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零七. 坦克——前进!

九百零七. 坦克——前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车厢里的气氛凝重而压抑,前进可能就意味着死亡,谁也不想多说话。

    往前进了大约五分钟左右的路程,齐格勒下士停车向休伊特报告,“前面有情况!”

    休伊特探身车外,用带红外线望远镜往前观察:前面的公路桥上横着一辆被击毁的德国坦克残骸,它阻挡着一支俄国攻城车队的通过。几十吨重的金属废铁要搬开或撞开它似乎都是不太可能的。俄国指挥官在桥头集中了的三门反坦克和两辆“ss6”型坦克来齐射。因为夜色的掩护,俄国人并没有发现德军的逼近。

    德军只有一辆坦克,敌人的兵力是他,的好几倍,而且,这股敌人是没有办法绕过去的,自己必须杀开一条路来坐回到车内,休伊特整理了一下思路,他知道,必须让每一个人都明确自己的作战设想。

    休伊特说话了:“各位,注意了,前面可能是俄国人攻城的一支前锋部队别无选择,我们须消灭他们!”

    车厢里仍然很安静,但士兵们的眼睛里休伊特看不到退缩和害怕,只有坚毅和不屈,**斯基的话也许代表着车组成员的心声:“长官,您下命令吧,怎么打?”

    “我要求第一枚使用榴弹,杀伤那些反坦克炮手;第二枚,第三枚,则用穿甲弹,目标:两辆‘ss6’坦克。动作一定要快!准!狠!然后,我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过去撞翻或碾碎那些反坦克炮有什么问题没有?”

    “党卫军一级突击队大队长”的职务不是靠吹牛拍马得来的。休伊特专业性的讲解赢得了士兵们的尊重,车组成员回答得很整齐:“没有问题,长官!”

    大家都是老兵。知道闪失的代价就是自己车毁人亡。

    说话间,“轰”地一声巨响,桥上的德军坦克的残骸已经被炸得四分五裂,灰飞烟灭了。“哦~~~~乌拉!”俄国人在欢呼道路被疏通。

    “准备战斗!”

    德军的炮手沉着地调整着炮口的仰角亟距离,直到把那三门并列摆放着的反坦克炮后的俄国人的身影精准地锁定在瞄准具里,才发射了第一炮。

    可能是因为距离太近了,“砰——”炮口火光一闪。榴弹就已应声在敌群中开了花,炸倒一片!

    “穿甲弹!速射!”**斯基上士在命令着。

    冒着热气的弹壳“咣当”一声带着烟雾掉了出来,德军的射手在快速地装填着

    炮口的火光暴露了德军的位置。接下来就是比谁的动作更快,谁先开炮谁才有生的机会,两辆俄国的“ss6”都在旋转着炮塔。

    坦克又震动着,德军抢占先机地射出第二枚穿甲弹。一辆“ss6”的炮塔被掀翻。

    “冲起来!冲过去!”**斯基话声未落。车身就退了一下,然后咆哮着冲了起来,这个车组长期合作,配合非常地默契。

    前面火光一闪,“ss6”坦克发射的炮弹刚好落在了德军的后面。而德军的装填手、炮手已经完成了下一次发射的程序,停车,开火,动作一气呵成。剩下那辆“ss6”毫无生机地被轰成了一堆废铁!

    “前进!”休伊特知道现在还不是庆祝的时候。

    坦克一定是加到了最高档速,高速地冲向前方的反坦克炮阵地。被突然的打击惊得四处乱窜的俄国兵刚刚回到炮位上,不得不再一次四散奔逃,动作慢或反应迟钝的就惨死在了德军的履带之下。

    “蓬—”地一声,“豹7”式坚硬的身躯撞翻了两门反坦克炮,另一门被炸坏的反坦克炮则被无情地压碎了!但是有一门侧翻的反坦克炮长长的炮管在迟滞着“豹7”式的开进。

    “反坦克火箭筒!!”驾驶员齐格勒下士眼尖,他惊恐地大叫了起来,开始手忙脚乱地倒车。显然是俄国步兵扛着反坦克火箭筒上来了。

    “机枪!机枪开火!”

