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十四. 男爵、元首

九百十四. 男爵、元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恩斯特元帅!”

    “隆美尔元帅,古德里安元帅!”王维屹急匆匆的走进了新成立的德军前线最高司令部,隆美尔和古德里安这两位德意志苏醒的英灵早已在那里等候着他了。

    不用什么寒暄,所有的话题很快转移到了正在激战中的罗宾斯特尔。

    “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隆美尔的声音依旧是那样的低沉:“在德意志的土地迅速沦陷之后,罗宾斯特尔却始终都在坚持着,面对俄国人的疯狂进攻,他们抵抗的顽强韧性让人惊讶。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报,俄军已经攻进了罗宾斯特尔,大半个城市都已经化为了焦土,但是,那里的德意志将士们还在继续坚持战斗着。”

    王维屹皱了一下眉头:“我不怀疑他们的忠诚和为德意志死战到底的决心,我唯一觉得愤怒的是,这么重要的情报为什么始终没有人向我汇报过?”

    “我想,这并不是他们故意要这么做的。”古德里安接口说道:“这大概是军事指挥能力上的差距吧。在你回归前后,德军的指挥官始终认为如何保卫住柏林才是唯一重要的事情,他们认为自己没有能力对罗宾斯特尔进行任何方式的增援,罗宾斯特尔的沦陷也只是早晚的事情,与其分兵增援,还不如集中起全部力量进行柏林保卫战……”

    “糊涂,荒唐!”王维屹的话语中掩饰不住自己的怒气:“罗宾斯特尔和波兰接临,地理位置非常重要,这等于是阻截住了俄国人直接对德国境内的长驱直入,让柏林减少了压力。如果能够及时援助罗宾斯特尔,等于将德累斯顿、开姆尼斯、莱比锡、波茨坦和柏林联成了一条线。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吗?”

    “恩斯特,现在不是愤怒的时候。”隆美尔总能在这个时候让对方冷静下来,他很清楚自己最好的朋友恩斯特如果非说有弱点的话,那么唯一的弱点就是有的时候容易急躁:“现在还不晚,虽然罗宾斯特尔的情况岌岌可危。但并不是没有挽救的余地。我已经命令舶来登报突击队向博罗斯腾发起了袭击,并且成功夺取了该地,让我们有了一个前进的立足点。现在的问题是,下一步我们该如何进行……”

    王维屹的目光落到了地图上……

    到了该做出抉择的时候了,要想及时的对罗宾斯特尔进行增援,就必须分散柏林的保卫力量。而在此时,重新完成调整集结的盟军,随时随地都会发起新的攻击,柏林在这样强大的攻击下能够守得住吗?

    王维屹深深的吸了口气:“康斯坦基地的开启进行的如何了?”

    “在你离开的这段时候,我们训练处了一批能够熟练掌握新式武器的士兵。”隆美尔很快回答道:“而且,那些新式装备已经开始配备部队。‘s1’三弹头导弹、‘莱茵女儿3’地空导弹、fw9a‘风暴’战斗轰炸机、bf209超音速轻型战斗机、‘豹9’型主战坦克、‘猎人’轮式装甲车等等,都已经装备到了部队。恩斯特,我觉得我们在依靠这些新式装备的基础上,能够在守卫住柏林的同时继续向罗宾斯特尔挺近。”

    古德里安也随机说道:“还有,那些从美国和其它欧洲国家秘密援助德国的军援,也已经陆续到达,柏林的情况正在好转。恩斯特。干吧!”

    恩斯特——干吧!

    这三个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便生死相交的好友,此时此刻再也没有任何犹豫,他们知道这样做的危险,但在目前的局势下,任何形势的冒险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值得的。

    “我将亲自率领男爵卫队,沿博罗斯腾一路扫荡,直接向罗宾斯特尔发起增援。”王维屹冷静地说道:“敌人的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到了罗宾斯特尔,他们的力量也不是取之不竭的,而你们,埃尔温、弗里茨。柏林,就拜托给你们了!”

    “去吧,恩斯特。”隆美尔微笑着道:“我们在一起做成了许多的事情,这次我想也一样能够成功。男爵卫队配备了最新式的装备,我想这对你来说是个相当不错的消息。而在柏林。我们会尽一切努力,利用党卫军、国防军、国民军、英军和所有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死死的保卫住柏林,一直到你的战略目的达到为止!”

