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九十九. 威廉总统

八百九十九. 威廉总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今年纽约的天气有些寒冷,不过这丝毫也无法阻挡住所有人的发财梦想。

    其实不是没有人发现其中的问题,但人总会抱着一些幻想,认为自己绝对不是击鼓传花游戏里最后一个接手的人。

    所有的人都是笨蛋,只有自己才是最聪明的人。正是这样的心态,才让这场危险的游戏就快要到达一个顶峰状态了。

    可是谁又会在乎呢?

    站在暖洋洋的办公室里。艾略特握着一杯杜松子酒,凝视着窗外。他以前并不喜欢杜松子酒,可是和男爵呆的时间长了,便也渐渐的喜欢起来。

    人总是会互相影响的。

    他的助手帕里斯悄悄的走了进来,动作很轻,就和当年的艾略特一样的小心谨慎。艾略特笑了一下:“怎么样了,帕里斯?”

    “啊,所有的人都在为房屋契约发疯,股市也在这样的气氛下一涨再涨......”帕里斯用不快的语速说道,接着话锋一转:“不过从昨天开始,有人忽然开始抛出了好几套非常值钱的房子,比如曼哈顿第五大道的......”

    艾略特忽然说道:“曼哈顿第五大道西十一街191号?”

    帕里斯一怔,他必须要看一下手里的资料才能够确定:“啊,是的,曼哈顿第五大道西十一街191号,您是怎么知道的?”

    “他回来了,他现在就在纽约。”艾略特一口喝光了杯子里的酒:“真的,他真的已经到纽约了。啊,可是他为什么不命令我去见他呢?”

    “您说的是男爵吗?”帕里斯小心翼翼地问道。

    “男爵,我一直在等待着的男爵......”艾略特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感情:“曼哈顿第五大道西十一街191号。然后还有布鲁克林和皇后区的大量房产......啊,男爵已经知道我想做什么了......所以,他也开始动手了......”

    “您说男爵在没有和您见面的情况下,就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帕里斯有些迟疑。

    “帕里斯,男爵根本不用和你见面。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艾略特的语气里带着无比的自豪,就好像这些事情是他自己的光荣一般:“他的神奇,是你根本想象不到的,即便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完全是跟着男爵学的。我想,男爵暂时不想见我。一定有他的想法。立刻通知摩根先生和洛克菲勒先生,我要立刻和他们开会。”

    “是的,先生,我立刻去打电话。”

    看着帕里斯走了出去,艾略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满满的一杯酒。他重新来到了窗户边。窗户上有了一些雾气,他仿佛看到男爵的脸正在雾气中浮现。

    男爵回来了,很快一切都将会重新走上正道的......

    ......

    白宫,1966年1月。

    “总统先生,股市还在继续疯涨,房屋契约也即将失控。”

    “控制不住了吗?”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威廉.维特根斯坦转过了头。

    “我已经多次召集这方面的专家召开过会议,但还没有找到很好的解决办法。”总统的高级幕僚特纳有些无奈地说道:“我们无法使用政府的力量来干涉。否则,这将让我们的国家提前陷入混乱的。”

    威廉沉默了下:“我亲眼见过1942年8月的那场可怕的股灾,整个美国金融彻底的崩溃了,没有人能够挽救,没有人。而这,无非就是1942年的翻版......”

    威廉叹息了声,他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但即便身为美国总统,他也根本无法阻挡住疯狂的市场。

    除非,有一个人在这里才有办法解决......

    “这是我们能够搜集到的全部资料。”特纳将一叠文件放到了总统的面前:“我想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很快就会发生的。”

    威廉顺手翻阅着这些文件。接着目光很快停顿住了:“曼哈顿第五大道西十一街191号?你确定没有弄错吗?”

    “啊,我想是的,这些文件都经过了再三的核对。”特纳非常肯定地说道。

    “他回来了。”威廉忽然这么说道。

    特纳觉得有些奇怪,不是奇怪总统说的“他”是谁,而是他发现总统的声音竟然在颤抖着。

    在他的印象里。总统虽然年轻,但却勇敢、坚定,在挫折面前从来不会低头,也正是这些优秀的品质,才让他击败了强大的对手,成为了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

    “那是一幢三层楼,复古风格的房子。”威廉出神地说道:“里面的装饰并不奢华,但却能给人以温暖的感觉,那是真正的家。以前,我每次遇到了不开心的事情,总会到那去坐上一会,然后什么烦心事都没有了。啊,我想起来了,有一次,我在那整整呆了三天,那的管家式老福德先生,他总会给我端来一杯热腾腾的中国茶,配上几块我最喜欢吃的饼干,然后默默地离开,从来也都不会来打扰我。后来老福德先生死了,我总感觉那里缺了一些什么,以后就再也没有去过了......”

