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九十六. 万岁——元首!

八百九十六. 万岁——元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柏林大反击,是在恩斯特.勃莱姆元帅指挥下,在柏林最困难阶段进行的一次伟大反击。

    这次反击迅速稳定住了柏林原本岌岌可危的局势,让盟军遭受了开战以来最惨重的一次损失。

    更加重要的是,德国的信心和士气再次得到了增加,他们开始相信,正如亚力克森男爵说的那样,最终的胜利必将属于德意志。

    而在柏林反击战后不久,一个更加利好的消息传来:一大批的援助物资已经悄悄的运抵到柏林。

    这一秘密只有高层才能给知晓,它们来自美国,并且以非常特殊的方式秘密进入柏林。而且运送方还做出了可靠的承诺,新的一批物资也即将抵达。

    这是对德国高层信心的进一步增强,现在他们知道自己并不孤独。

    还有许多的人在用各自不同的方式帮助着德国......

    接着,更多的消息开始传到柏林,亚力克森男爵先是出现在了北非,与莫德尔元帅一起,给予了盟军以迎头痛击。接着,男爵又神奇的出现在了中东,指挥着德国和保加利亚的联军进行了法巴曼歼灭战,盟军精锐部队美军第9装甲师遭到了覆灭性的打击。

    全柏林欢欣鼓舞,全德国欢欣鼓舞。全世界的所有目光都集中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亚力克森男爵。

    没有什么奇迹是他不能创造的,没有什么神奇的事情是他无法做到的。只要他愿意,他能够做到所有他愿意做的事情。

    而这,也是以美国为首的盟军所最为担心的......一个骷髅男爵,已经把整个欧洲局势搅得一片大乱。

    可是。他们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却也无能为力。他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眼睁睁的看着男爵纵横在每一个战场上......

    而在男爵驰骋于战场上的时候,一个人也悄悄的回到了德国......

    ......

    丹尼.莫多尔监视着那些进出着柏林的人们,这个当初跟随着菲尔斯参加了抵抗军的年轻人,现在已经成为了菲尔斯最得力的帮手。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进入柏林,他们中有的是从德国沦陷地区历经了千辛万苦到达柏林的,有的是来自欧洲各个国家的志愿者。

    当然。这其中也同样隐藏着大量的间谍。

    而莫多尔的任务就是要在这些人中,用最短的时间遴选出谁才是企图混入柏林的间谍。

    这段时间莫多尔的工作卓有成效,他起码抓获了20名间谍,而卓有成效的工作也让莫多尔赢得了菲尔斯将军的信任。

    又是一群新的难民到了,莫多尔睁大了自己的眼睛......他忽然发现,在人群后有一个穿着呢绒大衣的人正在朝前不慌不忙的移动着。

    莫多尔觉得这个人非常眼熟。他确定自己肯定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人。

    “嘿,你。”莫多尔来到了那个人的身边。阻止了他的前进:“你从哪里来?姓名。”

    “米兰。我叫阿特德勒。”那人平静地回答道。

    “有什么证件吗?”

    “啊,好像没有。”那人在身上摸了一遍说道。

    从米兰来?又没有任何证件?疑惑在莫多尔的心里迅速升起,他发现这个人的胡子似乎是后来黏贴上去的,这也更加增添了他的怀疑。

    心里没有鬼的人,是不会靠着化妆刻意这么隐藏自己的......

    “先生,你的胡子是假的吗?”莫多尔冷冷地说道:“请你把胡子拿下来。或者由我来帮你拿下来。”

    “啊,恐怕这样不行。”阿特德勒微笑着说道:“而且你也不能帮我取走我的胡子。先生,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谁。你又来自哪里?”

    听到对方居然这么说话,莫多尔有些生气,但他还是强忍着怒气说道:“听我说,我是丹尼.莫多尔,德**事情报局的。先生,如果你不想惹麻烦的话,请你立刻按照我说的去做。”

    “军事情报局的。”阿特德勒又笑了一下:“我听说现在是菲尔斯在那担任局长。莫多尔先生,请你帮我找个地方,然后让菲尔斯来见我。”

    疯了,这个人大概是疯了。他居然要让菲尔斯将军亲自来见他。

    “事情非常紧急,我的朋友。”阿特德勒淡淡地道:“如果菲尔斯无法在半小时内赶到,我想所有的责任都将由你来承担。啊,恐怕你也承担不了。还有一些人,你也必须让菲尔斯在最短的时间内通知到。隆美尔、古德里安和所有一级上将以上的军官......”

