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十.冲进罗宾斯特尔

九百十.冲进罗宾斯特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罗宾斯特尔,1966年2月7日。

    德军穿着跟俄国坦克兵差不多的黑色制服,黑暗中是很难分辨的,俄国步兵从德军的身边匆匆经过,有的甚至冲着卧倒在地的德军叽里呱啦的大嚷,估计是说“胆小鬼,快冲啊!”之类的话吧,把德军当自己人了。德军也冲着俄国佬挥着手,点着头,这些傻蛋们没有再罗嗦就离开了。

    德军三个人端着枪跟着俄国人的队伍朝前奔去。又跑了一段路,城区方向突然枪声大作,德方的守城部队终于打响了。枪声在召唤着俄国人,他们开始加速狂奔。

    “长官,坦克!”施坦纳下士兴奋的声音在休伊特耳边响起。

    休伊特顺着他的手指一看:一辆俄国的“ss6”停在前方不远处,它显然是受到地雷的损害。两个俄国坦克兵正躺在车底修理着,另一坦克兵站在旁边观看或递扳手什么的。这时,一个俄**官从炮塔里探出身来,焦急地用拳头敲着铁甲,叽里呱啦地喊叫着,估计是在催促着修车的坦克手们。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休伊特把手枪一挥:“上!”

    德军三人呈扇形向“ss6”冲了过去。齐格勒下士率先开火了,“哒哒哒”枪弹扫倒了炮塔上的俄**官,尸体倒回到车里。

    休伊特快步冲了上去,在大约三米的距离内用手枪射击着,“砰”、“砰”两枪打死那个站着坦克兵,接着又一枪打死车底的那个坦克兵。手里有枪,杀人真的就是件很容易的事了!

    车底剩下的那个俄国坦克兵滚爬起来,抓起冲锋枪就朝德军扫射,也许他太过于惊慌失措,抑或是完全没有长眼睛,反正他的扫射竟无一命中。

    “砰”俄国坦克兵的抵抗让施坦纳下士给终结了。

    就在德军认为搞定了一切时,突然从坦克另一面,他们看不到的地方窜出一个俄国坦克兵,他手里端着一挺机枪。这个可怜的俄国人甚至一枪也未发就被眼疾手快的齐格勒下士抢先开火给撂倒了。

    施坦纳下士捡起那挺机枪担任着警戒,休伊特和齐格勒查看了一下坦克的损害情况,发现那两个俄国坦克手实际上已经基本修好了坦克,齐格勒又摆弄了两下就彻底搞定了。

    施坦纳下士从俄国兵的衣兜里翻出来一包香烟,他首先给休伊特“孝敬上”了一支。

    “全体上车!”在休伊特的命令声中,全体登上了新缴获的坦克。

    当坐进炮塔准备盖上塔盖时,休伊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又爬出车外,从怀里取出那面纳粹万字旗,把它悬挂在坦克的天线上。

    4:20分了,还有一个多小时天就亮了,这一伙德国人驾乘着“ss6”继续着回罗宾斯特尔城的行程。

    休伊特把俄**官的死尸移到一边,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再把他抛出车外,城区方向枪声响成一片,战斗非常地激烈。

    “长官,有一支装甲车车队正在向德军靠拢!”施坦纳下士一边紧张地向休伊特报告,一边挪到了机枪位置。

    休伊特还没来得及表态,下士借着远处炮火的火光,通过观察孔紧张而仔细地观察着,然后他嘘了口气:“哦,长官,是自己人”

    他话声未落,坦克的铁甲“咚咚”作响,他们遭到了对面装甲车上的机枪扫射。

    “斯拉夫猪猡!敢骗我?!”施坦纳下士冲动地端起机枪,准备还击。

    “等一等别忘了我们现在乘坐的是俄国人的坦克,那么攻击我们的就很有可能是德国人!”休伊特连忙叫住他,休伊特亲自通过观察孔来查看对面的情况,“也许,他们是把我们当俄国人了”

    庆幸的是这种误会随着真正俄国人的出现而终结了,德军适时的开炮使俄国人撤退了。只不过有两辆装甲车受损,十分钟宝贵的时间又浪费掉了。休伊特立即让施坦纳去跟这支德国装甲步兵联络,事情很快就搞清楚了,原来这是第40“路德维尔”侦察营第2摩托化步兵连的兄弟部队,是由冯.古特曼中尉率领的一个装甲突击排。他们的阵地被俄国人占领,连队的其他人已经被打散,古特曼中尉正准备率领残部撤入罗宾斯特尔城,没想到在雷区中同德军遭遇了。

    休伊特将古特曼中尉叫到坦克前,中尉向休伊特敬了礼:“长官,第40‘路德维尔’侦察营第2连的第2排排长古特曼中尉向您报告!”

    “很好,从现在起,古特曼中尉,您的排由我来指挥!”因为罗宾斯特尔战况万分的危急,休伊特也顾不得客套,“我们一起进城去”

    “遵命,长官!”