    特纳不知道总统先生为什么会说起这些事情......

    “赫敏阿姨去世后,那里的屋子一直是艾略特在打理的......”威廉的眼睛渐渐眯缝了起来。

    “那也是他抛售的吗?”

    “不,艾略特有再大的胆子,也绝不敢抛售这些房产的。”威廉冷冷的说了一句,接着,他的语气再次变得充满了感情:“只有一个人有资格这么做。他回来了,他真的回来了。”

    特纳发誓,如果办公室里没有其它人,总统先生一定会哭泣的......

    “金融崩溃也许在这个时间段反而不是坏事。”威廉很快把自己的思想拉了回来,他是美国总统。不会因为私人的感情而放弃正事的:“许多次都证明过这一情况,战争将会对国内产生很大的刺激......特纳,前线的情况怎么样了?”

    “总统先生,有些让人沮丧。”特纳遗憾地说道:“本来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着,可是那个骷髅男爵的忽然出现。却改变了战场上的局势。柏林、北非、中东的德军陆续发起了反击,而且都取得了胜利,更加诡异的是,骷髅男爵总会准时出现在反击的战场上......让我们沮丧的是,我们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而且在他亲自指挥的反击面前。我们甚至没有办法阻挡,不过,我想我们并不需要担心......”

    “你是想说按照两国目前力量的对比,我们不用担心是否会取得胜利吗?”威廉笑了一下:“不,你错了,你从来没有体会过男爵的可怕。他有一种奇怪而又神奇的力量,能让许多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在不经意间发生了,在蒙福孔战役的时候,九十万的盟军包围了他,但他却神奇的离开了,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能够弄清楚他到底是用什么样的办法离开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德米扬斯克战场,没有人想到他会出现。可他偏偏就出现了,而且就用自己的方式带领绝望中的德军取得了胜利......特纳,永远不要低估这个人,我们任何一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不知道为什么,特纳总是觉得总统的话里,似乎对这个骷髅男爵特别崇拜......可是仔细想想,在美国、在欧洲,骷髅男爵拥有着大批的崇拜者和追随者,也许,总统先生也是其中之一吧。

    “那么您的意思是我们无法取得胜利了吗?”

    “不。你又错了。”威廉淡淡地道:“他是非常厉害,他能够在绝境下带领部队取得局部战场的胜利,但绝对无法来上一次大逆转。威斯特摩兰将军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增援,2月月底前他就会重新发动新的攻势,并且在中东和北非。都将同时发起进攻。男爵即便真的有三头六臂,也绝对无法同时应对那么多的地方的。战争很快会以盟军的胜利而结束!”

    特纳这才放心了,刚才,他还以为总统已经绝望了。

    “去办你应该办的事吧,啊,把胡佛叫来。”

    “是的,总统先生。”

    没有多少时候,联邦调查局局长胡佛出现在了总统办公室里。

    这是一个传奇般的人物。

    约翰.埃德加.胡佛,他的名气远远超过电影明星,权势让总统也望尘莫及。他是一个时代的象征。

    1924年,当时还是一名司法部年轻律师的胡佛被任命为FBI局长,没有人会想到,他在这个位子上到现在为止居然已经坐了42年。

    胡佛知道怎样保守秘密,这是他成功的真正原因。他不仅知道这些秘密,而且没有人知道他究竟知道哪些秘密。没有一位总统敢解雇胡佛,因为没有一位总统知道胡佛究竟知道些什么。这对总统来说是最大的恐吓......

    可是威廉却从来没有畏惧过胡佛,因为他看到比胡佛更加神奇的人。在那个人的眼里,胡佛的那一套,也许都是一些小儿科而已。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威廉看了一眼胡佛,淡淡地问道。

    “马丁.路德.金正在我的严密监视之中。”胡佛同样冷淡的回答道:“他还在不断的支持和鼓动罢工,在他发表了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后,他的声望到达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在他的身边聚集起了大量的拥护者。”

    “我有一个梦想。”威廉笑了一下:“我们来到这个圣地也是为了提醒美国,现在是非常急迫的时刻。现在决非侈谈冷静下来或服用渐进主义的镇静剂的时候。现在是实现民主的诺言时候。现在是从种族隔离的荒凉阴暗的深谷攀登种族平等的光明大道的时候,现在是向上帝所有的儿女开放机会之门的时候,现在是把我们的国家从种族不平等的流沙中拯救出来,置于兄弟情谊的磐石上的时候......”

