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百. 小旅馆里的惊天计划

九百. 小旅馆里的惊天计划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纽约,1966年1月29日。

    大量黄金地段的房屋被开始抛售,比如曼哈顿区、比如布鲁克林区、比如皇后区,而这也更加引起了投资者的巨大热情。

    只要你的手中有房子,就永远不要担心是否有人接盘。甚至出现不到十分钟,价格便会飙涨到一个让人惊讶的天文数字。

    王维屹赚的盆满钵满。尽管这些房子从理论上来讲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但这只是暂时的而已。

    股市、房市很快就会崩盘,一旦崩盘,必将一发而不可收拾。那时,那些所谓的房屋契约将一文不值。一旦那个时候,王维屹将可以从容大量以最低的价格收购大批的房子。而且,他甚至还会被那些破产者感恩戴德的当成恩人一般看待。

    所以,他可以稳坐钓鱼台,平静的看待着那些陷入疯狂的人。

    不过,赚钱不过是顺手之劳,他已经拥有了让人足以晕眩的可怕财富,他并不是特别的在乎钱。这次的纽约之行,对于他来说还有更加重要的任务要做。

    那家小小的旅馆,成为了王维屹的“办公场所”,大概旅馆的老板洛克做梦也都想不到,一直住在自己旅馆里的“莫约尔先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而当皮蓬杜走进这家旅馆的时候,洛克先生更加想都不会想这个老家伙就是闻名世界的玛歌酒庄的控制人!

    皮蓬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轻轻敲响了房门。

    “请进。”

    当房子内传出了这个让他无比熟悉,但每一次听到又足以让他颤抖的声音时候,皮蓬杜觉得自己的脚步是如此的沉重。

    他用力推开了门,然后一步步走了进去

    “皮蓬杜,你老了。”

    “可您依旧还是如此年轻,不老的传说在您身上永远不会失效。”皮蓬杜用力说着。然后紧紧的拥抱住了自己的朋友: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骷髅男爵!

    两人一直拥抱了很久。这才分开,王维屹看到了皮蓬杜脸上的泪水,他微笑着说道:“嘿,在我的记忆里你可不喜欢流泪。我记得你是个喜欢女人远远超过朋友的老东西。”

    “瞧啊,男爵,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皮蓬杜笑了:“当然,我喜欢女人。可是您不一样。年轻人永远不会明白我们之间的感情。我们从第一次世界大战认识,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再到现在。这么多年了,我们还活着,我们还能在一起。”

    “是啊,我们还能在一起。”王维屹淡淡笑着让他坐了下来:“年轻的一代永远都无法明白我们之间的感情,当我重新回来的时候。老尼古拉的儿子克略尔背叛了我。肖恩的女儿汉娜背叛了我,邦克雷雷的儿子沃纳几乎也背叛了我,这在我们那个时代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其实那个时候我很痛苦,我不愿意看到朋友们的儿子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一刻,我甚至几乎不忍心对他们使用任何手段”

    “如果真的那样的话,你就不是骷髅男爵了。”皮蓬杜完全能够了解男爵此时的心情:“人的一生中。总要做出这样那样痛苦的抉择。那些孩子们做了错事,罪魁祸首已经死了。现在德国又重新回到了正轨上,过去的事情就让它永远的过去吧我们没有人猜到您会回来,就如同我们根本不知道阿道夫元首还活着一样”

    “什么?你说阿道夫还活着?”王维屹失声叫道。

    “啊,是的,而且我还见到他了。”皮蓬杜一怔:“他突然出现在了米兰,并且找到了我,难道您不知道吗?”

    “不知道。”王维屹此刻的内心是狂喜的,阿道夫.希特勒真的没有死,他真的还活着。他,就是自己一直在等待着的最后一块拼图

    “诸神之黄昏过后,宏伟的瓦尔哈拉神宫轰然倒塌,众神的无数金碧辉煌的宫殿化为瓦砾。众神的家园在大火中成为一片废墟。人类、精灵和侏儒经历过洪水以后,本已所剩无几。大火终于把他们彻底毁灭了世界树燃烧一尽,世界毁灭了。至此,北欧神话鲜血染就的大幕在历经最终惨烈的**之后,终于缓缓的落下。但毁灭决不等于消亡,在诸神的黄昏后,随着世界树的重生,三界的幸存者开始了重建世界的艰苦历程,一代代的维京人,继续沿着祖先的足迹,漂泊在惊涛骇浪的海上,展示着无畏的生命生命总是会延续的,生命总是会有奇迹的,对吗,皮蓬杜先生?”