    王维屹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他知道,把这里交给自己的朋友们完全是值得信赖的,他们从来也都没有辜负过自己的期望。

    “还有我的空军。”就在这个时候,里希特霍芬和郭云峰一起走了进来,穿着一身戎装的红男爵,此时看起来时如此的意气风发:“恩斯特,虽然在绝对力量上,德国空军依旧还无法和盟军相比,但我们已经有可能不让他们肆意的在空中肆虐了。”

    王维屹更加开心的笑了。

    他早就已经听说了,重新得到了补充的德国空军,在红男爵的带领下,一次次的出现在了天空,一次次的给予了盟军空军以最沉重的打击。

    现在,整个盟军空中部队都在流传着这样的话:骷髅男爵回来了,红男爵也回来了。天空中那架火红色的战机,无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或者是在现在,都是无法战胜的。

    如果骷髅男爵是地面上的战神,那么,红男爵就是天空中不可战胜之神!

    “我需要你的掩护,曼弗雷德。”王维屹丝毫也不掩饰自己对于空中力量的渴求:“时间对于我们来说是最珍贵的东西,每多前进一公里,罗宾斯特尔就有一分获救的可能。,曼弗雷德,给我把前进道路上的一切阻碍彻底切断!”

    “交给我吧。恩斯特。”里希特霍芬的脸上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这是他感到最快乐的事情了。

    仔细的商量了所有的作战计划,王维屹整理了一下军装,然后缓缓地说道:“他回来了吗?他在哪里?”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恩斯特说的那个“他”是谁,隆美尔微笑着回答道:“他回来了。他现在就在柏林城里。恩斯特,你要去见他吗?”

    “是的,我要去见他,而且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他了……”

    ……

    柏林。

    所有的人都在忙碌着。

    这时候每一个德国人的脸上都已经再看不到任何的畏惧,所有的人都洋溢着兴奋的光彩。

    是的,他们有兴奋的资本。因为他们渴望的每一个人都终于回来了。

    恩斯特、隆美尔、古德里安。当然,还有他们曾经的元首:阿道夫.希特勒!

    一队队刚刚组建成的队伍,正从柏林的街头走过,而在高音喇叭和收音机里,正传来着元首的讲话:“德国的男人们和女人们,德国的士兵们!德意志民族在这一战争中所实现的。在国内所忍受的一切痛苦,在历史上是独一无二的!在即将来临的我国人民未来的窘迫时期,我将用我全部的力量,为我们勇敢的男人,妇女和儿童提供基本生活条件,让生活可以继续承受下去的条件。这一切,我都需要你们的帮助。需要你们的信任,因为你们未来的道路就是我未来的道路……要继续在城市和乡村保持井然的秩序和纪律!不能有一丝的慌乱!每个人都要继续坚持在自己的岗位上尽自己的义务!唯有这样,我们才能减轻即将到来的痛苦和困难,同时避免彻底的崩溃……

    当我们尽自己所能时,上帝也会在如此多的痛苦和牺牲之后,对我们不离不弃!我以德国元首的身份下令:继续和所有企图灭亡德国的敌人进行战斗,一定要持续到把德国沦陷区数千万的家庭和部队士兵从毁灭和奴役中拯救出来为止……

    我必须继续和美国作战,和正在进行柏林的所有敌人作战……因为他们企图让伟大的德意志彻底失去自由和尊严……你们已经完成了伟大的历史性的事迹,现在已经看到了战争的终点,形势要求你们继续无条件地参战。我要求纪律和服从。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混乱,破坏和崩溃!懦夫和叛徒只是在逃避他们应尽的义务……叛逃只会将德国的妇女和儿童带入死亡和奴役的深渊……你们曾经对我立下的誓言现在必须继续坚持下去!即便我真的已经死亡也要继续下去!德国的士兵们,践行你们的义务,因为这关系到我们民族的生命!”

    “万岁——阿道夫!万岁——恩斯特!万岁——德意志!”

    狂热的欢呼从这些才入伍的士兵以及那些德国民众的嘴里发出。

    他们的元首回来了。他们的男爵回来了,他们想要的一切都回来了。那么,他们还有什么可以畏惧的呢?

    而此时阿道夫.希特勒离开了自己的演讲台,他觉得有些疲惫。已经很久没有发表过如此的演讲了。

    他深爱着这个国家,没有人比他更加深爱这个国家……无论如何困难,无论如何艰辛,他都必须强迫自己坚持下去……

    “阿道夫,你的演讲还和过去一样的出色……”一个声音在希特勒的身后响起……

    阿道夫.希特勒的身子一震,接着他缓缓的回过了身子,他深深的凝视着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个人,这张无比熟悉的面孔,然后,他用哽咽的声音说道:“而您,中尉,也依旧还是如此的年轻。”

    中尉——无论到了什么时候,希特勒总喜欢这么称呼恩斯特.勃莱姆。

    那是1916年的索姆河,在哪里他第一次遇到了恩斯特中尉……

    “谢谢你,下士,你叫什么名字?”

