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八百九十五. 在战场上重逢

八百九十五. 在战场上重逢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美国人的命运在这个战场上转了一个弯。

    罗申将军的选择未必在当时来说不是正确的,但是在事后看来,却是一个天大的败笔。

    他的警卫部队,始终都没有能够冲开德国人的防御,尤其是在鲁登道夫上校指挥的武装党卫军第6北方山地师ss装甲掷弹兵11团到达战场之后,局面更是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德军的阵地,看起来时如此的坚不可摧。

    美国人还在一次次的努力着,但每一次的努力,却都没有办法取得任何的效果。而在随后,一个让美国人彻底崩溃的事情发生了:

    范思腾上校和安托诺夫上校指挥的部队出现在了美国人的身后,并在第一时间向美军发起了突击。

    两面受敌的美军一下便陷入到了混乱的境地之中。可怜的克劳斯上校,不得不一面组织对正面的艰苦突击,一面困难的防御着来自后方的攻击。他手里可以利用的力量已经不多了。

    罗申一再要求附近的美军向自己靠拢,但是那些同样在艰苦作战的美军却根本没有办法完成指挥官的命令。

    情况已经到了非常艰难的地步了......

    中午,又是一支新的德国援军到达战场,这也更加增加了德军的作战能力。

    “恩斯特元帅,曼施坦因元帅到了。”在战场上枪炮声压倒一切的时候,一个党卫军的少将来到了王维屹面前低声说道。

    曼施坦因——德意志的功勋元帅曼施坦因!

    王维屹深深吸了口气:“我知道了。”

    只有这么简单的一个回答,对于他和曼施坦因之间来说,并不需要多少的语言来表达内心的激动。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他看到曼施坦因出现在了战场......他看到自己的老朋友拒绝了身边一切警卫的保护......他看到了前骷髅突击队队员曼施坦因正在大步朝着自己走来......

    然后。他们重逢——在战场上重逢!

    “恩斯特队长,骷髅突击队第二小队队长曼施坦因向您报道。”曼施坦因大声说道:“请您分配任务。”

    “弗里茨,你来的有些晚了。”王维屹指了指热火朝天的阵地:“有一些美国人正在想从这里突击出去,我们正在进行一场小小的战斗。”

    “请允许我加入战斗。”

    “批准,曼施坦因队长,你可以加入战斗了。”

    “谢谢。恩斯特。”曼施坦因深深注视着他一生最好的朋友:“我总是在想,如果你回来的话,我会给你一个最深的拥抱。但是当你真正出现,我却发现我们之间不用任何这样的形式。我很高兴和你再次并肩作战。”

    “我也一样很高兴和你再次并肩作战......”

    子弹在空中呼啸着,两个德意志的元帅却好像什么也都没有看到,就这么彼此面对面静静的站着。

    那些曾经的回忆。如同电影一般不断的在脑海中闪动,就好像所有的事情才刚刚发生一样。

    在法巴曼这个小小的战场上。大概谁也没有想到居然会聚集了两个德意志的元帅。

    如果不是边上有太多的士兵,曼施坦因发誓会让自己的眼泪肆意的在空中飞舞......谁说一个元帅不能有眼泪?

    王维屹的脑袋悄悄的朝边上转动了下,然后又迅速转了回来,他必须要用这样的方式才能抑制住内心真情的流露。

    警卫们紧张的保护在周围,一旦出现任何情况他们讲第一时间压在两位元帅的身上。

    这两个德意志的元帅中的任何一个人出现任何问题,他们都无法承担这样巨大的责任。可偏偏王维屹和曼施坦因却毫不在意肩并肩的站在了一起。根本就不在乎漫天飞舞的子弹。

    “弗里茨,见识到美军的战斗力了吗?”

    “是的,我已经见识到了。他们没有参见第二次世界大战。我们的士兵们对他们多少总有一些轻视,但是当战争爆发后,我们才发现美国和德国一样,随着战争的爆发就如同一架庞大的战争机器那样开始迅速运转起来,在工业能够上,他们甚至更加强于德国。而他们的军官和士兵,在战场上的学习能力也非常之强。最早的战斗力,美军一触即溃,可是随着战争的延续他们越来越能掌握如何进行一次战斗,如何呼叫增援,如何尽量避免损失的取得胜利。这些都让我们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王维屹点了点头:“你想过该如何战胜他们吗?”

