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九十八. 黑帮教父

八百九十八. 黑帮教父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荷兰郁金香事件引发的惨剧绝不亚于美国任何一次股灾,许多人因为高价购入郁金香而血本无归,跳河自杀,有人从富翁一夜间变得一贫如洗,沿街乞讨。这种从天堂陡然跌入地狱的转折,给了荷兰一个不小的打击。荷兰的金融业迅速萎靡,商业经济亦开始走下坡路。”

    “些人可真都是一些傻子啊,如果换了我的话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谢丽莎笑着说道。

    “是啊,我们每一个人都认为自己是聪明人,绝对不会去做这些傻事的。但当这些事情再一次的发生,我们又会义无反顾的跳进去。”王维屹淡淡笑着:“比如现在的纽约,你们手里拿的那些房屋契约,难道和郁金香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呢?”

    谢丽莎终于明白了“莫约尔先生”话里的意思了。他是在告诉自己,房屋契约和郁金香的性质完全是一样的,早晚也会和荷兰的郁金香市场那样崩溃。

    但是谢丽莎想都未想的就说道:“不,先生,不可能的,每个人都在买,每个人都在看着这些东西一天比一天的价值高。房屋契约不是郁金香,美国也不是纽约。”

    身在迷途中的人总部愿意抽身的,王维屹的话再一次得到了证实。

    他并不是对谢丽莎有什么非分之想,他只是可怜那个小女孩爱丽丝,所以他决定再给谢丽莎最后一次机会:“你花了26000美元,而我现在给你30000美元,把你的那张房屋契约转让给我。你愿意吗,谢丽莎?”

    他是想救谢丽莎,他不想看着在金融崩溃到来的那一刻,已经没有了父亲的爱丽丝再次失去自己的目前。

    可是怎么也都没有想到。谢丽莎却再次误解了王维屹的意思,她嘲讽的笑了起来:“莫约尔先生,我终于明白你想做什么了,难道你以为一顿饭和你所谓的什么郁金香的故事,就想从我手里骗走房屋契约吗?不,这是不可能的!”

    说完,她一把拉起自己的女儿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看着她们的背影,王维屹深深的叹息了一声。他知道。谢丽莎掉进这些漩涡,已经再也无法抽身了,还有许多许多的人都和他们是一样的......

    他付了钱,然后离开了餐厅,可是当他才出去,一个块头很魁梧的家伙就朝他迎了上来,面色凶狠的走到了他的面前:“你这个该死的小白脸,你知道我是谁吗?”

    王维屹根本就不认得这个人:“对不起,先生,我不知道你是谁。而且我也没有兴趣知道你是谁!”

    “我是**沙!”这个家伙的声音更加大了。

    “我认识**沙冲锋枪,过去苏联军队使用的。”王维屹一笑:“我想,你大概和冲锋枪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吧?”

    **沙大概是个头脑简单的家伙,完全没有听明白对方话里嘲讽的意思:“听着,小子,你得识相一些,谢丽莎是我的女朋友,你不能占她的便宜。”

    王维屹总算是明白了,大概对方误解了自己和谢丽莎的关系。可他不想解释什么:“**沙。假设你真的是谢丽莎的男朋友,我想你最应该做的是劝阻她不要做傻事。而不是站在我的面前说这些无聊的话。”

    **沙被彻底的激怒了,他猛然一拳头挥了上来。可是当他拳头挥到一半的时候却又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一枝手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瞧。我个人认为拳头不可能有枪快。”王维屹微笑着说道:“当然,如果你想尝试的话我也并不介意。”

    在枪口的威胁下,**沙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现在告诉我,你不过是个小角色对吗?”

    **沙勉强点了点头,王维屹对他的态度还是比较满意的:“你认得卡萨诺维奇吗?”

    “啊,卡萨诺维奇先生,我当然认识他。”

    “你能够带我见到他吗?”

    “啊,不。”**沙变得沮丧起来:“我可没有办法见到卡萨诺维奇先生,他可不是说见就能见到的,不过我想班比先生可以见到。”

    “班比先生?”

    “是的,他负责这一带所有的意大利人和法国人的保护费,他很得到卡萨诺维奇先生信任。”

    “你能够见到班比先生吗?”

    “我想这是可以的。”

    王维屹收起了枪,从口袋里掏出一百美金给了**沙:“听着,你去找到班比先生,然后让他转告卡萨诺维奇,就说莫约尔先生想要见他,地点就在墙角那的咖啡店里,这一百美金是给你的酬劳。”

    **沙有些发懵,他不知道这个自称“莫约尔先生”的家伙是谁,居然要让卡萨诺维奇来见他,难道他不知道如果得罪了卡萨诺维奇先生,随时随地都会在大街上被乱枪打死的吗?

    不过,手里的这一百美金可就在自己的手里......

    ......

