尔一级突击大队和意大利迪亚戈师的部队赶到了罗宾斯特尔,而紧跟随他们到达的,是大俄罗斯师。

    这是让人诧异的一幕,俄国人根本没有办法反应过来。

    大俄罗斯师,这是俄军中最精锐的一支武装,就在不久之前,他们还一起在罗宾斯特尔一起并肩作战,但现在他们的枪口却一下调转了。

    指挥着这支部队的波斯切克中将,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任何的选择了,他只有跟随着德国人一起作战到底才能够看到希望......

    没有人比大俄罗斯的俄国人更加了解俄军的了。他们知道罗宾斯特尔俄军的薄弱点在哪,也知道该如何和昔日的同伴作战。

    他们的攻击之凶猛残暴,甚至超过了德国士兵。

    一旦同一个种族的人调转了枪口,他们的冷漠和血腥,总是会超过曾经的敌人。

    王维屹就亲眼目睹到了这一切。他看到,一小股俄军被大俄罗斯师的一个连包围了,那股俄军在绝望的情况下放下了武器,但是,他们却遭到了大俄罗斯师毫不留情的继续射杀。

    难以想象这是什么样的一幕......一个个的俄国人倒在了自己同胞的枪口下......也许一直到死他们也无法相信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一直到最后一个同胞倒下,大俄罗斯师的士兵这才停止了这场屠

    王维屹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既然俄国曾经背叛那么就让他们再来一次背叛吧。只不过,这一次他们的背叛对象发生了一些改变。

    俄军的整个作战队列被完全的打乱了,他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改变,才能给扭转目前的不利局势。

    而且还有更加不利的情报传来,除了最先进入城里的那些德国援军,还有大量的德军增援部队正在向罗宾斯特尔驰援而来。

    枪炮声一刻不停的充斥着整个罗宾斯特尔......

    “元帅,波斯切克将军求见。”

    正在指挥着整个战场的王维屹听到这个汇报的时候抬起了头:“让他进来吧。”

    波斯切克中将走了进来,和他一起来到的还有一个年轻人。

    “元帅,这是我的儿子塔索斯基。”

    波斯切克的介绍让王维屹有了一些诧异,他看了一眼塔索斯基中将的儿子急忙说道:“元帅阁下,我在俄军第3集团军担任情报参谋工作,我的父亲在进入罗宾斯特尔之后很快联系到了我。请相信我,元帅阁下,我对于德意志的忠诚就和我的父亲一样。”

    我对于德意志的忠诚就和我的父亲一样?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王维屹忍不住笑了。

    啊,大概俄国人的忠诚是任何人所无法理解的吧......不过,现在却正是自己需要这些人帮助的时候。

    “元帅阁下,我的儿子熟悉罗宾斯特尔俄军一切布防情况。”波斯切克的话里很带着一些自豪:“我相信,这些情报一定能给我们带来帮助的。”

    “塔索斯基少校,你需要一些伏特加吗?”王维屹说完打开了一瓶伏特加倒上了几杯,递给了波斯切克父子:“在刚才的战斗中,我的士兵击毙了一股俄国人的部队在其中的一具尸体上我的士兵为我找到了一瓶伏特加。

    啊,不错的东西。”

    “是的,伏特加对于俄国人来说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塔索斯基不客气的接过了酒杯一饮而尽:“就和我们永远都是您最忠诚的朋友是完全一样的。”

    王维屹重新给他的空杯子里倒满了酒:“那么,现在让我们来聆听一下你的情报吧。”

    “是的,元帅阁下,我会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您。”塔索斯基定了一下神:“在罗宾斯特尔发动攻击的主要是俄国第3集团军,由华尔图克斯基元帅指挥。其中塔博斯基上将指挥的第13装甲师是其中最精锐的一支武装。本来按照计划,罗宾斯特尔的战斗早就应该结束,但是我们却遇到了巨大的麻烦。德军的抵抗,远远超过了之前我们的设想甚至不得不说,在某段时候我们甚至感到了绝望......”

    塔索斯基把他所知道的一切完全说了出来......

    尽管消灭了大量的德军,但俄军自身在德军顽强而卓有成效的抵抗下,也同样蒙受了相当惨重的损失。更加让俄国人难以接受的是,在残酷的巷战中,他们的军官大量伤亡,甚至连一名少将也倒在了德军狙击手的冷枪中。

    王维屹仔细的听着塔索斯基的话。

    从他的描述中可以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尽管投靠了盟军,并藉此由美国人的手里得到了大量的新式武器,但俄军的整体作战水平相当低劣,军官的指挥还停留在几十年前。