    “如何战胜他们是你的事。”曼施坦因淡淡一笑:“我要做的,是如何执行你的命令,去在战场上打败敌人。恩斯特,我们的敌人有优势,但却不是那种巨大的优势,他们的同盟之间关系也并不是那么的稳固。在中东战场,除了沙特阿拉伯外,其它的国家并不是铁心要参加战斗,他们也在动摇,而我们要做的只是如何尽力的把他们争取过来。”

    “那需要我们不断的取得胜利。”王维屹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一次次的击败敌人,彻底动摇那些动摇者的决心。弗里茨,除了这些,我想我们还拥有其它的优势......我们有最出色的指挥官,比如你,比如莫德尔,他们知道该如何在劣势在战斗,知道该如何把握住战场上最有利的时间,就好像这次一样。这种经验,并不是一两次的战斗就能够取得的。而更加重要的,也是美国人无法模仿的,是你们这样的天才统帅,不是想出现就能够出现的。”

    曼施坦因笑了一下......

    王维屹说的并没有错,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一大批德意志天才的统帅横空出世,比如曼施坦因。比如隆美尔,比如古德里安。

    他们似乎天生就是为了这个战场而生,天生就是为了战争而生。

    尤其是弗里茨.埃里希.冯.曼施坦因,无论是德国人自己,或者是英国人和法国人,都一致的认为他是全世界所有陆军指挥官中指挥能力最强的指挥官。

    对于陆军的指挥。在曼施坦因面前就连王维屹也自愧不如。

    一枚手榴弹在附近爆炸了,打断了两位元帅的谈话,曼施坦因皱了一下眉头:“海里曼将军,这里的风景很吸引你吗?”

    “啊,元帅,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那个最先到达的少将急忙说道。

    “带着你的人。正面展开突击,你有三辆坦克可以调动。一个小时之内,我希望听到好消息。”曼施坦因冷冷地说道。

    “是的,曼施坦因元帅。”

    王维屹不由得笑了:“弗里茨,在战场上你永远都是那么的自信。我在北非战场见到了莫德尔,他是最杰出的防御大师。隆美尔呢?他是最杰出的进攻大师。古德里安?他是最杰出的闪击大师。你呢?”

    “我吗?曼施坦因。我喜欢杜松子酒,喜欢名画。至于战争。其实是我最不喜欢的一样事情。”

    曼施坦因的回答再次让王维屹笑了:“一样最不喜欢的事情,却让你成为了全世界最杰出的将领,这大概就是命运的使然吧。当法巴曼的战争结束后。你将和隆美尔他们一样,沉睡,然后被唤醒。你将用最旺盛的精力,去重新组织中东军团。”

    “我不知道你会怎么做,但我信任你做的任何一件事情......”曼施坦因甚至没有一分钟的犹豫:“当我听说你再次归来,我就确定你拥有着一种巨大的魔力。你能够做到许多旁人看起来根本无法办到的事情。”

    德军的总攻已经开始了。

    在恩斯特.勃莱姆元帅和曼施坦因元帅的注视下,德军向美军展开了最后也是最猛烈的攻击。

    海里曼将军觉得自己身上被压上了沉重的胆子,但他的身后,可是德意志两位最杰出元帅。

    一旦自己无法完成任务,或者是在规定的时间里完成任务,那么自己会被所有人嘲讽的。

    三辆“豹7式”坦克被安放在了美军防御最严密的阵地前,它们和美军的m1坦克彼此炮击。

    “豹7式”很快占据了上风,一辆m1被摧毁了......然后,大量的炮弹和机枪子弹雨点一般的向着美军阵地落下。

    现在,在这里防御的美军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了。

    德军三面突击——这已经不是这些美国人能够抵御的了。克劳斯上校迅速的失去了自己手中大量的有生力量,整条防线都已经面临着崩溃的危险。

    当最后一辆m1也遭到摧毁之后,克劳斯上校知道自己已经无力回天了。

    “将军,您必须要立刻离开这里。”克劳斯上校匆忙的来到罗申将军的面前:“很快德国人就将突破我们的防御,冲到我们的面前。”

    “回地下室去。”罗申将军艰难得说道,现在,曾经的指挥部,那个地下室似乎成为了他最后的一丝希望。

    “将军,没有办法回去了,我们的后方已经被敌人突破......”参谋长亨利沮丧地说道。

    “接卡罗菲司令官,问他到底援军在哪里!”罗申暴怒的叫了起来。

    克劳斯上校绝望的摇了摇头:“将军,我们无法等到援军的到来了......请允许我组织一支卫队保护您离开这里。”

    罗申面色惨白,他想不到是如何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的......

    美军已经开始溃败。大批的德国人冲到了美国人的面前,一场屠杀开始了。

    在几十名美军的保护下,曾经不可一世的罗申慌乱的奔跑着,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该跑到哪里去才是安全的地方。

    “将军,救救我,救救我。”身后忽然传来了亨利痛苦的呼唤。

    罗申回头看去,自己的参谋长亨利大腿上被流弹击中了,他倒在血泊里伸出了收。发出了绝望的呼唤。

    罗申正想返身,克劳斯上校急忙说道:“不,将军,千万不能在这个地方停留了。”

    罗申迟疑了一下,硬着心重新转过了身子......