    坐在墙角的位置上,享受着纽约下午的阳光,品尝着一杯现磨的咖啡,大概这也算是一种惬意的生活吧。

    战争离这里很远,也暂时远离了王维屹。

    咖啡馆里的客人并不是很多,忙碌的人宁可把精力更多的放在如何赚钱上,而不是在这里消耗完自己一整天的时间。

    王维屹却宁可享受着这难得的平静。

    过了不多一会,一群凶神恶煞的家伙冲了进来,一看他们就是黑帮的,这群黑帮分子毫不客气的把除了王维屹之外所有的客人都给赶了出去。

    王维屹朝窗外看了看,发现不远处就有两个警察,可是警察对这里发生的一切根本就无动于衷。

    客人们被赶光了。就连老板和服务员也都被赶了出去。接着,外面开来了一辆轿车,那些黑帮分子也很识相的退了出去。

    卡萨诺维奇走了进来,就算过去了这么多年。王维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卡萨诺维奇。

    他发福了,看样子这些年他混的相当不错。

    现在,咖啡管里就剩下了两个人,王维屹和卡萨诺维奇,卡萨诺维奇一步步朝着王维屹的方向走来,步伐缓慢而又沉重。当他来到王维屹的面前,能够看到这个纽约之王眼睛里泛动着的泪花:“莫约尔先生,您好吗?”

    “我很好,你也过得不错吧。卡萨诺维奇先生。”

    卡萨诺维奇深深的吸了口气:“是的,我过得相当不错,这些所有的黑帮都被我在十多年前就赶走了,我是纽约的黑帮教父,我控制着一切不合法的生意,警察局和联邦调查局的高层都有我的人,没有人敢反抗我的权威。可是,我始终没有忘记,二十多年前我不过是一个不名一文的穷小子,我也知道这一切都是谁带给我的。”

    卡萨诺维奇的声音变得颤抖起来:“是您。男爵先生。”

    王维屹笑了笑:“你还对我保持忠诚吗?”

    “卡萨诺维奇永远对您保持忠诚。”卡萨诺维奇的回答没有丝毫的迟疑:“在别人面前我是纽约黑帮之王,但在您得面前,我永远都是您最卑贱的仆人。”

    “不,我们是朋友。”王维屹淡淡的笑着:“我给了你一切,你没有忘记,我很高兴。你还是继续当你的纽约之王,我对这张位置没有太大的兴趣。现在请坐下吧,卡萨诺维奇。”

    大概没有任何人可以想到,在纽约说一不二的卡萨诺维奇。居然会有现在的这个样子。

    卡萨诺维奇如同一个小学生那样坐了下来:“男爵先生。我知道您回来了,到处都在传着这样的消息。我想尽自己的可能帮助您。可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所以我就派人收集了一大批的药品,悄悄的送到柏林。您知道我这样的人有自己的办法。”

    “很好,这是你回报的开始。”王维屹就如同一个播种人,在许多年前他播下了种子,而现在到了收获的季节了:“还有呢,你还为我做了一些什么事情?”

    “我还帮助皮蓬杜先生扣押了意大利总理贝特鲁尔在美国的情人和私生子,我不知道皮蓬杜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我知道他是您的好朋友。”

    “哦,皮蓬杜这个老家伙居然还活着?”王维屹笑了:“大概他是要威胁贝特鲁尔为他做些什么事情吧。这个老东西,我想他也是在那里帮我。你负责联系皮蓬杜,告诉他我现在在纽约,让他立刻来见我。”

    “是的,男爵先生,我立刻去办。”

    “还有呢?你还和我的哪些朋友有联系?”

    “艾略特先生。”卡萨诺维奇很快回答道:“艾略特先生现在是维特根斯坦家族的首领,我现在的一切除了您得恩情外,艾略特先生对我的照顾也是很大的。啊,他现在就在纽约,需要我通知他来见您吗?”

    “他现在就在纽约?”王维屹在一瞬间似乎隐隐有些明白发生在纽约和全美国的疯狂来源了。

    也许艾略特就是幕后的那只黑手......可凭借一个维特根斯坦家族的力量是无法做到这些的,也许他启动了纽约同盟吧......

    王维屹并不是特别肯定:“暂时还不需要,我想我自己会去见他的。啊,卡萨诺维奇,你去购买哪些房屋契约了吗?”

    “我本来想购买的,但是艾略特先生给我来了电话,让我不许插手这些地方。”卡萨诺维奇很快回答道:“他告诉我这很危险,非常之的危险。”

    王维屹已经基本可以确定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做的了。

    在上一次的金融风暴中,艾略特是自己最得力的助手,他从自己这里学到了许多东西,如果他启动了纽约同盟的话,他完全有能力办到这些事情。

    王维屹在那想了一下:“经营着这些房屋契约的经纪公司,谁最有实力?”

    “弗罗斯特的‘弗罗斯特经纪公司’。”

    “我需要见到他。告诉他有一笔大生意要给他做。”

    “现在吗?”

    “是的,现在。”

    “好的,我立刻帮您安排去。”

    “等等,卡萨诺维奇。你想发笔大财吗?”

