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二十五. 男爵的救援

九百二十五. 男爵的救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晚霞映红了罗宾斯特尔,这里是如此的美丽....可是我却知道自己死去的时候即将到来......”

    这是坚守在罗宾斯特尔的党卫军装甲侦察第一营营长休伊特中校写的日记,或者更加准确的说,这是他留下的一份遗言:

    “我的兄弟们都死了,我所爱的人也死了,对于我来说,一切的希望都已经失去,我甚至无法再能看到援军的到达了。可是我的心中没有悲哀和害怕,却只有一种解脱。我知道,即便当死亡真正到来的那一刻,也也不会留下什么遗憾,因为我是为了我所深爱的这个国家而战死的,当战争结束后所有的人都会记得我的名字。”

    休伊特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就和这里的每一个还幸存着的德国士兵一样。

    他们不惧怕死亡,他们唯一惧怕的,只是即便自己死亡也无法阻止住罗宾斯特尔的丢失。做为一名士兵,这,才是一生中最大的耻辱......

    身边已经没有几个还能够继续战斗的士兵了,但休伊特却根本就没有任何放弃的打算。只要他还活着,他还能端起枪来,他就必须战

    为了自己的信仰,也为了那些死去的兄弟和自己心爱的姑娘!

    这时候,罗宾斯特尔原本已经有些稀落的枪声却又一下变得更加激烈起来......

    “元帅,我们已经攻进了罗宾斯特尔,可是就只有我们这么一辆坦克了。”拉夫少校的大嗓门响了起来。

    尽管胆大包天,但到了这个时候,少校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心起来。他自己遇到了什么危险,少校可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过。但这辆坦克里坐着的,可是恩斯特元帅—德意志的灵魂所在!

    如果元帅有了任何损伤,即便枪毙自己一百次也都于事无补。

    “哦,是吗·只有我们一辆坦克?”王维屹却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根本无动于衷,也许在他看来,一辆坦克和一百辆坦克之间没有任何的区别。

    还好,附近没有出现什么敌人·但是密集的枪声却从另一个方向传来。

    “少校,如果我们的坦克还能行动,我希望你往那里突击。”王维屹平静的声音从他的嘴里发出。

    “啊,是的,元帅。”拉夫少校毫无迟疑的接受了命令,但却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嘀咕:“您的胆子可真是大啊。我得说,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您这样的指挥官......”

    王维屹淡淡的笑了一下......

    坦克按照恩斯特元帅所指示的方向发出巨大的轰鸣而去·很快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幕怎样的场景?

    一辆“SS6”正在不断的用机枪压制着一幢残破的小楼,十多个俄国士兵正在不断的投掷着手榴弹。

    而在那幢小楼里,尽管完全的被俄国人压制住了·但反击的枪声却依旧在顽强的响起。

    俄国人完全被前面的战斗吸引住了,再加上不断响起的炮声和爆炸声,以至于他们根本没有注意到在自己的身后出现了一辆德国人的“豹”式。

    “少校,你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吗?”王维屹冷冷地说道。

    “当然,元帅。”拉夫少校被眼前的战斗刺激起了全部的雄性激素,他再次拉高了嗓门大声吼道:“嘿,我说盖德中士,你还在等待什么呢?”

    “别老是这么大声说话,你的嗓门都快比炮声响了。”盖德中士很是不满的嘀咕了声·接着他将炮口缓缓的对准了那些俄国人。

    “多么壮观的景象啊......”王维屹低声说了一句。

    在他的这声叹息里,盖德中士亲自操持的大炮发出了怒吼。炮弹准确的落到了那辆“SS6”上,然后爆发出的爆炸声中·俄国人的坦克被完全的报废了!

    在那些俄国人还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豹”式上的机枪又尽情的宣泄起来。

    操持着机枪的是王维屹,他喜欢这样的感觉。他喜欢感觉到机枪的跳跃·喜欢看到敌人在自己的机枪下死去。

    十多个俄国士兵在完全没有反应的情况下一个接着一个倒在了血泊中。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死的。

    片刻功夫,枪声停止了。

    “豹”式还在缓缓的巡视着,这辆编号为“001”的坦克,如同一只不可战胜的巨兽,傲慢的耸立在战场之中。

    然后,坦克的指挥塔被打开了,王维屹从坦克里跳了出来......

    小楼那里也没有枪声·显然,坚守在那里的德国士兵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拉夫少校赶紧也从坦克里钻出·保护在了恩斯特元帅的身边,要是这个时候在附近有俄军狙击手的话那么一切都完蛋了。

    “嘿,里面的是德国人吗?”拉夫少校大声叫了起来。

    “是的,我们是SS‘科尔菲,战斗群的,你们呢?”小楼里传来了一声德国话。

    “男爵卫队,SS博德梅尔一级突击大队的,我是拉夫少校。听着,你们慢慢的从里面出来,你们还有多少人?”

    “三个!”当这个声音落定后,三个德国士兵从走了出来。!