    其实这在之前的作战中已经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在沉重的伤亡下俄军已经开始厌战......”塔索斯基的这句话一下便吸引住了王维屹的全部注意力:“就我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集团军司令部也对下面发生的这些变化一筹莫展。有的士兵诅咒为什么要参加这场该死的战争,这其中甚至包括一些中级军官。正因为如此他们在作战的时候表现的并不是如何积极,一些原本可以轻易攻击下来的目标,在如此心态的驱使下反而陷入了胶着战。而且更L人头疼的是,俄军各军种间的配合并不协调。炮兵无给予步兵充分的支援,步兵又无法给予装甲兵有利的掩护......彼此抱怨,甚至在司令部里一些军官当着华尔图克斯基元帅的面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一个叛徒带来的杀伤,有的时候甚至超过了一个师的力量......这是王维屹心中冒出的第一想法。

    如果没有塔索斯基的话·他根本无法掌握俄军内部的这些情况。

    在介绍完了这些后,塔索斯基让人拿来了地图,在地图上他详尽的指出了俄军在罗宾斯特尔所有的布防情况,以及各个火力点、炮兵阵地和装甲集结点最详细的部署。

    这样的情况对于德军来说现在实在是太珍贵了。

    “在你们的增援到达后·华尔图克斯基元帅下令第13装甲师第26装甲旅迅速向水泥厂的方向急速运动。”塔索斯基喘了口气:“26装甲旅缺乏步兵的有效掩护,元帅阁下,我认为这是一个打击他们最好的机会。”

    王维屹和身边德国军官们的眼睛一下亮了......

    塔索斯基继续说道:“第26装甲旅的维特拉特准将,波兰裔的俄国人,他缺乏果敢的精神,遇事迟疑不决,而且绝对不是一个勇敢的人。”

    “这样的性格是如何被任命为一支装甲旅的指挥官的?”王维屹有些好奇。

    塔索斯基鄙夷的笑了一下:“因为他长的非常英俊。”

    王维屹和德国军官们怔了一下·随即便隐隐明白了这话里的一丝,王维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你的意思是?”

    塔索斯基脸上的鄙视根本无法掩饰:“这么说吧,华尔图克斯基元帅对女人的兴趣并不是很大·他喜欢英俊的年轻男人。虽然他现在已经快六十了,但这样特殊的癖好根本没有停止过。而我们的维特拉特准将,除了拥有英俊的面孔,还弹得一手好琴。啊,浪漫的波兰人该拥有的一切,我们的特拉维特准将全都拥有。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得到了华尔图克斯基元帅的青睐,尽管从来没有立过什么战功,但却在三十八岁的时候就被晋升为了将军。”

    王维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这样·我们就有了机会了......”

    这时波斯切克说道:“元帅阁下,我的儿子所知道的情报已经全部告诉了您,他现在必须要回到集团军司令部里·如果有需要的话,他随时都可以再把情报传递出来。”

    一个集团军的作战参谋,在战斗如此紧张的情况下能够自由出入·可见俄国人的防备松懈到了何等的地步。

    “感谢你为我们做的一切,塔索斯基少校。”王维屹淡淡地道:“我注意到了你仅仅只是一名少校而已,这对于你来说是不公平的。当我们取得了这次胜利之后,我会任命你为将军,比特拉维特更加年轻的将军!”

    喜色在塔索斯基和波斯切克的脸上同时浮现了。如果是别人说出了这样的话,他们根本就不相信,现在德国还处在被动之中·胜利遥遥无及。

    但是这话却是骷髅男爵说出来的。

    他在战场上创造出来了太多的奇迹,即便在俄国的土地上·他也创造出了别人根本无法创造的奇迹。

    庞大的布尔什维克政权就是他一推翻的,他建立了一个全新的俄罗斯,而现在谁说这样的奇迹不会再次发生呢?

    “请允许我表达对于您的感激。”塔索斯基恭恭敬敬地说道:“我保证会竭尽我的所能为您服务至死的。”

    当送走了塔索斯基之后,王维屹的目光从他的部下们身上一一扫过:“军官先生们,现在有一个不错的机会放在了我们的面前,一个俄国完整的装甲旅,你们认为该如何?”

    “元帅,我们绝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博德梅尔上校第一个大声说道:“请允许我带领我的部队进行攻击。”

    “不,不应该是你率先出击。”王维屹出人意料的否决了上校的请求,接着他的目光落到了波斯切克中将的身上:“中将,我想你的部队会被特拉维特轻易的识破吗?”

    波斯切克皱了一下眉头,然后立刻明白了元帅的意思:“元帅阁下,我熟悉俄军的一切,而且我的部队甚至不用伪装。特拉维特那个人我也知道,他是个胆小如鼠的家伙,他唯一拥有的只是一张漂亮的脸蛋而已。我将不负您的期望。”

    王维屹赞许的笑了:“那么,波斯切克将军,您将会充当全军的前锋,我希望在我到达之前,我会看到我想看到的局面的。”

    “是的,元帅阁下!”波斯切克抬高了自己的声音:“战争,将完全按照您的意愿进行,做为您忠诚的部下,我将提前恭喜您即将取得的又一个伟大的胜利。”

    大概这就是叛徒所能够取得的巨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