    “当然了,男爵先生,谁会嫌钱多呢?”卡萨诺维奇笑了起来。

    王维屹也笑了:“那么,把你所有的房屋契约都给我,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当然,在弗罗斯特先生到来之前我就必须看到你的房屋契约。”

    “啊,好的,如果我不相信您我还还可以相信谁呢?”卡萨诺维奇的回答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

    王维屹品了一口咖啡,他觉得自己又要在纽约狠狠的赚上一票了......

    当卡萨诺维奇离开后。他开通了和小灵之间的通讯:“我记得二十多年我在纽约收购了大量的房产是吗?”

    “是的,在金融危机爆发的时候,这些房产之前都是赫敏在帮你经营。”

    “赫敏,赫敏,我的朋友,可惜我再也见不到她了。”王维屹叹息了声:“你能帮我把那些房屋拥有者的证明文件,啊,就是那些所谓的契约立刻给我送来吗?”

    “可以,你是不是又在动什么坏脑筋了?”

    王维屹笑了,笑的非常开心:“不。动坏脑筋的人并不是我,而是艾略特和他的朋友们。那些疯狂的投机者大概不会想到,从一开始他们就落到了一个陷阱里。”

    “你不但不准备阻止,而且还准备推波助澜吗?”

    “艾略特在帮助我,用非常特殊的方式帮助着我和德国,而且他做的是如此的出色,我为什么要阻止他呢?更何况,我已经试过了。”王维屹叹息了生:“就在不久前,我劝说了一个可怜的女人。但他们已经完全的发疯了。没有人会听我的话的。”

    小灵不再说话了。

    其实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你永远无法阻止一群调入了发财梦里。并且变得无比疯狂根本听不进任何反面意见的人......

    ......

    卡萨诺维奇带来了他所有的房屋契约,以及那个弗罗斯特。

    弗罗斯特听卡萨诺维奇先生说要让他见一个大人物,但他绝对没有想到所谓的大人物居然是那么年轻的一个人。

    “坐吧。”

    在年轻人“莫约尔先生”的话里。弗罗斯特坐了下来。

    王维屹看了看卡萨诺维奇带来的那些契约,然后放到了弗罗斯特的面前:“你看看,按照现在的市值这些能卖出一个好价钱来吗?”

    弗罗斯特只简单的看了一下,便很快地说道:“当然,当然可以,哦,这将会是一笔庞大无比的数字,而且我保证,只要一出现在我的经纪公司,很快就会被哄抢一空的。”

    王维屹点了点头:“帮我全部抛了它。”

    弗罗斯特大是吃惊,他把目光落到了卡萨诺维奇的身上:“卡萨诺维奇先生,您真的决定要这么做吗?”

    “一切都听莫约尔先生的。”卡萨诺维奇面无表情地说道。

    现在,弗罗斯特得对“莫约尔先生”刮目相看了,这个年轻人,居然能够让纽约的黑帮教父如此听命于其。

    “那么,两天之内我就能够帮您全部出手......”

    弗罗斯特以为没有什么事了,但随即王维屹又从一个包里拿出了厚厚的一叠文件:“这些呢?你认为它们值钱吗?”

    弗罗斯特小心翼翼的接了过来,才看了几眼便不由自主的发出了惊呼:“上帝啊,曼哈顿第五大道的,啊,这,这是时代广场的......上帝啊,您在布鲁克林区和皇后区居然也拥有那么多的房产......啊,您曾经是美国的国王吗......”

    弗罗斯特做了那么多年的生意,还从来都没有见过一个人能够拥有那么多房产的,现在,他对年轻的莫约尔先生再也不敢有任何的轻视了。

    “全部给我抛出去。”王维屹淡淡地说道。

    弗罗斯特艰难的咽下了一口口水:“您,您真的确定要全部抛了吗?”

    “是的,弗罗斯特先生,一样不留的全部抛出去。”王维屹还是用那样淡然的口气说道:“只要价格能够合理,或者有人买的多的话,略略压一些价也可以。当然,屋子里的所有家具我都可以无偿奉送。”

    “没有人会在乎屋子里放着什么东西的,他们甚至都不会去多看一眼。”弗罗斯特的声音里透露着紧张:“我从来没有做过那么巨大的生意,莫约尔先生,我会想方设法做到您满意的。”

    “你必须要让莫约尔先生满意。”卡萨诺维奇冷冷地说道:“如果你做了什么错事,或者莫约尔先生有任何不满的话,我保证你的尸体很快会在纽约的街头被人发现的,你想我这么做吗?”

    “啊,不,不,我当然不想,我保证可以做好。”弗罗斯特被吓了一跳,这些黑帮分子是自己绝对得罪不起的。

    “那么就去做吧,弗罗斯特先生。”

    “再见,莫约尔先生,再见,卡萨诺维奇先生。”

    看着弗罗斯特走了出去,王维屹的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要有耐心,卡萨诺维奇,很快你会变成大富翁的。”

    “男爵先生,我的一切都完全的属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