    胡佛也笑了,他知道自己该在什么时候冷淡。在什么时候笑。

    这是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想”演讲的一部分,总统先生随口便背了出来。

    他很清楚威廉总统虽然身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但永远不能被他的岁数所蒙蔽,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没有其他人能够知道。

    “这是一个危险的家伙,一刻也不能放松对他的监视。”威廉收起了笑容:“许多时候。一张嘴能够抵得上十万的军队。德国前任元首阿道夫.希特勒正是靠着自己出色的演讲,让他在德国国内建立起了无与伦比的威望。”

    “是的,总统先生。”胡佛迟疑了下,接着终于开口说道:“我们得到了一个未经证实的消息,也许阿道夫.希特勒并没有死。”

    “什么?”一直都非常冷静的威廉到底还是失声叫了出来。

    胡佛苦笑了下:“未经证实的消息,我正在让人调查清楚。可是这大概超出了FBI的职权。”

    “不,这绝对不可能会发生的......”威廉才说出这句话,很快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为什么不可能会发生呢?他也回来了,阿道夫.希特勒为什么不能没有死呢?难道是他做出来的事情吗?”

    “您说的是恩斯特.勃莱姆?”胡佛很快便猜出了那个“他”是谁。

    威廉并没有正面回答:“胡佛,我知道调查这些事情超出了FBI的职权,但我现在给你特别的权利。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弄清楚希特勒到底是否还活着。”

    “是的,我会尽力查清楚的。”

    “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你去办。”威廉停顿了下,打开了自己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张照片。他似乎对这张照片非常的爱惜,凝视了许久才将它交给了胡佛。

    胡佛接了过来,照片已经泛黄,有许多年头了。照片上是一对青年男女。

    “女的。是雷奥妮伯爵夫人。”威廉缓缓地道:“那个男的,我想你应该猜到是谁。”

    “骷髅男爵?”胡佛惊讶的脱口而出。

    “是的,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

    胡佛心中的惊讶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了。

    在欧洲、在美国没有人不知道骷髅男爵,但是奇怪的是,男爵没有留下过任何正面照片,只是曾经有记者拍到过他的一张侧面照。

    所有尽管男爵的名声无人不知,但真正知道他长什么样的人却并不多。没有想到的是总统居然有一张骷髅男爵的照片。

    威廉却很清楚,这是亚力克森男爵在这个世上的唯一一张照片,那是他和母亲一起拍的,然后。母亲交给了自己,每当他想起父母的时候,总会拿出这张照片。

    “骷髅男爵已经到了美国,而且就在纽约。”

    威廉的话更加让胡佛惊讶了,这样的情况就连他都没有掌握。总统又是通过什么渠道得知的?

    现在,胡佛更加觉得总统先生神秘莫测了......

    “派人想办法找到他。”威廉注视着FBI的局长:“但是,不许伤害他,要把他安全的带到白宫来。胡佛先生,我必须要提醒你,我的不许伤害,指的是不许对他使用任何暴利的手段,哪怕一点也不可以。”

    “是的,总统先生,我会尽量做到的。”胡佛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其实,你们未必能够抓得住他。”威廉忽然笑了笑:“几十万的军队都无法抓到他,我不太相信FBI就能办到。除非是他自己想走进白宫。”

    “哦,总统先生,他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够大摇大摆的出现在您得面前伤害您。”

    “你错了。”威廉又笑了笑:“如果他愿意的话,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阻挡住他。而且完全可以不用担心的,他不会伤害这里任何一个人的。”

    说到这,他定了一下神:“好了,胡佛先生,做你的事情去吧。”

    当胡佛离开这里后,威廉又陷入到了沉思之中,其实,刚才自己想说的,并不是“他不会伤害这里的任何一个人”,而是“他绝对不会伤害自己”。

    天底下没有一个父亲会伤害自己的儿子。

    这些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父亲,梦里、醒着的时候都是如此。他和任何一个儿子一样,都希望父亲陪伴在自己的身边。

    他崇拜着自己的父亲,比所有人都更加疯狂的崇拜着,在他的心里父亲就是神,哪怕自己现在已经成为了美国总统,也是一样这么想的。

    当父亲离开自己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他多想告诉父亲,不要走,如果能够不走,他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

    可是父亲最终还是离开了......

    他并不恨自己的父亲绝情,因为父亲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他有许多许多的事情要去做,像他这样的人,是不会被家庭牵累的。

    他唯一痛恨的,只是父亲为之服务了那么多年的那个国家而已!(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