    “哒哒哒,哒哒哒”

    因为俄国步兵在机枪火力的死角,所以扫射没有用。休伊特对**斯基上士说道:“你,出去!用机枪干掉俄国步兵!”

    “可是”**斯基有些迟疑。

    “执行命令!如果不干掉敌人的爆破组,肯定会车毁人亡的!”

    **斯基不再犹豫,“嗤”地推开炮塔端着一挺轻机枪探身车外,就听到“哒哒哒”一个点射,敌人没死,**斯基上士先死了!

    休伊特从了望孔中看见到有四、五个敌人扛着反坦克火箭筒。

    “再上轻机枪!必须干掉敌人的爆破组!!”

    机电员拿着另一挺mg机枪想上去,但是刚才阵亡的车长尸体堵住了炮塔,他手里端着机枪一定是横着卡在了炮塔外,尸体拽不进来。

    “把尸体推出去!”休伊特命令着。

    机电员把牺牲了的车长尸体推出车外,清空炮塔后,休伊特亲自端着机枪探身车外。

    “哒哒哒,哒哒哒”又是一阵地枪响,坦克周围的俄国人已经被机枪全部撩倒了。

    休伊特闻声一看,原来是后面修理车上的海斯基中士干的。休伊特向海斯基竖了一下大拇指。

    “哒哒哒,哒哒哒”一阵弹雨扫过来,打得坦克的装甲咚咚作响。休伊特平端起机枪对准火蛇喷撒处打了一个长点射,敌人的射击呃然而止。

    坦克后退了一定距离之后,再向前猛冲,那门阻挠坦克运动的反坦克炮残骸终于被撞开,翻倒到河里去了。

    黑暗里不知虚实。且缺乏重武器,俄国人不敢再靠近。

    “继续前进!”

    趁着夜色德军避开了敌军,直扑黑爵士排栖身的a居民点。

    “到了到了!”齐格勒下士曾经到过这个小居民点。“前面那黑黑的,就是居民点的一段矮土墙?”

    “真可怜!战争摧毁了一切!”机电员感慨着。

    “冲过去!”大家都为能成功到达而兴奋不已!

    齐格勒挂满档加大马力,坦克像脱疆的野马一样飙了过去,海斯基的修理车高速地奔驰在德军的侧后方,休伊特觉得德军就像那美国西部影片中的牛仔一样地狂放。

    “天呐!那哪是什么矮土墙?而是一辆隐藏在沙土后的俄国装甲车!”

    刹车是来不及了,“蓬—”两车相撞,休伊特被震得金星直冒。五脏六肺都挪了位,而那辆倒霉的俄国的装甲车像空纸盒一样被撞翻出去,翻了几个滚之后颠覆了。没见有什么人出来。再往前,德军终于见到了齐格勒下士印象中的那堵矮土墙,但那墙已经被炮火摧毁得只剩下一点点的痕迹而已!

    “哒哒哒,哒哒哒”又有俄国人向德军开火。但只是几枝冲锋枪而已。德军的坦克机枪把这几个不知死活的俄国人全部撂倒。

    德军冲进了小居民点。“长官,我看见我们的坦克了!”海斯基中士向休伊特报告。顺着他的手指,借着远处微弱的火光,果然能隐约看到受创的坦克停在那废墟堆中。

    “海斯基中士,你去看看那些坦克还能不能修好吗?我们必须趁天黑返回。天一亮俄国人的飞机会把我们炸成碎片。”

    海斯基中士攀上最近的一辆虎王车体,惊异的叫了起来,“咦~~~~人呢?”

    休伊特这时才注意到整个居民点死一般的寂静,偶尔一两枚流弹飞过。一个人也没有。

    “长官,这些坦克似乎已经被遗弃了!”