    阿道夫.希特勒微笑着对皮蓬杜说道

    皮蓬杜把他是如何见到希特勒的前后经过仔细说了一遍:“然后,我派人将他秘密送出了米兰,他大概现在已经在柏林了。”

    “谢谢你,皮蓬杜。”王维屹长长松了口气。

    阿道夫.希特勒也回来了,整个拼图已经彻底完成。而德国,整个战争都已经按照自己的意愿走下去了。

    “我听说你在意大利做了不少的事情,告诉我是怎么回事?”王维屹这时把注意力转移到了他所关心的事情上。

    皮蓬杜很快说道:“前一任意大利的大独裁者贝尼托.墨索里尼在他死之前的第三年,废黜了意大利王国的最后一任国王翁贝托二世,成立了意大利社会共和国,由他担任意大利社会共和国终身总统。三年后贝尼托.墨索里尼死去后。他的儿子维托里奥.墨索里尼成为意大利新的终身总统。这是一个对权力和金钱的贪婪,丝毫也不逊色于他父亲的大独裁者,在美国的利诱下,他毫不犹豫的背叛了曾经的盟友德国,甚至加入到了对德国的攻击之中。不过,既然是贪婪的人。我们总能找到办法对付他的。而我要做的第一步。就是控制住意大利的总理贝特鲁尔我用了什么手段,大概卡萨诺维奇先生已经对您说了,而我已经有了完整的计划让意大利退出盟军”

    他仔细的说出了自己的全部计划

    王维屹听的非常认真:“一切都按照你说的去做,事情交给你,我放心的很。但是有一个前提条件,不能影响到你的正常生意。”

    “嘿,男爵。你不再把我当朋友了吗?”皮蓬杜看起来有些生气:“我和威尔的一切都是你给予我们的,没有你,就没有我们的现在”

    “听我说。”王维屹打断了他的话:“你并不是一个人,你有一个庞大的家族,庞大的产业,如果失去了这一切的话我无法想象他们”

    “请您听我说。”皮蓬杜反过来打断了王维屹的话:“是的,我们有庞大的家族。也有庞大的产业。但如果我们的朋友需要,我们可以毫不犹豫的放弃这一切,顶多就是重头再来。我们和那些年轻人不一样,您对我们来说就意味着全部而且难道您忘记了吗?无论是玛歌酒庄还是梦特娇,您都拥有一半的股份。”

    王维屹笑了,这次是他真心的笑了。

    无论是谁曾经背叛了自己。但起码他还有那么多的朋友。

    “好吧,我不再会阻止你做什么。”王维屹正色说道:“意大利的军队虽然战斗力不强。对德国不能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影响,但是他们一旦退出战争的话,就好像多米诺骨牌被推翻了第一块,会在盟军内部引起连锁反应的。甚至会造成整个战场的崩塌。我在北非和中东都指挥过战斗,无论是南非、埃及,还是保加利亚这些国家,他们都并不是真心的要加入到以美国为首的盟军之中”

    皮蓬杜完全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也完全能够明白自己身上的责任重大:“放心吧,男爵,目前意大利正在按照我所设想的进行着,相信在未来两个月里就能够出现本质上的改变,但是现在的前提,是柏林是否能够坚持上两个月。”

    王维屹又笑了,笑容里带着坚定,也带着一些轻蔑:“柏林完全可以继续坚持上两个月,甚至是更长的时间。”

    皮蓬杜放心了,这是男爵做出的承诺!

    他们仔细交谈了注意事项,交换了彼此的情报,这个时候外面又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皮蓬杜一下变得紧张起来。

    “不用担心,自己人。”王维屹从容的站起身打开了门。

    “男爵,您回来了。”门外,传来了恭敬无比的声音。

    “是的,我回来了,艾略特。”

    “我一直在等着您回来,现在,我身上的这副担子可以放下来来了。”

    语气从容,淡定,好像在说着一件最寻常不过的事情,但是艾略特的眼中,却分明闪动着一些泪花:“我一直在等待着您的召唤,一直到今天我接到了卡萨诺维奇的电话为止。”

    “进来吧。”

    艾略特走了进来,当他看到皮蓬杜的时候,一点也不吃惊:“皮蓬杜先生,您好,在这里见到您是我的荣幸。”

    “瞧,谁来了,艾略特。”皮蓬杜笑着说道:“能够想象吗,这个当年的小家伙,现在居然是维特根斯坦家族的掌门人了!啊,男爵,艾略特,你们谈你们的事情,我会把您交代的事情办好的。”

    皮蓬杜走了,王维屹让艾略特在自己的面前坐了下来:“纽约的事情是你做的吗?”

