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二十四. 我们——还在战斗!

九百二十四. 我们——还在战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男爵的队伍正在向这里开进!”

    米勒将军发出了这样大声的欢呼。

    无疑,这是让人振奋的一幕,就在不久之前,一直在罗宾斯特尔、柯尼斯堡苦苦坚持的米勒将军终于等待到了期盼已久的好消息:

    由柏林出发的援军,正在向罗宾斯特尔方向疾驰。而指挥着这支援军的,正是恩斯特.勃莱姆元帅!

    米勒将军简直不敢相信,恩斯特元帅竟然亲自率领援军来了,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加让人振奋的消息呢?

    他们在这里的牺牲,在这里的流血,一切都变得有意义起来。在此之前,他们一度以为自己已经被抛弃了。

    但是,现在他们可以非常清楚的知道,柏林没有抛弃他们,德意志没有抛弃他们。

    “把‘阿克勒’战斗群派到罗宾斯特尔。”从激动的情绪中冷静下来,米勒将军下达了这样的命令。这是他手里最后一支能够利用的预备队了:“告诉罗宾斯特尔所有还在继续战斗的孩子们,恩斯特元帅来了,我们的援军来了。”

    他确信,这样的喜讯能够最大限度的刺激起那些德军将士死战到底的决心

    “命令所有部队,全速前进!”站在自己的坦克上,王维屹冷冷的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随着大俄罗斯的神奇投降,前进的道路已经没有阻碍。

    甚至,波斯切克和他的部队充当起了全军的前锋。

    在此之前没有人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原本应该生死搏杀的敌人现在却居然战斗在了一起。

    这对于波斯切克将军来说也是无奈的选择,他决不允许自己站到军事法庭的被告席上,那会让自己走上绞索架的!

    如果说之前的布尔什维克是红色恐怖,那么现在的俄罗斯政府就是白色恐怖。两者之间其实换汤不换药而已。

    波斯切克的家人还在俄国,他不知道他们会遭受怎样的噩运,尽管骷髅男爵已经许诺,一定会将他的家人救出来。但是,在男爵真正完成诺言之前。他必须要帮助德军击败前面的一切敌人,一直打到罗宾斯特尔为止。

    因为,他还有一个秘密没有告诉任何人他最疼爱的小儿子,就在罗宾斯特尔的俄国人的队伍里担任一名参谋。

    他必须要把儿子活着救出来,不会因为自己的投降受到任何形式的伤害

    也正是在这样心态的驱使下,波斯切克爆发出了强大的作战意志。他和他的大俄罗斯师完全就是发疯了。

    到现在为止,王维屹指挥的是一支非常奇怪的队伍。中央部队是精锐的男爵卫队中的博德梅尔一级突击大队,前面的,是俄罗斯的大俄罗斯师。而在后方保护的,是意大利人的迪亚戈步兵师。

    三个国家的队伍组成了这支增援队伍。

    大概也只有亚力克森男爵能够做到这点了,在开战后短短的几天时间里。他将两支敌人的部队变成了为自己效劳的可靠武装。

    盟军也已经知道了战场上的突发状况,他们必须要将这样造成的影响降到最低。在这样的局面下,盟军总司令威斯特摩兰做出了新的部署:

    盟军主力重新向柏林展开大规模的进攻,命令俄军加强对罗宾斯特尔和柯尼斯堡的攻势,务必在男爵卫队到达之前夺取两地。

    而一支法军部队和一支加拿大军队也接到命令,火速向罗宾斯特尔方向运动。

    罗宾斯特尔即将变成一座巨大的战场

    威斯特摩兰的这一安排从理论上来说并没有任何错误的地方,他唯一需要担心的只是那些正在攻击着罗宾斯特尔的俄国人的军队而已!

    王维屹也同样在第一时间得知了盟军兵力的重新部署。对于敌人新的动向,他没有对自己的部队做出任何部署,而是坚定的按照之前制定的计划,一往无前的向着罗宾斯特尔前进!

    奔腾的钢铁洪流,咆哮的士兵,正在告诉所有的人,德意志的攻击到了!

    当隆隆的炮声传来,当隐隐的叫喊声传来,罗宾斯特尔已经在望!

    “恩斯特元帅,我们已经到达罗宾斯特尔。根据前方侦查,大约一个旅的俄军担负起了阻挡我们进入罗宾斯特尔的任务。”

    “卡伦布将军的队伍离我们还有多远?”

    “大概半天路程。”

    “那么,不用等待他们了。”王维屹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命令,全军——突击!”

    全军——突击!

    这是最简单的一道命令,而当这道命令下达之后。德意俄联军最凶猛的突击开始了!