    拉动枪栓的声音从四周的废墟堆里响起。“举起手来!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听到了熟悉的德语,休伊特开心地大声地回应,“别开枪!是凯勒末队长吗?我是营长!”

    “啊!是营长!弟兄们,快出来!”一级突击队中队长凯勒末惊喜地大叫起来,“我说过的,营长不会放弃我们的。”

    黑爵士排的战士从潜伏的废墟瓦砾中跑出来,大家高兴地抱在一起,德军终于在小居民点会合了。没有太多的心情来欢庆,休伊特让车组将食品、弹药和汽油分一些给黑爵士排的坦克。

    “我们没有太多时间的!海斯基中士,立即抢修坦克,我们要在一个小时后回城!”修理车这次可派上大用场了,但是经过一翻努力,海斯基中士向休伊特报告,至少有2辆坦克王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修复的,休伊特不得不忍痛作出在撤离时炸毁它们的决定。

    “黑爵士”排长见到休伊特时,这个25岁的小伙子流下眼泪,战斗太惨烈了,这时休伊特才知道在桥上被击毁的坦克就是他的战车。“黑爵士”排长的真名叫卡尔。军衔二级突击队中队长。“黑爵士”排幸存下来的只有十二名士兵,而且包括副排长卡门一级突击队小队长在内的半数人已经负伤。

    突然间五颗红色的信号弹腾空而起,俄国人的夜航的轰炸机群呼啸着扑向不屈的罗宾斯特尔城,山崩地裂般的重炮齐鸣,小城顿时淹没在火光和硝烟之中。飞驰着的大队俄国装甲坦克部队和装备着各种兵器的突击步兵从小居民点旁边经过,义无返顾地冲向罗宾斯特尔。这应该是俄罗斯第3集团军洛博罗多夫中将的第43军。

    尽管经过了多次的炮火排雷,但在德方守卫雷区的狙击部队的干扰下,俄国人始终未能准确地确定雷区的范围,因此炮击的效果并不理想。不久德军就能听见了雷场中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不知俄国工兵是在排雷,还是俄国人在踩地雷,不过这样大规模的集团冲锋,想要从容不迫地排雷恐怕从技术上和时间上都是不现实的。洛博罗多夫中将如此不顾损失地强攻,看来是志在必得。想在一个晚上就搞定罗宾斯特尔。

    休伊特通过电台和城里的营指取得了联系,非常不幸地是在十分钟以前,副营长巴特尔斯上尉刚被俄国人的炮火击毙。接替指挥的是训导主任劳斯上尉。休伊特知道劳斯上尉只是个政治官员,没有实战经验,休伊特让劳斯转告第1摩托化步兵连寸土不让,依仗坚固的工事,坚决顶住敌人的进攻。德军将组织城外的部队与第1连里应外合,从敌人的后面发起攻击,前后夹击。打乱了敌人的进攻部署。

    鉴于坦克的外型比较容易被识别,德军都对坦克进行了必要的伪装。休伊特向各车长交代了作战和注意事项。

    鉴于敌众休伊特寡且夜间作战,又有部分坦克的通讯设备毁损。所以作战时能够保持队形当然最好,万一被冲散或失去联系,各车只要保持好方向冲回罗宾斯特尔再集合。

    德军这支数量不多但非常精干的小型车队都已整装待发,休伊特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凌晨3:32分。不能再耽搁了!德军必须马上行动。“

    出击!”三辆“摧毁者3”型和休伊特的“豹7”式鱼贯驶出了a居民点跟着突击的俄国人驶向雷区,二辆无法修复的“摧毁者3”型在同时被炸毁了。

    “摧毁者3”型的速度太慢了!出发后不久在黑暗和混乱中,休伊特很快就与凯勒末一级突击队中队长、黑爵士二级突击队中队长、卡门小队长的战车失去了联系,只得各自为战,但相信德军的目标应该是一致的:攻击前进!回城!