    “是的,不过准确的说,是您创立的纽约同盟一起做的。”艾略特恭恭敬敬地道:“盖茨和劳伦斯都参与了进来,我们一收掀起了这样的疯狂。”

    “你长大了。艾略特。”王维屹微微笑着:“你知道了如何利用最小的代价去获得最大的回报,你知道了在战争中战场并不只有一个。我很感谢你这些年来的努力。”

    “不,这是我应该做的。”艾略特在男爵面前永远都是那样的谦卑:“维特根斯坦家族史您得,我不过是在替您打理而已。任何损害到您利益的事情,都将遭到我无情的反击。我想。等到战争结束,我就可以把维特根斯坦家族还给您了。”

    “不。没有人比拟更加合适的了。”王维屹接口说道:“你让这个庞大的家族继续良好的运转着。在这一点上我不如你。你会一直呆在这个位置上,直到你再也做不动为止。”

    艾略特默默地点了点头,他知道这是男爵对于自己巨大的信任

    “现在告诉我,战争是如何爆发的,威廉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当男爵开口问出这个艾略特最怕回答的问题后,他在那里沉默了许久:“男爵,我对您没有任何的不恭。但是我想这个问题,您还是亲自去问威廉的好。”

    王维屹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这件事情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由父亲亲自去问儿子比较好。

    艾略特叹息了声:“本来,我可以安排你们见面的,但是自从战争爆发后,威廉似乎在刻意回避着我。我都记不清有多少时候没有见过他了。除了在电视上之外男爵,威廉变了,变得非常陌生,已经再也不是我们曾经认识的那个威廉了”

    这次,轮到王维屹沉默了下来。

    威廉变了,变得非常陌生。已经再也不是我们曾经认识的那个威廉了艾略特的话重重敲击着他的内心,可是无论怎么变。他也究竟还是自己的儿子

    这一点,没有任何人和任何力量可以改变的

    “我会去找威廉的,我想见他的话没有谁可以阻止。”王维屹淡淡地说道。

    “是的,我明白。”艾略特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些笑容:“您是骷髅男爵,谁也无法阻挡住骷髅男爵。我希望您能够劝说威廉回心转意,变回那个我们所熟悉的威廉。”

    王维屹点了点头:“安排一次我和盖茨与劳伦斯的见面,直截了当的告诉他们,我就在纽约。”

    “好的,男爵,我很快就去安排。”艾略特立刻说道:“还有一件事情您大概不知道,其实威廉和他的副总统卡鲁塞的关系并不密切,在总统很多国策上,卡鲁塞都有着不同的意见,他们已经不再是过去那种亲密的伙伴关系了。而还有更加重要的一点,中央情报局的局长小威廉.弗朗西斯.雷伯恩和卡鲁塞之间,也有着难以调和的矛盾。”

    王维屹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你是有什么计划了吗?”

    “是的,一个非常大胆的计划。”艾略特放低了自己的声音:“这个计划最初在我脑海里出现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但是经过仔细考虑,我却觉得并不是绝对不可行的,如果能够成功的话,将会让美国人内部发生严重的混乱,造成彼此的不信任”

    他详细的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王维屹仔细的听完,笑容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你企图诬陷一个美国啊,算了,反正这样的事情我们不是没有做过还有绑架,我记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我就成功的在美国绑架了大量的重要人物艾略特,放手去做你认为应该做的事情,如果需要我的帮忙,我会全力以赴的。”

    “谢谢您,男爵。”艾略特宠辱不惊地道:“人选我都已经挑好了,而且计划已经开始实行。不过您的安全是我所担心的。这里很难让我放心,我建议您住到我那里去。”

    “不,我就在这里。”王维屹拒绝了对方的好意:“刚才你说的那个小威廉.弗朗西斯.雷伯恩有他的资料吗?”

    “有,我都随身带着。”

    小威廉.弗朗西斯.雷伯恩,1960年晋升中将,1963年退休。中央情报局的约翰.亚历克斯.麦科恩辞职后,他的老朋友林登.约翰逊排除了最有资格的中情局副局长马歇尔.西尔维斯特.卡特,1965年4月正式提名他为中央情报局局长,他接任局长还不是因为他在海军方面的成就,而是因为他对约翰逊的坚定支持,他和约翰逊都是德克萨斯人,这一切后来都证明在情报工作中搞政治关系的任命会带来多大的错误,他的就职仪式不是在兰利总部,却带了中央情报局的官员在白宫举行,于是美国那些最神秘的人物都在记者的相机面前曝了光。

    雷伯恩对情报工作一窍不通,又自命不凡,引起中央情报局官员的强烈不满。

    他在中央情报局的唯一“贡献”就是自助食堂吃白面包,因为他更加喜欢吃的是海军的黑面包。

    这,于是便成为了艾略特最好的猎物。

    一个大胆无比的计划,成功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但如果能够成功的话,将让美国政府内部乱成一团的。

    而计划的主要实行者,已经开始了全部的行动!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