    这是一支由亚力克森男爵指挥的队伍,这支队伍中有德国人,有意大利人,也有俄国人,曾经在战场上生死绞杀的对手,现在却成为了盟友。

    你不得不感叹世事的奇妙

    山呼海啸的呐喊,瞬间便淹没了整个战场。大量的士兵在大量装甲力量的支持下,向罗宾斯特尔展开了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

    炮声、机枪声淹没了整个战场死亡成为了这里的主旋律

    一个旅的俄军,很难阻挡住敌人这样的攻势,他们竭尽了自己的全力,但是在联军一波高过一波的攻击下,俄国人还是产生了无能为力的感觉。

    而就在俄军装甲旅岌岌可危的形势下,对他们新的致命一击又出现了:

    柯尼斯堡米勒将军所派出的“阿克勒”战斗群及时赶到了战场。

    这是一支生力军,在罗宾斯特尔保卫战爆发后,无论情况如何危急,米勒将军也都从来没有动用过这支部队。

    也正是因为如此,一旦加入战场。这些德意志的士兵们和他们的坦克,便露出了狰狞的獠牙。

    哪怕整个德国都被占领,哪怕战场上只剩下了最后一个德国士兵,也都没有任何人可以无视他们的战斗力。

    这是俄罗斯第75装甲旅悲剧性的一天。

    在这一天之中,他们奉命阻挡德军的增援部队在这一天之中。他们被迫面对来自敌人的强大攻势在这一天之中,他们将品尝失败的苦涩滋味

    到达战场的“阿克勒”战斗群,没有任何的调整迟疑,第一时间便投入到了对俄国人的攻击之中。

    德国精锐的装甲部队,从侧翼发起的攻击,对于俄国人的打击是非常致命的。

    而这一支部队的指挥官阿克勒上校。也生平第一次见到了恩斯特.勃莱姆元帅。

    和大多数的德**官一样,阿克勒上校从加入部队的第一天开始便对男爵阁下有着狂热的崇拜。无论德国的局势如何艰难,也都从来没有动摇过他们的这一信心。

    他之前对自己的部队始终无法参战充满了怨言,但他现在却必须要感谢米勒将军的这一英明决定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也许他的部队已经损失惨重,而无法让自己和男爵阁下如此的面对面了。

    甚至也许自己现在已经阵亡了也说不定

    感谢仁慈的上帝给予了自己这样的一次机会

    “阿克勒上校。感谢你们的参战。”王维屹似乎并没有在乎上校对于自己的狂热:“从你掌握的情报来看,罗宾斯特尔还能坚持多少时间?”

    “元帅,罗宾斯特尔连一天都无法继续坚持了。”从激动中缓过劲来的阿克勒上校说道:“有建制的抵抗都已经被摧毁了,现在在罗宾斯特尔,德军都是在各自为战。指挥官阵亡比率高到了让人震惊的地步,现在在罗宾斯特尔的最高指挥官是装甲侦察营第一营的休伊特少校。啊,米勒将军已经临时将他提拔成了中校。但是从昨天开始。我们和休伊特中校也同样失去了联系。”

    说到这,阿克勒上校振作了一下精神:“但是,在我率领我的部队向这里奔驰的时候,我和罗宾斯特尔的一部电台取得了联系,那是一个一等兵和我取得联系的。在通话中,他告诉我指挥他们的少尉阵亡了,上士阵亡了,下士在半个小时前也阵亡了。现在,整个阵地上只剩下了他和另一名同伴可是,他还告诉了我们这么一句话‘我们。还在战斗’!”

    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一瞬间,王维屹和身边所有德**官的热血全部涌上了脑部。

    我们——还在战斗!

    这是如此让人熟悉的一句话,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从王维屹到任何一名普通的德国士兵。每当战争到了最艰难的时刻,你总能听到这样的呼唤:

    我们——还在战斗!

    除非所有的人都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否则,德意志的战斗便永远也都不会停止

    “他们,还在战斗。”王维屹竭力让自己的情绪保持着冷静:“那我们还在等待生命?难道等待所有忠诚的德国士兵都为了自己的信仰献出自己的生命吗?”

    不用下达生命命令,每一个人都已经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了!

    “党卫军博德梅尔一级突击大队,出击!”

    “党卫军阿克勒战斗群,出击!”

    伴随着这样一道道的命令,所有的德国士兵都爆发出了山呼海啸的呼声。

    大突击开始了!

    在无数冲锋中的士兵中,最显眼的明显就是那辆编号为“001”的坦克。

    那是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元帅乘坐的战车!

    炮声、机枪声、口哨声交相响起。尽管随时随地都会被子弹击中,但所有正在进攻中的德国士兵们却没有丝毫的慌乱。

    他们起码知道一件事情,无论经历什么,都有一个人始终都在和他们并肩作战:

    那是——亚力克森男爵!