    疯了,这个人肯定是发疯了,莫多尔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阿特德勒知道对方一定不会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的:“好吧,莫多尔先生,我想在此之前你可以先给菲尔斯打个电话,告诉他,明年的冬天也许会非常寒冷的......”

    这个自称是“阿特德勒”的家伙有些神秘,他看起来像个疯子,但是说话的语气却又是如此的平静,这一点让莫多尔多少有些迟疑起来。

    他决定试一下,他先让人把阿特德勒看管起来,然后拿起电话接通了菲尔斯将军的办公室:“菲尔斯将军,我这里抓到了一个可疑的人......啊,不,没有遇到抵抗,但是他却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我一句也不明白,他到底在那说些什么......他要让您和所有一级上级以上的军官立刻去见他,是的,我也认为他发疯了......是的,除了亚力克森男爵外没有人可以说这样的话......啊,我立刻对他进行审问......但是他让我转告您一句话......明年的冬天也许会非常寒冷的......”

    “什么?你说什么?”电话那头的菲尔斯将军一下咆哮起来。

    莫多尔被吓了一跳,在他的记忆力,似乎从来没有遇到过菲尔斯将军会如此咆哮的,那个该死的阿特德勒。也许会让自己闯祸的:“将军,他说明年的冬天也许会非常寒冷的......”

    菲尔斯将军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能够听出他在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莫多尔,派人保护好这个人,听着,在我到达之前。不允许任何人接近。”

    菲尔斯挂断了电话,只有他知道这句话,是那个人在“离开”这个世界前说的,而且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说的。

    难道这个人真的没有死吗?啊,在亚力克森男爵回来之后太多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都无一例外的发生了。

    他颤抖着手拿起了桌子上的红色电话:“请给我接隆美尔元帅......”

    ......

    莫多尔怀疑自己真的是闯祸了,他怎么会去相信一个疯子的话?那个阿特德勒已经被严密的看管起来。没有任何人可以接近他。

    不过说实话,他真的觉得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人......

    半个小时不到的时候。几辆轿车风驰电掣的开了过来,轿车才一停稳,一大群人便迫不及待的从车上跳了下来。

    莫多尔被吓了一大跳。

    在这一群人里,他看到了隆美尔元帅......古德里安元帅......两个一级上将获得者郭云峰将军......

    然后,他看到菲尔斯将军被人从轿车上抬到了他的轮椅上......

    上帝啊,这些元帅们真的出现了。莫多尔跟本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在哪里?”隆美尔元帅走过来威严地问道。

    “在......就在那间房子里......”

    隆美尔会过身点了下头。

    然后。莫多尔发现了一个细节,隆美尔元帅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军装,这才和他的同伴们推开门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他们在屋子里看到一个人正背对着他们。即便这个人没有转过身子。他们也一眼便认出了这个人是谁。

    这一刻,就如同和亚力克森男爵重逢的时候完全一样,这些帝国的将军元帅们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

    他们怎么也都无法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那个人缓缓的转过了身子......他主动的去除了嘴边的胡子,然后,即便连跟随着一起进来的莫多尔也终于想起这个人是谁了。

    所有的人都笔直的举起了自己的胳膊,接着用最庄严、最整齐的声音一起发出了这样的呼唤:

    “万岁——希特勒!”

    德意志帝国元首:阿道夫.希特勒!

    不是亲眼目睹,谁也无法相信会有这样一幕的出现:所有人都以为已经去世,甚至当着无数德国人之面火花的帝国元首阿道夫.希特勒就出现在了这里!

    “万岁——元首!万岁——德意志!”

    每一个人都在那里大声呼唤着。

    莫多尔也在那里大声呼唤着,此时的他热泪盈眶。亚力克森男爵活着,阿道夫元首也活着。而且,他们都回来了。

    如果说亚力克森男爵是德意志的灵魂所在,那么阿道夫元首就是德意志的精神力量。现在,这两个德意志帝国的传奇人物都已归来,谁还敢说德意志的复兴没有希望?

    起码,莫多尔就看到了希望......

    他还发现,菲尔斯将军的双颊通红,在那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而这,和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完全一样的。

    他们同样也看到了希望已经出现......

    “恩斯特在哪里?”这是“复活”的阿道夫.希特勒所说的第一句话。

    “元首,恩斯特元帅正在中东指挥战斗。”隆美尔急忙说道:“这里不是很安全,请您立刻随我们一起回到帝国大厦。”

    阿道夫点了点头,然后又微笑着看了一眼莫多尔......

    ......