    “巴伐利亚步兵第16团传令兵,阿道夫.希特勒。”

    甚至那一天他和恩斯特中尉之间的每一个字,他都记得如此清楚。

    “我知道。你没有那么轻易立刻我们的……就和你一直都如此坚信我不会离开你们一样。”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王维屹发现自己的鼻子有些发酸。

    是的,在第一次见到希特勒的时候,他曾经想掏出枪来,在背后给他一枪。但是。他庆幸自己并没有那么做。否则,世界将缺少一位奇特的伟大元首,而自己也将失去一位最忠诚的朋友。

    这是自己整个构思中最后的、也是最重要的一块拼图,现在,这块拼图已经归来,整个德意志必然将摆脱苦难。重新走上一个全新的秩序。

    他们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就如同两个分散了二十年的家人一般那样的拥抱……

    王维屹发誓自己又一次落泪了……曾经坚强无比的骷髅男爵,在又一次回到德国之后,第二次落泪了……

    阿道夫.希特勒发誓自己也落泪了……他为了追随男爵的步伐,放弃了元首的位置,他并不后悔。或者说。他唯一后悔的,只是选错了自己的接班人……

    可是这又有什么呢?错了,依旧还可以重头再来……

    他们拥抱了许久许久这才松开……

    “中尉,我错了。”

    这是希特勒说的第一句话。

    “阿道夫,我不知道你错在哪里。”

    愤怒的眼神从希特勒的眼中一闪而过:“是的,我错了。我轻信了克略尔,我以为他是可以值得信赖的。但是,他却带给了德国如此沉重的伤害……”

    “阿道夫,每个人都会犯错,没有人会例外。”王维屹淡淡地说道:“如果你一定要把这个责任揽到自己的身上,那么我想我也错了。你轻信了克略尔,而我也错信了一个人……”

    他并没有说出威廉的名字。

    那是自己的儿子,正是自己的儿子,一手挑起了这场战争。可是即便这样,那又有什么呢?

    错误已经发生,无论什么样的自责都已经于事无补。现在它们唯一能够做的,只是如何尽力去弥补这一错误,如何去把失控的局势尽快的扭转到正确的轨道上来。

    “现在我们该怎么做?”当见到恩斯特中尉后,希特勒好像卸下了自己肩膀上沉重的担子。

    “局势远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恶劣。”王维屹平静地说道:“在中东、在北非,我们的军队依旧在那里坚持战斗。曼施坦因和莫德尔干的都非常出色。他们的表现甚至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而在柏林,我们已经挫败了敌人的大规模进攻,并且即将向罗宾斯特尔发起反击,这也许会成为转折点的,而且是重大的转折点……”

    说到这,他略略沉默了下:“阿道夫,我即将率领男爵卫队挺近罗宾斯特尔,我必须要交代给你一些事情。我已经下令隆美尔和古德里安等人全权负责柏林保卫战,而你要做的工作,就是鼓舞起整个德意志抵抗到底的决心,让他们的热血继续沸腾!”

    让他们的热血继续沸腾!

    希特勒完全明白恩斯特中尉话里的意思。他用力的点了点头:“中尉,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去做。我们曾经从失败的沼泽里爬出,现在,我想我们一样可以顽强的爬出来!”

    王维屹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笑容……这就是他想要看到的希特勒……

    这时候,外面响起了尖利的防空警报,王维屹和希特勒互相看了一眼,两人同时笑了,然后,不用谁说话,他们一起走了出去。

    敌人的飞机出现在了柏林的上空,柏林所有的防空火力全部出现了……接着,十多架德国空军的战机出现在了天空。

    是的,德国空军的战机!

    康斯坦基地已经开启,英灵军团已经归来,柏林的天空再也不是任凭敌人可以随意肆虐的地方了。

    “这让我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曼弗雷德的时候。”王维屹忽然喃喃说道……

    ……

    那是1916年的索姆河,一场盛大的空中舞会开始了!而双方飞行员的舞台就在云端!

    地上的英国士兵最初发现了天上的德军飞机,他们略略有些惊慌,但随即他们就发现了自己的飞机,地面上顿时响起了一片欢呼!

    空战开始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就连监视着对面的英国士兵也不例外!

    这是空中的华尔兹!

    当一架飞机钉住另一架飞机的尾部后,华尔兹舞开始了。两架飞机飞行的圈子越来越小,直到最后有一架飞机能向另一架飞机射击,舞蹈才告结束。敌机驾驶员坚守住飞机不放,即使翼隔靠拢,也拒不离开,除非有一架飞机率先被击落!

    里希特霍芬中尉在英国人的面前展现了他高超的飞行技巧,他如同一个舞蹈大师一般在空中尽情展现着他曼妙的舞步……

    ……

    现在,最盛大的舞会又即将开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