    蒙受着数面攻击的俄罗斯第75装甲旅,从来也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他们所面对的那些敌人。在战场上所表现出来的气势和一往无前的精神是如此的让人畏惧。

    舍福尔斯基少将也是同样的被惊讶充斥着全身他甚至开始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穿上这身让人诅咒的军装

    就和波斯切克将军的心情是完全一样的。他没有办法从战场上退却,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死战到底。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这和死亡没有任何的分别吧

    他必须亲眼目睹着自己的士兵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去,他必须亲眼忍受着这样的痛苦。如果整个装甲旅全军覆灭能够阻挡住敌人的攻势,那么他也心甘情愿了。可是正在进行着的战斗却完全不是这样的。

    他的坦克不断的遭到了摧毁,他的士兵成片成片的死去。而那些蜂拥而上的敌人,却根本没有办法能够阻挡。

    舍福尔斯基也同样的想到了投降,但这样的念头仅仅一闪而过,便很快被他自己所否决了。

    他是一个军人,军人该有军人的死法。投降——这种让军人荣誉蒙羞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所以即便局势再困难,舍福尔斯基也还是强迫自己在继续坚持着。

    坚持着,一直坚持到最后一线希望也彻底破灭为止。

    这大概就是舍福尔斯基唯一所想要的

    俄军也尽可能的给他派来了援军。

    大约一个团又一个营的俄军被交给了舍福尔斯基使用。

    可是硕大的战场,这样的一点兵力却取不到什么太大的作用舍福尔斯基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此时的战场,哪怕只来了一个士兵对于他来说也是好的。

    每一支新到达战场的队伍。都被他在第一时间投放到了战场任何一个可以作战的士兵,都被他毫不迟疑的投放到了战场任何一辆还可以动弹的坦克,也都被他决然的投放到了火热的战场

    可是火热的战场就如同一只巨大的熔炉一般,不断吞噬融化着一切

    “我需要支援,我还需要大量的支援”舍福尔斯基喃喃地说着,炸弹就在他的身边爆发。

    他对面前的局势其实已经无能为力了,一些小股的德军部队已经完成了突破。成功的进入到了罗宾斯特尔主战场

    这其中就包括王维屹所乘坐的坦克

    他根本就没有理会自己的两翼是否空虚,也根本就没有理会有多少坦克和士兵跟随着自己一起冲了进来

    在他的心里,只有唯一的一个想法:

    绝不能让那些绝望中战斗了如此之久的士兵们,继续生活在绝望里!

    他——从来都没有抛弃过任何一名德国士兵!

    信仰,有的时候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

    周围不断的出现着敌人,战斗一分钟也都没有停止过。

    “元帅,我们要去哪里?”那是车长拉夫少校提出的问题。

    “前方。”王维屹的回答是如此的简单:“哪里有敌人,我们就去哪里!你有什么意见吗,拉夫少校?”

    “没有,元帅。”拉夫少校大声回答道。

    和元帅在一起作战。总是那样的令人心旷神怡,他不用去考虑什么过多的非战斗因素,比如要保护好元帅的安全。

    他唯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摧毁他所能够看到的任何一个目标!

    而更加让他兴奋的是,恩斯特元帅就和自己在一起战斗。当战争结束后。如果自己还能够活下来的话,他便拥有了足够吹牛的资本:

    “你相信吗,我一直都和恩斯特元帅在一起战斗嘿,你可别不相信,就连恩斯特元帅在坦克上都得听我的什么,你还是不相信?瞧,这是元帅送给我的纪念品。啊,是的,真正的恩斯特元帅送给我的纪念品”

    啊,自己得想办法问元帅要一些纪念品,否则自己的故事很少会有人相信的

    “轰——”的一声,那是炮手盖德中士发射出去了一枚炮弹。炮弹准确的命中了一辆俄国人的“ss6”,只是一个瞬间,那辆该死的“ss6”便成为了一堆废铁。

    真是让人心旷神怡啊。

    多么美好的战争拉夫少校如此想到

    “多么美好的战争”几乎就在同一时间,王维屹也如此说道:“少校,当战争结束后,我希望你记得这一切。”

    “啊,元帅,我需要记得一些什么呢?”

    “记得我们所经历的战争,记得我们在这里发生的一切,记得被我们摧毁的那些敌人。没有人可以在德意志的土地上肆虐,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一样不会有!”

    “是的,元帅,我会记得了,没有人可以在德意志的土地上肆虐!元帅,我还想告诉您,和您在一起并肩战斗是我一生都无法忘记的荣耀!”

    “能够和你们在一起战斗,也是我一生都无法忘记的荣耀!”王维屹淡淡地说道:“那么,现在,就让我们继续突击吧!”

    这里是罗宾斯特尔,一块被鲜血完全染红的土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