    “俄国人又上来了!”担任警戒的侦察兵向休伊特报告。

    “先别急于开火,把他们放近一点再打”休伊特站在坦克上看得比较远,顺着侦察兵指示的方向,发现有一小队步兵和一辆装甲车走里欧过来。尽管因为天黑看不太真切,但凭着经验,休伊特还是一眼就判断那辆车的外型是一辆德制的装甲车。

    “不要开枪!那应该也是自己人!”

    休伊特示意古特曼中尉派人过去查问,果然这队步兵也是侦察营溃散的士兵。只是没想到负伤的卡门小队长也在其中!卡门的“摧毁者3”坦克因为机械故障已经被放弃了,他们是听到枪声才靠过来的。随着卡门小队长行动的海斯基的修理车也在,正好替侦察营受损的编号为2205、2208的装甲车进行抢修,并对新座驾“ss6”的无线电通讯指挥系统进行了快速的调试和改装。

    休伊特不停地看着表,时间每一秒每一分都是很珍贵,如果到天亮后还不能撤回到城里,他们就是死路一条了!利用修车的这段时间,古特曼中尉给休伊特的“ss6”找来了一个新的装填手,一个三十多岁来自莱因河畔的中士,名叫海因策,他曾经是一名老练的装甲车车长。2205号车因为受损太重并且时间也不允许,也只得忍痛放弃了。

    5:05分的时候,德军这一彪人马有惊无险地靠近了罗宾斯特尔城。城区的天空已被照明弹照得白昼一般,俄国人正在全力地攻打着城市的商业区。

    商业区虽然也有一条河的支流环绕着,但这条支流河面很窄,水也很浅,步兵完全可以直接涉水横渡,俄国工兵还在河上架起了六座浮桥。休伊特从了望孔中看到已经有四辆俄国“ss6”高速地突破了商业区的德军防线

    突然正前方火光一闪,刹那变成一片火海,那四辆“ss6”转瞬就被大火吞没了。这是藏在地堡中的第1连的爆破小组的敢死队干的,他们全身裹满**和敌人的坦克同归于尽了,休伊特感到一阵揪心似的痛。不甘心失败的俄国坦克又有五辆再次冲向火海,又传来了一连串的爆炸声,火势更大了。这五辆坦克同样被炸得粉碎,钢板的碎片在空中飞舞。这样的胜利是德国士兵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

    泪水无声无息地流在了休伊特的脸上,但休伊特并没有失去一个指挥员应有的冷静。推开炮塔盖探身车外,休伊特用望远镜来查看战场的情况,寻找着最佳的突破口,选择着出击、入城的路线。

    俄国人在进攻受挫后开始改变了进攻策略,步兵在前,坦克在后开始新一轮的进攻。而指挥策动这次进攻的就是离德军不到一千米处的干枯的河床上的一个估计是团一级的前敌野战指挥部。它由三辆指挥车和五辆ss6组成,大约有一个排左右的步兵在周围警戒。要想简洁地瓦解敌人的进攻最可行的办法就是敲掉俄国人的这个野战指挥部。

    休伊特将古特曼中尉和卡门小队长叫到坦克前,简短地商议了一下。休伊特决定兵分两路:一路由休伊特和古特曼中尉率领的装甲突击排的两辆坦克、四辆s装甲车和半履带装甲运兵车组成。德军将进攻敌人的野战指挥部,在扫平指挥部后再杀开一条血路撤回城里。

    另一路由卡门小队长率领,一辆装甲车、海斯基的修理车十名伤员组成。他们将趁德军打响后,吸引了敌人的注意力时,走靠商业区和住宅区交界那侧,相对战斗不太激烈的地段撤回城中。

    已经是5:30分了,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行动吧!”休伊特目送着门小队长的小队驶入黎明前的黑暗中,只能祝他们好运了。休伊特登上自己的“ss6”,坐进坦克座仓,盖好炮塔的顶盖。

    德军的车走在了全队的最前面,按照战术的设计,将由他们来对付那最棘手的五辆ss6。

    “下士,你能找到这五辆车中的带队坦克吗?”休伊特轻声地问德军的炮长施坦纳。

    “长官,应该是那辆炮管上画着七个圆圈的弦号为9,4,4,0,8,1的坦克”

    “很好!第一炮就敲掉它!”休伊特从放大三倍的了望镜认同了炮长的判断,“下士,在你干掉过的坦克中有几辆是ss6?”

    “我也不能肯定!也许十辆,也许二十辆谁记得清呢长官!”施坦纳的语气很轻松。

    休伊特关心的并不是他的答案,而是炮长冷静、沉着的心态,休伊特对成功充满了信心,他在开始盘算着下一个摧毁目标了。

    炮长向休伊特示意,坦克已经进入到最佳的射击位置,休伊特下达了开火的命令。

    坦克震动了一下,沉闷地一声轰响,从了望镜中看到那辆带队的ss6的炮塔已经被炸飞了。

    “穿甲弹!十点钟方向,瞄准!ss6!摧毁!”休伊特马上命令瞄准下一个对德军构成威胁最大的目标。

    俄国人显然有些不知所措,他们不知道打击来自何方。直到第二辆ss6又成了德军的牺牲品,俄国步兵才搞清是怎么回事,仓皇向德军开火。

    这时侯,古特曼中尉的装甲突击排才按计划骤然开火扫射那些毫无掩护的俄国步兵,因为古特曼排的战车装备着较先进的夜视设备,那简直成了一场大屠杀!