    “罗申,罗申。你一定会遭到报应的......”亨利悲哀的看着抛弃自己的罗申,然后忽然用生硬的德语大声叫了起来:“来人啊,我投降,罗申就在这里!”

    当他被抛弃后,他也决定抛弃罗申了。

    一群德国士兵来到了他的面前......

    ......

    “恩斯特元帅,曼施坦因元帅。我们已经突破了美国人的防御。”

    曼施坦因看了一下时间,五十分钟。海里曼用五十分钟出色的完成了任务。

    “我们抓到了美军第9装甲师的参谋长亨利准将,他负伤了,不过生命没有大碍,而且他给我们指明了罗申逃跑的路线。”

    “很好,海里曼将军,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吧。”

    “是的。元帅。”

    看着海里曼将军离开,王维屹淡淡地道:“弗里茨,我看到了北非战场。也看到了中东战场,虽然我们的形势不是很乐观,但你和莫德尔却顽强的展开了反击。必须尽早的把北非和中东战场连成一片,我相信你们能够做到的。”

    然后,他停顿了一下:“我很快将离开这里。”

    “回柏林吗?”

    “不。”王维屹摇了摇头:“我会先去美国,我必须要弄清楚德美之战的核心问题,我要知道德美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战。而且,我还将在美国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尽最大可能的为德国争取到有利机会。”

    他的目光落到了曼施坦因的身上:“弗里茨,这里的战斗很快就会结束,你做好睡去的准备了吗?”

    “随时随地。”曼施坦因坚定的回答道。

    王维屹微笑的看向自己的朋友:“大约两天后,你就会醒来,和我们所有的朋友一样,你也将成为英灵军团中的一员。”

    曼施坦因也同样在微笑着......

    ......

    1966年1月19日,德意志帝国元帅弗里茨.埃里希.冯.曼施坦因元帅不顾危险来到了法巴曼,完成了和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元帅的重逢。

    他们在战场上重逢。

    同日,曼施坦因元帅宣布因为身体原因需要暂时修养两日。他将沉沉睡去,然后他会很快醒来,一个全新的陆战之王,将再次出现在战场之中。

    同日,美军第9装甲师参谋长亨利准将成为德军俘虏,他选择了和德国人进行合作,并呼吁战场上还在继续战斗的美军士兵立刻放下武器投降。

    本来在德军进攻中岌岌可危的美军,大部分选择了听从亨利准将的命令,他们停止了作战,放下武器向最近之德军投降。

    只有一小部分美国人还在继续战斗着。

    无论怎样,发生在法巴曼的战斗即将结束了......中东盟军最精锐的一支部队遭到了可怕的毁灭性的的打击。

    而这个战场,也将对整个中东局势造成难以估量的影响。

    那些在德国和盟军之间摇摆不定的国家,会因为法巴曼之战的结束而产生化学反应,也许整个中东都将会陷入到混乱之中。

    德国在中东已经经营了许多年,他们在这里有着大量的盟友,尽管随着战争爆发,一些盟友投入到了美国人的怀抱,但这并不影响什么。国与国之间本来就是利益高于道义。

    德国曾经失去了这些盟友,但现在却已经拥有了把这些盟友重新拉回来的有利条件。

    1月19日夜,法巴曼的战斗基本上结束了,而在晚上8点的时候,传来了让人振奋的好消息:

    美军第9装甲师师长罗申将军被德军围困在了一幢三层楼的建筑里!

    现在,罗申将军已经无路可逃!

    德军并没有立刻进攻,而是派出了谈判代表对罗申进行了劝降,其实罗申也无非只剩下了最后两个选择:

    要么战斗到底,然后被德国人打死,要么立刻放下武器。

    罗申选择了后一条路。

    当1月20号第一缕阳光铺洒到了法巴曼,发生在这里残酷的战斗结束了,美军第9装甲师遭到了完歼。

    这支中东盟军最精锐的部队失去了他们曾经的威风......

    看着战场上那些意气风发的德军士兵,保加利亚士兵,王维屹很清楚中东的局势同样得到了重大的扭转,自己在这里的任务也完成了。

    而他很快就将去往美国。

    在那里,有维特根斯坦家族,有他的许多朋友,而且更重要的是,在那里,还有他的一个亲人:

    威廉!

    他想当着自己儿子的面,亲口问一声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想当着儿子的面,让他结束这场该遭到诅咒的战争。

    他不知道威廉是否能够答应自己的要求,毕竟从威廉出生到现在,自己在他身边的时间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自己对威廉并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那么还能过多的要求他什么呢?

    可是,有些事情尽管不情愿但却也是必须要去面对的。

    王维屹闭上了眼睛,当他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今天的天似乎格外的蓝!