    黑暗中,德军离俄国人越来越近了,已经能够清晰地听到俄军v62坦克马达的轰鸣声。不久,在德军的眼前出现了一排排装甲车和坦克黑影幢幢。俄国步兵在高低起伏的旷野中奔跑

    甚至有个俄国兵傻头傻脑地跑到休伊特的坦克前作了一个“v”字手势,用俄语激动地叫嚷着。

    唯一在阻止俄国人前进的就是地雷的爆炸。远处的罗宾斯特尔城似乎在炮火的打击、飞机轰炸下已经没有什么活的生物存在了。

    德军的炮手把炮口圈定了一辆车身上用油漆写了乱七八糟的标语的坦克,他已经多次向休伊特低声询问开火的时机。休伊特沉默着,因为休伊特更希望在穿过雷区后,当第1连开火时再同时打响。

    但在雷区走了不到半小时的时候,终于有人忍不住开了第一炮,一辆满载着俄国步兵的装甲车被炸成碎片,尸体被高高抛起。休伊特的炮手也迫不及待地发射了穿甲弹,前面那辆斯大林号瞬间燃起冲天的大火,被烧成一团大火球。

    在大火的辉映之下“豹7”式坦克已暴露无疑了,各种枪弹向德军袭来,德军也用机枪朝四周扫射。唯一能让德军幸免于难的是“豹7”式坚硬的装甲和优良的速度。

    “驶向黑暗中!不可恋战!”

    “豹7”式斜直里插向那黑暗之处,以远离火光,俄国步兵被德军不顾一切夺路狂奔的气势惊得是四散躲避。

    就在敏捷的“豹7”式几乎躲进黑暗中的那一瞬间,“砰”一枚穿甲弹从侧后方射中了德军的坦克。坦克内须臾就因为电路短路而一片黑暗,滚滚的浓烟呛得人难以忍受,坦克的温度正在升高。

    “弃车!弃车!”休伊特果断地命令休伊特的车组。慌乱中休伊特还想抓起旁边的轻机枪,结果只抓到一块布什么的,指挥地图?已经顾不了那么许多了,坦克随时会爆炸,休伊特飞快爬出车外,跳离坦克,就地一滚。

    “轰隆”的一声巨响,休伊特可爱的“豹7”式战车在须臾间因弹药殉爆,而被炸成一堆乱七八糟的金属碎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休伊特的车组仅有机电员没有逃出那个金属的坟墓。

    “什么呀?”这时休伊特才注意手里拿的竟然是一面纳粹党旗,根本不是什么地图!真让人哭笑不得。

    有人从后面把休伊特扑倒在地,他是在帮休伊特扑灭衣服上的火苗。休伊特回过身来一看,原来是那个该死的,不按命令提前开火的炮手。休伊特恨得直磨牙,恨不能拔出手枪来当场毙了他。但看着他无辜的表情,尤其是他胸前挂着的二级铁十字勋章,休伊特的怒火已熄了一半,恨恨地把党旗揣入了怀里,问着他:“你叫什么名字?”

    “施坦纳下士,长,长官”

    “你的勋章是怎么得来的?”休伊特没好气地问。

    “我的车组击毁了敌人十二辆坦克”

    “十二辆?”休伊特点了点头,暗想着,你他妈的今晚的表现也不错嘛,几乎是一枚炮弹击毁一辆坦克,难怪劳斯上尉会安排你来做自己的炮长。

    “只是,你刚才的贸然开火,简直他妈的就像个新手!”

    “敌人太多了,太近了,我担心一旦被他们先发现,我们可能就没有开火的机会了”

    齐格勒下士提着一支不知在哪里捡来的冲锋枪靠拢了过来,“长官,我们怎么办?”

    不想再跟下士辩论什么开火的时机,这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

    休伊特警觉地环视着四周,然后拔出了腰间的手枪,“我们继续前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