    一枚榴弹砸在了德军的炮塔防盾上,造成了一次振动,德军没有时间去理会那些射向他们的没有威胁的枪弹,继续着猎杀下一辆ss6。在剩下的三辆坦克还没有把炮塔完全转过来之前,又有两辆成了堆废铁垃圾。剩下的那辆ss6黑洞洞的炮口指着休伊特的坦克,休伊特的坦克也瞄准了它。

    “射击!射击!!!”涔涔的汗水从休伊特的额头滑落,休伊特绝望地大叫着,因为休伊特知道,没有人可以总是那么走运的。

    坦克猛地一震,沉闷地轰响那样美妙,休伊特愿意用任何美丽的词汇来赞美这种声音。就在德军的炮弹击中ss6的同时,它的炮口也火光一闪,一枚穿甲弹飞向德军的坦克,但很显然它已经受到被德军击中的影响,炮弹擦着休伊特的坦克的炮塔飞了过去。

    “上帝啊!”休伊特仰天长嘘了口气,全身早就已经汗湿了。

    “长官,俄国人的指挥车要跑!”驾驶员眼观六路。

    “中尉,追上去!干掉它们!”休伊特用车载电台命令着古特曼。

    古特曼排的两辆坦克从两侧翼包抄了去,德军一起合力收拾了那三辆装甲指挥车,俄国人的前敌野战指挥部就这样被德军消灭了。

    德军的打击让俄国人陷入了暂时的混乱,肯定是指挥车被击毁前的呼救,让俄国人的营级指挥部感觉到来自身后打击,亟被合围的危险。德军就利用了这短暂的空隙,对部队迅速地重新编组,编队后即刻马不停蹄向城区进发了。

    前面的地段开始就被照明弹照得如同白昼一般,奇怪的是空中似乎没有俄国的飞机,后来休伊特才知道是德军战略公路左边的商业区阵地已经被俄国人的另一个团突破。俄国人为了扩大战果把飞机都调到公路左边的商业区去加强突击去了。

    德军还是冲在最前面,左右两侧是古特曼排的装甲车,两辆坦克来殿后。俄国人首先对休伊特的这辆“ss6”没有太在意,直到休伊特的坦克突然停顿下来,炮塔转动开始瞄准了,俄国坦克才恍然大悟,这个时候休伊特已经取得了休伊特的又一个战果——一辆带队的ss6指挥坦克。

    在惨白的照明弹光线的照射着,战火硝烟下约隐约现的德军对俄国人来说简直是凶神附体,慌乱之中他们也不知道德军到底有多少人马,只知道德军就是干掉了团指挥部的德国坦克部队。经历了噩梦般大半夜的厮杀,伤亡惨重而又寸步不前,俄国人的军心早就散了。他们像避瘟神一样在德军的两侧移动,或者你也可以理解为他们想迂回将德军这支小部队合围歼灭。德军不会给他们任何的机会!

    “高速前进!入城!”休伊特通过授话器向车队下达入城的命令。当时的气势大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味道,如同开波裂海,前后受敌的俄军四散奔逃,跑得慢的就被坦克压成肉泥或被机枪击毙。

    整个入城过程中,德军只是停顿下来两三次以击爆几辆想阻击德军的ss6。进入德方阵地时,休伊特再次命令全队重新编组,这时才发现古特曼排在冲击作战中已经损失了一辆殿后的坦克和一辆装甲车。

    为了避免误会,这回改由两辆半履带装甲运兵车打头,左右由半履带装甲运兵车护卫,休伊特的“ss6”居中,并且炮塔倒转冲后,另一辆坦克殿后。德军的车队成功地撤回了罗宾斯特尔城。

    装甲纵队驶入到商业区休伊特军阵地,休伊特不由得推开炮塔的铁盖,探身车外,贪婪地呼吸了几口充满着硝烟的空气,回头看着天线上在夜风中猎猎飘扬的万字旗,休伊特纵情地大喊着:“罗宾斯特尔,我回来了!”

    “长官,您快进来吧!当心俄国人的狙击手!”海因策中士也在大喊着。

    “谢谢!”休伊特微笑地看着车组里的新丁海因策中士,坐回到车内,拿起了授话器命令着:“全体驶入坦克掩体,休整待命!”

    “嘟嘟—嘟嘟—”,喇叭的长鸣很近,也很响!休伊特从坦克的了望镜看过去,是副官霍夫曼驾驶着营部敞蓬的中型兵员运输车前来迎接休伊特了。同车抵达的还有第1连的连长迪克曼上尉,想必是有很紧急的军情要禀报吧。

    休伊特指定军衔最高的海因策中士担任休伊特新座驾的代理车长,命令他立即将战车开到工厂区的修理分队驻地去,对坦克进行喷漆和必要的改装。

    他叮嘱他将一面硕大的党旗盖在坦克上,以免在喷漆以前让自己人给误伤了!rs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