    亚力克森男爵回来了,阿道夫.希特勒也回来了。在那无比熟悉的办公室里,希特勒仿佛又回到了那段岁月。

    在这里。他发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在这里,他和男爵一起带领德意志攀登上了一座前任永远无法想象的巅峰。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个熟悉的军人。站在他面前的,是德意志的希望!

    所有的人都已经回来了......

    电台里,正在播放着希特勒曾经的演讲。好像事先有默契一样,或者更加准确的说,这是在用另一种方式欢迎着元首的归来:

    “德意志,人民们,同志们......我坚决地拒绝了他们的这种无理要求!我从不相信外国人的援助!从不!我从不相信那些来自我们国家与民族之外的所谓援助!德意志的未来要靠我们的人民!只能靠我们的人民!德意志人民,神圣的德意志人民。必须用自己的勤劳、智慧、冷静、勇敢来克服一切困难!只有这样,我们的国家才能前进。我们的民族才能振兴!那些所谓的外交和非政治性援助的唯一目的就是破坏我们国家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败坏我们民族的斗争意志!在那些所谓的国际组织和协议里,也隐藏着同样不可告人的邪恶目的......希特勒领导下的德意志政府只为本国人民的生存和发展而奋斗!那些我们永远的敌人,德意志永远的敌人,从他们的舌头上流出来的只能是谎言!任何与他们合作的企图都是对德意志民族的背叛和犯罪!背叛和犯罪!我们将和这些无耻的、邪恶的敌人们斗争到底!斗争到底!直到永远!直到彻底消灭他们为止......我们已经克服了无数的困难,获得了无数的成就。世界上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止我们!最后的胜利必将属于德意志人民!”

    在山呼海啸的掌声里,希特勒在1939年4月28日所作对当时美国总统罗斯福的答复演讲的片断也被播放出来:

    “罗斯福先生!我深知贵国幅员广大,财富充盈。使您目许要对全世界的历史和所有国家的历史负责任。而我,先生,所处的地位却要平凡得多,局面也要小得多......我接受了这样的一个国家,它因为信任外国的诺言和由于民主政府的恶劣制度而面临着彻底的毁灭......我克服了德国的混乱,重建了秩序,大大提高了我们国民经济所有领域的生产......我成功地将那些让我们揪心的七百万失业者一个不剩地推入有益的生产中去......我不仅在政治上统一了,而且在军事上武装了德意志民族,我还试图将那个在其488个条款中包含着对民族与人们最恶意的强奸的条约一页一页地撕毁。

    我将1919年那些被夺走的省份重新回归帝国,我把几百万从我们怀抱中夺走的、十分痛苦的德意志人重新召回了家乡,我重新统一了有着千年历史的德意志生存空间,我在做到所有这些的时候,尽量不流血,不给我的民族与其他民族带来战争的灾难。我作为在21年前我民族中的一位无名工人与士兵,依靠我自己的力量做到了这些......你的任务,罗斯福先生,比较起来要容易得多。你在1933年出任美国总统,我也在那一年出任德国总理。你在发轫之初就是世界上最大最富的国家的首脑.....贵国的局面之大,足以使你有时间,有闲暇来注意世界性的问题......你的关心和主张所涉及的地区要比我的地区大得多,因为,罗斯福先生,上苍所命我托生的地区,因而也是我必须为之工作的地区,不幸要小得多,虽然对我来说,它要比任何其他东西更加可贵,因为它完全是我国人民所有的!

    虽然如此,我相信,正是这样,我才能对我们全都关心的事情尽最大的贡献,那就是:全人类的正义,幸福,进步和和平。”

    希特勒平静的听着,当年他没有畏惧过美国,而现在他同样也不会畏惧。

    就和每一个德国人不会害怕是完全一样的。

    “元首,这些年您去了哪里?”隆美尔终于开口说道:“男爵失踪了二十年,您也失踪了那么长的时间。”

    “埃尔温,我的朋友,我去追寻男爵的步伐了......”希特勒微笑着,他的语气是如此的平和:“我无法忍受失去男爵的痛苦、孤单,我知道男爵不会真正离开我们的。我在和他一样追寻着生命的平静。可是很可惜,我无法做到这一点。当听到德意志正在蒙受苦难,我,回来了,就和男爵一定会回来一样。”

    他朝这些元帅们看去,希望能够看到那个无比熟悉的身影,可惜他并没有看到:“男爵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没有,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隆美尔很快回答道:“如果男爵知道您已经回来,一定也会非常高兴的。”

    “啊,是的,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男爵了。”希特勒出神地道,接着他猛然挥动了一下胳膊,就和他领导着千军万马的时候完全一样:“在男爵回来之前,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保卫住我们的首都——柏林!”

    柏林,行将迎来她一段崭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