    他们的衣衫褴褛,他们全都负伤了。可是看他们的样子,只要有需要的话,他们随时随地都能够投入战斗。

    他们看到了穿着少校制服的拉夫,还看到了拉夫身后的那个人,他只穿着党卫军的黑色制服,却没有佩戴任何可以表明他身份的标识。

    “我是罗科,一等兵。他们是尤勒姆和菲利普。”领头的士兵敬了一个礼:“感谢您的帮助,少校,要不然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了。”

    拉夫少校心里尽管赞叹他们的勇敢,但还是冷冰冰地说道:“并不是我帮助了你们,而是你们的的勇敢救了你们自己。”

    然后,他用眼神征求到了恩斯特元帅的同意,对这三个幸存下来的士兵说道:“现在,请你们立正·士兵罗科,士兵尤勒姆,士兵菲利普。请向恩斯特.勃莱姆元帅敬礼!”

    “谁?”三个士兵几乎怀疑自己的听力是不是被炮弹给损坏了。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元帅,德意志帝国陆海空三军大元帅。”

    “轰”的一下·三名德国士兵的脑袋都要炸开了,他们无法想象,救了自己的人居然是恩斯特元帅。

    上帝呀,还有比这更加神奇的事情吗......

    三名士兵赶紧将自己的身子站的笔挺,然后笔直的举起了自己的右臂:“嘿——恩斯特!”

    “好了,士兵们。”王维屹淡淡地说道:“告诉我,在这附近还有和你们一样的幸存者吗?你们的指挥官休伊特中校现在在哪里?”

    “元帅·附近大概还有零星继续在战斗的士兵。”罗科急忙回答道:“至于休伊特中校,昨天傍晚的时候我们还遇到过他,中校的精神状态在我们看起来非常的暴怒。不过·随后我们就遭遇到了一伙俄国人,我们被打散了,中校现在在哪里我们也不太清楚。”

    王维屹缓缓的点了点头:“那么,你们还可以继续战斗吗?”

    “当然可以,元帅。”罗科和他的同伴们不自觉的抓紧了手里的武器:“我们随时都可以投入到新的战斗中。”

    “很好,拉夫少校,回到你的坦克里,为我们清除前方的障碍。”王维屹附身捡起了一枝俄国人的冲锋枪:“我们四个,将充当坦克的掩护。至于目的地·我想哪里有战斗就朝哪里去。”

    拉夫少校早就已经习惯了,很快便回到了自己的坦克中,但是罗科和他的同伴们再一次的被吓傻了。

    元帅竟然要和一个普通士兵一样战斗?

    可是还没有等他们有任何反应的时间·恩斯特元帅已经在坦克的轰鸣声中朝前走去,罗科、尤勒姆和菲利普不敢有任何的迟疑急忙的跟在了元帅的身后.......

    当新的战斗爆发后,罗科还是无法相信自己居然真的在和元帅一起并肩战斗·他射出了一梭子子弹,趁着换新弹匣的时候说道:“元帅,我请求您退出战斗,这里交给我们就可以了。”

    “为什么,一等兵罗科?”王维屹笑着射死了一名敌人:“难道就因为我是一个元帅吗?孩子,当我在战场上作战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我们可以被用来战斗的力量不多·每一个人都必须在这里发挥出自己的贡献,哪怕是阿道夫元首来了也是一样如此......”

    “啊·我明白了,元帅。”罗科振作起了精神,既然连元帅本人都如此的无所畏惧,那么自己还有什么可以害怕的呢?

    “豹”式显然是可以信赖的战争机器,在它的帮助下,又一伙俄国士兵被消灭了,而这次王维屹则成功的救出了七名德国士兵。

    他们中有两人负了重伤无法再继续坚持战斗,当王维屹准备安排人照顾他们的时候,那两名伤员却忽然说道:“元帅,请给我们留下两枚手雷可以吗?您的身边需要任何一名还能够继续作战的士兵,而不是因为我们产生什么负担。”

    王维屹默默的看着他们,然后默默的点了点头......

    多么可爱的士兵啊,有这样的士兵,他还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

    这两名士兵的名字叫卡特和瓦尔特。在罗宾斯特尔战斗结束后,王维屹并没有忘记他们,他专门派人去寻找了他们的下落。

    当搜索队寻找到他们的时候,卡特和瓦尔特已经死了。而在他们的身边倒着的却是几具俄国人的尸体。

    他们在被俘前的一刹那拉响了手雷,他们从来都没有辜负过一名士兵的荣耀......

    王维屹身边的德国士兵开始多了起来,当他们干掉一个俄国上尉所指挥的小队后,他已经能够指挥33名德国士兵了。

    而且,他还拥有一辆“豹”式,以及一辆缴获的“SS6”。

    虽然还是嫌少了一些,但这在王维屹看起来却已经是一支不容小觑的力量。

    尽管在罗宾斯特尔德军的主力已经被击溃,但依旧还在奋战着的德国士兵却还有许多,王维屹要做的就是把他们一一聚拢到自己的身边。

    然后·等着德国主力援军的到达......

    只是,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有●-中校的下落。从那些被营救出来的德国士兵嘴里,王屹知道了这个中校在罗宾斯特尔不平凡的经历。如果没有这个中校的话,罗宾斯特尔也许早就已经重新落到了俄国人的手里。

    越是这样·王维屹就越强烈的想要见到休伊特。

    而且他可以肯定的是,像休伊特这样的人是不会轻易死去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俄军一天的攻势即将进入尾声。市去内零星传来几声枪声,机枪的点射声一直响了一夜。休伊特翻开了自己的皮夹,掏出休他的全家福照片,流水冲垮了心灵的堤坝。

    休伊特不知道能否在下一秒钟的战争中存活。战友一个一个的从休伊特的身边倒下,一个一个都先走了一步·而被休伊特击毙的敌人的数量每天都在增长。这就是让他心力交瘁的原因,内疚和孤独笼罩着

    心爱姑娘死前的样子到现在还在他的眼前徘徊......

    休伊特在高塔上,目睹敌军发动的进攻。看见潮水般的俄军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中。俄军的下级军官拉着士兵们的衣服·踢打着让他们继续前进,自己则用手枪向盲目的向前射击着。

    当休伊特的十字线缓缓的套在那名俄国军官的胸口时,他忽然想到了一种极为卑劣的作战手法,最终他就是那么做了。枪口上移,休伊特瞄准了这个下级军官的挥舞的手枪,休伊特拉开枪机,放进一颗子弹,然后缓缓的一口扳机......子弹滚烫的飞向这个军官的手掌,

    “!”一声惨叫·周围的俄军惊恐的发现军官的手掌被完全打断,手掌掉在他们脚下,手掌里依然握着手枪。俄军军官发出了骇人的惨叫声·远在千里之外都能听见这个汊子的嘶叫。几个俄国人立刻被起这个军官往后撤退,进攻的节奏被完全打乱。

    休伊特的目标变成了那个背着伤员的士兵,但是他不打算要他的命·十字线瞄准了他军装的腹部,那是脾脏的部位。

    十字线缓缓的跟随着缓慢移动的俄军前进,

    “!”子弹直接击中了那个士兵的腹部,他人一斜,身上的军官如同一袋马铃薯一样从背上掉下。此时目标变成了二个。而这时,俄军放弃了将他们送回后方,几分钟后一个没有携带武器的卫生兵进入了休伊特的视线。

    他是第三个·在国际战争法中卫生兵是被禁止攻击的目标。但是在残酷的战争中,德军的卫生兵常常是俄军优先照顾的对象·因此他们也顾不得战争法了。

    “!”这次子弹直接命中头部,这名卫生兵倒在了两个伤病的面前。而休伊特的位置被俄军发现了。几十只冲锋枪立即向休伊特的钟楼顶部开火,钟楼的瓦片被子弹击碎,并且掉落了下来。

    当这边俄军吵着东面射击时,休伊特则转移到了他朝向西面的窗户,十字线立刻发现了一名正在跑动的俄军士兵,十字线死死的追着他的步伐,

    “!”子弹打在他的脚边,那个士兵一惊,立刻以更快的速度冲了过去,

    “喀拉喀......”弹壳被抛出的一瞬间另一发子弹被休伊特推进枪膛......

    “!”子弹打在了他的喉部,血如同一只被捏碎的柿子一般爆裂出来。

    往后一闪,又换到了面朝南部的方向,快速寻找着下一个目标。

    “!”子弹打在一个机枪手的枪机上,吓的那个机枪手扔下枪就跑,但是最终被子弹从背后击中,倒在了瓦砾堆里。

    于是这样反反复复,那一个上午休伊特打光了200发子弹,至少击中了150个目标。休伊特的狙击让这片区域的枪声停歇了。而他气喘吁吁的倒在高塔的石砖制成的地上。

    停息了半个小时后,俄军的突然派出了了狙击手。一个俄军狙击手隐藏在一个休伊特不知道的地方,然后对着高塔上胡乱的开枪,休伊特明白那是在挑衅。休伊特把自己的钢盔取下,放在窗口,一发子弹直接命中,将休伊特的钢盔打了下来。他掏出战壕瞄准镜,往窗外张望,意外的发现在一座二层楼的顶部,一个俄国人正拿着狙击枪到处寻找着目标。

    由于休伊特现在已经拆掉了梯子,已经没法下去了。但是他急中生智的想到了另一个方法。休伊特将狙击枪拿在左手,而右手是另一枝狙击枪,休伊特将缓缓右手的枪放在窗口,就在那一瞬间,一发子弹击中了窗户的石砖制的窗台。那是休伊特进攻的信号!

    就在俄军上子弹的一瞬间休伊特抄起狙击枪,趴在窗口,快速的瞄准,然后射击,整个过程仅仅2秒钟,而那一瞬间,俄军也发现了休伊特,就在休伊特发射子弹的一瞬间,那个俄军狙击手的子弹也朝向了窗台的休伊特!

    只是那发子弹打在休伊特身后的地方没有打中目标。俄军试图用狙击手来对付休伊特的方法显然没有奏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